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对待修炼 造就觉者威德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十日】我是二零零三年五月才真正修炼大法的女大法弟子,今年二十八岁,经过了五年多的修炼,我得益匪浅。每个大法弟子所走的路都是一本书,我们也有各自不同的“书”,把这本书的每一页单拿出来都是一个长长的故事,在此我谨写出一点点在这一年来我觉的对我影响最深刻的事情,文章中有很多认识都是我现在所在的层次的一点粗浅认识。

这篇文章一共大改了九次,因为每当我第二天做完三件事后回头看自己前一天写的文章,发现有很多地方写的不够全面或认识不到位,于是就做了修改,十天下来都是这个情况……

——本文作者

感谢明慧提供了这么好的平台给全世界的大法弟子,让我们从中能够把最好的心得与同修、众生分享,使我们找到自己的差距,从而提高更快。就我自己而言,零五年的时候因为被邪恶迫害,判了七年的重刑,后来虽然出来了,但却一蹶不振,当时自己想要突破这个状态,就每天努力的背法,除此之外就是每天上明慧看同修的文章,就是这样使我从消极中突破了出来,并走过了一个个的难关,成为一个勇猛精進的大法徒。

就拿这次法会投稿来说,前几次我都是最后那几天才写稿的,这次通过师尊点悟在九月十五日就写完了,直到二十五日投稿的时候,这篇文章一共大改了九次,因为每当我第二天做完三件事后回头看自己前一天写的文章,发现有很多地方写的不够全面或认识不到位,于是就做了修改,十天下来都是这个情况,所以我发现写交流文章是一个总结经验、找到差距、理顺思维、弥补不足的过程,其中你能看到自己明显的提高了,在写的过程也使自己去掉了很多不好的心和后天的观念从而使文章越写越纯净,写的时候思路也很清晰,要写什么很快就写出来了。

我知道师父无微不至的看护着我,保护着我。我也没有任何语言能表达自己对师尊的那份感激,唯有勇猛精進以报师恩。

我是二零零三年五月才真正修炼大法的女大法弟子,今年二十八岁,经过了五年多的修炼,我得益匪浅。每个大法弟子所走的路都是一本书,我们也有各自不同的“书”,把这本书的每一页单拿出来都是一个长长的故事,在此我谨写出一点点在这一年来我觉的对我影响最深刻的事情,文章中有很多认识都是我现在所在的层次的一点粗浅认识,而且要用文字完全表述自己悟到的东西也不可能,当自己提高后回头再看自己当初的那些认识都会不一样,所以有认识不到位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一、真正在背法中升华

我二零零三年走入大法修炼,那时候虽然刚得法,但做三件事的状态很好,一切都象是很自然而成的。可是毕竟没有深厚的学法基础,还带有太多的常人之心,邪恶也时刻对我虎视眈眈,所以多次遭到邪恶的迫害,使我走了不少弯路,而且还产生了很多不好的心,特别是怕心,所以一度使我很消沉,虽然对大法的根从没有动摇过,可是毕竟是被太多的后天观念和执著心给障碍住了,使我做不好三件事。

一直以来就很想背法,但因为种种原因都没背成,曾经背了三次都背不下去,后来想起自己零五年被绑架到看守所的时候,曾经动了一念,对师尊说:假如我能出去就好了,那我一定要把法背下来,那我就可以做到“大法不离身”了。当时就这一念,过了几个小时我就出去了,可惜后来还是没有做到,所以当我回想起这一念时我才猛然惊醒:那不是对师尊撒谎吗?答应师尊的事情没做到那是何等的大罪啊,就这样我来了动力了,花了大概十个月的时间,背了一遍《转法轮》,我现在是背第二遍了。

背第一遍《转法轮》的时候我发现我要过很多关,而且所过的关都是很刺激自己心灵的,真的是剜心剔骨,但只要能坚持背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而且发现自己遇事很自然的就能想起相关的大法内容,所以就能过的去,而当我走过那一关一难的时候,回头一看原来它什么也不是,原来那一切真的就象师尊说的:“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洪吟二》〈去执〉)。

背第二遍《转法轮》的时候,我发现遇到问题的时候,只要我能够转变观念来对待我所面对的问题,那一瞬间这问题就已经被解决了。那个时候我能知道自己是真的用法来指导自己的思想,规范自己的行为。到这个时候才明白自己以前都只是在感性上认识法,而不是理性的,很多事情都是人念而不是正念,所以很多事情虽然做了,很多危险虽然化解了,但那是师尊慈悲保护,是师尊给做的,并不是自己修过来的,所以并没有达到大法对我的要求,也就达不到那么神圣,没有建立起那么大的威德。

现在,当我在学法中转变观念看东西的时候,我发现那真的是另一种境界,可以看透红尘,看穿事物的因果,穿越生死,瞬间销毁邪恶。当遇到问题的时候,马上就能想到法是怎么说的,在向内找的那一瞬间,事情就已经解决了,危机就化解了,就好象这件事从来都没出现,只是一场梦而已,向内找去掉那个执著心的一瞬间就象是梦一下子醒了,什么都没有,又走入了一个新的境界一样。我知道这一切都源于法,没有大法,没有师尊,我不会是今天的我,我也不可能成就新宇宙觉者的威德。所以我会不断的坚持背法,但我也知道法太大了,无论我怎么背怎么修都不会到头,但我却能在法中不断的升华自己。

二、去掉色欲执著

一个修炼人过的第一关就是“色”关。经过五年多的实修,回头看看自己已经走过的路,感悟自己的生生世世,从中我也体会到旧势力在色这方面强加给我的巨关巨难。

每一个修炼人都有一个对他影响最深的执著,多年以来我一直不知道影响自己最深的这个执著是什么。当我认真的回头总结这几年我的修炼情况,我才发现,对我影响最深的这个执著就是“色”,而救度众生恰恰是能使我从中去掉与“色”有关的一切因素的。

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都是沉浸在这个迷的世间,被泡在“情”中,而“色”就是“情”所派生出的魔性的东西,当人的道德观念处在很好的历史时期,这魔性是被抑制的,被善克制着;但到了这末法时期,人无善念,再加上旧势力有意的整体上控制人类社会在向下滑,而它们就是利用色这个东西在毁灭人,它们把色是看的最重的,所以人他每天都被这些东西干扰着。作为一个修炼人,如果他的一思一念不能被法归正,以为宇宙就是这样存在的,一旦在这方面犯错,旧势力就有了借口毁掉他。

修炼以后,每次邪恶迫害我之前,我都要在梦中过色关,而我过色关也不象别的同修那样,这次没过去,下次做好,不是这样的,而是一旦没过去,过不了几天就会被绑架了,每次都是这样。后来我在法中精進了,过色关的现象也少了,平时也知道如何否定了。

三、转变观念走过病业关

很多同修都有“病业”这方面的经历,我自己也不例外,历史上旧势力强加给我很多变异的东西,特别是在色这个问题上我也犯过很多错误,因此修炼以后身体在“病”这方面的反应也很厉害,表现在身体上就是在臀部那地方长了很多一粒一粒的东西,奇痒无比,也不能抓,一抓就出血了,而且抓过后会更严重,这是从我修炼初期就开始了,到上个月还是这样,整整的五年时间,都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突破,因为时间拖的太长,所以我也曾迷茫、消沉,也想放弃,但我最终还是走过来了。

其实这部份与上面写的“色”这一部份是联系在一起的,就是因为我挖掉了“色”这个根所以才使表面身体的“病”有了突破性的好转,这是好“病”的一个方面。当然构成病业的原因是方方面面的,除了去掉色这个执著心外,我从中还去掉了很多执著心,例如:亲情、求去病之心、夫妻之情、对欲的执著等等,才使病彻底的好了。

另一个方面是我们要站在证实法的角度来看待好“病”这件事。人的一生要经过很多“病”的折磨,而对于单纯只是一个修炼人来说,“病”可以消业,把业消掉以后就可以转化为德,然后长功。可对于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来说,这个“病”的反应也就不一般了,因为我们所做的、所承受的,除了与自身修炼有关外,还与我们证实法、救度众生有关系。

最近我对这方面有了新的认识,那就是我们要扭转这个人的观念,站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角度去看待“病”。举个例子,我们营救被绑架入狱的同修,现在大家都认识到了,我们要把真相讲到位,把众生救了,把邪恶灭尽,做到该做的,同修自然能回来,我们并不执著结果。同样的,大法弟子有“病”这种不正确状态在另外空间里看就是有邪恶在那里干扰。所以如果我们能修好自己,向内找,看看漏在哪里,在法中精進,同时把邪恶除尽,通过我们表面身体的承受,能够善解那一切,净化宇宙。真的能做好,我想那就是我们能证实好法,建立了威德,“病”自然就不存在了。

其实要做到从根本上好“病”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那就是放下对“病”的一切执著。拿我自己的情况来说,由于这个病业干扰拖了太长时间,所以一直以来我都很迷惑,甚至出现了消极的情绪。一直以来我都不明白自己究竟误在哪里,回想自己三件事也做的很努力,也有向内找啊,但为什么就是不好呢?后来师尊的《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一下子使我明白了,不要执著魔所演化的任何“病”的假相,连想都不要想,什么念都不要动,因为只要你一动念那就等于是求它了,求得病,那病当然能压進去啊,更何况我们修炼那么久了,能量已经很大了,用那么大的能量加持那些黑色的东西那真的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所以当我悟到这一点后我就不再想它了,无论我再难受,我都守住我的正念,不去想它,慢慢的那个对“病”执著的心就越来越淡了。

还有一方面就是要重视炼功,回想自己修炼这么多年,功却没有坚持天天炼,因为总是静不下来,感受不到炼功的美妙之处,所以对这个问题就不够重视,这一年来通过不断背法,做好三件事,特别是注意向内找,修炼了心性,所以在炼功这件事上也有所突破,明白了原来炼功也需要修心性。当我静不下来时,我就找自己,看看自己想的是什么,是什么心造成的,把那个执著心挖出来,当时就否定它,炼完功就针对这些心发正念,慢慢的就能静的下来了。当一静下来整个炼功过程都感到很轻松、很美妙,妙不可言,因此也增强了炼功的信心,原来修心性真的时刻贯穿着我们整个修炼过程。

四、放下自我,帮助同修,圆容整体

我从小就长在一个官宦之家,所以从小就瞧不起别人,总是以我为大,修炼后虽然好了很多,但这方面的表现还是很不好。直到去年,和自己很密切的两个同修被绑架了,才知道自己在这方面做的很差,是一定要改变的。

那两个同修都是修炼不是很久的,有一个还是新同修,但她们在三件事上都很努力,就是常人心太重,所以被邪恶钻了空子,在她们出事前她们都很希望和我一起学法交流,但因为我的各种私心,而没有给她们提供任何帮助,甚至我已经看到了她们的执著心,都没有给她们指出来,所以她们出事后我很后悔,很内疚。因此在以后我再遇到需要帮助的同修我都尽量的做到放下自我,帮助她们。

去年一个资料点被破坏了,负责这个资料点的是一对夫妇,男的被绑架了,女的带着儿子离开了,但也因此流离失所。有同修找到我,叫我帮助她们,我马上就答应了,尽我的能力帮助她们,把她们送到了一个地方,尽量的照顾好她们的生活、工作,在修炼上就在法理上和她们切磋交流,这样也使该同修稳定下来,并有机会做好三件事。恰巧,那地方缺资料,没有同修做资料,也不懂技术,该同修上去后就填补了这一空缺,使那里证实法的环境大大改善。

后来那里的同修有一部份受到奥运的影响出现了消极的情绪,该同修和我交流后,希望我能帮助他们,于是我就和另一同修配合着去到那边远的山区和她们交流切磋,刚开始见到她们的时候我真的犯愁,因为他们多是很大年纪的婆婆,而且常人心很重,也并不注重学法。我怕她们有年龄障碍,怕他们认为我年轻,但这些思想一产生,我马上否定了,而另一个同修他是开天目的,他看到了很多障碍我们交流的因素和同修间的间隔,所以他就配合我发正念。当我真的放下自我,抱着一颗真心的希望她们地区好起来的心和她们交流时,我发现她们很乐意交流,也能把她们的问题告诉我。整个过程中我发现我的思路很清晰,说的话很流畅,真的能够打到她们的微观中去改变她们的想法,而且当某些方面她们可能理解的不太好时,我自动的就能感受到,从而再進一步的补充,而且在整个交流的过程中我感觉到全身被功包围着,就象自己坐在一个功球里面,热的不行,我知道一切都是法的力量,是师尊看到了我那颗很纯净的想为别人好的心,也看到了她们想提高的心,所以帮助了我们。

通过这次交流,大家都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和不足,也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了,所以整体有了很大的升华,心性都在提高。这使我更深刻的体会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五、站在新宇宙的角度结束这场迫害

对于这场已经持续了九年的迫害,我想没有一个大法弟子不想把它尽快的结束掉,但究竟我们怎样才能够结束呢,最近我悟到,只要我们做到了我们该做的,迫害就自然不存在了。这场迫害,我们站在什么角度去看待它,我想这是个根子问题,我们是用神念去结束迫害,还是用人念去想如何结束迫害,我想这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结果。修炼中我们要去掉旧宇宙为私为我的特性,要修成无私无我的新宇宙的觉者。为私为我的旧宇宙是走向成、住、坏、灭的;而无私无我的新宇宙是亘古不变、圆容不灭的。所以摆正对这场迫害的认识基点是一个决定性的问题。结束迫害,迫在眉睫,但为什么师尊还是把时间一拖再拖,就是因为我们还没有做到位。如果迫害明天就结束了,有多少生命会被淘汰,这个问题很多同修都交流过了,这里不详细说了。

我悟到的是,我们没有站在新宇宙大觉者这个位置上去看这个问题,一个大觉者的诞生需要威德和其他方方面面的因素,何况是大法徒,表面上看是我们走進大法来的,但实际上我们是被宇宙选择的一个生命,全能的师尊要安排谁做大法弟子,那是一念的事情,对于这么大的一件事情,是师尊具体在安排的,每个生命都想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那为什么他们就走不進来?大家也知道,我们每个人都要走自己的路,而这条路关系到新宇宙的方方面面。所以师尊是看到了我们的各方面的条件和因素才选择了我们,并在历史上早就安排着我们,给予我们最好的一切,造就着我们的能力,使我们本源的因素能在法的造就下,在这正法时期能发挥到最好,从而给新宇宙奠定最好的基础,师尊也知道我们能助师正法,完成使命,成就大威德,更知道我们能对未来的新宇宙众生负责,所以才选择了我们。那如果是这样的话,大家想想,我们修不好,那只是修不好的问题吗?

有多少人看到预言不准了;看到天灾人祸没发生;看到奥运期间迫害那么严重……而放弃了修炼,那你是为谁而修,这大风大浪不就淘汰不真修的吗?邪恶不就更找到了延续迫害的借口了吗?这都是我们自身没做好,其实还是没有正确对待修炼,还是在用人念去看迫害,而没有真正的用法去衡量这场迫害。

在这九年的迫害当中,不是有很多做的好的同修根本就没被迫害过吗?如果我们都能做到的话,那还存在迫害这一说吗?师尊不是早就说过我们有能力结束这场迫害吗?师尊不是说我们才是主角吗?那这主角要怎么演好这主角的角色,在演的过程中要成就怎样的威德,演完后要给未来留下什么,那是简简单单的事情吗?能是“差不多”了就能算数的吗?我们不应该做到最好吗?所以说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真的应该审视一下自己的修炼,是不是真的大家都做到位了,大法弟子整体走过来了,个人更要走过来、走正、走好。主佛正法,大穹再造,对于大法徒来说那真的不只是走过来就行的,得走好,得建立威德,得圆容法,得做到师尊所要的,那才是真正的主角,才真的是大圆满!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