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修心 在实践中磨炼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十日】二零零六年初刚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怕心还是很重的,再加上那时各方面条件也不具备,唯一做的算是与救度众生有直接关系的事情就是经常性的在网上搜集一些Email地址发给明慧。但严格的说,那时候根本就不能称其为是救人。因为多数情况下是怕自己被落下,而强迫自己做的面子上的事情。后来随着背法与怕心的去除,开始面对面的讲真相,……零六年底、零七年初,我攒了一些钱又建起了自己的资料点。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尊好!同修们好!

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书面交流会征稿,本来觉的自己没什么好写的,因为这几年的经历实在太平常了,平常的象白水一样,没什么出奇的、值的说的东西。后来看到明慧上同修的交流,尤其那天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正法路上前進的每一步,都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事情,那其中都包涵着师尊对我无量的付出。当时眼睛就湿了,我决定将自己这几年的情况给师尊、给同修们做一个简单的汇报。

一、背法修心

我是一个年轻女弟子。二零零五年初我开始背诵《转法轮》,用了近两年的时间,背了约一百多遍,并于零七年初开始默写《转法轮》,现在快默写完第八遍了。想想自己由当初的一落千丈到现在基本能够踏实的去做三件事情,这全是长期坚持背法中师尊不断加持的结果。

零五年初刚被取保候审出来,由于自己当初不能够踏实的学法,在魔难中没有做好。出来后,邪恶之徒仍不停的骚扰我,给我造成很严重的心理负担,觉的自己时时都有被再抓進去的危险。在这种情况下,我决定开始背法,当时的想法是:我一定要在邪恶之徒把我抓進去之前背会《转法轮》,这样被抓進去我也不怕它们,我也有法可学。我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背完了第一遍。

当时背的非常认真,我要自己每一自然段都能够正确、流利的背会三~六遍之后,才去背下一段;下一段背会后,将上下两段合在一起背,再能够完整的背三~六遍以后,再换下一段;然后再拐过来把相连的三段一起完整的背完三~六遍后再换;一个标题全背完了,就将一个标题合起来,能够完整的背完三~六遍之后,再换下一个标题;一讲背完了,就将一讲串起来,到能够将整讲完整的背三~九遍后,再换下一讲。当时背的时候,几乎每一个字都能够显现在我的眼前。

第一遍背完后,我想我可以将整本书全部背下来了,因为当时每一讲我都曾经单独从头到尾的背过三~九遍。可是事实并不是那么回事。当我要串起九讲来背的时候,我发现很难,好象这本书自己从来没有背过一样,基本全忘记了。不过我不气馁,我知道只要我坚持下去,就肯定有背会的那一天。我又开始将整本书串着背下去,半读半背的一直到第五~六遍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基本上可以将整本书串起来了。这样一直背下去。

二零零七年初,那时我已经背了约百多遍《转法轮》了,可以说是很熟了。可是又出现了一个问题,因为当时工作比较忙,那一段时间学法时间不多,而且总是走神,不管我怎么努力也不能够使自己精力集中起来。当初背法时每个字都能够显现在眼前的景象早就不复存在了,而经常是背着背着就发现自己思想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只有嘴在背,主意识不在了。在那样的情况下,我决定默写,在电脑上默写。

当我决定要默写的时候,我觉的摆在我面前的真是一项艰巨而难以跨越的任务。零七年初我已经得法八年了,从头到尾总共也不过抄写过三遍《转法轮》,抄写时都觉的要很久,现在要默写了。刚开始我犹豫了好几天,可我知道,我必须要去默写,如果再象以前那样嘴背主意识不在,真是太危险了。

我很快学会了五笔打字,然后开始往电脑上默写。却发现原来背的很熟的法,现在经常是默写完上一句,不知道下一句是什么。再加上当时打字速度很慢,扣除整点发正念的二十分钟,我每一个四十分钟只能打几十、几百个字,而且每一段默完之后和原书核对时,发现都有很多的错误,掉句、掉字、标点错误整段都是。快一个月了,好象还没有默写完第一讲。好几次我都想放弃,可我知道自己不能够,我一定要坚持下去,坚持下去就好了。后来我终于默写完了第一遍。整个过程中我经常有一种抽筋扒皮般的痛苦与难受。

我开始默写第二遍,情况比第一遍没好多少。但第一遍默写完了之后,我已经不再觉的默写一遍是多么艰巨的一件事情了。到零七年八月初,第二遍我才刚默写了一半不到。那时因为对工作不满意,我辞了职,在家一边找工作一边继续默写《转法轮》。我很高兴自己有那近二个月的时间,虽然中间因为找工作不顺利伤心过,闹心过,但大多数时间,我感觉生活是那样的美好。我每天抓紧所有可能的时间在家默写。近二个月的时间,我默写完了第三遍《转法轮》,并且还抄写了包含《精進要旨》、《精進要旨二》、《洪吟》、《洪吟二》在内的四本书,同时也抄写了自零六年以来的所有的讲法,多数抄写遍数都在二遍以上。因为大量的学法,当时每次写的时候,都觉的非常投入,好象自己完全溶于法中了,所写的每一个字都感觉是活的,那种美妙与美好的感受无以言表。

第一遍默到一半的时候,我在网上看到有同修讲自己是跪着学法的。我觉的我也应该这样做,虽然我还不能够真正理解跪着学法的意义,但从那以后我一直都是跪着学法。当时已经是夏天了,我在小桌子前面的地上铺一块塑料布,然后将一个竹子做的麻将垫子垫在上面,每天跪在上面默写。开始的时候,跪一会儿腿就痛的不行,很难坚持。但我想这也是增强自己意志力的过程,慢慢的我可以坚持到二个小时、三个小时,后来一天学七、八个小时,加上每个整点的盘腿发正念二十分钟,我也可以坚持下来了。最初的时候,脚腕上磨出了泡,后来泡变成了铜钱厚的茧子,再后来茧子没有了(不是掉了,是消失了),表面看上去和正常的皮肤一模一样,但是实际上已经不一样了,因为这时候它可以支撑我跪着学法一整天而很少有痛的感觉。

现在我已经快要默写完第八遍了,当初默第一遍时觉的很难的感觉早已经不存在了,默写《转法轮》现在已经成了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最重要的一部份。我希望自己能够早日将《转法轮》一处不错的默写下来。

在背书的过程中,也是一个去掉各种执著心的过程,同时也存在着各种各样的考验。当初背《转法轮》对我最大的考验就是对蛇的害怕。我这一生从记事起就非常怕蛇、蚯蚓之类的东西。长大后,这种怕心随着年龄的增长淡却了。后来学法之后,当我知道蛇的事情是真的时候,怕心又与日俱增。记得当时背《转法轮》附体那一段时,给我一种感觉,到处都是蛇,甚至我身后都是蛇,经常吓的毛骨悚然,好多次我都想把书扔下,然后跑出去找个人伴我一下。可我知道自己决对不能那样做,这是对我的考验,我必须坚持闯过去。直到有一天,我又背到“你别看它修了千儿八百年了,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我是关着修的,但那时我分明的感觉到好象看到师父一捻下去将那些蛇什么的都捻死了,它们弱小的什么也不是。那时我的怕心仿佛一下子消失了百分之八九十。后来我又背到师父将那个大蛇化掉了、销毁了的时候,心里觉的很踏实,我想自己以前对蛇的怕心真是太不必要了。

有一段时间,我发现自己背法不能够领会到法理了,好象总是匆匆忙忙的在赶。这使我很苦恼,后来又一次背法中想:抓紧时间背,在被邪恶下一次把我抓起来之前一定要把法彻底背会,这样我就不怕它们了。我突然意识到这是一种强大的执著,这是有求之心。而且这种思想本身就是邪恶的,它在认可邪恶可以把我再次抓進去,迫害我。我坚决的排斥它。我知道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再次出现,因为我的修炼道路是师父给安排的,师父没有给我安排这些,我也绝对不承认。去掉这个思想后,我发现自己学法又可以入心了。

随着背法、默写次数的增多,人的显示心、虚荣心、沾沾自喜心、觉的自己了不起的心等等也开始冒头。记的刚默写完第一、二遍的时候,自己在一个大法弟子办的论坛中写自己默写完第一遍了、第二遍了,当时写字时的显示心,怕别人说自己显示又有意用一些念头掩盖自己显示心的心,现在想起来真是可笑而又可怜。其实,别说现在离真正完全背对《转法轮》还有很大一段距离,就是真正的全部背对了又有什么可显示的呢?离开了师父的呵护,离开了大法的威力,自己什么都做不到。

二、救度与修心

二零零六年初刚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怕心还是很重的,再加上那时各方面条件也不具备,唯一做的算是与救度众生有直接关系的事情就是经常性的在网上搜集一些Email地址发给明慧。但严格的说,那时候根本就不能称其为是救人。因为大多数情况下自己是没有慈悲心的,或者慈悲心不够的,多数情况下是怕自己被拉下,而强迫自己做的面子上的事情。后来随着背法与怕心的去除,开始面对面的讲真相,但也是不多。更多的是在工作环境中,严格按照一个修炼人的标准去要求自己,劝退了一些人,使没退的人也对大法产生了一个比较正确的认识。

零六年底、零七年初,我攒了一些钱又建起了自己的资料点。和所有省吃俭用做资料点的同修一样,资料点所投入的钱也是自己从日常生活中节约出来的。那时经常吃两顿饭,有时一顿饭。两顿饭有时候是将叫的一个外卖分成两半,一次吃一半,或者只是泡方便面。当时一点也没觉的苦,反而觉的日子过的很幸福、很美好,除了偶尔觉的吃不饱肚子以外,吃的也还不错。

刚开始做资料的时候,怕心还是有的,再加上当时是和别人合租房子,所以总有偷偷摸摸的感觉。后来换了一个单独居住的房子,做资料看起来方便了。但由于房子是在一楼,很潮湿。房东经常要我开着房门,她是好意,是怕我房间湿气太重。这个城市,我拖一次地,一个星期地面都不会干燥。为了不让他们生疑心,所以我在家的时候,白天我都是开着门的。在房门入口一米通房间的地方挂个白色布帘,我在房间里干什么别人也不会看到。我在那里住了八个月,那时我经常是开着房门做资料,开着房门出声背法。房门外就是院子,房东他们经常就在我房门口的院子里打麻将,谈天,但却从来没有人来打扰过我。所以即使开着门,我的房间也好象与世隔绝一样,不受任何干扰。只有一次,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我学法突然觉的心里不踏实,就走过去把门关起来了。结果天快黑的时候,和我住在同一个租住区的一位同事过来找我玩,我赶紧收起摆了一地的资料,去给她开门,她什么也没有发现。除此之外,一切都是平静的。

刚开始发资料的时候,怕心加上环境不熟,很是经过了一些心性的魔炼。但后来在不断的发资料实践中,怕心越来越少。记的有两次,我带了一百多份不干胶去贴,刚开始有怕心,一个多小时也没贴出去几份,觉的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眼睛,都在看着我。后来我不断的坚定自己,发正念,怕心越来越少,很坦荡的发完了全部资料。在没有怕心的时候,做事情非常顺利,不管周围有多少人,也不会有害怕的感觉。

有次我看到一个地方,想:我要在这个地方贴资料。可是当时这个地方有好几个人在说话,我只好离开。走了十几步我还是想在那个地方贴资料,便又转回头,结果发现刚才还说的热火朝天的那几个人突然间都走了。我顺利的贴上了资料。

还有一次,我往一个电话亭上贴资料,当时感觉到一辆车从我身边开过,我没任何反应,等贴完资料后,我发现一辆警车刚刚从我身边慢慢开过,我连念都没动一下,便继续向下一个目标走去。

二零零七年四、五月份,当时也是我默写法最不顺利的时候,我的怕心又开始增长起来。不敢发资料了,即使发资料也是抱着完成任务的想法,并且有时候总是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来推托发资料的责任,比如:这周末我不想发资料,我想学法。下周又遇到什么事情了,又拖着。好象发资料是件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一样,好象是被师父逼着一样,即使发也是不太情愿的,正念不足的。在这种情况下我遇到了一件危险的事情。

那个周五,我去一家超市发我自制的真相护身符。在这之前,我已经在附近几个大超市发了几百个了。我当时的做法是将真相护身符放在超市带盒子的食品中,从盒子的缝中塞進去。当我发了五、六十份的时候,被超市抓住了。他们通过监视摄像看到了我的全过程。当时他们说要打电话叫派出所,我阻止了他们,说这样对他们不好。后来通过我系统的讲真相,他们明白了,并让我走了。

回家后,我沮丧、消沉到了极点,我有三个星期不敢出去发资料。我知道自己这样不对,我努力找自己到底是什么原因,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情。我发现是自己对师父不坚信,不能够真正的做到坚定不移,直接的体现就是在发资料时害怕,害怕就是对师父不坚信的具体表现,同时不能够真正的对众生慈悲。出事那天发资料想的是:赶快发完,这个星期任务就完成了,周六、周日就可以不用出去了。

我发正念去掉自己不正的思想,并通过学法来提高自己。后来我又开始出去发资料了,正念也越来越强。尤其是找工作的那近二个月,我几乎没什么怕心了,每星期都出去三、四次,有时更多。夏天天很热,我一般都选在中午出去,打着太阳伞,一则遮阳,二则可以作为放资料时的掩护;有时也在大雨中出去,因为那时很多平时人多的地方都没有什么人了。那段时间做了许多地方,也熟悉了很多地方,也使自己成熟和坚定了很多。

由于不熟悉环境,经常会有迷路的时候,但经常都是很神奇的发现自己在发了一大圈资料后又不知怎的拐回到了原点,或者是能够顺利坐上回家车的地方。这种事情经常出现,我知道师父时刻在呵护着我。有时我想要去一个地方发资料,但往往没走到那个地方,资料就发完了,因为经常会在中途发现一些新的、应该放资料的地方。

还有一次,我本来决定去一个小区发资料的,那个小区我以前去过几回,可公交车开出好几站后才发现自己坐错了车。当时想错了就错了吧,便在最近的一个地方下了车。那个地方是一个很大的市中村(原有的农村被城市包围起来形成),我还从来没有去过。当我走進去,发现条条巷子里都有很多人。我从最深的巷子、也是人少的巷子发起来,后来发现即使在人多的巷子也能够发了,因为好象根本没有人看我,我从门口一经过的时候,就将一份资料放進了那家门里。感觉好象那热闹的巷子中被有意隔成了一个个与世隔绝的小环境供我发资料一样。

我是年轻人,这几年来,我身边一直没有其他同修,也没有常人中的亲人。偶尔有常人中的同事问起我是否孤独,我觉的这个问题很好笑。这几年我不记的自己有孤独的时候,因为几乎每一天都那么充实,总是觉的时间很紧,不够用,很少有时间、有心情去感受其它的什么事情。事实上,当我真正用心去学法或者去做资料、发资料的时候,心中总是充满着异常的欣喜与欢乐。在法中我快乐的、自由的成长着。

以上是我最近几年的一些修炼体会,不足的地方,敬请师尊、请同修指正。

再次感谢伟大的师尊!感谢师尊恩赐我的一切!在以后的日子里,弟子一定会去掉不足,用大法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使自己真正成为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