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就在我身边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七日】二零零八年三月,我和同修到她亲戚家劝三退。同修有畏难情绪,因为她亲戚是某市的市委干部,妻子在公安侦察科上班。她说能行吗?我说:行!有师在,有法在不怕。去了后,同修配合发正念,我开门见山,讲了一个八十二岁老人回忆七十年前一位修道人在她家的一段故事,从而谈到天灭中共。我们惊奇的发现他们四口人不但认真听,连一岁的小孩都不错眼珠的看着我,一声不吭,最后都高兴的退出了邪党组织,并激动的说:你就是神哪,这可是托某某(同修)的福了。前后十几分钟,我们更相信师尊每刻都在咱身边,只要坚定信师信法,师父什么都能做。

我没有敏感日的概念,什么蹲坑、跟踪都遇到过,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都不起作用。也真正体现出“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选自本文


师尊您好!

各位同修好!

十多年的风雨中,感触万千,难以言表。每一步的前行都离不开师尊的呵护,感到师父无时不在我身边。

我是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的,得法前我疾病缠身如:胆囊炎、支气管炎、扁桃体炎、三叉神经痛、颈椎骨质增生,又青霉素过敏,真是苦不堪言。得法后的第二周,师尊为我净化身体,拉了三天三夜,后来在不断炼功中一个个业力被翻出来去掉。几个月后我真正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儿。每想到师尊为我做的一切总是泪流不止。不管任何艰难的情况下,我没有怀疑,没有观望,坚定的信师信法,也处处感受到师尊的慈悲呵护。

一九九九年四月份,得知本地区一个人写攻击大法诬蔑师尊的文章在某报刊登,就想决不能让他侮辱我们的师尊。我和众多同修一起找到当事人,讲明事实并要求在报上公开承认错误。又去了北京该报社澄清事实,报社负责人承认了错误并同意声明道歉。返回时买车票,上午都没座号了,我们下午却有座号,我们都很激动,知道师父在鼓励弟子的正念正行。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我没有害怕,有师在,有法在,谁也动不了我。我想到邪恶冤枉我们这么好的师父就流泪,为要回被绑架的同修我和其他同修一起到政府大院去要人,直到深夜同修放回(当时在外地)。

在邪恶迫害嚣张时,我所在单位也搞人人过关,我想着师父的法“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去掉最后的执著》)在几百人的大会上,头头儿让我第一个表态,利用这好机会我从自己的身体变化讲到大法的超常,又从大法的美好使道德回升讲到社会的腐败,告诉他们炼功只为做好人,不贪、不占、不骗。我当时在工作单位是被公认的好人,很多人都不知道我炼功,结果除两个人提到家里没人炼功外,剩下的连法轮功三个字都没提,只说些工作上的事就过去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在师父的看护下,这么多人为自己摆放了很好的位置。

师父经文《快讲》发表后,我认识到讲真相的重要,利用写标语、贴粘贴、挂条幅的方法讲真相,一个“法轮大法好”的标语至今还在起着救众生的作用。一个冬季下雪的晚上,我穿单鞋让护法神开路,带着千军万马(条幅),嘴里背着“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三十八个条幅挂完已是后半夜了,裤子、鞋都湿透了却不觉的冷。路上碰到警车,警察从车里钻出来站道中间,高高的举起手向我敬礼,站了很久,我微笑着骑车从他们身边驶过,一阵热流通透全身,师父呀您用这种特殊的方法激励着弟子,我知道您一直在我身边。

在一次大年前腊月二十五,邪党开会,我知道后就想不能让它阴谋得成,我要做在它前头。准备好一切,晚上我拿条幅下楼,见一辆警车在楼根隐蔽处停着,里边坐一人盯着我们这个楼洞,我一骑自行车他立即从车里出来,到另一楼洞打手机,当时心里就一念:师父,弟子今天一定要救那一方众生。等我挂完第一个条幅,去另一地点时见路口的中间停着和我要挂条幅同样数量的警车,一字排开车外站一个人在训话,等我走到他身边,他大声说:动作一定要快。当时我想:一切都在我师父掌握之中,是师父借你的嘴告诉弟子的,因为师父就在我身边。我默默的说:师父您放心吧,弟子一定用最快的时间去做,瞬间就完,这边过去多少年了他(它)能追的上吗?挂完第二个横幅经过又一个路口时,这几辆警车从前边交叉而过。把所以条幅全部挂完安全回家。

还有一次我和另一同修去原炼功场挂条幅,也是同样数量的警车干扰,我悟到这可能是旧宇宙相生相克的理在师父的大法中给解体了。再次感到大法的超常,师尊的伟大,谢谢师尊时刻呵护弟子。

还有一次腊月二十八下午,我去复印店印真相传单,想扩印几份,跑了几家都关门了,我就边走边求师父:师父您帮帮弟子吧,今天一定要印出来贴出去,明天就是大年了。没走多远就有一家复印店开门,一人在那闲着,我发着正念走進去,说我要复印点材料,再扩印几份。小姑娘说只能复印不能扩印,我想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她再也没吱声,复印完了接着扩印,很快就完了,晚上全贴了出去。回来的路上一辆轿车里钻出一个人,拿出一挂鞭放完走了。我左右看看就我一个人,我明白了,心里呐喊:谢谢师尊!救众生我们只是跑跑腿,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九评》发表后,引起退党大潮,我认识到师尊正法的新形势来了,开始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我是从陌生人开始到同事、到亲朋好友、再到伤害过我的人。师父在《向世间转轮》中这样告诉我们:“其实师父在正法中是救度一切众生的,不只是善的,当然也包括恶的。我经常讲,正法中我不计一切众生过往之过,只见众生在正法中对大法的态度。”

我按照师父讲的法去做,圆容师尊所要的,一切以法为大。有一个过去对我家庭伤害很大的人,三退开始后,我几次见到她,我想这决非偶然,都是师尊的亲人,一定是师父安排弟子救她的。我就主动接近她,给她讲真相并顺利劝退,又送她护身符,她很感激。还有一位是在几十人前大骂过我的人,我也主动找到她劝其退出了邪党组织。这也是师父给我安排的提高心性的好机会。

二零零八年三月,我和同修到她亲戚家劝三退,同修有畏难情绪,因为她亲戚是某市的市委干部,妻子在公安侦察科上班,她说能行吗?我说:行!有师在,有法在不怕。去了后,同修配合发正念,我开门见山,讲了一个八十二岁老人回忆七十年前一位修道人在她家的一段故事,从而谈到天灭中共。我们惊奇的发现他们四口人不但认真听,连一岁的小孩都不错眼珠的看着我,一声不吭,最后都高兴的退出了邪党组织,并激动的说:你就是神哪,这可是托某某(同修)的福了。前后十几分钟,我们更相信师尊每刻都在咱身边,只要坚定信师信法,师父什么都能做。

我没有敏感日的概念,什么蹲坑、跟踪都遇到过,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都不起作用。也真正体现出“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特别在奥运前,恶党吓的要死,怕的要命,使出各种下三滥手段,我讲真相使跟踪我的人退出了恶党组织,另一个在我的正念中灰溜溜逃走。我到社区设的黑点发正念,值班的人全被定那儿一动不动,直到我走。

我发正念叫便衣警察别害人,露出自己的身份,他乖乖的开开车门拿出警服穿上。插邪奥小红旗的人我见一个讲一个,当他们明白后都退出了邪党的党团队组织。其实我的思维很简单:师尊讲的话就是法,弟子一定要去做,什么也挡不住,一定能做好。不是师父的安排一个都不要。众生都是大法要度的,大法弟子见到的都是有缘人,无论是善的恶的都要给他们得救的机会。我也没有想过自己修多高,也没想过哪件事影响了我的提高,我的一切师父最清楚,一切交给师尊安排,那一定是最合适的,也一定是最好的。

今天有机会给师尊汇报,和同修交流,真是幸运。最后敬请师尊放心,弟子要稳步走好最后的路,多救人,修去不足,精進不停,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跪拜师尊!谢谢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