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一年一度的修炼心得书面交流会又开始了。这是慈悲的师父通过明慧网又一次提供给暂无法欢聚一堂、面对面交流切磋的大陆大法弟子的机会,使我们在正法修炼的大道上共同提高、共同升华,最后跟随师尊一起回家达到返本归真。

所以我也利用这难得的机会将我这一年来修炼的情况向师父汇报、和同修交流。由于层次所限,不对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一、学好大法是修炼人的根本

作为一名大法修炼者,坚定的相信自己的师父是最好的,相信自己所修的大法是最正的。学好大法是修炼中最重要的,也是最根本的,如果没有这样的正信,我认为就不是真修。我知道我的生命是大法造就的,师父给予的。我修大法以后我认定这就是我苦苦等待、寻求的,今生今世这条路我走定了,而且要一走到底。

师父经常教诲弟子要多学法、学好法。要想往高层次上修炼,必须要学法,而且还要学好!学法必须要有清净心,保持清醒的头脑,明明白白的知道自己在学法,明白法理,用法指导自己修炼。从二零零五年以来我就以通背的形式学法,将《转法轮》背完一遍接着再背,现在背第六遍。其间还阅读学习师父各地讲法及经文。

一次在学法小组和同修交流时,我谈到有时头脑中突然冒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来,干扰自己。事后我想不能这样随便让其干扰自己的思想。我就又开始背《洪吟二》。整时间背《转法轮》,一些零星时间背《洪吟》,在自己大脑这个容器中不能有一点缝隙让任何不属于大法的东西插進来。经常要把学法摆在首位。

我体会到:不管通读《转法轮》或学师父的经文,抄法或背法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也是不断提高心性的过程。在学法的过程中也是用法对照自己、修去人心、不断去执著的过程。当自己的心特别纯净时,背法的效果也好,也容易记住。否则就容易受到干扰。

零七年三月初,明慧电台为大陆弟子开创了集体晨炼的环境,并通知了具体的时间,这是多么令大陆大法弟子兴奋的事啊!这比以前的范围还大,人数更多,场更强更好,真难得呀!在欣喜之余可是转念又一想,凌晨三点多钟正是人们熟睡的时分,那么早能起来吗?这是自己的思想受到人的观念的障碍了,就必须突破这千百年来人骨子里形成的观念。

不管多难,必须突破人后天形成的、障碍自己修炼的观念。将自己的常人心归正到大法中,最后我毅然决然的参加了大陆大法弟子的晨炼活动,一直坚持到现在。每天将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全部炼完,接着六点发完正念后,开始学法、背法。这样既保证了五套功法一步到位,连续炼完,不受任何干扰,又增加了学法时间。这样的安排多好啊!

我经常感觉到师尊就在我身边,呵护我、点化我不受任何侵扰。记的一次给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同修送东西。将经文用同一个办法送進去了两次。有一天,一同修当着我的面无意间说某某将经文放在某处被查出来,结果没送進去。我一听,心想送经文得不断的变换方式。不让邪恶摸着规律,当我改变方式后,又一次很顺利的将经文送到狱中同修的手中。我悟到这是师尊借同修的口在点化我。

零八年五月中的一天,我正要横穿马路,左右一看两边都没车辆通过,当我走到马路中间,突然一辆黑色小车向我疾驰开来,躲已来不及了。这时我脑中刚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口诀还没全部念完,车挨着我的腿停下来了。

过后不由想起零四年秋的一天晚饭后,我和老伴去看望他的一位住医院的同学,去时天还大亮,从医院出来后天近黑,马路上的灯还没亮。横穿马路时他走的特快,我在后边走着,猛一转头,只见一辆小车开的飞快向我直冲而来。我紧跑了几步,刚跑到道边,车从我身后疾驰而过。当时我没害怕,但回想起来真有些后怕。若再晚一步其后果不堪设想。当时我明白是师父保护了弟子,顿时心中升起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还有一次,也是准备去看守所看望同修,先去超市买些东西。正在那聚精会神的选购食品,忽然觉的什么东西把我脑后的颈椎骨碰了一下,回头一看是超市用来往货架上放货的铁制的梯子砸在我的颈椎骨上。此梯子一人多高,横竖樑都是手腕粗的铁棍焊接在一起的,非常沉重。走过来一个人说了一声“对不起”,我说:你今天是碰上我这个炼功人了,要遇着别人你的麻烦就大了。

我知道这危急时刻都是来取命的,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屡次化险为夷,拣回来我这条命。

二、信师信法 坚持发正念

自修炼以来,只要师尊要求弟子们做的我不折不扣的都坚持去做。记的零一年,我刚从看守所回来,明慧编辑部发出通知要求海内外大法弟子整点发正念。刚开始那几天,每次发完正念后,自觉周身乏力,腿发软。我就找自己哪儿做的不好?什么地方不符合大法的要求?自己心性上存在啥问题?又反复学师父在《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我明白了发正念的法理。我就遵师所嘱按要求整点发正念,后来渐渐的那种感觉就消失了。

发正念到底效果怎么样?我自己并不知道。记得零五年刚过完年的一天晚上,一同修给我打电话,说他肚子疼的满床打滚无法忍受,让我帮他发正念。我听他那微弱的声音也知道情况可能很严重。我答应帮他发正念,并告诉他你自己也要发正念,还要向内找自己哪儿做的不好。然后我帮他发两次正念,第二次发了足有半小时。

次日清晨七点多,我给同修打电话,问他怎么样?他告知昨天晚上给我打过电话后,过了半小时就渐渐不疼了,现在完全好了,就准备去上班。我听了很欣慰。这不就是师父给弟子赐予的神通起的作用吗?

记的零六年十月份师父发表《彻底解体邪恶》经文后,我和其他同修一样每天加大密度发正念,后又直接去监狱、看守所等邪恶集中的场所近距离发正念。对邪恶起了一定的震慑作用。有一次我在家发正念时,我天目中突然出现了镰刀斧头(即邪党旗上的那图案)那东西,我马上意识到这是邪党的标志,一定要清除它。这样一想,只见镰刀斧头分开了。这时,就看到镰刀从中间断成两截、又断成四截,最后成碎块掉到地上,什么都没了。紧接着斧头也断成几截不见了。然后又出现了一个长方形的镜框似的东西,里面有“毛魔像”。我意念中一想“清除邪恶”时,只见镜框的两个对角线正好在毛魔头上大大的形成了一个“×”,这时“毛魔像”变成了一张白纸,从镜框中脱落下来掉到地上也不见了。我当时想“天灭中共”在即,师父点化我要抓紧时间救人。但是为什么一些地区还出现绑架、迫害大法弟子的恶性事件呢?我理解:就象师尊讲的“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转法轮》),那只不过是邪恶势力最后的垂死挣扎,冒的那点黑气所致吧!已奄奄一息维持不了几日了。从那以后我每发正念时就又加了一念“立即结束迫害的这种邪恶形势”。

还有一次,我去买东西,想多买些。在商场等了近一个小时,商家才从库房将货提来。当时我也没顾上仔细看,拿到手,我提上就走。回到家才想起看看啥时出厂的。结果一看,商家将出厂日期的标签撕去,只有一瓶底标签还在,上面标为零五年出厂,由此推断这几十瓶墨水都是零五年出厂的,过了保质期。我虽然没说什么,但心里却“咯噔”一下。同修说没关系,能用就行。我一下明白了:对!大法是超常的,无所不能,虽然过期了,但在大法弟子的手中就没问题!能用!直到现在我们一直在用,其色彩没有丝毫变化。

我出去办事就想:我是神,人怎能管了神的事呢!我们一定要以正念、神念对待所遇到的人与事。平常时刻保持正念足、头脑清醒、做事理智,不给邪恶一点钻空子的缝隙。一切将会达到超常的效果。

三、证实大法 路要走正

在助师正法、修好自己、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中,“资料点遍地开花”也是紧跟师父正法進程的选择。

几年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的家就成了一个专制救人法器的小“作坊”,一直正常运转着。凡是其它资料点能做的我们也都坚持做着。虽然这朵“小花”不大,但它却救度着这一方的众生。

资料点也是修炼的环境,也能修去各种人心。记得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也是胆胆突突的,也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怕”。后来经过一段时间的魔炼,心态逐渐平稳了。到底“怕”什么?“怕”受到迫害,怕的无非就是个人的名利受到伤害。首先得修去这颗不好的人心。有师在,有法在,有什么可“怕”的?!就凭着信师信法的一颗心在不停的边学边做。开始做的是黑白的,后来为满足救度众生的需要,就做彩色的。除为同修提高用的《明慧周刊》外,每周的各种明慧周报、小册子,周周都是新的。还有各种真相光盘,从没间断的救度着这一方的众生。

我们遵照师父给我们树立的可信的网站“明慧网”,以明慧网上的资料为主,从不搞什么别人认为奇特的东西。有的同修认为我们的资料太“单调”、还有的认为“淡淡”的。我们觉的这不是搞常人似的什么“运动”,不停的翻新花样,也绝不能标新立异。我们是救人,通过各种真相资料、光盘及面对面的口讲,清除人们头脑中党文化的流毒及其邪党散布的诋毁大法的各种谎言,使人们真正的明白真相,唤起众生的正义良知,使人能够真正得救。除经常讲的“法轮功是什么”、“天安门自焚伪案”等结合当前形势的“四川地震为什么波及法轮功”、“大灾巨难如何自救”、“零八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资料看的多了,人们耳濡目染在思想中即将起变化。就象润物细无声渐渐的即能唤醒人们的正义良知。

打真相钱币,刚开始觉的很难,一直依靠同修给帮忙,自己怕麻烦,让别人代劳。这不也是自己的依赖心吗?此心也是出自于私心造成的,也是应该修去的。去掉了依赖心后,自己开始打印,只要设置好,一百张的钱币很快就打出来了。用真相钱币时保持和用其它钱币一样的心态。

有一次,我去买菜,小贩找我几张壹圆的纸币。我没注意就装在口袋里,后来我又买了一种菜,随手掏出刚给我找的钱,才发现上面写着“天安门自焚是中共构陷法轮功”。我当时说:这钱是你刚找的,还写有字呢。我就念出声来,周围几个人在听。卖菜的说:这几年广播电视不太说了,那几年广播电视每天都说。我肯定的告诉他:它说的再多,那都是假的,骗老百姓的。那几个人好象如梦初醒。最后我将有字的钱币给卖菜的,我说:这钱还是给你,让更多的人都知道真相。

坚持走正路,不受常人干扰。不管什么“敏感期”与否,不分什么年、节、假,救人步伐不能停,什么时候该有的,到时间都有。在中国大陆的环境中,我们觉的“怕”与“安全”不能混为一谈。“怕”,怕心,是我们被表面的人的后天观念带动而产生的,它是为私的。在某种程度上它是为维护自己、维护个人的利益不受伤害。除个人观念认定的人与事之外的均视为与自己毫不相干。“安全”,安全意识、安全措施是理智清醒的表现。大法弟子所讲的安全是为整体负责,为同修负责,也是为众生负责,其实就是为法负责。因为大法弟子都是大法的一个粒子,一个粒子的一切行为表现都会影响着整体。绝不能因为个人的闪失影响了救度众生的大事。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要正念足、站在法的基点上、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把自己作为真正的走在神路上的修炼的人,那是最安全的。谁也动不了你。

几年来我们坚持“不存钱不存物”,师尊不只一次讲到此问题。这也是资料点走正路的一个方面。一般耗材都是用完再去买,不大量购买,不积存。我们不用任何人的钱,一切费用都是自己承担。时间长了,有的同修觉的过意不去,要放下些钱,少量的放下,最后全部支援乡下较困难的资料点。量大的我们都婉言谢绝。作为弟子我们一定遵照师尊的教诲行事。

有一段我自己的状态不太好,按部就班的将自己该做的做完就完事了,觉的自己不在修炼的状态之中,把做资料当任务完成。从而我找到自己的“干事心”,潜意识中的“显示心”,再深究下去实际上就是“证实自己”的一颗肮脏的心。当找到这些不符合大法的人心时。我马上调正了心态,立即归正了自己的一思一念。也進一步明确了自己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救人,而在救人的过程中还要修自己,修去自己许多不好的人心。

有时候,资料做好后,等同修来取,后来规定好时间有同修也不按时取,我就有些埋怨。当我背法背到“做事先考虑别人”(《转法轮》)时,我就想我怎么只从个人出发,不为别人着想呢?同修不能按自己定的时间来肯定有他的难处。不能从自我出发以个人意愿为准。从而我也看到了自己的私心。我们修炼的人要返本归真,就必须得修去这个“私”。这个“私”不修去,就从常人层次中跳不出去。新宇宙的法理是为他的,作为一个修炼的人绝不能把旧宇宙的“为私”带到新宇宙中去。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大法弟子只要站在法的基点上,只要正念足,诚心要做的事,一定能做成。看似是弟子在动手,实际上都是师父在做,师父点化弟子、给弟子开智开慧后做出来的。

四、向内去找 修好自己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又说“所以对你要用超常的理去要求。怎么要求呢?你就得向内去修,不能向外去找。”(《转法轮》)师父慈悲的既给弟子指明了应该修去什么,又教弟子如何去修。只是我自己以前悟性太差,对师父的法领会不深,所以修的太缓慢了,太差劲了。

以前听到有的同修说别的同修如何如何时,自己也跟着说三道四评头论足。后来我通读了《解体党文化》这本书后,我才认识到这是邪党文化在自己头脑中残存的流毒,必须要肃清它。又通过不断的学法、背法好象无形中这种不好的行为被法抑制住了。再遇到这类的事,别人说到我这里来,我只是听听,不想说什么了,有时劝阻。再后来我就想到师父教诲的“为什么让我听到呢?我自己是否也存在类似问题?”后来我也找到自己修炼中的不足和漏,并意识到这方面的口也得修,而且一定要修去。

去年冬天,一同修拿来一批《解体党文化》,我想拿出一本系统的看看,随手就抽了一本,翻开阅读时,一看书皮粘颠倒了。我就赶快将这书皮轻轻的撕下来,从新粘好,并将其它的书一一做了检查,再没发现有类似颠倒的。我想如果这本倒页的书让别人拿到的话,影响多不好啊!为什么偏偏让我看到它?也许这对我是某种点化。从那以后我对自己做的小册子、周刊之类的资料在出手前都要检查一遍。因为它们是救人的法器。法器是神圣的,它带有法的威力,要起到救人的作用,绝不能有半点的马虎。

平时自己的执著心经常觉察不到,遇到问题时才表现出来,才看到自己的那颗人心,何其严重啊!有时师父也会利用各种形式来点化弟子。同修买了一台电脑,她自己还不太会用,我将一些好的文章装在U盘里。一次她硬要说我将她的一个文件删除了。为了证明我没删除她的文件。我就将她的U盘拿来,因她的U盘里装的东西太多。我就将其U盘建了几个文件夹,将所有文件分类整理装進文件夹中,并找到了她丢失的文件。我拿着整理好的U盘兴致勃勃的去她家,并准备告诉她如何打开文件夹查找文件。到她家后,打开她的电脑,U盘却在电脑上不显示。将电脑关闭后,再启动还是不行,拿回家又正常了。我顿时明白了,我是怀着欢喜心与显示心去找她的。我怀着这样一颗不好的人心,就不能给你显现出来,让你难堪,从而让你去掉这颗不好的心。再挖下去,欢喜心与显示心不就是自己的私心吗?不也就是证实自己的一颗肮脏的人心吗?既然暴露出来了那就毫不留情的立即去掉它。

平时还觉的自己修的不错,可是遇到具体问题时将自己的执著心暴露无遗。这时才大吃一惊。但是暴露出来毕竟也是好事,自己可以正视它,抓住此机会去掉它。从而提高上来,以后再遇到类似问题时就知道如何正确处理了。

五、讲清真相 救有缘人

师尊早在二零零零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就要求大家“作为一个学员,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想从慈悲这个角度出发也应该做这样的事情。把真相讲给人,告诉他,也是在挽救人。”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遵师所嘱竭尽全力去做,并要求自己努力做好。

面对面讲真相有其好处,不过毕竟接触的人是有限的。为了在有限的时间内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我就用寄信的方式讲真相,这样远的近的,相识的不相识的,能接触到的或接触不到的,尤其是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都寄去真相资料,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几年来,我一直坚持这样做着。真相信几乎全国各地都发过了,当然最多的还是当地的,尤其是当地大中小学的教师与学生这一庞大的群体。每一封真相信从装信、写名、贴邮票到发信一直发正念,排除一切干扰,让有缘的人明白真相从而得救。

师父以洪大的慈悲,度人不看职业,只见人心。凡是我们遇到的人,我们都要抱着救度的善心去讲。因为我们做的事是神圣的,那就得用超常的理来要求。只要我们的心到位了,师父就会巧安排的。

去年寒冬的一天,我和同修去买耗材,那是我们买的最多的一次。那天,天特别冷,车不好坐,我们的东西也多,只好打的了。我们俩人分两头挡车。我挡上车了,但他过不来,司机不等,车开走了。他挡上车了,我只差两步就到车跟前了,司机又开走了,就这样连续放过去三辆车。同修正抱怨我走的太慢,这时马路对过正好来了一辆出租车停下了。同修走过去一问,司机答应送我们。一上车和司机一照面就觉的有一种亲切感。在聊天中司机称他是孔子的七十几后代。

同修讲,孔子是很了不起的人,我也讲孔子很伟大,但如果孔子还在世的话,不知被共产邪党迫害成什么样呢!司机唉声叹气,心中的苦一言难尽。我问他知道法轮功吗?他说听说过,不就是为了锻炼身体吗?我又告诉他,法轮功不仅祛病健身有奇效而且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我又给他讲邪党把法轮功迫害的如何残酷。现在全球掀起退党潮。他说,他只入过团,我给他起好名让他退了,他满口答应,谢过后就走了。我想这次遇到这位司机不是偶然的。

有一次,我去找同修。同修不在家,我回家时顺便买了点菜,没直接回家,想多走几步,就绕了个圈,刚走到自家门口时碰到了好久没见面的熟人。我告诉她,这次四川地震有三种人全家老小平安无事。一种是修炼法轮功的全家大小都安然无恙;一种是凡佩带护身符的人,好好的啥事也没有;还有一种是做了“三退”的人,没有一个伤亡的。

我问她曾经加入过共产邪党的什么组织?她说只加入过“团”,我说那你就退了吧!她问咋退,我告诉她退的方法。她告诉我就用真名实姓退了吧!过了一会,她说你给我老伴也退了吧,我说那得他本人同意。她说没问题他听我的。我告诉她这事很严肃,一定要本人同意才算数,她强调说:没问题, 我说退,他就退。分别时,她再嘱咐我一定帮她二人全退了。

我的一位同事到外地待了一年多,回来后就卧床不起,我经常去看望她并让她及她的家人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每次去都给她们送去真相资料,有《九评》、《解体党文化》等。起初,我劝其女儿三退,她不退。后来我还是给她送去小册子等真相资料,有时跟她直接交谈,让她们明白大法真相。经过了半年多的时间,女儿看到她妈的变化,终于有一天,她的女儿说:我相信大法了。我再劝其“三退”时,不但我的同事退了团,她的女儿、女婿也很痛快的退出了恶党。

平时出去办事、购物、乘车、探亲访友中,有时面对面讲真相,有时递份小册子,有时送上护身符,有时能劝退的三言两语就“三退”了,遇到的人情况不同其效果也不同。我和大家一道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三件事”,但比起其他同修来,我做的很不够,距师父的要求还差的甚远,今后还要继续努力做的更好。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大法对每一个修炼者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越来越严。我们做事的心态和基点也显的更为重要。我们一定要在法中修,在法中精進!愿我们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在救度众生中,稳健的走好修炼中最后的路。敬请师父放心!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