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第一个资料点到讲真相无处不及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当我从明慧网上看到“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会征稿启事”,我想,这是师父给弟子开创的一个交流平台。我虽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都是些平凡小事,我也要参与,一是与同修交流心得体会,二是要向师尊汇报我的修炼情况,在此过程中找出自己的差距,在以后的修炼中更加精進实修。

一、个人修炼阶段

我是一九九七年五月走入大法修炼的老弟子。一接触,我就喜欢上了法轮大法,并下决心修成。我跟我女儿说:以后这一辈子就看这本书了。我女儿还笑我太激动啦。师父看我修炼心切,鼓励我,点化我,让我感到小腹部位法轮的旋转。我看书时,让一行字跳出书面,闪放绿光。天目开了,看到满天小法轮。我知道了这是一本天书。我更加努力学法炼功,每天除了上班、做家务外,就是学法,每天二讲、三讲不等,五套功法天天炼。我开始不能双盘,就用大砖头天天压,直到双盘上。师父说:“我把我的能力注入到这部大法中,你只要学你就在改变,你只要学你就在提高,你只要学到底你就能圆满。”(《美国东部法会讲法》)真的,不知什么时候,自己不会生气了,身体上的各种疾病也好了,也不和丈夫吵架了(原来经常吵架)。走入修炼以后,家庭和睦,活的也舒服了。”

二、无名的哭泣

我一九九九年暑假退休,退休前,由于工作忙,除了参加集体炼功外,很少跟其他同修接触,对各地对法轮功的一些干扰啊、“四二五”上访这些事,当时我都不清楚。但是,不知为什么,从“四二五”以后,我炼功也哭,看书也哭(我平常是不爱哭的人),无端的,光想哭。一位同修给我送一份经文,我大哭一场,每天觉的都有无形的压力在压着我,沉重极了。后来看到师父经文才知道,是副元神看到另外空间的邪恶图谋破坏大法才哭的。

三、建立第一个资料点

“七二零”以后,集体修炼的环境被破坏了,部份辅导员被绑架,有的同修吓的不炼了,有的同修在家炼,有精進的同修走向各级政府机关,走向天安门讲真相。后来,部份出来讲真相的同修被非法关進了拘留所、劳教所。中共的电视、广播等开足马力抹黑法轮功,天都要塌了。怎么办?法轮功这么好,师父这么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不能被邪恶破坏!这是发自内心的心声。

向政府讲真相,政府不讲理,往公安局送,于是,我们就向老百姓讲真相,直接救度众生。开始我们一无所有,政府还抓人,我只能用纸写真相短语,贴、发,但是影响很小。后来我们又买了手帕,把几千几千的手帕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丢到千家万户。师父的经文怎么办呢?跑到省城找过去认识的同修拿回底稿,回来复印几张,同修之间传阅。一直到二零零一年元月份,由于省城同修被迫害,再无法得到师父的经文。这时,我们几个同修很着急,当时没有师父的经文作指导,在那样邪恶的环境下,寸步难行。我就想自己建立资料点,但没技术、没设备怎么办?只要你有那个心,一切都是师父在加持。

一个在外地打工的同修正好回来看望父母,她丈夫是电脑专业毕业的大学生,我们把他邀请来,帮助我们建立资料点。我地同修凑钱买部电脑,技术同修带来一部打印机,技术同修教了教一个比较年轻的同修就走了,可这个年轻同修的家庭的阻力比较大,我就主动承担下来了。

我虽然承担下来了,却什么也不会。我就到电脑学习班去学习,买电脑技术方面的书看,我会打印了。有一个同修负责给下载,然后交给我做资料。先做同修看的,再做世人看的,再送给同修散发。白天忙生意,晚上十二点以前几乎没有睡过觉。经济上是同修付出的。先有城市同修得资料,后来又由城市同修逐渐的传给乡下的同修。

过了一个阶段,迫害更残酷了,负责给我下载的同修也不敢下载了。怎么办?“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这时,我的眼前出现了同修得到师父经文时的欢乐情景,读到“明慧周刊”后的精進劲头,看到世人需要真相资料去救度。我想,做下去,再难也得做下去。我就把电脑连网,自己学下载,在当地找不着人教我,我就打电话找那个外地同修教我,一下午学会了上网。

我自己下载,自己做资料,一直到二零零二年五月。邪恶要迫害我,我们看不到,可师父知道。那次要不是师父保护,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二零零二年四月三十号,早上六点,我二儿子从外地打来电话说:“妈,人家查电脑了。”吃过早饭,我大儿子打电话说:“妈,人家给我介绍个对象,她妈要跟您见面说话。”中午,我没在家,单位领导到我家见我女儿说:上面开会了,如何厉害。下午,单位领导又到我家跟我女儿说如何如何紧张、厉害。

晚八点,二儿子又打电话说:“妈,这边查电脑可厉害。”可我还没有想转移东西,只想收拾一下,过几天就回来。直到夜里十一点了,女儿跟我说:“妈,我怕,妈,我怕。”我说:好啦,我把东西转移了,你把电脑上的东西都删除了。我把东西收拾完转移走,只留下电脑。

第二天,我冒雨离开了家,去到另一个城市大儿子那里,离开的第二天,邪恶抄了我的家,一无所获,只有电脑上有一段大法的内容,因为女儿没有删干净,邪恶把电脑抢走了。结果也没有象大儿子说的,有女方的母亲约我见面。过后悟到,这是师父的精心安排,对弟子的保护。这是我建立的第一个资料点。

四、再建资料点

第一个资料点被破坏了,在外地打工的那个同修知道后,又培养了我地两个年轻同修回来继续做资料。后来由地区间辅导员统一协调,我就担当起我地接发资料的任务,他们做的资料每星期我接回来,然后发给我地同修。一直到二零零四年二月份,我们地区遭受重大损失,十几个资料点同时被破坏,许多同修被绑架,整个地区笼罩在邪恶的形势之下,资料又断了。怎么办?我们都是大法一粒子,护法、助师正法是我们的使命。我想,我们还得建立资料点。我们几个同修经过切磋、筹备,于二零零四年三月份又从新建立了资料点。

当时有一位同修会上明慧网,于是,我找了几个同修切磋,大家助师正法的心性很高,大家分工合作,有负责下载的,有负责做资料的,有负责散发资料的,这样不显山不显水,比较安全。到目前为止,我们可以做经文、资料、《九评》、《转法轮》、护身符、刻录光盘等,基本上能够满足同修的需求。

由于同修们能够及时看到师父经文、明慧周刊,心性提高的很快,掉队的又上来了,没走出来的又走出来了,城市同修跟农村同修又联系起来了。现在由原来的几十人达到几百人,由城市带动农村形成整体。同修们都能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基本上达到了师父要求的“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五、魔难

奥运前,邪恶为保奥运,对大法弟子大量非法抓捕。五月的一天,邪恶抄了我的家,把我非法关進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一直背法、发正念,天天坚持炼功,向警察讲述我炼功身心受益的情况,证实法。师父说:“如果发现是干扰与破坏,在处理具体问题时对表面的人要尽量平和与慈善,因为邪恶利用人时往往人本身是不清楚的(虽然被利用的人往往是思想不好的人或出现不好思想的人)。对于另外空间的邪恶的干扰,一定要严肃的用正念铲除。”(《正法与修炼》)我不恨警察,我只把他们看成是可怜的受害人。一天夜里,我正在发正念,一个巨人站在我面前,腰有两个人合抱那么粗,很高,从上到下都是黑的,脸也是黑色。我没有害怕,我只想:铲除邪恶。它立刻就消失了。我在看守所里不停的发正念。

邪恶逼我转化,它们说不转化就将我在部队的儿子退伍,扣发我的工资,其他亲人也要怎样等等。我把名、利、情一放,心如止水,我说:一切随其自然吧。邪恶立刻不说话啦。邪恶不死心,第二次又叫来了我的一些亲人,又是哭、又是劝,我由于放下了名、利、情,还是心静如水,我告诉亲人:这是我修炼路上的关,没有事,你们不要害怕。同时我告诉子女不要替我写转化书。我微笑着看着他们离开了。

邪恶还不死心,不转化下逮捕证,我想,来了就没准备回去,在哪里都是证实法。逮捕我也不会转化。心里还是很平静,没有一点波动。邪恶恨的咬牙切齿:“你还想圆满呢?”我心里笑啦。下逮捕证两天,就把我放啦。一切都是假相。我在看守所十五天退了三个团员,让全室里的犯人都记住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通过这次魔难,我体悟到,正象师父说的,只要放下名、利、情,谁都动不了你,谁也带动不了你。现在我又回到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之中。

在这九年的正法修炼的风雨之中,我和本地其他协调人和同修,有做的好的地方,也有很多不足,好的地方,也全是师父的呵护,师父的点化,做的不好的地方,我们要用“向内找”这把万能的钥匙,修正自己,把最后的路走好、走稳,圆满跟师父回家。

向师父合十,向同修合十。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