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抵制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日】我是一九九三年二月开始修炼的,从一开始我对师父法中所讲的每字、每句,都是那样的发自内心的相信,发自内心的感觉到师父是那样的伟大,对师父与法的正信为我在以后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道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开始,我就進京上访。我能顶着邪恶压力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这是师父给我的智慧,也是邪恶意想不到的,我的行为令那些恶警们害怕,确实起到了震慑邪恶的作用,我一点都不怕,是那样的相信师父和大法。

有一次我在同修家炼功,恶警闯進屋来,把师父的书和炼功带全部拿走,把我们的几位同修推入警车。我随时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他们把我们送到公安局。那时他们非常邪恶,不由分说当时就要送走。我加强正念,不一会有一个警察告诉我,你就倒在车上,不吱声,象有病似的感觉。我心想这是正念的作用。这下恶警吓坏了。家人赶到现场,恶警们急忙说赶快把他送医院去。家人把我抬起来就走。走着走着我说话了,离恶警很远了,我说把我放下来,我没事。下地就跑了起来。当晚没在家住,第二天早上我就离家出走了,也就来到了外县,哥哥、姐姐都在这里。我在哥哥家呆了两天。家人从此不让我炼了,但是我正念正行,给他们讲真相。因家人都知道我以前有过多种疾病,通过炼功全都好了,一次一次的给他们讲,慢慢的也就不反对了。

后来我找到摊煎饼的工作。有一天摊煎饼的工具坏了,这时我人心上来了。家里有房子想租出去,我给家里打电话说:我回家行吗?家人说没事。就在这一天,正是大搜捕,我到家就被抓走了。心知道这是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车里还有一同修说:这是机会,要把握好。我心想: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在车里我俩给恶警讲真相,给他们讲天安门自焚全是假的,这一路我们讲了许多,使他们明白过来了。他们说我们也不想这么做,这是上面的命令。我讲我们为什么要讲真相,因为江某某毒害众生,使你们做恶。

说着说着就要到了,恶警说:你们是有名的,抓住劳教三年。我想,不是你们说了算,是师父说了算。到了监狱里,我绝食抗议,在绝食的过程中我的思想有些波动,但是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师父点悟我,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这时我心中的波动消失了,到了第五天,恶警们就开始强行给人進行灌食。那时我的身体骨瘦如柴,恶警们看到我的身体非常害怕,但是还是强行灌食。我发正念,让他们灌不進去,结果真的没有灌進去。我求师父加持,让我的身体出现病业的状态,不一会身体发软,恶警就把我的手铐解下来。他们看事不好,就找来了医生,医生一看说:好象不行了。就这样,把我送到了医院。恶警吓坏了,赶快说急诊。

在抢救的时候,医生给我打针输氧气。因我什么都知道,我加强正念,心中默想这不是我自愿的,这是旧势力强加迫害我,我不能总是这个状态呀,我得出去,许多众生在盼望着我呢。不一会,医生问恶警:她有过病吗?恶警说听说她以前有过心脏病。这是我给他讲真相时说的。就在这时我睁开了眼睛,恶警们乐坏了,赶忙说你终于过来了。我说我要回家。恶警们乐呵呵的问我家的电话号码,不一会家人就来了。恶警非常痛快的把我放了,说:与我们无关了。回来后怕恶警反悔,哥哥直接开车把我接到外县。

一晃七年过去了,在这几年风风雨雨中我走了许多村屯,留下了深深的足迹。有一次去乡里随礼,正赶上大雪,雪非常厚,交通不通,我想这正是我讲真相的机会。说完就行动,進头一家,心里有些障碍,進去怎么开口啊?请师父加持我的正念,我是救他们来了,这一念全身轻松,大步流星的走進了房间。一進屋我说:不认识吧,我告诉你们认识某某吗?那是我丈夫。因我丈夫跟他们非常熟,一说非常客气。坐下后我就这样跟他们讲起了真相。因屋里有三人,我给他们讲了许多,最后用我的善心感动他们,最后都退了。就这样我有了信心,挨家挨户的讲,讲的非常顺利。后来就在街面上讲,逢人就讲,讲的也非常顺利。

有一天,我被恶人举报。那时我正在给人讲真相,没有注意,这时恶警一下按住我的手。当时我们三人,只抓住我俩,甲同修跑了。一看他跑了,恶警急眼了,把我俩拖入警车。一个警察看着我俩,另一个恶警说:我去抓他。不一会就抓回来了,一起送到国保大队。坐在车里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心想:这是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对大法、对同修、对整体多大的损失呀!想着想着就要到了,别想那么多了,虽然有漏,也不许你旧势力钻空子。送到那里开始无理审问,问我啥我都不说。恶警威胁说要送哈尔滨。

这时我加强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发完正念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师父说哪里出现问题,哪里就需要你们去讲真相。讲着讲着恶警把材料弄完了,我想不能叫他们得逞,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这时我在床上坐着,甲同修的儿子也在床上坐着。我一直躺在床上说难受,甲同修的儿子听到了,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大约半个多点,甲同修的儿子买来吃的给我送来,一摸我不对劲,就叫恶警。一拨拉身体发硬,恶警说:这怎么了?甲同修的儿子说:她说她难受就躺下了。恶警吓坏了,赶紧给120打电话。车到了,找家属,说没家属。这时乙同修就把我抱上车。恶警让他上车,他不上,就这样他走脱了。等到了医院,恶警才发现人没了,我暗暗为乙同修高兴。

到医院就给我打氧气、量血压,一切都正常。大夫说我装的。甲同修说:人都这样了,你们装一个。恶警说:可也是啊。后来做全面检查,哪都没有毛病。大夫受中共谎言宣传影响,说:这是癔病吧。不管咋样,我不动心,坚信师父一定能帮我。我加强正念,求师父给我演化病。大夫说我缺钾,给我打了一宿点滴。我心想药物对我不起作用。公安局长在医院里呆了半宿看我的病情,打完针临走时对医生说:等一会让我签字画押。大夫说我大量缺钾,有生命危险。检查完后,我们上了车,直奔监狱。我一看坏了,怎么上这来了?恶警说:我们够宽容的了,给你们降到最低了,才10天拘留。我又发正念,心想:我一天不呆,马上去救度众生。

不一会家人来了,来了之后让我说不炼,回家再炼,这事不象别的事,有人也说不上话。我说:我有办法。心想:不是你们说了算,我师父说了算。这时,昨晚看着我的两个恶警来了,我想这是机会,赶紧出现病状。就这样我又倒下来,全身发硬,恶警吓坏了,一个恶警说:有事谁负责任。没等说完,家人把我抬起就走,当时看守所一人没跟。到了医院,开车的恶警没下车,另一个恶警也没跟着,我丈夫把我抬上楼,又下去跟恶警聊天。家人一看都没上来,正好有后门,我们就都跑了,这一切好象安排好了似的,就这样我们走脱了。

今后我一定按照师父说的三件事要求做好,完成历史赋予我们的救度众生的使命,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绝对不能忽视学法,一定要做到正念正行,一举一动、一思一念,都不能离开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