从生命的深处赞颂师父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日】从二零零三年得法,走到今天。修炼的路上肯定有关要过。有一次,儿子在我母亲家,被我的侄子从炕上推了下来,后脑勺结结实实的摔在了水泥地面上。接着卧床不起,经常呕吐,典型的脑震荡的症状。三天过后,孩子没有任何好转。妻子动了人心了,不出声的落泪,母亲也再一次说出了想把孩子送医院的想法,孩子的叔叔也一个劲的催着要把孩子送去检查。

我先跟孩子交流,要他一定要信师信法。又嘱咐妻子和母亲千万不要动人心,也好好学学法。接着我邀来了本地区的其他同修,过来与妻子、母亲交流,并一同发正念。经过交流,妻子与母亲的心态稳定了,然后一起发正念。整体的力量是强大的,只发了一次正念,孩子就到室外跑跑跳跳的玩去了,一切呕吐迷糊的假相顷刻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一周后,孩子回学校参加考试,虽然耽搁了一星期的课程,但成绩非常优秀。在这一过程中失去的是人心,提高的是心性与大法弟子的威德,体现出的是师父的洪恩浩荡。


——本文作者

引言

从二零零三年得法,走到今天,在正法修炼的路上走过的时间不是太长,但却深深感受到了,能令我走好每一步的、能领着我的手闯过一关又一关的、能时时指引我向内修在法上提高并進而做好三件事是伟大的师父。师父的大法在时时归正着我的一切。无论在过去、现在、将来,我都会从生命的深处赞颂伟大的师父!

带好小同修

儿子在一九九九年的冬天降生到了这个人世。那时宇宙中的旧势力利用人间的小丑败类迫害大法刚刚开始。虽然那时我没有得法,但依然记的当时的天非常的冷,周围人的心态也变的很坏。虽然是在迷中,也能感受到邪恶生命在另外空间的嚣张败坏的气焰。孩子出生后,身体一直比较弱,经常到医院治疗、打针吃药。

得法后,我知道,孩子是“冒着天胆”来到人世、来到我们家的,于是我们夫妻二人决定让孩子走入大法中来。

孩子走入大法那一年,不到五周岁。不认识字,我们就读法给他听。不管我们大人白天怎么忙,每天晚上在睡觉之前,我们都会读法给他听,甚至他睡觉了,我们还会接着读,让孩子明白的一面听。后来,得到了一套珍贵的师父济南讲法的录音,就经常性的给孩子放法听。坚持下来,发现孩子的变化越来越好。我们知道,师父已经收下了这个小弟子,并时时在看护着他。

修炼的路上肯定有关要过。儿子最初经常过的关是病业关,类似感冒高烧一样的症状,一发起烧来,就迷糊着要睡觉。碰到这类关时,就加长孩子的学法时间,并发正念:如果是干扰,就决对不允许,立刻清除掉。孩子因为明白法理,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们夫妻俩人也不动心,一般很快就过去了。

碰到特别难过的时候,就建议孩子求师父加持过关。有一次孩子很长时间没有走出病状,并且非常痛苦,并无助的说:“爸爸,妈妈,我求师父了,不管用!”听了这话,我们意识到孩子还没有决对的信师信法的心,同时也有过于依赖师父的心,也看到了其中有邪恶干扰的因素,就对他说:“师父会管你的!这是邪恶干扰,要让你对师父对大法产生怀疑!咱不承认它,否定它!你也不要总是依赖师父,你是大法小弟子,你也是神哪!咱们一块发正念,铲除它!”在法理上引导后,加上发正念,孩子很快走了过来,从此以后,再也没有生出对师对法怀疑的心。

有的时候,孩子的关也同样是大人的关。

有一次,儿子在我母亲(也是同修)家,被我的侄子从炕上推了下来,后脑勺结结实实的摔在了水泥地面上。接着卧床不起,经常呕吐,典型的脑震荡的症状。上午出的事,我在电话里暗示母亲给孩子放师父的法听。下午我赶到母亲家,孩子半昏迷的躺在炕上。我问母亲:“怎么不放法给他听呢!”母亲说:“忘了,也没有想到,越来越严重,赶快送医院吧!”我说:“师父的法你是怎么学的,谁能管的了你孙子呢!”说话间,我感到自己对孩子的亲情,已经透出了对母亲的怨气。我赶快调整心态,对母亲说:“没事,你放心吧,师父会管的!”我把孩子用摩托车带回家,在路上一边走一边对孩子说:“自己求求师父,使劲发发正念,再找一下原因,看看为什么会有这个干扰,是不是与你弟弟玩的时候,起了争斗心了。”孩子在痛苦中“嗯!”了一声,反复在嘴里念着发正念的“灭”字。

回到家里后,妻子的心态也很稳,没有怨气,没有指责别人,也没有想把孩子送到医院的想法。我们接连高度给孩子发了三天正念,其间让孩子不断的听法。三天过后,孩子没有任何好转。妻子动了人心了,不出声的落泪,想把孩子送医院,母亲也再一次说出了想把孩子送医院的想法,孩子的叔叔也一个劲的催着要把孩子送去检查。

我先跟孩子交流,要他一定要信师信法。又嘱咐妻子和母亲千万不要动人心,也好好学学法。接着我邀来了本地区的其他同修,过来与妻子、母亲交流,并一同发正念。经过交流,妻子与母亲的心态稳定了,心性提高了上来。然后一起发正念。

整体的力量是强大的,只发了一次正念,孩子就到室外跑跑跳跳的玩去了,一切呕吐迷糊的假相顷刻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一周后,孩子回学校参加考试,虽然耽搁了一星期的课程,但成绩非常优秀。在这一过程中失去的是人心,提高的是心性与大法弟子的威德,体现出的是师父的洪恩浩荡。

孩子的修炼中也同样有旧势力干扰的因素,分清后一定要严肃的清除。

随着孩子的修炼,我发现有一些病业关来的很不正常,当有些关来的时候,经常耽搁了孩子上学,也耽搁了我们正常的工作,甚至有时是在我要出去做真相的时候,孩子突然就要消很严重的病业了。通过学法我知道,消病业的时候,一般是在家里比较难受,一出门就应该好了的。典型的是干扰。于是我和妻子就严肃的铲除,往往是正念一发现,不用很长时间,孩子就彻底好了。到后来,孩子就渐渐没有消病业的状态了。这时我们发现,师父也把孩子从个人修炼状态推到了正法修炼状态中了(在后文中表述)。

孩子同班有一个品性比较顽劣的男孩,经常欺负班中的孩子,包括欺负我的孩子。这个孩子有病,周围的同修给他及他的家人讲了多次大法的真相,希望他们家的孩子在明白大法真相后,能得到福报,得到身体的康复。但是他们家人对大法的态度到现在仍然处于暂时抵触的状态。并且这个孩子提到大法时,经常骂,包括我的儿子给他讲真相时,他也骂的很难听。

当他欺负儿子时,我开始一直当作是儿子自己应该过的心性关,引导儿子向内找。但是他欺负我的儿子比较频繁,直到后来有一次,他用胳膊勒住我的儿子,差一点把我的儿子勒死。此时我们夫妻俩悟到,这是旧势力钻了大法弟子慈悲的空子,在利用有坏思想的常人,破坏性的“考验”我的儿子,从中体现出的是另外空间邪恶生命的丧心病狂,这是我们决对不能认可的,不允许这种所谓“考验”存在。我们与儿子交流了认识,然后一起发出强大正念,铲除另外空间这种干扰,并发出一念告诉这个男孩明白的一面,如果再按照邪恶生命的安排依然在骚扰儿子,必须遭到现世现报——因为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的态度,直接决定了一个人将来的去留。这也是对他的慈悲!发过一次正念以后,那个男孩从此以后再也没有骚扰过我儿子。

孩子晚上学法。早晨六点,中午十二点,晚上六点、八点、九点和我们一起发正念。炼功一般安排在早上。每天早上起床后,先是与我们一起发完正念,然后炼第五套功法。一般坐一个小时没有问题,炼完功后,站起来到处跑。孩子的盘腿功夫,也是吃了很大的苦闯过来的。记的当时刚刚盘腿时,他的表哥和他一起比赛,半小时过后,他痛的出了汗,就是不拿下来,痛的厉害时,眼泪在他的眼眶里直转,最后硬是坐下了一小时,这时师父与众神显现了出来,鼓励他,从那以后,他坐一个小时很轻松了,也不怎么痛了。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孩子也渐渐的能讲真相,劝三退了。并且能与大人一起出去做真相材料。

今年夏季,我与孩子一起学习了师父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的新经文。学法中,孩子更加深入的明白了很多的法理,比如什么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什么是旧势力、如何发正念……并明确表示:“我要做师父的第一批弟子——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前一时期看到明慧网上很多同修在讨论如何带好孩子。这就是我们的体会,带孩子学好法,让孩子做好三件事,向内修,在法上提高,同时大人也跟着一同提高上来。我家小同修在正法修炼的路上所走过的每一步、闯过的每一关、从事的每一项证实法的大法工作项目,都是基于他以及我们夫妻俩在法上的提高而做到的,是常人根本所做不到的。

稳健运行的资料点

我们地区的资料点从二零零四年建立,稳健的运行到了今天。靠的是什么呢?当然是学好法修好心,向内找,做好三件事。并且,我们对修口与通讯安全很严肃的来对待。首先是资料点是严格的单线联系,如果哪一个同修状态不好,不注意修口,则马上暂停让其从中间传递真相材料,直到其学法提高上来,再让其参与传递工作。对于手机安全,在通话与发短信时,从来不提与大法工作有关的事。有什么事都是直接上门协调解决。到同修家中时,能不带手机就不带,如果带着了,也要先把手机放到别的房间,然后再谈证实法的事情。

几年来,经常看到明慧网报道,某地同修因为手机监听被绑架了。有的同修辩解,说:“手机被监听是表面原因,他是因为有其它执著被钻空子的!只要正念强,放心使用手机,人监听不了神。你看我就没有事。”其实,我看这话应该倒过来说,“注意手机安全才是真正正念强的表现,不注意手机安全,已经是主意识不清了,那时,真正控制大脑的是人心与观念,所以才会觉的自己修的比别人好,产生麻木、自大、沾沾自喜等人心的幻觉。”

有的不注意通讯安全的同修是没有事,我承认,但是其人心不去,也在周围的同修中人为的引起了很多的间隔与波动,那么这是在做好事还是在做坏事呢?《西游记》当中有很多这样的故事,法器被妖怪得去了,会害人,而在神佛手中的法器,则会惩恶扬善。那么妥善保管对待自己的法器——手机,也同样体现着真修大法弟子的境界。

正因为我们注意修口与安全,所以即使有的同修被邪恶干扰了,本地区资料点仍然能稳定安全的运行,并及时配合上网,做营救同修的真相材料等工作。不至于引起停做、转移甚至有关同修被迫流离失所等情况的发生。

师父告诉我们:“你们有一思一念走向极端、不考虑后果、不再考虑大法如何,我告诉大家,你们都没有走好自己的路。”(《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所以希望每一个同修,都能严肃的对待正法修炼,一思一念一行都在法上,走正自己的路。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得到师父的保护。

给明慧写文章

我写的文章有两类,一类是我自身及我周围同修的修炼中的经验得失的总结;一类是一些关于技术性的文章。

刚刚开始写作的时候,确实有一种想法,就如师父说的:“觉的得法很偶然,我是不是也是有那么大的历史责任?我是不是也能行?”(《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后来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当一篇文章我想到了,但是没有写的时候,几个星期后,明慧网上就会登出一篇类似的文章来。直到这种情况反复几次后,我才悟到:“原来这个问题是普通存在,需要引起同修们注意的;原来这个技术问题是很多资料点都存在的,需要解决的。原来师父让我想到这篇文章写出来,是对很多同修都有帮助的;原来师父是要把建立威德的机会给我,而我却在求安逸中错过了!”悟明这个法理后,只要想到应该写哪方面的文章了我就写,不推脱自己所应该担负的责任。

这样坚持一路做下来,也带来了很多可喜的效果。

举一例,还记的当时本地区资料点做《九评》时,没有PDF文档。要用WORD的多版打印程序来做。一本《九评》要分成好几段来做,并且还需要从中间裁开后才能装订。麻烦不说,还浪费了资料点同修的学法时间。当时我就在明慧网上写了一篇文章,请有能力同修编排一个两边装订的PDF文档。

但是几天过去了,没有看到回音。于是我打开电脑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研究出了WORD文件转成PDF文档方法,并且把工作流程做了一个图文并茂的文件传到了明慧。受到了资料点同修的好评。几天后,我又排了一个边上装订的四合一《九评》PDF文档传到了明慧。可能资料点的同修还记的那一阶段有一系列关于WORD转PDF 及两边装订的文章,有提问的还有回复的,其中一大部份都是我自问自答写的。也就是从那以后,两边装订的大型PDF资料书籍在明慧网上就成了一个主流,一直延续到今天。还有其他的一些文章被选入《明慧周刊》或者是技术汇编文章中。我想对同修做真相工作肯定起到了方便的帮助作用。

在这里,我并不是沾沾自喜,显示我自己多么的有本事,多么的了不起。不是的,因为我做的很多事情,是我以前根本没有做过的,甚至是一点也不了解的,但是只要我有想做的愿望,有了那颗心,在我做的过程中,智慧就会源源不断的出来。我知道,这是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心,赋予了我大智慧。过程中没有师父的点悟与加持,我根本就做不了,也做不成任何的事情。同时我也发现在我周围有很多在个人修炼、正法修炼方面比我好的不知有多少倍的同修,我周围也有很多技术比我更专业、更强的同修,如果这些同修把他们的修炼心得写出来,把他们的技术所得写出来,我想肯定会比我强的多呢!同修们也会更加受益非浅的!请同修们不要小看这举手之劳,让我们一同来遵循师父的教导:“不要小看自己,每个大法弟子,你只要修了这部法,你就应该去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帮助同修,责无旁贷

师父说:“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周围的同修在正法修炼中,遇到什么困难了,需要什么帮助了,只要在跟我说到了,我都尽最大力量帮助,从来不推托,也不拖延时间。

这么做是因为在正法修炼中发现,有什么事情想到了,马上就去做,如果不做的话,就会很难再促成相同的机缘。比如正月里,我打算到朋友家中给他装一个自由门软件,当时没有去。直拖到今天,仍然没有去。再如,在我得法的初期,一个有缘人表示要学法修炼,我就委托同修帮助找一套师父的法。结果各种原因,同修没有及时帮我解决这一问题。几个月后这个有缘人,已经没有了想学法的念头了。

同修们需要我帮助的事情,有的时候特别急,需要在短时间之内解决;有的时候需要解决的问题量大,需要花费很多的时间与精力才能解决。每当这种情况,经常是早起晚睡,甚至经常是啃几口馒头就接着工作。期间还要安排出学好法,发正念,讲真相的时间。节奏往往是紧凑快速的。问题解决好了,使同修在做真相材料时节省了大量的成本,使做真相的频率、质量、范围得到了提高。因此我是虽苦犹乐的。

我们是在跟旧势力抢人!既然是在抢人,那么怠慢一刻,都有可能会使有缘人失去一个又一个被救度的机缘。同修要我们帮助,帮助什么,帮助他一块救人啊,从这一角度上来说帮助同修是我们的责任。同时也体现出了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大法修炼者的风范。

营救同修,主动曝光邪恶,深入讲清真相

去年,本地一位同修被不明真相者诬陷举报,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后送到看守所,「六一零」直接插手此事。

本地同修在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内去派出所要人。个别警察显得很恶。晚上,同修们聚集到一起,简短的切磋了师父的《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一文的评语。然后能收集到恶人信息的马上收集恶人的电话;能上网的马上把同修被迫害的消息及恶人电话传到明慧网,争取海外同修的援助;能要人的,马上到派出所、看守所等地方要人。然后集体发正念,集中销毁另外空间的邪恶。

就在第二天,有关警察的态度马上就变了,表态支持法轮功,并对海外同修的电话感到佩服。

我们坚信,按照师父说的做,肯定没有问题。接下来的几天里,同修们除了在一起学法之外,就是高密度的发正念,晚上与出去要人的同修共同切磋,及时调整发正念的目标。一周后,被绑架的同修堂堂正正的回到了家里。

那一刻,我们每一个参与营救的同修都深深体会到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的深刻含义。(《洪吟二》〈师徒恩〉)被迫害绑架的同修“正念足”固然重要,但是周围同修“正念足”也同样可贵!整体做好了,真的是能迅速消除邪恶,解体迫害,救出同修的!

从那以后,对于邪恶迫害,我们不再被动,而是其一表露出来,就马上抓它,清除它,对有关人员讲清真相,進行救度。邪党奥运期间,各街道办事处安排专门人员监视大法弟子。我们一方面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一方面我们写了针对监视人员讲真相的信,分发给他们,讲清真相。有的干脆是直接面对面对他们讲清真相。有力的清除了他们背后的邪恶。同修们在邪党的奥运期间真相材料照发、三退照做、真相照讲,都是堂堂正正出去,安安全全回来。

否定旧势力的干扰,勇猛精進

去年因为讲真相,被暂时不明真相者诬陷举报到了领导那儿去。我主动找到了有关领导,给他们讲了我本人修炼大法后所带来的美好的变化,讲了《九评》与三退的情况,讲了善恶有报的道理,并告诫他们不要迫害法轮功。他们都没有为难我。

事后我就想:为什么邪恶能干扰的了我呢?向内找以后,发现了自己两颗非常可怕的人心。一个是我有这样一念:我做好了,邪恶就不敢迫害我了!也就是说我修好了是为了不受邪恶的迫害,是为了邪恶而做好。而并不是百分之百的想着我要在法上修,在法上提高,能使我提高的只有师父的法。

再一个是有一颗虚荣心,害怕一旦被干扰了,被别人耻笑,给大法抹黑。这颗虚荣心很可怕,我突然想起当年「七二零」时,迫害发生后,多少同修就是因为这颗心不去,而掉下去了!今天我面临的不是同样的邪恶强加给我的一劫吗!其实真正应该感到羞耻的是旧势力而不是我!明白了这个理后,我一下子就迈了过来。从那以后,我能堂堂正正的告诉他人我是一个大法修炼者,并且说这句话时,心里底气十足并伴着幸福骄傲的感觉,并且我能堂堂正正的讲出邪恶利用领导变异的党文化思维对我進行的干扰,告诉众生我对干扰者所说的一切及我对领导所持有的慈悲的心态。

当周围的人得知真相时,他们的神情不是耻笑,而是对大法弟子的敬佩,言语中充满了对大法的赞赏。就如师父说的:“今天世上的一切生命都是为法来的。你要想让他清醒的认识到这一点,你就去讲真相。这是一把万能的钥匙,是打开众生封存已久的那件久远就已等待的事情的钥匙。”常人在言谈交流中,摆正了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的态度,为自己的未来选择了正确的位置。

这一过程中,我也体会到了师父所说的“放下执著轻舟快”(《洪吟二》〈心自明〉)的更深的内涵,那是心性与层次升华后,在救度众生中才能体会到的“大自在”。

注重过程

师父说:“我经常讲,我们不求世间的得失是吧?我做事最注重过程,因为在这个过程中能叫人认识真相,在过程中能救度世人,在过程中能揭示那真相。”(《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虽然师父的法经常学,心里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有些事情还是容易注重结果。比如让有缘人三退,却不告诉有缘人为什么要三退。有些时候往往效果不是太好。后来有些不愿意退的,我就干脆只给他们讲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大法的美好,《九评》的内容。并且尽量把有关真相材料送给他们看。后来经过反馈,这些不好三退的有缘人在我这里接触到了大量的真相后,他的亲朋好友当中有修大法的,这些同修简单的一句话,他们就退了。

我想,他们在我这儿不愿意退,是因为出于自我保护的那颗常人心。但是由于过程中的东西我给他们做好了,所以他们的亲友不用再多费口舌,一句话,“那个结果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从那之后,我碰到一些“不好退”的,我不再执著结果,也不妄下结论:“他们业力大,不好救!……”我只注重做好过程,你能退了更好,我退不了你,但是你的心转过来了,师父看的见,众神看的见,你一定有机会遇到其他同修帮你退的。并且即使很多有缘人退了,如果有机会接触,我还是尽量会把新的大法真相材料给他看,或者是送他们自由门软件。

今年到了一个新的工作环境。刚刚工作的第一天,我就了解这二十几个人中对大法与《九评》三退等的真相看了没有,看了多少,还有哪些没有看,然后把他们没有看的给他们带过去。没过多久,他们互相之间就热烈的谈论着大法的真相,唾弃中共。我想,虽然他们的三退的成果还没有“结”在我这里,但是日后,只要机缘成熟,他们肯定会为自己的未来“结”出一个最好的“果”来!

销毁邪恶宣传的灯箱

去年,在我们地区政府驻地的马路上树起了几十个广告宣传灯箱,上面喷绘着马、列、恩、斯、毛、周等邪党匪首的头像。妻子最先发现了,妻子马上对我说,咱们把它销毁吧。我当时起了人心,心想:本地区很多事都是我做的。我才是一个新学员哪,这次不行,得让「七二零」之前得法的老同修来做。

甲同修个子高,他一伸手就够着灯箱了,就让他来做,直接用刻刀把灯箱割了就行了。跟甲同修交流,甲同修很同意,但是甲同修同时表示,这两天他状态不好,过两天再说。结果一下子拖到了寒冬,这个问题还没有解决。一天晚上我出去办事,发现一老一小两位女同修,还有一位小弟子,在用水枪喷涂灯箱。第二天发现,喷涂的效果一点也不理想。

当时看了后,心中很不是滋味:老的老小的小,并且是女同修,不容易啊。而我作为一个男同修,却不做,真是一种耻辱啊!同时我也看到了自己那颗不平衡的心——觉的自己做的多,委屈了,而没有觉的这是师父在要我们建立威德呢!在这件事上的悟性真是差劲透了,那心动的连常人都不如了。也发现了自己在这件事上,对常人是多么的不负责任。这么肮脏的东西,时时在散发着污染的因素,怎么能容忍它存在这么长时间呢!必须马上清除掉它!

正月的晚上,我和妻子一块来到了甲同修家,我约甲同修一起出去清除灯箱。访谈中看出甲同修的状态确实不好。本着为同修负责的态度,我们没有强求甲同修出去。我就向甲同修要了工具,马上制作了一个带把的割刀,和妻子一边往前走,一边割着灯箱。因为当时马路上行人比较多,只割了一边的。回到家后,让妻子在家发正念,我和侄子一起出去把另一边灯箱给割了。第二天发现效果还是不理想,当天晚上发完十二点正念后,我又做了一把柄更长的割刀,一路下来,彻底割除销毁了这几十个灯箱。

同修看到结果后,说:不知道是哪位同修做的,那灯箱毁的真好!我们什么也没有说。我们心里明白:是师父赋予我们夫妻俩的神通正念,是我们在大法中修出的救度众生的使命感,是师父的慈悲呵护,使我们顺利做完了这一事情。

夫妻同修大法,不要主意识不清

最后要交流的是夫妻俩人都同修大法的,遇到一些问题如何对待的问题。我周围有很多同修是夫妻俩人都修的,甚至是全家都修的。发现存在一个问题,有的在夫妻之间欲的问题上过不去,一晚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甚至闹情绪的;有的相互之间争斗心不去,吵得不可开交甚至大打出手的。

当然这些问题对我们夫妻俩来说是已经不存在的了。那么我们是怎么修去的这些东西呢?在学师父的《转法轮》时,有这样一段法“有的人主意识不强,就随着思想业干坏事,这人就完了,掉下去了。但大多数人可以以很强的主观思想(主意识强)排除它,反对它。这样,就说明这个人可度,能分明好坏,也就是悟性好,我的法身就会帮助消去大部份这种思想业。这种情况比较多见。一旦出现,就是看自己能不能战胜这坏思想。能坚定者,业可消。”(《转法轮》)

确实如此,为什么会睡不着觉呢?为什么会争斗呢?就是在那一刻忘记了夫妻俩人首先是修炼人哪!那时主意识不起作用了,被邪恶因素间隔了,并放大了人心造成的。因此我告诉自己在家中要时时让自己的主意识强大清醒,把家人都当成同修来待,这样一做,人心迅速的被消减,正念越来越强,直到现在人心根本就不起作用了。我知道,是师父帮助我消去了这种思想业,从而销毁了另外空间的邪恶。

结语

没有师父的洪恩浩荡,就没有未来的一切。没有师父的洪恩浩荡,就没有我生命更新的一切。我愿修去我不正的一切,在师父的大法中修出未来所需要的新的一切,无条件的同化于师父的大法。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师父辛苦了!向师父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