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资料讲真相过程中的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十日】(本人口述,同修整理)我是一名农村女大法弟子,一九九七年冬喜得大法。

得法前,我身体受多种病痛的折磨,患有高血压、腰腿痛、心脏病、妇科病等多种疾病,曾多次休克,遇到心慌、心颤只能服救心丸缓解。一次,我在家里突然昏迷,不省人事,家人马上找来医生,也不知是何病,又输液又输氧,过了几个小时,我才慢慢有了知觉。

第二天一早,我乘车到距离我家六十多公里的市医院检查,在医院又几次出现昏迷,大夫护士十几人围在病床前,不知所措,用所有仪器全面检查了一遍,结果全部正常,经过八天住院,最终的结果是更年期综合症,回家后症状照旧,卧床不起。

过了几天,一位大法弟子来看望我,给我介绍了法轮大法。当时我想,我没有念过一天书,一个字都不认识,怎么能学法炼功?大法弟子劝我说,大法修炼直指人心,不在于文化高低。于是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让大法弟子帮我请了一本《转法轮》

第二天,正赶上县城召开法会,我立即从床上跳下来赶车進了县城,到那里一看足有两千多人,都在地上盘腿坐着。旁边一位不认识的同修很热情的递给我一张报纸,示意坐下。天很冷,地下冰凉,我毫不犹豫的坐下,看他们什么姿势,我也什么姿势,一直到开完法会。晚上回到家,腿不痛,腰不困,我第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坚定了修炼大法的信心。

从此,每天早上四点到炼功点炼功,和同修们一起洪法,回家后,家人帮我学读《转法轮》。就这样,不长时间不知不觉,原来的病症不翼而飞,身体变的一身轻,现在我也认识了很多字,并能通读《转法轮》。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的迫害开始后,我们很多同修一起去了省政府,第二天准备進京上访,半路被武警拦截。很多武警公安端着枪,团团围住我们,十几个摄像机给我们摄像。面对邪恶,我当时没有一丝害怕,心里只有一念,法轮大法是正法,迫害是错误的,我们要上访说公道话,还大法师父清白。

我猛一抬头,看见天上、地上、车上、同修和所有人身上到处是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法轮在旋转。在被非法遣返途中,公路上、树上、车上,一直到乡政府,法轮不停的旋转,当时我悟到是师父在鼓励我。我被遣送回村里,被非法关押一天,不准吃饭,回到家后,我被勒令每天参加洗脑班。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是师父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我绝不服从邪恶,不去参加那个洗脑班。邪恶因此派人来监视我,骚扰我,我坚决抵制,不配合它们。很多同修当时都去了学习班,后来一部份同修不炼了,我始终没有去,一直坚持学法炼功,讲真相,散资料。

当时资料很缺乏,我就去县城和其它乡镇找同修要资料。刚开始,怕心很大,怕被熟人发现,不敢白天去发放资料,只能利用夜晚到周边村庄去发放。一次,找回资料后,周边几个较大的村已发过了,只剩一个偏僻小村未发。那里人从来没有见过资料,为了使他们了解真相,得到救度,刚过半夜,我只身一人走山路前去发放。当时,正值初秋,庄稼长的很高,路很窄,天很黑,伸手不见五指,当资料快发完时,惊动了一只狗,全村的狗都叫起来了。这时有些人打着手电也起来了,以为是贼,吓的我赶紧往后山上跑,跑着跑着,到了一片大树林,仔细一看,却是一片坟墓,我怕人追上来,顾不得其它,抓住荆棘在悬崖峭壁上一直往上爬,约有两百多米才到了山顶,返下山回到家后天才渐渐发亮,这才发现浑身是刺,衣服也扯破了,但是也没觉的痛,也不觉的累。后来听村里人说那山上有几只狼,好多人都发现了。我心想,有师父在,有法在,怕什么。

《九评共产党》出版后,《明慧周报》,真相小册子,光盘等资料也充足了。我继续到各村庄散发,资料随身带,走到那里,发到那里,怕心也少了。发放前,对资料发正念,求师父帮助,清除另外空间阻碍众生得救、了解真相的邪恶,发放资料很顺利。

我地的乙同修不敢散发资料,我就主动带她共同去散发。先在近处发,后到远处发。一次,我俩带着资料晚上去散发,我走到哪里,她跟到哪里,我让她发半个村子,我发半个村子,结果返回来后,她拿的资料一份也没发出去。

后来我带她去了另一个村,到半路她不走了。我说,你不去我一个人去,你回去吧。她想了想,一个人又不敢回,只好和我一块去发。到那个村后,她发了几份,我鼓励她继续发。我正在发放时,突然一只狗向我扑来,我说,“我是救你家主人来了。”那只狗就没有咬,返回去了。

没过几天,我想还得带一带她。就和她商量去远处散发,她欣然同意。我俩就带了二十多本《九评》,三十多份小册子和一百多份周报,到三十多里外的村庄散发。傍晚步行开始走,半路上她又不想去了,说她丈夫知道了不行。我说,“莫非他还告了你不成?”这样继续往前走。我俩每人提一半资料,每路过一个村庄,她就不敢提,让我拿上,过了村后,她再提。

这样路过了好几个村,当时正值隆冬,天又黑又冷,费了很大劲才走到。到那里已近十一点了,村里大部份人家还亮着灯。我俩分成两路,走小巷挨家挨户发放,遇到有人,赶紧躲一下,待人走过去再发,那个村较大,约有三四百户,快到村另一头,我已发完。发现乙同修悄悄跟随在我身后,一份未发。我就拿过来,到另一半村里继续散发。

发完往回返时,走公路吧,路上还有很多人,拉煤车在修理铺修车,只好走山路,走着走着,没路了,天又黑又冷,找不着路,就爬山朝回家的公路方向走,到山顶一看,底下是悬崖,我们就绕着地墙绕行,连爬带跳,过了一条大沟才返到公路上。

走到半路天也亮了。乙同修比较年轻,走的又快。快到家时,我又饿又累,这时过来了一辆煤车,就喊住搭上车回了家。从此以后,乙同修也敢独自一人散发资料了。现在很精進,又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又散发资料,三件事一直不停的做。

几年来,我一直没间断过发资料。由于地处山区,靠近我地的同修又少,得知外地的村庄还没见过真相资料,我就让丈夫骑车带我到百里外的村庄散发。一百多个村我都送了真相资料,使那里的众生有了得救的希望。

由于我没有文化,拙嘴笨舌,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做的不够好。刚开始只能给亲戚朋友讲,后来逐步发展到给熟人和不认识的人讲。现在已劝三退约有三四百人。明真相的人也有几十人,他们都未参加过邪党组织。

“七·二零”后一、两年内,我们这没有恢复学法小组,甲同修比较精進,居住中间,我和乙同修经常到她家切磋,后来就在甲同修家成立了学法小组,每星期在她家学法交流,互相在心性上提高。

为了跟上正法進程,我除了做家务和农活外,抓紧时间坚持每天早三点四十分起床炼功,白天讲真相,劝三退,散资料,晚上学《转法轮》和师父的各地讲法,经文、明慧周刊一次不落的全看。四个整点发正念,晚上七到十点四个整点发正念,破除当地邪恶。

无论形势千变万化,我都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现在邪恶用奥运设关卡监视跟踪大法弟子,警车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在各村巡逻。但不管邪恶多么疯狂,它只是回光返照,始终动摇不了我救人的心,挡不住我们救人的路,我们继续加大力度发正念,讲真相,发放资料救度众生。

奥运召开前几天,我背着资料、新唐人新年晚会光碟、真相光碟、不干胶等去外地散发。经过一个村口,发现路过那里的人都要检查,要身份证,一警察叫喊是查法轮功的。当时我心里一怔,我是当地的挂号人物,又背着资料,但马上转念,“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我发着正念,有几个警察瞅瞅我,也没说什么就过去了。我知道是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

我的坚定和身心的巨变使家人受到启发,全家人都支持我,现在都在大法中受益,也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这些年来我虽然也做了一些证实大法的事,但离师父的要求相差甚远,和精進的同修相比做的很少很少,我的人心还很多,执著自我的心还没去完。在这最后的最后,一定抓紧每时每刻抢人救人,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在正法進程中勇猛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遇到问题向内找,坚持实修,跟随师父回家。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