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炼路上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七月得法的,到九九年七月正好一年,这一年我的人生观发生了根本的改变。身体也由百病缠身到无病一身轻,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干活儿就象年轻人一样。心中的幸福无以言表,笑容总是挂在脸上,时不时还哼个小曲。小孙女说:“奶奶唱的真好!”儿子说:“我妈好象比我都年轻。”有时孩子们也气我,但是由于我心情好,从来不当回事,很明白,这是让我提高心性、长功呢。慢慢的,不知啥时候不会生气了。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号我照常去炼功,到体育场一看,人山人海,体育场全是警车和警察,全副武装,如临大敌一样。我的心闷的喘不过气来,只好回到家一个人炼功。我想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好的师父,为什么?我得用我的亲身体会说明大法好。我就写了一封信送到派出所,写了我的亲身体会,并表示坚修到底。劝警察不要善恶不分,不要镇压好人。结果当时就没让我回来,我被非法拘留了。

之后,县委、区委、街道、直属领导、我儿子媳妇,重重把关,一环套一环,施加压力,要我放弃修炼。当时,我虽然感到空气凝固,压的我喘不过气来,但我并不害怕,而是信念坚定,据理力争。不管是领导来,同事来,朋友来,亲人来,派出所来,我都讲我修大法的亲身体会,讲大法的美好。后来,不管走到哪里,只要有人的地方,我就说:“大法好!师父好!”有的人说:你怎么这么能说?我说这都是我的心里话。我知道是大法给我的胆量和智慧。回想那时的情景,真是一点怕心都没有,就是不停的说,不停的讲。

从九九年七月到二零零三年,我被非法拘留三次,最多时有六十一名大法弟子同时被关押。大部份大法弟子都没被吓住,都在证实大法是好的,师父是冤枉的,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一千四百例是假的;杀人案是给法轮功栽赃的,公安局打人是不对的。

在拘留所,我曾受过多种酷刑。在打人最严重的时候,有一个警察特别恶,什么手段都使的出来,同修们都管他叫“法西斯刽子手”,那真是见了大法弟子眼睛都红了,是打大法弟子最狠的一个,也是打我最厉害的一个。那天上班他又要打我,我想我不能总是被动挨打,我得和他讲真相。他说:“你转化不转化?”我说:“你把这个门打开,我们谈谈好吗?”他答应了。進门后,我就和他讲我得法后思想观念的转变,身体的巨大变化,道德上的升华;讲法轮大法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讲大法洪传世界多个国家和地区,哪个国家都支持,就我们中国镇压;早晚有一天会给法轮功平反,人民大众会给大法弟子一个正确的位置。师父会给我们做主,而你们呢?却成了罪犯。文化大革命后有几百人被中共拉到云南枪毙,做了替罪羊,你为谁卖命呢?这样一讲,他明白的一面复苏,觉的无地自容。后来他调到别处工作去了,临走之前,还专门和我告别一声。以后多次见面特别亲热,老远就跑到我面前,拉着我的手,说个不停。

在拘留所我还给警察写过这样的话,我说:你们扪心自问,你们抓的、你们打的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你们是抓坏人的,为什么打好人?你们也有父母、兄弟姐妹,怎么忍心下手?我们住在同一个城市,我们没有干坏事,也不可能永远在你们手下,当我们在大街上见面时,你和你的家人晚辈如何面对我们?可不要为了眼前芝麻大的利益毁了你的终生,痛悔永远啊!结果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打大法弟子了,那些打人的警察见了我就低下头,或者把头转向一边,不敢看我。

从拘留所出来以后,恶人还追着我不放,三天两头来干扰。我就直接找到公安局主管领导,跟他讲真相,告诉他以后不要再找我了,层层都不要再干扰我了。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找过我。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九评》出来以后,有的同修认为是搞政治,接受不了;有的怕心重,在观望。我想,既然是师父让做的,我就做,就讲。我也劝其他同修去讲、去发。几天以后,大街小巷都在议论,《九评》写的太好了,恶党真的要垮台了。晚上炼功,师父给了我很大的鼓励。

奥运之前,我们城市也有同修被抓。有的同修就产生了怕心,闷在家里不出来了。也不参加集体学法了,也不做真相了,一段时间停滞了。几个同修切磋,不能被邪恶吓住,走师父安排的路,正念正行。晚上我们发真相时,被蹲坑的发现,开着车追。由于我们正念正行,没有怕心,师父呵护,打出法轮让汽车往后开,结果距离越来越远,追不上我们。我悟到,师父时刻保护着弟子,呵护着弟子。只有正念正行,时刻站在法上,才是最安全的。

《九评》掀起了三退的大潮。为了更好的救度众生,我开始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开始做的很不顺利,阻力很大,劝十个也退不了二个,心里就产生了畏难情绪。做不了怎么办?反复学法,向内找。

向内找,发现主要是正念不足,有怕心。怕人家不接受,怕别人说参与政治,怕被扣上反党的大帽子。心里不稳,再加上没经验,不知道如何开头讲。要想冲破人心的障碍,正念足,唯有多学法。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听师父的话,我就反复学法,把师父所有的讲法又从头学了一遍。我的正念起来了,我在家待不住了,我要去救人。

于是,我走上街头、工地、集市,只要有机会我就讲。看见卖东西的忙过一阵刚松口气,我就上去讲。跟这个讲完了,又跟那个讲。有时也跟几个人一起讲。讲,讲,讲,感觉如入无人之境,只有我一个人在讲。那个美妙、舒畅、心神飘逸,真是无法形容。怕心早不知道跑哪去了。一讲就是两个多小时,口干舌燥,却不觉的累。

我看到世人都在觉醒,跟他们讲真相时,有的说:“这好事,咋不早跟我说呢?我退,全家都退!不但我退,还要帮亲朋好友退,谢谢啊,太好了!”有的感激的说:“大妈,谢谢啦!吃个梨,吃个苹果吧。”有的说:“这大好事,救了我全家。我儿子开车黑天白日的我正担心呢,这回可好啦,有师父保护,不用担心了,真是太感谢你了。我给你鞠躬吧!”说着站起来就鞠了三个躬,连说:“谢谢,谢谢,谢谢!”我赶忙拉住她的手,说:“不要感谢我,要谢就谢我们师父吧,是我们师父让我们这么做的。”她又连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世人的话语,让我感到责任更大,更让我看到,可怜的众生都在期盼,盼着早日明白真相啊!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应更加精進才行啊!同修们,我们都精進起来,去救度更多的众生吧!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

随师正法九年了,跌跌撞撞,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现在是关键的关键,最后的最后。这一刻,值千金,值万金啊!同修们,请都把握好自己,坚持做好三件事,正念正行,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一块跟师父回家。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