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师父讲的法去做,才能达到救人的目地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六日】九七年三月,我有幸走入大法修炼《转法轮》叫我明白了原来我来到世间是为修炼大法,是为了圆满随师还。随着我的思想的升华,很快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原来的白细胞减少、高血压、风湿病等一扫而光,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好,至今十多年了,我再不需要吃药打针,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我坚定的走着师父安排的路。我的父母、兄弟、姐妹、子女等都说大法好,亲人中的大多数都走入大法修炼,现在也都做了“三退”(退党、退团、退队)。

可是打从一开始我的丈夫就反对我修炼。我请他一起去参加九天学习班他不去;在家让他听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他不听;教他炼功他不炼,还说些难听的话。有时我去参加集体炼功回来,他从里面插上门不让我回家,有时连摔带打。“其实是怎么回事?在炼功的同时,业力要转化,不失者不得,失的还是坏东西,你得付出。”(《转法轮》)我记住师父的话,不和他一般见识,做好家务,干好工作,难忍能忍,感谢他给我德,做一个比好人还好的人。

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在邪恶的红色恐怖下,他更是变本加厉,叫嚷邪党不让干的就不能干!我记住师父的话,“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我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错,法轮大法我修定了,一修到底!

二零零零年三月,在反迫害、讲真相中,由于学员出卖,邪恶将我绑架到拘留所。头几天,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眼前象电影、电视上打出的字幕一样反复滚动着师父的一句话:“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精進要旨》〈境界〉)悟到师父鼓励我用觉者的标准对照、要求自己。后来慢慢想起了师父的一些经文,就在心中默背。

拘留所里“审问”我的警察成了我讲真相的对象。他们最愿问的一句话就是“你这么大岁数,为什么不让炼非得炼?”我平静的把我修大法受益和法轮大法的真相讲给他们听,最后我说:“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没错,我就想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就是想要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他们都不吭声,默认了。后来经同修和亲朋好友多方营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二十多天后我正念闯出魔窟。

回来后,单位领导还是讲“小腿扭不过大腿”,扣点工资、奖金之类的话,劝我放弃大法。因为以前给他们讲过真相,他们都明真相,知道共产党整什么都是整错了再平反。

我从拘留所回家,丈夫对大法和我的修炼态度上更加蛮横、恶劣,看到我炼功、学法,他就污言秽语,非打即骂,甚至抢书、撕书。所以我学法炼功、讲真相都背着他。我也不再感谢他给我德了,只觉得他太可怜,受邪党毒害太深,造业太大。但总想他是自己的亲人,更应该救度,总想给他讲真相,让他早日得救。可是收效总是甚微,我越想救他,他越来劲。二零零一年师父讲了发正念的法,我就开始对他发正念,可收效还是不大。

后来,女儿的婆婆患癌症要做手术,小外孙没人带。这时我们已退休,我想那就帮助帮助女儿吧。可是丈夫嫌那地方气候不好不愿去,他又找不出理由阻拦我,我就自己去了女儿家,因为我觉得小外孙肯定有大法缘,是师父安排我去。带小孩受累我不怕,气候不好也没啥,唯一担心的是离开集体修炼环境,跟不上正法進程,影响了自己修炼提高。

我把这些想法都给孩子们说了。明真相认同大法的孩子们就给我买了电脑,教我上网,下载,打印,打字等,我做梦也没想到六十多岁还学会了电脑。当我第一次能上网打开《明慧网》时,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我从内心感谢师父的慈悲安排。我怀着万分崇敬的心情第一次亲自上网给师父拜寿。虽然在外地没遇到同修,表面看好象是单修、独修,其实我溶入了更好更大的集体修炼环境中。在迷茫中明慧指给我前進的方向;同修们的血与泪,甚至是生命所积累的经验和教训减少了后来人的很多损失;我知道了国内的迫害和世界各地的声援,从而针对迫害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我看到了正义人士的声援为世人树立了榜样,增加了救度众生的效果;我看到全世界的大法弟子都作为大法的一个粒子各自做着不同的证实大法的事;通过阅读网上的切磋交流,比学比修,我找到差距勇猛精進。

我白天边照顾小孩边听师父讲法,我给师父烧香,她瞪着眼睛看,我给师父磕头,她也磕头。小孩睡了,我就自己下载、编写、打印真相资料。带着孩子更方便救度众生,有时寄信,有时用真相币,有时发资料,有时面对面讲,有的明真相后走入了大法修炼。我真切的体会到了师父为我们安排的大道无形的修炼形式。可是免不了时时惦记远在异地的丈夫,毕竟共同生活了几十年。

我在这段时间里看到了明慧网上修心断欲的讨论。同修的切磋交流给了我很大启发。“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转法轮》)师父的话象重锤重重敲在了我的心上。我悟到,是自己的情太重,长期以来总是把丈夫当作亲人,而没有把他当作一个众生来救度,用人念救人当然就不起作用。我这个情该放下了。我把想法跟孩子们一说,女儿来了一句:“我说怎么就看你在我爸跟前象有什么短处似的,你早就该堂堂正正的,我们做小辈的又不好说什么。”我就请亲人同修(妹妹等)和我一起定时对他发正念。我不再给他打电话,也不再叫他来,我把心放下来,并发出一念:请师父加持,一定要救度他。

转眼進入腊月,孩子们打电话叫他爸来过年,他不来,叫我回去。孩子们说,假期太短,票贵不好买,爸可以早点来,多住些日子,避过高峰。他有点火了,对孩子们说:“你妈给你们看孩子不回来了,你们得给我送回来。”孩子们说:“你看我妈修大法修的心性、身体多么好,你还打骂她,不给自由,她不愿回去。你跟她说吧。”我说:“我不回去。”他更火了,“你得回来,就是离婚也得回来分财产。”我说:“你随便吧。”亲戚们,特别是他二姐不断打电话数落他。大法正的场终于解体了他背后的邪恶,他来了。我说:“你对过去的所作所为必须有个正确的认识,你得写个郑重声明。”他说不会写,让我帮他起草了一个“郑重声明”,声明过去所说、所作、所写的所有对大法、对大法师父、对大法弟子不敬的言语、行为、文字全部作废。今后要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尊重信仰自由。如有违反,后果自负。

他在上面签了名字,我们马上给他发到明慧网。自此以后,丈夫简直变了个人,没有了恶言恶语,随和了,有时发正念的时间到了,还提醒我“到点了”。丈夫得救了。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我们全家又一次见证了大法无所不能,同时也深深的体会到,救度众生中不论做什么,只有要按照师父的法去做,才能达到救人的目地。

我做的和同修们比起来差的很远,和师尊的要求差的更远。今后在越来越宽松的修炼环境里,不能懈怠,分秒必争,在最后的最后抓紧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圆容整体,解体邪恶,救度众生,立即结束这场本不该发生的邪恶迫害,兑现自己史前的誓约,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