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五日】二零零六年,我的小女儿不幸得了妇科癌症,经省市有名专科大医院确诊了,全家人都为她担心发愁,因为她才四十多岁,又是个很能干的人。我明白,在医院花多少钱也不一定治了她的病,只有大法能救她。我就多次耐心给她讲大法的真相,劝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使女儿认识到了大法的神圣与美好。她接受了我的建议,开始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她在家里躺在床上连续念了一个小时,就感觉病情大有好转,使她心灵受到很大震动。紧接着她又念了一个小时,就感觉病症都没了,完全好了。她惊喜万分,对大法的神圣与神奇发自内心的相信了。……此事在亲戚中震动很大,很快包括小女儿在内的好几位亲属都走入了大法修炼。由于很多人都知道小女儿得的是什么病,因此,她的事情也在更多的感化着她周围的生命群。这一切都是大法威力威德的体现。


——本文作者

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是个老年学员,一九九六年得法,现在已经是八十来岁的人了。得法前,由于长久的家庭劳累,我的身体得了很多慢性病,每天强撑着忙家务。在九六年一个偶然的机会,熟人给我介绍了法轮功,也是和大法有缘,虽然我不识字,但“真、善、忍”三个字牢牢的吸引了我,我走上了修炼大法的道路。从此,身心受益,精神饱满,更加坚定了修炼大法的决心,再也没有动摇过。

一、严格要求 精進实修

得法后,我知道大法好,也知道时间对我这个七十来岁得法的老年人来说确实太宝贵了,因此我就抓紧一切时间实修,从不懈怠。十几年来,在学法、炼功上做到风雨无阻。尽管我不识字,给自己的学法提高带来了一定的障碍,但我从不以此作为放松学法的理由与借口。我认识到,要想真正得到提高,就必须学法修心。因此,我一方面坚持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一方面坚持参加集体学法小组,与学员们一起学习、切磋,做到多听、多学。时间长了,自然就记的多了,弥补了自己没文化、自学有障碍的不足,促進了自己在法上的提高。

由于我与老伴都修炼,儿女们也都自己有房子单独过日子,家里的住房比较宽敞,环境相对比较安静,外部干扰也少,我就与辅导员商量,在我家里建立了学法小组,为学员们提供了学法、切磋交流的稳定场所。

在修炼的过程中,我经历了各种各样的魔难与考验,既有日常矛盾中心性的考验,也有多次病业关的考验,也有面对邪恶迫害的考验,还有女儿遭受邪恶迫害时,亲情关的考验。但无论遇到什么样的魔难,都没有影响到我对大法的坚定信念和做好“三件事”的决心,没有阻挡住我在法中精進实修的步伐。我深切感受到:是大法指导我坚定的走过了个人修炼的七年与邪恶迫害的风雨九年。

二、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上一句公道话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铺天盖地而来,一时间,法轮大法被邪恶打压,大法弟子们被剥夺了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权利,遭到了残酷的迫害。面对中共江××集团的邪恶镇压,怎么办?我清醒的认识到,大法是好的,法轮功学员没有错;错的是江氏集团。作为从大法中受益、最有发言权的大法弟子,在大法和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情况下,必须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维护大法,不能让邪恶迫害好人和欺骗全国人民。因此,我决定冲破阻力,走出家门,到北京上访。

为了排除干扰,我没有惊动家人,也没有与其他同修结伴而行。在家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我不辞路途遥远,独自一人乘车去往离家乡几百里地的北京上访。

我虽从未去过北京,也没有出过远门。可是为了向政府讨回一个公道,我没有过多的考虑路途的艰辛与自己七十来岁的年龄能否经受的住等问题,而是凭着对大法的坚信与维护大法的正念出发了。一進北京,就听说信访局都被警察和“六一零”人员们把持着,不允许法轮大法弟子们上访,谁去就抓谁,信访局变成了抓人局。

我没有被邪恶的阵势吓倒,在询问到信访局的地址后,毅然向信访局走去。神奇的是,我顺利的摆脱了把守门口的便衣警察的阻拦,坦然的走進了信访局大院,并朝着一间办公室走去。刚一進门,屋内几个人就大声训斥:“谁让你進来的?快出去!快出去!”我义正词严的说:“为什么不让我们说句公道话?我今天既然来了,就要把想要说的真话讲出来,不然我岂不白来了吗?”紧接着我将自己如何在大法中受益的情况和大法如何的好,大法弟子如何做好人或更好人的实例都讲了出来。其中一个恶人还作了记录;另一名恶人打断了我的话说:“你这么大年纪怎么来的北京?是谁叫你来的?你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我坚定的回答:“没有理的事别人给我多少钱我都不会干,有理的事能走遍天下也不怕苦。你们也不要问我从哪里来,叫什么名字,只要你们知道大法是正的、天下的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就行;希望政府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们有一个公正的对待……。”

他们没有空子可钻,也看到我年龄太大了,就没有扣留我,说了几句恐吓的话后让我离开了。我感到,共产邪党已经不讲理了,我该表达的意见也表达了,该为大法说的公道话也说了,可以回去了。最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三天后我顺利的回到了家乡。

上访回家后,当地派出所知道了消息,就伙同“六一零”组织与居委会人员对我進行监控,家里很长时间都有他们的人,象上班似的,早上八点左右来,晚上五点半左右走,屋外边还放了暗哨盯梢。但不管他们谁来,我都给他们讲大法的真相,不让他们对大法犯罪,他们有的听明白了,就不愿意再来做这种事了。后来,也就都不来了。

三、放下生死,过好病业关

修炼是严肃的,也是艰难的,时时都有关,常常有魔难。在邪恶迫害的这些年里,旧势力利用我的漏洞与业力,对我的身体制造了不少的干扰与迫害,其中比较突出的是二零零二年下半年,我过病业关的那一次。

这次我突然出现了头疼、冠心病、贫血、低血糖的症状,浑身难受疼痛,躺在床上起不来了。儿女们知道后都来了,虽然知道我炼功从来不用吃药,但他们都是常人,看到我“病”的这样厉害,还是都害怕了,逼着我去医院检查。我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坚定的向她们表示,没事,这是过病业关,不用担心,我一定会好起来的,不会出事的。儿女们还是不放心,就用车请来了好几个大夫,有的想给我抽血化验,有的想给我检查身体等。我就说:“谢谢医生,你们快回去吧,我不会配合你们医治的,因为我是一个修大法的人,我没有病,我现在是消病业,很快就好了。”由于我的坚持,医生们无奈,也只好告辞了。女儿们说:如果你真的不去医院医治,病就好了,那我们对法轮功就真的佩服了,从此我们也都跟着修炼大法。

我知道这是旧势力利用我自身的业力与漏洞对我身体的迫害,因此我从思想上不承认它,否定它,不管病业把我折腾的多么难受,信师信法的这一念始终不动摇。我想,这可能就是过生死关的考验,有师在有法在,我一定放下生死,过好病业关,不让旧势力的迫害得逞,不给大法造成损失。由于我能用正念对待病业关,师父就为我化解了一切,身体很快恢复了正常。此事对儿女们与亲属们震动很大,使他们对大法有了更好的认识,有几个亲属从此真的走入了大法修炼中。

四、用正念破除邪恶的迫害

这些年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始终没有停止过,在我们地区抓了一批又一批。

二零零七年上半年的一天,有四名别有用心的恶人(两名警察和两名居委会人员)急促敲打我家的门,说是查户口的。当我打开房门,他们不由分说和家人的阻拦,凶恶的闯進了屋,在屋里横冲直撞,乱抄乱翻。将家中的一本《转法轮》和师父的法像、及大法真相资料等收集在一块儿,然后有一名恶警大声喝道:“把她和这些东西一块带走。”

此时我没有害怕,心中默想着求师父保护,随后高声说:“你们简直就是土匪强盗!你们用欺骗、说谎,骗我开门,未经允许闯入我家中是不是犯了法!不许你们带走!”

恶警道:“这些真相资料你从何而来?”我答:“这些资料是用来救人的,外面到处都是,还差我一家有吗?你们决不能动这些东西!而且,我也决对不会跟你们走的!”

接着我还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但不听,仍强硬的坚持要把我带走。此刻我严正的对他们说:“谁敢动我!善恶有报是天理,我宁可死,也不会配合你们的!”这时,四个恶人没有了主意,他们经过商议后,决定给他们的头头打手机。

过了一会儿,又有两个恶警头進了我的家,一進门便说:“这位老太太,你还是赶快跟我们走吧!不然我们无法向上边交待,我们抬也得把你抬走……。”此时,我没有被他们吓住,坚定的对他们说:“你们的事我不管,我只想当我自己的家!我是一个好人,我只是用大法的真相资料去救人,有何罪过!被救的众生其中也包括你们,除了最邪恶的江某某之外,所有的人都可救度,难道慈悲还有罪吗?!如果你们今天非要拿走这本书和资料,我的那颗坚定修大法的心是任何人也拿不走的!别怪我不会配合你们,什么是正的、好的,什么是坏的、邪的,你们都分辨不清,还能干警察?”

就这样,我一直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并用正念制止邪恶行恶。正与邪的较量僵持了四个小时,恶人的气焰越来越小,最后也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五、大法的神威使更多的亲朋得法

我得法以后,就以自身受益的实际变化向亲戚朋友、熟人洪传大法,让他们知道大法好,希望有缘人都能修炼大法,都从中受益、得度。有些人在我的引导下走進了修炼大法的行列。可是,我的儿女们虽然支持我修炼大法,却因为忙于工作或生意而没能及时走進修炼队伍。

二零零六年,我的小女儿不幸得了疑难病症(妇科癌症),经省市有名专科大医院确诊了,全家人都为她担心发愁,因为她才四十多岁,又是个很能干的人。我明白,在医院花多少钱也不一定治了她的病,只有大法能救她。我就多次耐心给她讲大法的真相,劝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使女儿认识到了大法的神圣与美好。她接受了我的建议,开始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在家里躺在床上连续念了一个小时,就感觉病情大有好转,使她心灵受到很大震动,紧接着她又念了一个小时,就感觉病症都没了,完全好了。她惊喜万分,对大法的神圣与神奇发自内心的相信了。

过了些日子,她在她姐姐的陪同下到原医治的专科医院去复查,在查看重新拍出的CT片子时,医生感觉不可思议,只是看不说话。她姐姐以为病情有恶化,不然医生为何面露怀疑表情呢?(她开始没有把病情已好的事情告诉她姐姐,是想到医院验证完后再告诉。)她姐姐就问医生:“大夫,病情有什么变化?”医生说:“没有诊断错呀,怎么病灶没有了呢?”小女儿心里明白,等出了医院,才把病为什么会好了的真实情况高兴的告诉了她的姐姐。

此事在亲戚中震动很大,很快包括小女儿在内的好几位亲属都走入了大法修炼。由于很多人都知道小女儿得的是什么病,因此,她的事情也在更多的感化着她周围的生命群。这一切都是大法威力威德的体现,也更加坚定了我修炼大法、做好三件事的决心和信心。

六、坚定正念,走好最后的路

我地区讲真相救度众生的深入开展,引起了邪恶的惊慌与惧怕,他们成天对大法弟子监视、跟踪,实施干扰破坏。绑架、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不断发生。二零零七年十二月的一天,我女儿在回家的路上被邪恶无辜的绑架,就在当天,没有经过主人允许,在没有她家钥匙的情况下,使用万能钥匙破门而入,抄走了她家的一万多元真相币,还有电脑、首饰等许多私有财物(由于女儿被恶警绑架走,具体财物现无法核对)。邪恶不但抄了我女儿的家,还再次抄了我的家。

邪恶制造的恐惧,给全家人及亲朋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与压力。在这种情况下,我也感到有一股巨大的无形压力笼罩在我的头上,并因为女儿的被迫害而动了亲情,伤心的哭过。因我已经近八十岁了,一家人都非常担心我会因此而倒下。但我没有消沉下去,很快用大法归正了自己,从悲伤难过的阴影中解脱出来。我意识到应该用正念对待这次迫害,而不能用人的亲情、观念去对待与处理。我不再悲伤,告诉女儿们不要被邪恶吓倒,我们做的是最正的,是邪恶在犯罪,有老天管它呢!我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同时我坚持学法向内找,坚持发正念清除邪恶因素,并堂堂正正的两次到派出所去要人,向他们讲真相,有力的震慑了邪恶。以后,我又用一切机会与方式告诉被非法关押的女儿,在迫害面前一定要坚定正念,千万不要放弃对大法的信仰。我想,用正念鼓励她才是对她的最大安慰。

通过这次经历,也使我认识到,修炼与证实法是严肃的,要想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必须更加清醒、冷静、理智与保持强大的正念,才不会被邪恶钻空子,稳健的走好证实法的每一步。

在今后证实法的路上,我一定要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学好法,以法为师,扎实的修好自己,继续坚定的做好三件事,加大救人的力度,和周围的同修们紧密配合,共同精進,形成一个整体,用正念走好最后的路,做师父的真修弟子,让师父放心。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