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命与大法同在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日】我是在一九九六年有幸得法。在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曾患有腰椎盘突出、关节炎、痔疮等多种疾病,吃很多药都没见效。经过学炼大法,一身病不治自愈,这才真正体察到“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好景不长,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后,我先后五次進京上访、证实法。前两次说是進京上访,其实是为了自己圆满,是为私的,被非法劳教一年。后几次完全是为了证实法。二零零一年進京打条幅,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警察抓住一只手,我举起另一只手高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边走边喊,足有二十多分钟,围观的群众也跟着说“法轮大法好”,最后把我们都推到警车上,并送到天安门前站前的一个屋里。那里关押了很多大法弟子。

我们在一起背《洪吟》,给警察讲真相,晚上警察用车把我们拉到很远的郊区(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下车后把我们一人分到一个屋,我進的那个房间的警察好象是个当官的。他问我叫什么名,是什么地方的,我微笑着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给他讲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如何好,我如何受益。他想发火,但发不起来,这大概就是善的力量吧!问了一个多小时也没结果,他着急回家,把我送到另一个屋。他向屋内的三个警察交待了几句,就走了。

我進屋有五分钟,他们谁也没看我一眼,都在看电视。我立刻站起,心想,我正念不足,请师父加持弟子,把他们定住。我边想边往外走,刚走到大门外,来了辆人力车到我跟前,立刻停住,从车上下来一个人。我立刻上车,顺利离开。更神奇的是,我去北京时,手里拿着一个小背兜,背兜里装着零钱,在天安门被警察夺走,等我回家前,小背兜竟然莫名其妙在我身边放着,而且兜里还多了点零钱,正好是打车回家的路费。这就是大法的神奇与美好在我身上的展现!

二零零五年期间,由于怕心,让邪恶钻了空子,被当地派出所绑架,送到市看守所,为了抗议对我的迫害,我绝食、绝水,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背法、发正念、炼功、讲真相,同时向内找,正是:“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到第十四天,又把我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一路上我求师父救我,我永远不進劳教所,并发正念否定邪恶对我的迫害。经检查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他们用车把我送回家。

师父在二零零五年讲法中告诉我们要广传《九评》。我市一开始没有人敢大批量印刷,怕担风险。因为我家在乡下农村,经济条件也不算好,要想承担这项任务,困难和阻力也是相当大的。有的同修根本不同意我做这项工作,我当时有一点想做的想法,但正念并不是那么强,也有怕心。有的同修直接问我,你能行吗?这事不是你想做就能做的来的,我看你还是别做了。

面对如此大的压力、阻力,怎么办?做、还是不做?通过学习师父《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你们发《九评》的目地是揭露和制止邪党的迫害,不是为了打倒邪党为目地的。迫害不结束大法弟子就发《九评》,到最后中共邪党解体、迫害停止为止,这不理直气壮吗?”师父咋说,我就咋做。师父让做《九评》,我就做《九评》,听师父话,跟师父走,啥事没有,做好三件事才是最安全的,怕心是在修炼中慢慢去掉的。于是,我把个人的一切困难都放在一边,把大法放在第一位,坚定的信师、信法,摆正关系后,我和另一位同修承担了这一证实法项目。经过半年多时间,我市同修对做《九评》的认识提高了,纷纷参与進来,于是我回到了乡下。

我悟到:师父在讲法中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们乡的《明慧周刊》及真相资料都是从外乡拿。在二零零七年外乡做资料的同修被绑架、非法判刑,我乡和外乡同修都看不到周刊和资料了。在这种情况下,我就成了师父说的资料点遍地开花中的一朵小花,成立了家庭资料点,供应两个乡镇同修的周刊和资料。刚开始时,我自己没想做,因为我是当地出了名的,派出所多次到家中骚扰,心想我自己是做不了,得找当地有条件而且心性好的同修来承担。可是找了好几位同修,都没谈妥,都怕担风险。怎么办?通过学法,放下人心,改变观念,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道路,把证实法、救度众生放在首位,毅然承担了这一项目。在大面积推广神韵期间,我每天都做到深夜十二点或半夜二点多。因为我负责两个乡镇的真相资料,边做边出去发放,因为救人很紧迫。我们当地老百姓都说:法轮功小册子说的都是真事,共产党算彻底完了!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这几年期间,我曾经被劳教两年半,多次被拘留过,不仅在经济上受到很大损失,而且在精神上、肉体上都承受了严重的迫害,真是苦不堪言。但我严格要求自己,精進不停,努力做好三件事,不为利益所动,否定了邪恶在经济上的一切迫害。我家竟神奇的盖起了房子,娶上了儿媳。

那是在二零零七年期间,我家门前有块空地,地势非常好,别人花多少钱都买不到手,以前是由乡政府管,现在突然归我们自己所有,当时我根本没有钱盖房子,因为我把时间都用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上,根本没有时间出去挣钱。在亲朋好友及同修的帮助下,很快把新房盖起来了。我儿子在外地打工,处了个对象,儿子的对象根本没打算和我儿子结婚,因为在农村,结婚得五、六万元,我家根本拿不出这笔钱,况且刚盖完房子。说来也巧,刚盖完新房,儿子对像来我家做客,我什么也没想,就直接说:你看咱家刚盖完房子,也没有钱,还打算让你们结婚,你看咋样,同意不?她当时就表示同意。我儿子问她要什么,她说什么也不要。就这样,孩子的父亲拿来了几千元钱,让他们俩买点衣服及随时用的东西,我又把结婚时的金项链送给她,两个孩子高高兴兴的结婚了。结婚那天特别热闹,有录像、乐队、许多车辆,亲朋好友都来为我们贺喜,我还上台讲了几句话:今天是我家双喜临门的大好日子,新房也盖上了,儿子也娶上了媳妇,盖房子欠的钱也都还上了,新房出租的钱,除了还欠债,还有剩余,感谢亲朋好友及同修的大力支持和帮助,同时我内心更感谢师父、感谢大法,“做好三件事,一切都在其中”,果真如此,大法的美好又一次在我家展现!众乡亲羡慕的说我有福气,娶了个好儿媳,还是炼法轮功好啊!

在一九八九年期间,由于第三者插足,我和丈夫离了婚,当时孩子只有八岁,我和孩子相依为命。俗话说: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深仇大恨莫过如此。那时,只要我在街上见到那女人就骂,恨不得把她绞两截才解恨。经过这几年的学法修炼,再见到她时也不恨,也不生气了。有一次,在客车上见到她,我很热情的把她叫到身边坐下,象亲姐妹一样和她说话,诚恳的向她道歉说,那时骂她,是我不对,因为我们师父告诉我们对谁都得好,然后给她讲大法真相,并给她家的两个孩子做了三退,告诉她记住大法好会有福报的,如果我不学大法,我是不会做到这一点的,是大法改变了我。以前我都不和孩子的父亲说话,心里特别恨他,现在能心平气和的与他交谈,并给他办了三退。

今后我更要严格要求自己,遇事向内找,在修炼这条路上勇猛精進,不论遇到什么样的事情,一定把大法、把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修去名、利、情,跟师父回家,让我的生命永远与大法同在!

有不当之处,请同修帮助改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