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生命的新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六日】在建点初期,我们三人在伟大的师尊慈悲呵护下,互相鼓励,心往一处想,克服了许多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终于在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九日,在这个深山里半山腰的两间小草房里打印出第一批《明慧周刊》。同修很有感触的说:“这可能是大法弟子在全世界第一个深山资料点吧!”

在归正自己的过程中,我看到自己的色欲之心很强,尤其是夫妻之间的欲望之心。有一次,我和妻子谈到此事时,妻子说了一句:你就没看透这件事。就这一句话,点醒了我。是啊,师尊是带我们往高层次上走,那高层次上的生命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事,我在人世间要不放下这颗心,那不白修一回吗?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和妻子认真学法,及时发正念,加大讲真相的力度,逐渐的纯净自己的心灵。妻子也多次提醒我、鼓励我,现在,我们俩已经闯过了这一关。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尊:您好!
各位同修:你们好!

借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之机,我将自己近十年来在大法中修炼的部份历程向师尊和各位同修汇报。如有不妥之处,恳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一、走入大法修炼

一九九八年九月十八日,我未得法前患了一次肝病住進市里的一个传染病医院。住院几天后检查,说我肝腹水。本来我的性格就比较孤僻,胆小,心路窄,加之这一吓,住了一个多月院,花去九千来元钱,病情也未彻底好转。回到家里继续打针吃药,精神状态很不好。脸色蜡黄,浑身无力。我母亲为我的病很是着急,想方设法找人打听能治此病的办法。当时我家里有一个姑奶奶正在炼法轮功,到当年的十二月份,母亲有一天把师父的讲法录音带给我拿来。我一开始听师父的讲法就认为讲的太好了。

九九年元月二日,我拖着非常虚弱的身体回到了距离我地五十多华里的老家。中午时分,我听说不少人在我姑奶家学炼法轮功。我去后请姑爷把师父教功录像放了一遍。接着就和大家学炼起来了。晚上和第二天早上照常和大家学炼。吃过早饭,我和母亲说:我今天上山剪苹果树枝去。母亲也没拦阻我。记得那年冬季雪下的很大,我的苹果园里(我在老家有五亩果园)的雪足有一尺多厚。说来也怪,我每天剪果枝六个多小时,中途不吃也不喝,既不饿也不感到冷和累。在那六天里,我早晚炼功不间断,果树剪完枝时,我满面红光,身体比以前还结实。我進山时是边骑车边推着走,回来时是一身轻,骑在车上真象师父说的那样:“就象有人推你一样。”(《转法轮》

回到家之后,我全身心投入到炼功之中去。有一次炼静功时(单盘),炼着炼着,突然脑中返出一句:象我这样满身业力的人,师尊您还救度我,真让弟子说不出什么感激的话来!突然,我失声痛哭起来。妻子(同修)从厨房过来,问我哭什么?我当时只是哭,说不出话来。在那时,我的心里就埋下了一颗一定跟师父修炼下去的决心。但是,现在回忆起那时的心态只是出于对师父的感恩戴德,对在大法中修炼的实际内涵还一无所知。当邪恶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时候,自己的修炼意志就显的太脆弱了,经不住风吹雨打了。在以后的二年时间里,就出现学法不精進,炼功不热心,有时,表现的状态还不如一个常人。

二、在师尊的正法洪势中魔炼自己

随着师尊的正法洪势迅猛推進,我们地区的大法弟子在二零零二年反迫害、讲真相的形势也开始见好。此时,我也接触到了本市(我地区属县级小市)的同修。从他们那里也得到师尊“七·二零”以后的讲法。通过静心学法,与同修多次切磋,对师尊的正法以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和如何在正法中修炼的一些问题有了一些粗浅的认识。我也学着其他同修讲真相,有时也和妻子(同修)出去发真相资料(这些资料都是她复写的)。在那些日子里,我多次听到妻子和我说:我们要能自己做真相资料多好哇!

二零零四年春季,我市(管辖我地区的市)有四个大法资料点先后被邪恶破坏,资料点大部份同修被绑架遭到邪恶迫害。这对当时我地区全体在家大法弟子的证实法工作造成了相当大的压力和干扰。我地区的大法资料和师尊的经文以及《明慧周刊》的来源被邪恶切断了。面对几百名同修的大法真相资料来源问题,当地的协调人心急如焚。也想建个自己地区的资料点,但苦于找不到适当人选。虽然这位协调人以前和我妻子谈过几次,但她们都怕我不答应,所以,也未对我讲这事。

在这个时期,由于我加强学法和讲真相的力度,不断的去除怕心和其它执着心,个人的修炼状态开始见好。六月初的一天,妻子领回一名男同修。经过交谈,了解到该同修比我小两岁(当时是五十岁),市里的资料点被破坏时,他未被绑架,流离失所。“来到此地已有几天了,也想和当地同修取得联系,今天才和你们接触上,”同修说:“这可能也是师父安排的吧!”

当这位同修看到我夫妻俩的修炼状态后,就坦率的说出要在这地区建一个资料点的想法。我妻子先去城里和协调人商量一下,晚上,协调人让妻子把我领到她家里,当时在场的还有一名市里的同修。看得出,她们都在为建点之事而着急,也等着我的表态。面对三位女同修的表情,我的心被震撼了,非常爽快的答应了同修要担起这副担子。

我当时的心情是无以言表的。我为伟大的师尊能安排我做这样一件神圣的事而感到自豪和坦然!

在决定建点的同时,我和同修商量,不能在我家。因同修在我家出出進進不方便。所以我们决定去我老家父亲生前山上果园的小房里建点,也因离小房一百五十米的山下有我叔叔的住房,他的小房已经扯上电了。虽然小房已有多年未住人,况且山里蛇很多,但从安全的角度上看还是可行的。

在建点初期,我们三人在伟大的师尊慈悲呵护下,互相鼓励,心往一处想,克服了许多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终于在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九日,在这个深山里半山腰的两间小草房里打印出第一批《明慧周刊》。同修很有感触的说:“这可能是大法弟子在全世界第一个深山资料点吧!”

我们三个人互相配合,我负责运输,我妻子协助男同修做资料,同时,也跟同修学习各项技术。白天,我出山到山外二十多华里的小镇上出租,妻子和同修利用白天学法,并到我的果园里干点活。晚上,他俩就做真相资料。这样,既符合了常人状态,又做了我们应该做的事。老家的亲属问到我同修的事时,我就告诉他们:他退休了,在家闲着没事,来我这消遣消遣。就这样,我们一直稳妥的做到九月末收水果时,才把资料点转移到了另一处。

当回忆起与同修组建这样一个特殊家庭的八个多月的历程时,我深有感触。是啊,只有在大法中修炼的生命才能有那种高尚的境界、真诚的信任、坚定的正念。我们在做这项工作中,互相鼓励,心往一处想,当时的心态都非常平稳。记得有一天吃晚饭的时候,我对同修说:我在外干活,如果晚上因事回不来,你不要有任何顾虑,就和你嫂子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事。同修当时被我的一番话感动的流下了热泪!

在那些日子里,我也从同修身上学到了不少的优点,也给我今后的修炼打下了比较好的基础。但是,随着我和妻子回到家中和我地区的正法形势的逐渐好转,我的后天形成的个人观念以及思想中存在的邪党文化却表现的很强烈。一些没修好的部份也逐渐的显露出来了。

三、归正自己的一言一行

我是一九七五年加入中共邪党的,未得法前,恶党的一些邪恶思想及文化灌满了我的头脑,无论在什么时候和地点都要显示自己的能行,从来都听不進去别人的意见,走進大法修炼以后,这不好的部份也显露的很明显。有的时候真象师尊说的那样,“一说就炸”(《洛杉矶市法会讲法》)。通过同修多次的指点和静心学法,我开始认识到这颗执着自我的心是多么的严重。我开始认真的对待这颗不好的心,时时处处提醒自己,摆正与人和事的关系,在做好师尊要求大法弟子的“三件事”中归正自己,到现阶段这颗心已经淡之又淡了。

在归正自己一言一行的过程中,我看到自己的色欲之心很强,前几年也曾下过决心,修掉这颗不好的心,尤其是夫妻之间的欲望之心。但都是用人的强为之心来对待这件事,所以收效不大。我也为自己的状态而苦恼,也恨自己太不争气。

有一次,我和妻子谈到此事时,妻子说了一句:你就没看透这件事。就这一句话,点醒了我。是啊,师尊是带我们往高层次上走,那高层次上的生命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事,我在人世间要不放下这颗心,那不白修一回吗?还谈什么大法弟子呢。有了这一想法,在二零零七年二月的一天,我从心灵深处发出一念:从今日开始,彻底放下夫妻欲望这件事,并请师尊加持弟子。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和妻子认真学法,及时发正念,加大讲真相的力度,逐渐的纯净自己的心灵。妻子也多次提醒我、鼓励我,现在,我们俩已经闯过了这一关。

我再回忆起这些去各种执着心的过程时,心里充满了对伟大的师尊的无限敬仰,我深深的体会到:没有师尊和大法,我们能做什么呢,只要我们能意识到自己的执着和有决心去改正的时候,师尊就会帮助我们拿去这些不好的物质。就怕我们认识到了,却抓住这些不好的东西不放。我也深深的体会到师尊在《转法轮》里讲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这句法的深深内涵。正象一位同修和我深有感触的说:“其实我们修起来太容易了。”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