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正除邪恶、坚定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
各位同修好!

看了第三百五十二号《明慧周刊》中,《对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交流征稿的认识》和《写稿为证实法,讲清真相》两篇文章后,内心受到了很大启发,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经历了九年多的残酷迫害,每个大法弟子都有很多证实法的动人故事,甚至是神迹。我决心拿起笔来,不管写的怎样,能否采纳,我都应该向师尊交上这份答卷,并以此鼓励自己在修炼的路上奋力精進。

因为经历的太多太多,我只能列举两个突出的例子,作为我汇报的内容:

一、念正除邪恶

二零零零年八月中旬的一天,晚饭后我准备去同修家,当路过原来的集体炼功点时,看到有几位同修在此学法,当时我心情非常激动。自九九年“七·二零”,大法弟子集体学法的环境被破坏之后,第一次看到同修们在炼功点集体学法,我立即加入其中,而后陆陆续续的又来了十几个人。我们每天晚上七点至九点一起学法,拿一本《转法轮》大家轮流读,其他人都认真的听。大家都知道,在这极其特殊的环境下,能聚在一起学法,实在是不容易,每个同修都十分珍惜这学法机会。

这样一直坚持了七、八天。有一天,我们刚刚坐下来正准备学法,一辆警车呼啸而来,从车上跳下来七、八个警察,连拉带拽的把我们强行推上了警车,带到了当地“治安办”。下车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逼我们交出《转法轮》,当时还没有开始“发正念”,但我们在法中悟到了每个人都有很多很强大的功能,当时我们就想“大法书决不能被他们拿走,让他们看不见、找不到”。结果那些警察折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警察们都觉得很奇怪。明明看到大法弟子拿着书,怎么就没有呢?过后听同修说起此事,拿《转法轮》的同修一看到警车,第一念就是“我一定要保护好大法书,决不能落在警察手里,我把大法书带好,警察看不见”,警察就真的没看见,同修以修炼人的心态保护了大法书,卫护了大法。

警察把我们叫到了一间办公室里,和我们单独谈话,并说:“法轮功已经取缔,为什么你们还要坚持炼?”我们都从自己修炼的切身感受谈了大法叫人按“真、善、忍”做人,教人向善,并讲述了修炼大法对祛病健身的奇效,使很多警察了解了大法,明白了真相。但有一个很邪恶的“六一零”小头目威胁我们说:“你们都不配合,明天就通知你们单位,不信就治不了你们”。第二天上午,我就被叫到了单位(早已退休),一路上我一直背诵《洪吟》〈威德〉:“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到了单位以后,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单位同事都知道我在修炼前是出了名的老病号、药篓子,每年的医药费用在三千元以上;修炼已有六年了,一粒药没吃身体反而更好了,为国家节约了几万元的医药费用,有何不好啊!

在办公室里,三级单位的正、副教导员都在陪着一个满脸凶相的女人啃棒子(熟玉米),这女人(王某某)喝着矿泉水说:“我就是上级派来专门管法轮功的”,他们联合向我施压。教导员恶狠狠的对我说:“我真想拧你一把,给我们单位和上级领导惹了这么大的麻烦,电视广播天天放,你们还敢去广场,十几个人坐在那儿念《转法轮》,谁叫你去的?”我说:“我自愿去的”,接下来我就给他们讲我为什么要去广场。那个女人厉声的说:“你不要讲了,我们不听这个,你看人家吴××,他比你炼的早,是出了名的了,人家早就不炼了。”我平静的回答:“修炼没有榜样。”她气急败坏的叫嚣:“看你表面上挺和善的,你怎么这么犟,这么胆大,一会就通知你家人,准备好钱和衣物,明天就送你進去。”我说:“什么也不用准备,我哪都不去。”政工干事蹦起来大声威胁道:“我告诉你,海南已经判了好几个了,据说还要枪毙哪。”我脱口而出:“朝闻道,夕可死”。他们听不懂,就问我是什么意思,我解释道:“早上得了大法了,晚上死了都不害怕”,这几个人一听,好象泄了气的气球一样,互相对看了一眼,谁也不吱声了,而且态度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教导员拿了一个热棒子和一瓶矿泉水送到我面前,我说:“谢谢,我不饿。”他看了看表说:“该做饭了,你回家吧,有事我再找你。”他们几个都面带微笑,把我送出了会议室,好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师父讲:“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我亲身体验到了师父讲的这句法。

七、八天以后,单位的政工干事到我家来找我说:“上级领导找你有事”,并让我坐他们的车一起走。到单位一看,三级单位的教导员,二级单位的书记以及治安办的头目,还有几个警察都在那里。几分钟后,公安分处又進来三个人,那架势给人以即将大祸临头的感觉。我很镇静的默念着师父的法:“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不管它!”(《悉尼法会讲法》)结果出人意料的是,拘留所所长手里拿着一张纸念:“某某某,不拘留了,给她警告”。他把那张纸铺在桌子上,亲手把“拘留”二字涂掉了,把这份材料放進了文件夹里,起身走了。在场的人都惊呆了,带着疑惑不解的眼神看看所长,又看看我。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把我当成这次集体学法的组织者,本来是想拿我开刀的,结果大出人的意料之外。对此,有许多人议论纷纷,说我家上边有人,单位领导还亲自问过我,我笑笑说:“哪有什么人啊。”其实只有大法弟子心里明白,一切都是师父帮我们做的。

二、坚定救众生

今年麦收前的一个下午,在发放真相资料回家的路上,看到路的一侧有建筑队正在盖楼房,心想不能错过这好机会,就骑车赶过去,而这个建筑工地四周都用木板条和石棉瓦围着,前边有一个大门,刚走到大门口,被一个保安和一个门卫拦住问:“你是干什么的?”我说是找人的,他们说这是施工重地,不准外人進来。我就去了不远处的小商店,和店里的老板讲真相。他告诉我现在很紧,前段时间有两个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被抓了,你赶快走吧。我推着车子沿施工院墙往后边走,发现后边有几间民工住的简易平房,伙房就在头上的一间,我進了一个小门仔细观察,准备下次来送真相资料。

这时出来一个中年农民和一个十几岁的男孩,通过交谈知道年龄大的是炊事员,这个男孩是来自四川灾区的小童工,都叫他“小四川”,在伙房里帮忙。天气很热了,小四川还穿着长裤长褂,光着脚。我问他:“你不热吗?”他很无奈的说:“没办法,又没钱买”,说着就低下了头。我说:“孩子,别难过,明天我去给你买,吃过晚饭我就给你送过来”。他半信半疑的看着我:“真的?”我说是真的。

第二天上午我首先把真相小册子、光盘、护身符等资料用密封袋装好,又给小四川买好了衣物、鞋袜。晚饭后,我站在师父的法像面前,双手合十,求师父加持,我去发真相资料。一路上我发着正念,发出了用强大的功力定住门卫和保安的一念,不准他们出来,不让施工队的狗叫,彻底解体干扰破坏民工们了解真相、阻碍他们得救的所有邪恶生命,大法弟子在救度众生,所到之处邪恶灭尽,畅通无阻。

半个小时后,我来到了工地,小男孩看到我带来的衣物和真相资料后,非常高兴。我告诉他真相之后,他立即同意退出邪党的少先队。民工们越聚越多,一会儿就把我围了起来,我只顾给他们讲真相,从历次运动镇压民众,从南方的大雪灾到汶川大地震的豆腐渣工程,一直谈到迫害法轮功。他们越听越爱听,最后干脆把我推進板房里,我开始给他们讲三退,一会儿就有十几人声明退出邪党的党、团、队等组织,有一些没有加入过任何组织的,我就让他们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危难来时别忘了,他们都很乐意的接受了。其中一人说:“你来的真巧,我们明天就回家收麦去了”。听了这话,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安排好了的,师父太慈悲了。我又一次体会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伟大深刻的内涵。

临别时,他们一再表示感谢,并说:“我们一定要把这些大法资料,带给家乡的父老乡亲,让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的真相,使更多的人得救。”夜里很黑,路又不太好走,有几个民工非要送我一程,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看护不会有事的”,他们齐声喊:“法轮大法好”。我真为这些明白真相而得救的生命感到高兴。

这次外出讲真相特别顺利,没有出现任何干扰因素,连狗也没有叫一声,抱着一颗纯净的心态去讲真相,救度众生,才会这么一帆风顺。

在九年多迫害中,自己在证实法的这条路上,也曾一次次的摔过跟头,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在大法的指导下,遇到问题坚持向内找,爬起来继续向前走,坚定的助师正法。请师尊放心,我一定要坚定大法,和大法弟子们认真协调,多学法,奋力精進,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抓紧一切时间救度更多的众生,争取早日结束这场迫害。

借这次大陆大法弟子书面交流会的机会,把自己一些证实法的经历写出来,和同修们一起交流,因水平有限,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伟大慈悲的师尊!谢谢各位同修!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