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师父修到底

回忆师父在济南第二次讲法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九日】看到同修写的《忆师恩》,总被带到自己参加师父讲法时的情景,被师父那洪大的慈悲所震撼,同时又阻碍于自己修的不好愧对师父迟迟没写,这也是人心。今天写出来与同修分享,同时留给后人。

九四年的一天,一个朋友借给了我一本《中国法轮功》。记的那天我一口气看完了这本书,真、善、忍三个字让我震撼。我被治病的神奇所吸引,被里面的法理所折服,我萌生了一定要学这个功的愿望。

当我得知九四年六月师父在济南办第二期法轮功学习班时,我说服了丈夫,和几个同伴一同去济南参加学习班。刚到火车站,突然发现我的双手掌就象染了色的黄布,黄黄的,我很害怕。有明白点的同伴说:“可能是师父在管你(后来才知道是师父提前给清理身体了)。”

在开课的当天下午三点,我们才到济南。晚上六点半就开课,我们赶快去买门票。卖票的学员说:“你们太幸运了,是内场票。师父说了,不管来多少学员,都让進场。”后来我才知道,内场票的位置是在师父讲课的桌子前方不远,离师父很近,是当时很多学员都羡慕的地方。票价是五十元,很多老学员曾多次跟班,师父为了减轻老学员的负担票价减为二十五元。

买完票我们赶紧找住宿。当时黄亭体育馆周围的旅馆都已住满,我们来到的招待所也已没有床位。因怕影响六点半的听课,我就和负责人说:“我们住会议室也行,白天走,晚上睡觉,两不耽误。”负责人说:“行。”一会儿他回来说:“正好有人退房了。”当时我好感动,不知怎的,知道一定是师父在帮忙。

开课了,这种场面我平生从未经历过。当师父那高大、伟岸的身影出现在我们面前,讲起宇宙大法时,我好激动啊。全场四千多学员都在那静静的听着,不时的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我坐在师父面前腿坐麻了,伸一下赶紧收回来,只觉的师父是那样的神圣庄严、不可冒犯。

师父讲的法理我从来没听说过,我感到直往大脑、全身的细胞里灌。当时有的法理还理解不了,但就是觉的好。再往下听不知为什么只想哭。听完课回到住处,我哭了,就象见了久别了亲人那样大哭了一场,同伴也在哭。在心中我只想对师父说:师父,这就是我一生要找的呀,我可找到了。

听课中,我那想治病的想法早已无影无踪,满脑子都是法,是师父在往前推着我们走,见到师父后什么不好的想法都没有了。四千多学员沐浴在师父的佛光普照中,慈悲祥和。我旁边的一个男学员说我身边上都是凉的。其实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时他感受到了。第四节课,师父挥手之间将在场几千人的身体都调理好了,净化了。那一瞬间,我感到一个物体从头顶下到小腹部位,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法轮。师父讲:“你从来都不知道没有病是什么滋味,今天就会知道。”那天听完课回去,我真的感到好象飘出体育馆一样。

九四年的夏天,天气异常的炎热,只见师父今天穿着一件短袖上衣,明天穿着一件长袖上衣。我心中想:师父功力很高,不怕热。后来才听同修说,师父只有这两件衣服,而且每天只吃方便面。师父为度我们,节俭、辛劳、历尽艰辛。

在听课中,有的学员在不停的扇扇子,我觉的对师父不敬,而且我一点也不感觉热。紧跟着师父就讲了越扇扇子越热的法理。原来师父为了让学员能听好课,施法让习习的凉风吹过,我才没感觉热,内心无以言表的感激。

每天听完课教功的时候师父经常的亲自给学员纠正动作。十天的课,师父为了减少学员费用,缩短成了八天。最后一天师父耐心的解答了学员的问题。

师父讲法中不只一次提到“要做一个完全为了别人的人”,我们看到的师父就是这样的。学习班结束后,很多学员都和师父握手,我就是与师父握握手很高兴的那种。尽管师父看到学员的很多执着,还是满足了学员的要求。我隔着人群也把手伸了过去,只觉的片刻都没有停留,师父就把手伸过来和我握了手。师父没有架子,是那样的平易近人。学习班结束后,各地学员要和师父照像,人很多很多,师父亲自维持秩序,不厌其烦的一个地区、一个地区的照像,留下了一幕幕珍贵的回忆。

当学习班快结束的时候,师父要求每个学员都写心得体会,并说每篇都不落的亲自看。我不记的我写的体会的全部内容,但始终记的一句我从心底发出的声音:一定跟师父修到底,做一个完全为了别人的人。从那时起,我踏上了生命的归途——修炼之路。

十几年的修炼中,虽然走的跟头把式,但每当我心性上有了关卡,身体上有了魔难,在被迫害中,在自卑、自负中、在……,都是在师父不离不弃、慈悲呵护、点悟鼓励、在大法的指引下一步一步往前走着。尤其在江氏集团发起的这场史上绝无仅有的残酷迫害中,是恩师的佛恩浩荡,是大法的熔炼,使我从一个情欲满身、自私自利、受党文化毒害的狭隘之人变成了今天能不畏艰险、勇于救度众生,拥有宇宙中第一称号的“大法弟子”。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恩师的感激,只有以后做的更好,赶快同化大法、勇猛精進,证实大法,救度更多的众生,不负恩师的慈悲苦度,不负自己的史前大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