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心不动 紧随恩师把家还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日】我是属于渐悟修的,身体在修炼过程中每个细小的变化自己都能体悟到、感受的到的,同时也可以看到另外空间的一些景象。孩子刚出校门没有社会经验,在中共向钱看的思想下他也想挣大钱,结果钱没挣到,反而欠了一大笔债。通过学法,我的心变的越来越能宽容别人,把钱、财、物看的越来越淡。有的债主雇人到我家住着要钱,一住就是半个月。我真正的做到了宽容。从这一系列的事情中,我深深的体会到,只要自己时时刻刻按照师父所要求的心性去做,做事先考虑别人,只要能做到,师父就把这些事情化解了。债主再来时,也很客气了。

我曾照顾三个月的月子,买菜、做饭、洗大人孩子的衣服、洗尿布、给孩子洗澡、收拾房间……一切都是我一个人做,但炼功、学法每天坚持不落。去购物时,我就给世人讲真相、劝三退。特别是在北京,很多人不敢接真相,得经过反复多次讲,他们才肯接。劝退一个人也是经过多次反复讲才能劝退。日子一长,有的人一见到我就喊「法轮大法好」。


——本文作者


一、喜得大法,重获新生

一九九八年四月中旬,妹妹送给我一本《转法轮》,告诉我这本书太好了,让我拿回家看看。我带着想了解一下书里都写了些什么的想法,拿起书来看,可没想到只看了几页就觉的这本书真的写的太好了,每个字、每句话都能打动我的心。于是我想这么好的书,我得把屋子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再去看。经过几天的打扫,我终于把几个月没住人的屋子里的尘土打扫的一干二净。这时我静下心来开始读,越看越爱看,当读到「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时,我想这五套功法是什么样的?虽然没看见过,但我知道小区里有人炼,我就主动去找他们。当学员们知道我要来学炼功时,他们都非常高兴,非常欢迎,就这样我走上了修炼之路。我如饥似渴的学法、炼功,除了集体学法、炼功,自己每天还要再学两小时,再炼一遍五套功法。

当时不能双盘,但看到老学员个个都能双盘,而且有的人一盘就是两个小时,我从内心羡慕他们。为了尽快达到师尊的要求,我每天学法时,坚持用同修的大砂袋压腿,不管怎么难受、麻木、没有知觉了也不拿下来,一直坚持到学法结束。坚持了三个月,一天辅导员说:「你可以双盘了吧?」结果我一搬腿,真的能双盘了。不管是听法、学法,我都时时刻刻坚持双盘。同时只要有洪法的事,我场场不落。

我是属于渐悟修的,身体在修炼过程中每个细小的变化自己都能体悟到、感受的到的,同时也可以看到另外空间的一些景象。

当时我的情况是由于孩子刚出校门没有社会经验,在中共向钱看的思想下,他自己也想挣大钱,结果钱没挣到,反而欠了一大笔债,我整个人简直已经没有再生活下去的勇气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灾祸怎么办?我这一生所挣的钱,还不够个尾数呢!我精神都快崩溃了。别人看到我也说,你怎么这么憔悴?没有一点精神头。当时我和丈夫的工资被单位全部扣去了,只靠卖点包子维持生活,每天非常辛苦,而且没有多少时间看书学法及炼功。为了不影响修炼,我改为卖早点,所卖的食品全是上的现成的,这样早晨丈夫去上货,我起早炼功和学法,做到了两不误。

由于坚持学法、炼功,师父把我的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每天背着三十多斤的牛奶、豆浆、烧饼、面包、麻花等三层楼的上、下跑,加起来一天要走四、五十里路,可是我一点累的感觉也没有。有一次,我背着刚开的牛奶、豆浆刚刚進到大厅,结果因为没看好,一脚踩在了香蕉皮上。我一下子坐到了地上,两个装牛奶、豆浆的暖瓶要是碰到地上就得炸了,那滚烫的液体可能就会伤到我和他人。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的手一下子把背包举起来了,暖瓶没有碰到地,也就没有出现危险。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着弟子。

还有一次早晨,我把装牛奶、豆浆的四个暖瓶绑到自行车车把上,同时还绑着面包、麻花,自行车后衣架上还有一大包矿泉水。结果一上车,坏了,车闸失灵了。车子顺着下坡飞快的往下跑,下也下不来,幸亏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昨天还是小贩叫卖喧闹的街道,今天竟空无一人。自行车直到平地碰到一棵小树才停了下来,我也平安的下了车,没出现任何危险——师父知道我将要发生什么事,安排好了保护措施,否则的话真不知道我得闯多大的祸,碰伤多少人,一想起来还真有些后怕。幸亏有恩师的保护,弟子才避免了这份车祸。

还有一次,那是二零零一年腊月,几个债主都来到家里逼债,非叫我马上还钱。由于没有工资,我跟他们说,让他们再等等,待我把厂里欠的钱还完,有了工资再还给他们。可不管怎么说就是不行,一个债主把他坐着的铁架椅子一脚踢了起来,就在这椅子腾空而起时,坐板和骨架连接的八个螺丝全都刷一下掉下来,椅子架落地,只是坐板飞起来,没出现大危险,否则电视机、玻璃窗都得砸碎了。师父的法身再次保护了弟子。类似这样的例子还有许多,不一一列举。我深刻的明白了师尊在《转法轮》里说的:「我把学员都当作弟子。」师父每时每刻都在看护、保护着弟子,弟子有了这颗修炼的心,师父就无条件的帮助。

通过学法,我的心变的越来越能宽容别人,把钱、财、物看的越来越淡。有的债主雇人到我家住着要钱,一住就是半个月,吃、喝、抽全得答对,他们还满地吐痰。我真正的做到了宽容,无论在债主怎样无礼的情况下,都能保持一颗慈悲的心,心平气和的把自己的处境讲清楚,并请他们能够谅解。就这样经过多次的协商,最后他们也心平气和的回家了,以后再也没来闹过,只是到日子来取钱。从这一系列的事情中,我深深的体会到,只要自己时时刻刻按照师父所要求的心性去做,做事先考虑别人,只要能做到,师父就把这些事情化解了,一切都变的祥和,债主再来时,也很客气了。

由于每天坚持学法、炼功,身体由师父给调整的越来越好,过去我经常拉肚子,拉脓血便,打嗝一打几个小时,肩周炎、关节炎、鼻炎、脚鸡眼、三个良性瘤、胆结石等全部都好了,人越来越精神,精力充沛,干多少活,走多少路也不累,真是一身轻。大家可想而知,如果我没有得这个大法,在那么大的压力面前,身体又那么多的病,又没钱医治,债主闹的全小区都知道,一想不开,我可能就失去生命了。我真的庆幸自己能得到这部大法,让我把一切名、利、情全部看淡,知道生命的珍贵,走过了生命最黑暗的时期,获得了新生,是恩师给予我第二次生命。千言万语,万语千言汇成一句话,衷心感谢师父的救度之恩,坚修大法,随师回家。

二、时刻不忘大法赋予的使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一开始,街道主任就通知我去民政局开会。我去了之后方知中共不允许炼法轮功。我越听越不是滋味,想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我当时就站起来,把我修炼一年多、身体受益的情况告诉了在座的领导及所有人员,我说:「师父在《转法轮》里所说的每一句话,只要真正去修炼都能实现。」有的同修和街道书记为了我的安全,一个劲在下边拉我,不叫我说。我只有一个想法:说真话。不修炼的人不知道真实情况,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就要把真实情况说出来,让人们明白。

在红色恐怖下,我失去了集体炼功和学法的环境,只好自己坚持在家学、炼。有真相传单,在卖早点时,我有机会就发放或当面给世人,并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在大厅卖冰块时,保安经常抢我们的东西,不叫卖。一次被他们抓住,他们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就叫我连喊三次「法轮大法好,李洪志师父好」,我真的喊了,他们把东西归还我,而且说以后不再抓我了。

二零零二年四月中旬,我被非法抓到洗脑班迫害。由于学法不深,我写了所谓的不炼功保证。想用人的办法走出来,而不是用法理衡量应该怎么做,才做了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

那时候怕心、亲情、寂寞孤独使我好几天心里上下翻腾,孤独寂寞的好象立即就要疯了一样,长期一个人被锁在屋子里,没有与人交往、说话的机会。我意识到必须把所有能利用的时间全部用来学法、背法。

师父看到我还能坚持学法,还有那么一点良知,尽管我做了许多不符合法的事,但师父没有放弃我,一直在点化我。我终于醒悟了,通过不断的学法,去掉了许多执著心,去掉了急于回家的心。

师父在《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中说:「对法认识、理解的成度不同会感到当前形势的不同,这一切都是针对不同的人心的。做的好的就会改变自己周围的环境,做的差的也会使自己周围的环境随心而变化。大法弟子不同的心态,对环境的感受是不同的,那么每个人表现出来的状态就不同。」在洗脑班能及时看到师尊的讲法,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都利用晚上睡眠时间抄写,一写就是一夜,然后就认真学法,背法已形成了强大阵势。大家都决心把洗脑班变成学法、炼功的好环境。

正因为大家的心很纯正,师尊就帮我们把环境变的越来越宽松。同修可以同时出来洗漱,增加了互相交流的机会。那时常人写在黑板上诬蔑大法和师父的话,我们大法弟子只要出一念让它不存在,转天真的擦的干干净净了。一年零二个月的漫长洗脑,不但没有让我被谎言迷惑住,反而越来越让我认清邪党迫害的本质,我越来越坚强,越来越认清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是自己永世必须遵循的,只能勇往直前。最后帮教人员跟领导说:「她不但不改变,反而变的越来越坚定了,我们做不了她的工作了。」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师尊要求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学好法,炼好功,发正念,讲清真相救度众生。自己把师尊的要求牢牢的记在心里,无论走到哪里,三件事就在哪里做,从没有因为家务事忙而影响学法、炼功;到外地,从未因为人生地不熟而影响发真相资料,有时带去的资料发完了,我就自己写小粘贴,然后到外面贴上。

在常人中修炼,逃脱不了儿媳生孩子、照顾月子、家人生病住院、照顾病人这些事情,在这些事情面前怎样摆放好位置就极其重要。不能因为照顾月子,就把修炼的事扔一边,事情一多了就不学法、不炼功、不做三件事了。师尊在《洪吟》〈自修〉中说:「大法洪扬 几人能得 世间繁事重重 百忙之闲可自修 它日烟云一过 方知真道已得」。如果我们真能做到百忙之闲能自修,就不会失去这万古机缘,也就不会给自己的修炼增加不必要的过关。

我曾照顾三个月的月子,买菜、做饭、洗大人孩子的衣服、洗尿布、给孩子洗澡、收拾房间……一切都是我一个人做,但炼功、学法每天坚持不落。去购物时,我就给世人讲真相、劝三退。特别是在北京,很多人不敢接真相,得经过反复多次讲,他们才肯接。劝退一个人也是经过多次反复讲才能劝退。日子一长,有的人一见到我就喊「法轮大法好」。

做三退,特别是当面讲真相,只是一个突破的问题,没出去讲的时候,心里会感觉到不知从何说起,特别是第一次讲,可能心里发慌,说话的声音可能都有些发抖。如果能坚持讲下去,师尊就会给我们智慧,到时真的就把我们所学到的法理运用自如了。

当然在讲真相中,会碰到各种各样的世人,有理解的,有不理解的,有非常赞同大法的,有不赞同大法的,什么样的人都有,所以讲真相的时候也就能碰上不可理喻的人,他可能举报你,就可能出现危险。但不论遇到什么情况,我的体会是,只要正念足,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知道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宇宙中最神圣、最好的事,不惊不慌,理智的用善念,用师父的法理去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和我们为什么劝三退。如果我们能做到,师父就把一切都给我们善解了,不会出现任何危险。我个人就经历了五次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平安回家,没出现任何危险。如果现在仍然有还没走出来讲真相、劝三退的同修,请赶快走出来吧!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

我们不敢出来,这不就是执著吗?我们修炼了,师父就是让我们圆满。师父一而再,再而三的给我们机会,让我们走出来,我们还有什么不能放下呢?慈悲伟大的师尊为我们付出的太多太多了,我们为什么还自己吓唬自己,不敢走出来呢?我们修的是这么一部大法,而且有师父的法身悄然而护,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堂堂正正的呢?

师尊赋予我们这么大的使命,作为一个修炼的人,那就要克服一切阻力。比如来自家庭的,你要去讲真相,家人不修炼,他认为出去讲真相就有危险。为了这个家的眼前利益,他千方百计的阻止你,不让你去。有一次丈夫出门怕我出去,就把我反锁在屋子里,当我要出去讲真相时,怎么也开不开门,我只好请同修来帮我开门。针对这件事我跟他讲真相,告诉他我们只有按师父的要求做才是最安全的,我没去做坏事,做的都是让人有未来、得福报的事,救人的事。可是他受来自街道、派出所的压力,又要把我锁在屋里,我就严肃的告诉他,这是侵犯人权,你再这样做,那别说我不管你,我出去找地方住,永远不回来了。结果以后再没出现类似事情,只是当我出去时,他总要告诉我「多长点眼睛」。我体会到:遇到问题一定要正念对待。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正念面对发生的一切事情,就会做的好一些。

在开奥运和残奥期间,来自各方面的干扰也是很大的。有的说:「你觉的炼功好,你就在家炼,千万别出去发真相资料,到外面劝三退;别出去炼功,避一避风头。」不管是派出所的,单位的,公安分局的,我跟他们说:「我们所做的一切事,都是在救人。师父说能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下去救人,这是我们大法弟子的慈悲,如果看到大家前面有难,不去告诉他怎么躲开,这还是慈悲吗?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众生得救。」他们说:「看见了吧,没办法说服她了。」不是说我做的多好,我是觉的我们每个人都在大法中修炼了十多年了,师父的谆谆教导,法理给我们讲的多明白呀,只有做好三件事才是最安全的。如果不论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能做好三件事,每个人都能按师父的要求真正做到,师父说过这场迫害早就结束了。

我个人虽然修炼的不够好,可是师尊说过,一人修炼,全家受益。我得到大法的恩赐太多太多了。我发愁的第一件事是老儿子快三十岁了,还没结婚,怎么办?没房子,也没钱。当他退了团、队后,他自己开了个公司,求二哥给借了两万元钱做资金。结果问题很快就迎刃而解了。不到两年,房子买上了,自己把婚也结了,没让我操一点心。

所有的这一切都是恩师给做的。我用尽世界上最美好的语言也表达不了我对恩师的感恩之情,正如师父说的「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洪吟二》〈师徒恩〉),我只有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功成圆满来报答恩师了。我在圆容家庭方面做的还很差,今后在努力做好三件事的同时,在师尊的加持下,我努力把家庭圆容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由于修炼层次有限,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