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呵护下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今天利用明慧网给我们大陆大法弟子提供的交流平台和机会,把自己修炼中的点滴向师父汇报并与同修交流。本来想写的多一些,由于动手晚了,所以我就选了两个方面写,其目地仅仅是为了证实大法。

我是一九九三年接触大法的,也曾经多次听过师父亲自讲法。在这些年的修炼过程中,跌跌撞撞的,但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学法得法,由一个普通常人不断的成长为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徒,知道了宇宙的真理,佛法的博大精深,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和自己的历史使命,也知晓了许多宇宙奥秘,学会了在大法中去修炼自己魔炼自己,不断的成熟起来,成了最幸福的人。

一、正法修炼中没有榜样

大法弟子学法不学人,走了弯路不要伤心,坚定正念再精進。几年前的一天晚上,一个同修和我切磋时,说她能打大手印,还说正法结束后她将要留在地上等等,我当时听了后不加思索,还有些羡慕的说,将来法正人间时,我也能留在地上象得法初期那样洪扬大法助师世间行就好啦,说完后根本没有意识到同修和自己说的话是不是对的,也没当回事就过去了。当天我睡觉刚合上眼,突然看见一条蛇“唰”一下子缠住了我的双腿,并用嘴来含我的手指,我立刻踹掉它,睁开眼坐了起来,发正念清除。事后只觉的奇怪也没有多想,又准备睡觉。这时突然看见一尊特别巨大的大佛凭空而坐,自己就象一只小小的蚂蚁在空中往下掉,拼命的喊“师父救我……”,这时师父就从他那只巨大的手中演化出一只小手并将无名指伸向我,可是那根无名指对我来说又粗又大根本就握不住,师父立即从他的那只小手中又演化出一只更小的手将无名指伸过来,我终于抓住了师父的手,我得救了……。我腾的从床上跳了下来,跪在师父的法像前忏悔。当天晚上我一夜未眠,静下心来找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这个同修是个修炼了十多年的老学员,平时看起来好象很精進,对大法的理解也比较深。虽然过去听她讲的话,总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总感觉在讲功能、讲常人这层理多一些,但又找不出问题,所以对她讲的东西从来不在意。接触多了,我发现她理解法还是很深的,学法也学的比自己多,而且我发现她还能看懂一些新唐人联欢晚会节目中神佛打的大手印,心中有点羡慕。天长日久,她在我这里也无话不谈,而自己也很少去想她说话的对错,听她讲话也不觉的奇怪,不知不觉中甚至还喜欢听她讲话了。许多时候还认为她学法学的比自己好,修的也比自己好。有时她谈到的一些东西自己不能明白和理解,心想自己也没修炼过,往下修会出现什么状态自己也不知道,所以她说什么自己也不反对,也不用大法去衡量了,致使自己走到了十分危险的边缘还不能警觉。

师父的慈悲救度,使我明白了自己的问题:在较长的修炼过程中,自己有意无意的把同修当成了修炼的榜样。平时虽然知道在大法中修炼,师父给我们每个人安排的修炼道路都是不同的,每个修炼者在修炼中都可能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大法修炼是没有榜样的。可自己却没有好好学法,以法为师,事事对照,把同修当成了榜样;同修也是一个修炼中的人,也是人在修,她说的一些东西,我没用法来衡量,听之任之,甚至还生出羡慕之心,不知不觉去崇拜一个修炼中的人。在这个问题上,我不但没有对自己负责,没有对同修负责。在邪恶严酷迫害的形势下,师父给自己开创了一个经常能与同修们切磋交流的家庭环境,目地是让我们共同体提高,在大法中精進,而自己却没有对大法负责,辜负了师父的期望,差一点就毁了连自己在内的俩个大法弟子,这是一件多么严肃、多么可怕、多么危险的事啊!要不是师父及时救我,自己千万年的等待就已经毁于一旦了。

在修炼中,摔了一个大跟头,走了一段大弯路。在哪里跌到立刻从哪里站起来,吸取教训,用大法来归正自己,坚定的修下去。当天晚上,我立即给同修就这个问题写了一个书面的个人认识,希望她能清醒,以法为师归正自己,扔掉一切不好的东西,坚定的在大法中修炼,第二天一大早交给了她。我决定彻底清除自己思想中一切不好的东西和一切外来的大干扰,除了大法外,其它的一切东西都不要。刚开始干扰很大,特别是我立掌发正念的时候,总感到有一种外来力量将我的手臂往旁边拽,我用劲再拿回来继续发,横下一条心一定要清除一切干扰,瞬间我被强大的能量包溶着,同时看到了自己呈金色的身体在发正念,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几天后在师父的呵护下,大法又将我归正到了正确的修炼道路上来了。

师父为了让我在走弯路这件事上有更清楚的认识,一天晚上师父就让我在梦中经历了一个惊险的场景:我站在一个高山嘴处,发现前面山弯的道路上,不断有人(大人小孩都有,男同修较多,有的还拿着铁铲样的东西)走到那儿就从路边象坐滑梯一样急速的向下滑去,他们身上的衣服都呈黑色,下滑中的人不见了,只有山坡下方堆积越来越厚的泥土和砖块。刚开始自己看到这种情况,认为他们想走捷径到达对面的山,表现的很勇敢还有些羡慕。当我看到一个小男孩经过这段弯曲的山路时,他却昂首挺胸平稳的走过去了。我也走到了这段弯路面前,这时我吃惊的发现这段土路是潮湿松软的,稍不留神就容易滑下去非常的危险,而且前面的那些人他们不是勇敢而是不小心滑下去了。于是我小心翼翼的紧贴着山坡,跨过了这段危险的路,并看到了山下寺院中出来一队头戴鸡冠僧帽、身着紫红袈裟的喇嘛朝滑坡的方向走去,念着经超度着那些被泥土掩埋的人。

师父的慈悲救度、鼓励和点化使我再一次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大法弟子的修炼形式就是在常人中修炼,在常人中证实法、救度众生、反迫害。在这样一条前无古人留下修炼形式参照的情况下,完全靠修炼者自己走出一条路来,而且又要求每个人自己证悟自己的路,不树立榜样。自己走的路只能给后人做榜样,没有替代,谁修谁得。在强加的邪恶高压下、在没有参照的修炼路上、在最现实的人类社会世俗中、在世风日下的人心急速下滑中、在大法对大法弟子的提高严格要求中走过来了。”(《成熟》)

我们来到世间得法修炼不容易,师父千辛万苦度我们更不容易。我不能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也要对自己和众生负责。在后来的修炼中,我以法为师,认真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行,学法不学人,遇事都用大法来衡量,慢慢的学会了遇到问题向内找。虽然在后来的修炼中仍然免不了跌跌撞撞,比起先前还是理智了很多,也慢慢的成熟起来了。

二、面对面讲真相救世人 做而不求

这些年来,许多大法弟子全力以赴讲真相的感人事迹使我非常感动。可是要问问自己讲真相做的如何,我真的回答不上来,因为我的记忆中好象什么也没有做过。在讲真相救世人方面虽然自己也采用过其它各种方式,可远远没有同修们做的多、做的好。一般情况下,我采取的主要的方式,还是根据自己的情况,用纯净的心态面对面的在自己的工作环境中和亲朋旁好友中讲真相,做而不求。

(一)利用工作环境讲真相

我是科研单位搞研究工作的。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师父总是不断的把有缘的大学老师、即将毕业的大学本科学生、作毕业论文的硕士研究生、博士生、博士后和外地来出差的等有缘人安排在我所在的研究室及所在的课题组工作,给我提供了一个学习面对面讲真相救世人的机会和环境,每当机会出现的时候我就顺其自然的充份利用它。

在给这些人讲法轮功真相时候,由于他们的知识水平高,而且有的人固执,怕心很重,表现出来的是对真相的淡漠。开始时自己经验不够,有的时候讲着讲着就讲高了;有的人你给他讲一次他好象就没有听進去,这样的我就不断的总结经验教训,找机会还给他讲,把大法的真相给他讲透。同时自己提出设想,请懂软件编程的同修一起设计制作一些三点五寸带自启动包的电脑光盘,把《风雨天地行》、“四·二五”真相、《九评》、破封软件等真相资料压入盘中,送给他们。有的学生把光盘带回学校给他的同学传着看,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

我不仅给学生讲真相,也给我的同事和熟人讲真相,给他们真相光盘看(为了充份利用大法资源和安全,他们看完后我都要回收)。在讲真相中,我发现知识层越高的人接受真相越困难。这样面对面讲真相,虽然接触的人少,也花费了我不少时间和精力,但是百分之九十的人都能接受大法真相,并对大法有正面的认识,有的还做了三退声明,从而得到救度。有的人虽然表面上没能表现出认可大法和三退,但是在我和他们的长时间接触中发现,当他们再听到有关法轮功的情况时,也不再认为大法不好和误解大法了。

在给学生们讲真相中,有时自己也有怕被干扰的心。举个例子,有一个大学生,当我给他讲大法真相的时候他表现的很接受,而且还特别感兴趣的问到有关另外空间生命的问题,我就给介绍《转法轮》,并告诉他心一定要正,不然会招附体。没想到他却给我讲了他见到的附体的事。我开始并没有注意过他,只是给他讲话时我的身体总觉的有点不舒适,我也没去想它。可是在与他一起工作时,我忽然发现他的一只手上同时带着两个戒指。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问他为什么要戴两个戒指,没想到他给我讲了他和他母亲严重附体的情况,原来他为了能上完大学不得不请巫师降伏附体,手上的戒指就是巫师降伏附体的东西。听到这些我才明白了他为什么对另外空间特别感兴趣。当时我就警觉起来了,心想这样的人能不能真正得救?他想看《九评》我给不给他?还没有完全给他讲清大法真相、还没劝三退呢,我该怎么做?自己会不会被干扰?从此我与他一起工作说话时就悄悄的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晚上在家学法时,对着《转法轮》书中师父的法像,把自己遇到的情况全部讲给了师父,对于这样严重附体的人究竟能不能得救?我还要不要继续讲真相救他?同时我也认识到自己是大法弟子,这种怕被干扰的心是错误的,必须去掉,只要这个生命还能有救,不管有多大的干扰我也要义无反顾的去救他。于是我就请师父点化。

睡觉时,放着大法书的桌子方向突然飘过来一小团白光,瞬间我的主意识就被师父带到了半空中向下俯视。那儿的山非常秀丽,山顶上有一个大平台,心想这里真是一个修炼的好环境,此念一出师父就降低高度让我站立着向山下看去。山下有一个十分清澈的小河。初看小河河水的流向与普通河流好象没有区别,只是有不少小漩涡;再看我发现那不是小漩涡而是许许多多河水在来回无序的串流;再细看时我惊人的发现那些河水都是非常非常有序的在从新组合着,而且山也在不停的有序的同时从新组合着,我心里一下明白了:山河在从新组合!这时师父就抱着我(我的元神是一个只有四-五岁的小女孩)快速穿越不同的时空往回返,时快时慢,象火箭一样,只听见呼呼的风声。当经过一段特别特别快(比火箭还快)的空间时我害怕的哭喊着“师父救我”。这时师父以父亲般的声音在古老的音乐(我没有听过)的伴奏中给我讲法,使我怕心全无,在师父的怀抱里静静的听着师父讲法并随师飞行。人类所在的空间时间是最慢的。当经过这个空间时,我看见一个三十多岁高鼻梁的外国乡村妇女正在她家门前的坝子里(坝子上有薄薄一层稻草)将盆里的水泼出去,她抬头向空中看着,好象发现了什么可是又一无所获,她若有所思的慢慢转身向房间走去。

经过师父点化,使我明白了“庞大的宇宙,从最洪观到最微观,人类社会恰好在最中间、最外层、最表面。”(《精進要旨》〈何为智〉)在自己层次上的法理,也明白了师父讲法时用光年来描述不同空间的时间是最合适和最准确的,人类所在空间的时间是最慢的,正如师父讲的那样,我们这个空间讲完一句话的时间,在别的空间中可能就是多少万年过去了;同时我也明白了师父说正法形势看起来无序,实际上是非常有序的法理,师父真的是超越一切时空在正法,千真万确,不容置疑。当我明白了这些法理后,去掉了许多不好的想法和人的观念,下决心今后无论遇到多大的干扰,都将继续努力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让更多众生能够得救。第二天,我就把自己做的三点五寸真相光盘送给了那个学生,继续给他讲清了真相。

(二)家里是讲真相的好场所

迫害刚开始时,由于自己对大法理解不深,人的东西很多,这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与过去政治运动有点分不清,只是觉的师父被冤枉了,法轮功被冤枉了,我们自己也被冤枉了。在那段日子里每天都担心师父的人身安全,盼望师父平平安安。那个时候也不知道讲真相这个词,但认识到非常有必要把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告诉人们,消除人们对大法的误解。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在自己的家庭环境和其它场合向同事、熟人亲朋好友讲大法的真实情况。往后我又决定舍弃家庭、工作、党籍到了中央和国务院信访办上访,要求还师父和法轮功的清白。

作为大法弟子,在大法蒙冤大法弟子遭受邪恶迫害时,全力向民众讲清大法真相,证实大法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在修炼中师父要的就是我们对大法坚定的纯净的心,只要我们心态纯净,做而不求的去做大法弟子的事,师父就会给我们安排并帮助我们心想事成。

我家平常除了不断有同修来之外,也常有许多熟人和亲朋好友来。每当这个时候,我就给他们讲有关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讲自己如何在大法修炼中受益的情况,告诉他们电视和报纸上的宣传是假的,人们都愿意听而且也比较理解,他们都说,法轮功这么好,你自己在家里炼自己的,你的思想中想什么谁也管不了,它说它的,你炼你的甭理它。有的人还让我教他炼功;有的人当我一提到法轮功时就伸出大拇指说,你们是好样的,我支持你们。

邪恶的猖狂,使迫害不断的升级,特别是邪恶制造了“天安门自焚事件”后,讲真相的难度也大了,许多原本非常同情法轮功学员的人也不同程度受到了蒙蔽,对大法和法轮功学员产生了误解,有的甚至很反感大法弟子,看见我们就躲的远远的。在师父的指导下我们知道了作为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要坚定正念,全面的向人们讲清真相。

“天安门自焚事件”的当天晚上七点多钟,恶党支部委员(负责看管我的同事)怕我也去天安门广场弄点事出来,就在电话中告诉说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自焚了,而且网上也报道了,让我不要去那儿。当我听到这件事情后立刻告诉他这不是法轮功学员做的,是栽赃陷害,是在造假,并告诉他法轮功是佛家修炼的一个法门,心性要求很高,严格要求学员不能杀生和自杀,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从此以后这个同事在他主持恶党支部工作中尽量回避有关法轮功的问题,对我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不再象过去那样“担心”我了。电视台播放“天安门自焚事件”后,第二天我就在工作环境中利用自己看到的疑点向同事们讲真相。

为了有一个较好的讲真相的家庭环境,我尽量先找机会、用各种方式向家人讲真相。比如,当电视台播放“天安门自焚事件”时,我的第一念就是首先要让自己的家人了解真相分清是非。所以在看电视时,一开始我就将自己看到的疑点讲出来让他们思索,这样一来他们也认真仔细的边看边议论,发现了许多造假的地方,觉的这样做太差劲了。当真相光盘以及《九评共产党》和每年的新唐人电视台《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等光盘出来后,我找机会先让家人看,使他们全面了解了真相,自己也备一套真相光盘,为自己在家里讲真相打下了基础。

反迫害九年来,在师父的安排下,南来北往的有缘人相继(至今不断)来到我家(家人至今都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家老有那么多的客人来,告诉他们真实情况都不相信),我就抓住机会给他们讲真相,放真相光盘,尽量让他们明白大法真相,使许多有缘人选择了美好的未来而得救。由于自己的家人对大法真相有全面的了解,所以无论邪恶多么猖狂,家人基本上对我做三件事都不怎么反对,许多关键时候他们都非常配合我,有时还用他们自己的理解帮着讲真相,为自己积了许多福份。举个例子,今年过年期间,我丈夫的生母和小弟一家四口人从外地旅游回来路过北京(因为老太太得了重感冒,第二天上午他们就要乘飞机离开),下午下班前打电话让我们去他们住的饭店一起吃顿饭(这是我第二次见到他们)。当天晚上我利用吃饭的机会向弟妹和小侄女简略的讲了大法真相,劝他们三退了。在回家的路上想着小弟和老太太还没有机会听真相,没能救了他们,心里很难受,非常希望他们临走前能来自家做客了解真相,我默默的向师父陈述了自己的想法。第二天,在师父的安排下奇迹出现了:老太太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都很好。在我们的邀请下,小弟全家决定来我们家,然后再去机场,当时我真的很振奋,决心按师父的安排充份利用这个机会和短暂的时间去救人。我先给家里的亲人们说好,请他们全力配合我讲真相。当天中午我让家人将吃饭时间向后推迟了二十多分钟,我和小女儿(小弟子)准备了真相光盘,全家人陪同客人观看了《风雨天地行》中的《荡浊》部份,使小弟全家人真正明白了大法真相,转变了对大法的态度得到了救度,同时也弥补了自己第一次(在他们老家时)给他们讲真相讲不通的遗憾。

这次全家人能全力配合成功的讲清真相,这都是师父的精心安排。即使这样,师父为了鼓励我和我的家人,晚上休息时,师父将我的主意识带到天上,在靠近天门的地方让我见证了:在天门上方那球形的、巨大的宇宙屏幕上,正在图文并茂的滚动播放着那些在劳教所失去人身的、已经圆满的大法弟子(记不清他们的名了),他们在劳教所证实大法的点点滴滴的感人事迹。师父还让一个女神给我三张票(一张白色的和两张象征福份的),并告诉这是给我的家人的。

师父的鼓励使我明白了,常人只要做了证实大法的事情他们都将得到大福份;而大法弟子在人世间做了任何一件证实大法的事,在宇宙中都会有录像记载,圆满时都将在大穹的宇宙屏幕上播放。正如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的那样“各地区大法弟子所做的那些事情可歌可泣,只是没有拍成世间的片子,但是在宇宙中有你们的片子。(鼓掌)你们每一件好事都没落下,都做了录像记载。真的是录像。都记载着,因为那是你们走过的路,那是你们的辉煌。”

在这些年讲真相中也遇到过许多干扰,许多时候自己事先准备好给某人去讲真相(也先发过正念),可到时候却很难有机会做成;有的人身上带的东西很不好(这样的人很难接受真相),他不但不能接受真相,而且自己还会被严重干扰,有时发正念都清理不了它,必须求师父才能清除。这种情况也偶尔也使我对讲真相产生过怕被干扰的想法,在心里感到有点发怵;有的人他不仅听不進去真相,还会说一些难听话使自己的心很难受;有的人你给他讲着讲着,他突然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你,好象看到了怪物一样躲避你;有时候,对有缘人(不了解的和初次见面的人)劝三退时,家里的人觉的话题敏感怕我出事也会故意找理由阻止。遇到这些问题,一般情况下我就向内找一找自己的问题,想想是不是自己讲高了别人接受不了,或者方式方法不对,或者自己的心态不够纯净正念不够强?总结经验教训,努力去掉自己思想中一切不纯的东西,坚定正念,继续去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

随着不断的学法,也加深了对法的理解,对师父和大法越来越坚信,清除了自己许多人的观念,心态也越来越纯净,正念正行,做而不求。慢慢的,我就把讲真相救众生当作了自己日常生活中象吃饭穿衣一样自然而又必不可少的事情,无论在什么环境中,都能理智的利用一切机会去做大法弟子的事了。

实践中我看到了面对面讲真相的效果是最好的,只要你去做,百分之九十的人都能接受大法真相。有的时候,当那些得救的人乐呵呵的显现在我的面前时,我心里真的为他们有了美好的未来而感到非常高兴。

就写这些,不对的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