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我智慧 技术花开飘香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五日】我是九五年七月得法的,回顾这十三年来的修炼历程,是慈悲的师父牵着我的手,走到今天,每一步的提高和升华,容入了师父多少心血和操劳?我就从到资料点学技术这方面与同修交流,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几年来在资料点,我这个五十多岁的人,从不会技术到会技术,从不懂到现在能独立为同修解决不会的技术,我基本上算是自学,几乎很少找技术同修教我。我在学技术的过程中,有好几次说是教同修,其实我好多次教同修时都能从同修那学来东西,是师父以这种形式给我的智慧,使我会的越来越多。

二零零二年,我地区做资料的人少,我就走入了资料点,我们有不少同修认为做资料的有危险,这些年来邪恶重点迫害的就是资料点,我认为做真相资料是救度众生,讲真相必不可少的最神圣的工作之一,只要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走好、走正修炼的路,做出的事才伟大神圣。我在学法上从不懈怠,上午学法,下午做资料,坚持正点发正念。不乱花同修拿来做资料的钱,几年来再困难我也没要过同修的钱。

二零零四年五月份,我们地区的资料点有几处遭恶警破坏,多名同修被绑架,一名同修当晚被迫害致死,我们的资料点也被恶警知道了。不能让设备和耗材落入邪恶手里,我们资料点的三名同修就商量搬家,尽快离开此地。我们搬的时候恶警跟踪了我们,当我们把东西搬到电梯时,一恶警也上了电梯,紧接着他就打手机叫人,我们发正念不让他打通,果真他打了好一会也没打通,气的够呛。我们一共四小推车东西,搬了两趟才搬完,搬家的地点也是很繁华的地方,我们当时就是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跟着我们的人在过小角门的时候,正巧一个人搬了一箱啤酒,和跟踪我们的恶警正好撞上,一箱啤酒落地都碎了,他们发生了口角,我们在这时及时地走脱,恶警没跟上,只知道我们搬家的大概去向,不知道我们搬的具体地点,我知道是师父为我们化解了。

当初也是因为懂技术的同修少,大庆地区面积大又同修分散,有的电脑一坏就停几天,人少跑不过来。还有外地来大庆学技术的比较多,我要学会技术分担一下技术同修的压力。有时遇到的难题,按我掌握的技术根本不可能解决,几乎很多次都是师父点化我、帮我,有好多难懂的事都迎刃而解了。现在我也帮助很多的同修建立了家庭资料点,有时也教同修技术,有时想想自己也真是觉的不可思议。例如:有一次我下图片,当时下载的图片有好多都带字,就是下载了也不能用,当时正好赶上要过大年,同修们要一些图片,我静下来,求师父帮忙,我在下载图片时突然在带有文字的图片的后面自己跳出一个没有文字的图片,后来这张图片被我们配上真相文字制成了护身符、年画,一直在救度着众生。

如今看着自己精心制作的真相母盘,真相传单,再经同修刻录成真相片,打印成资料送到千家万户。心里也是颇多感慨,这些都和师父的呵护分不开的。

在这几年正法过程中,由于忙于技术,养成了干事心,就连和同修开法会交流都很难,不会向内找,不会修自己,看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师父在为我们着急,不放心。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我要学会向内找,修好自己,让师父高兴。在救度众生中发挥自己的作用,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