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法中归正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日】

师父好!
同修们好!

什么是证实法,我以前对这个名词的理解是模糊的,现在我越来越觉的这个词的无比神圣,越来越觉的自己走的路必须和证实法紧密相连。

在证实法中归正自己

我曾经有一种认识,特别强调花大量时间学法,再去讲真相。理由是多学法,心态好了,纯净了,就能做好,也不容易出事。我现在体悟,认为学法是为了自己的安全,以及心态好后讲真相常人容易接受,虽然看上去也不错,但按照法的要求还是很不够的,有许多自我的东西在里面,同时也影响自己在法中精進和更大力度讲真相救度众生。我理解,修炼人总是有执著的,而且是一层层去除,有时感觉自己状态非常好,后来又会觉的不好了,人心又重了。师父讲过这是我们功法修炼的一个特点,所以不是非得把自己各方面调整到位才能去讲真相救人。我认为,目前救人紧急的情况下,每天保证一到二个小时正常的高质量的学法时间就可以了,用更多时间去救人。在救人中,通过向内找,会发现平时看不到的执著,在以后的学法修炼中不断去除,在证实法中去归正自己。

我几年前对电脑还是只会比较简单的操作,而且总是有一个障碍,觉的这玩意儿是外星人的东西,只会让人越用越没有灵感,潜意识当中总有些排斥,不想多用电脑。但是正法進程在急速推進,一切随着正法的需要而变化。周围一些以前文化程度比较低的老年同修都希望学会打印刻录,可是很懂电脑的同修就这几个,而且非常忙,这样逼的我不得不多用电脑,同时帮助这些老年同修。

时间一长竟不知不觉承担起几个资料点的电脑维护任务。而我在做电脑维护中,也发现了自己许多人心,我觉的这些都是好事,是自己修正自己進一步提高的机会。

举个例子,我认识一位老年同修甲,六十多岁了,他以前对电脑一点不懂,连鼠标都不知道怎么用,但他没有一点畏惧,下决心一定要学会。很快他学会了最基本的一些操作,后来又学会了刻录,我把镜象文件事先做在电脑里面,这样他只要双击就可以刻录,由于觉的打印比较复杂,所以一直没有教他,光盘贴、小册子都从其它地方提供给他。一段时间后,甲同修觉的这样不行,老从别的地方把打印的资料拿来,占用别的同修时间,又多了一个环节,不利于安全,所以要掌握打印技术。他是一个急性子的人,第二天他就叫别的同修买了一台佳能4200,这是一台比较复杂的打印机,我当时就有些担心他用不下去。从教甲同修刻录中,总感觉到他接受一个新的东西非常慢,我要一步步教会,他做好全部记录,但过后还是不懂怎么弄,经常要教三次五次,好象才有一点進展。我觉的自己还是能够很耐心的教,心性不错,但这次他要学打印,我就觉的他会不行,即使教好了,到时候老会叫我或其他同修来解决打印机的各种问题,还不如让其他同修给他资料。

为了不影响甲同修的心情,我一开始还是一步步教他,但心里总觉的会浪费我时间。果然使用二周,不停的出现问题,其实许多问题也容易解决,但教了他几次只要情况略微有一点变化,他就要人来帮他,我就想更复杂的问题还会出现,你怎么解决,不能老找我来。我心里想,看吧,总有一天你会打退堂鼓的,你自己不想学了。其实这个时候,我的心性是有问题的,但我没有意识到。可甲同修没有动摇,一二个月后,打印机竟然越来越正常了,以后越来越顺,到现在他这个资料点已经运行二年多了,刻录,打光盘贴,打小册子,打印和装订大法书,做护身符等等,他一个人几乎全套都能完成。虽然他现在的电脑基础还是很差,但他却能够根据我们一步步教他的,他自己记录下来的详细步骤按部就班的進行操作,并且电脑没有出现很大问题,这些在常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

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当我老觉的甲同修不行的时候,自己就在用常人的思想想问题,大法是超常的,当同修真有那颗纯净的救度众生的心,大法就会给我们超常的能力,做常人认为不可能的事。另外,我发出的不好的念头,也在对甲同修学好技术起到一定负面作用,如果我当时能有甲同修那样对大法的坚信和那么强的救度众生的心愿,我们就在互相加持,就在冲破不好因素的重重干扰,甲同修会学的更快。“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精進要旨》〈警言〉)

在帮助同修维护电脑时,有时候事情做的比较好,虽然我也明白不能生出来欢喜心,但不免老要想一想,甚至带有显示心想让更多人知道。这时我想到了师父的话:“男的特别是年轻的,一旦有功能了,他要显示的心理是避免不了的,同时他可能把它作为常人中的一种竞争手段。”(《转法轮》)“显示心加上欢喜心最容易被魔心所利用。”(《精進要旨》〈定论〉)在大法面前,我告诫自己要保持一种谦卑的心态。做的再好,也应该觉的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即使有什么成绩也是自己在心性方面有些提高了,大法才给我的智慧,而不是我自己有什么了不起。在法上我是这样去要求自己,但有时还是会冒出来不好的心,一旦意识到显示心又出来了,我就抑制它,这样感觉自己这方面的心在减少,我默默的对师父说:“师父,我会修好的。”

这几年由于正法的迅猛推進,各地形势都在变好,上海虽然还有很多邪恶因素,但整体形势也是和以前大不一样。家庭资料点多了,资料点运作,送资料,发资料,建立资料点以及日常维护中,涉及到越来越多的配合上的问题。我们就面临如何整体提高和破除旧势力干扰的问题了。整体配合的好,在救度众生和解体邪恶因素的效果上,就不是同修们的简单一和一相加的问题,而是可以产生巨大的放大效应。许多同修都觉的注意安全和强调有正念,这二者要正确理解和对待,不能走极端,但对同一件事情往往看法出入非常大,从而在互相配合中,对这个问题也经常出现互相指责,使我们的事做的不那么神圣,也给旧势力不断的钻空子。当然,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法的要求,看法不一样也是正常,问题是我们不要固守自己的观点一定是对,认为我这样做才是摆正了二者的关系。

关于整体配合的体悟

在整体配合上,我个人在这方面是这样悟的:

一、任何时候向内找,看自己还有哪些不足。法中讲“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法”(《转法轮》), “而高一层次的法比低一层次的法更接近宇宙特性”(《转法轮》)。不管自己当时做的怎么好,也只是心性修到某一个层次而已,所以仍存在提高的要求,而向内找是师父指给我们修炼提高的主要途径。“我不想把大法弟子的环境变成相互指责的环境,我要叫这个环境成为都能接受批评同时向内找的环境。都在修自己,人人都向内找,人人都修好自己,不就少了冲突吗?这个道理我从传法开始一直讲到今天,不是这样吗?修炼人绝不是指责好的,也不是我这个当师父的把谁批评好的,也不是你们互相之间批评指责好的,是大家自己修自己修好的。”(《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我觉的即使向同修指出不足,也是一个向内修的过程,是否语气不够善,是否有保护自己的心,是否有党文化的因素。所以时时都有修炼提高的因素在里面。

二、多看别人好的地方。这不仅在个人修炼上,要多看其他人好的地方,看到自己的差距,互相配合上也是如此。在资料点上,许多同修比较强调和自己一起做事的人状态好不好,怕别人的状态不好,容易被迫害,从而弄不好也牵连了自己。有的同修看到对方被迫害了,就更肯定自己的观点:你看看我早就说他们要出事。这样就更不找自己,忘了师父要求我们每个人都向内找的法理。平时配合时,一觉的对方状态不好,就不愿在一起。这样造成邪恶乘机干扰和间隔我们,使我们整体配合力量很弱。

我一开始这种防范的心也比较重,但渐渐在变化,我觉的和同修配合好的过程也是一个放下自我的过程。几个同修一起做资料点事情,确实要谨慎,除了个别特别不理智和不注意安全的,多次指出也执著自己不愿改变的以外,多数同修在经过这几年的风风雨雨后,也知道了安全的重要性,虽然有时也有疏忽,或有些事反应比较慢,但只要不那么强烈的显示自己和有很强的欢喜心,以及尽量做好最表面人一层的安全,我理解从法上讲邪恶也没有理由随便迫害的,毕竟有师父在管着。前面讲到的甲同修,性子很急躁的,做事也有些大大咧咧,和家人(也是同修)经常会为了一点小事争吵,在安全上他有点不太注意,但同修对他的提醒他能接受,也在尽量注意。有的同修说他的常人心很重,但我看到了他那颗对大法的坚信和纯净心态,我觉的应该能够配合好。我悟到,作为我们周围的同修要互相加持这个资料点,正念否定一切邪恶对他的资料点干扰和迫害,这样他才更安全,我们也会安全,资料点发挥的能量更大。

三、 整体配合也要彻底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和干扰。对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干扰和迫害,我以前一直停留在个人做三件事的认识上。后来,我逐渐悟到这个理放在整体配合上也是如此,比如:以前觉的资料点一起做事的同修,必须人心要少,状态要好,才能保障我们的安全。但这个也是在无意当中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因为大法弟子总会有修炼中的不足。那为什么不想:整体中总有修的好,修的不好的,也就是整体中每个个体修炼状态参差不齐是正常的,但邪恶不能以整体还有不足为由来迫害我们。但当我们在为此顾虑重重的时候,觉的和自己一起做事的同修还有什么什么不好从而担心自己时,就是已经在承认这个整体要被旧势力迫害,那么这个整体中同修之间的能力就没有在互相加持,甚至有的在相互抵消。相反当修的好的同修或能力强的同修,能放下自我,多看其他同修的优点,即使知道其他同修有些不足,也把这位同修当作这个整体的一员,正念否定邪恶任何想通过某同修不足而来破坏这个整体的企图,那就是在整体上我们每个个体都在协调一致,我们的功力就在相互加持着,除恶的能力就在无数倍放大。当然,对特别不理智的不注意安全的就不能一起做事,我在上述的第二点里也谈到。

我以前认为要使一个地区的整体状态好起来,只要这个地区多数大法弟子自己修好了,多数大法弟子正念强大了,整体就会强大。在实修中,我渐渐悟到这个理还不完全是这样。这就象国外许多大法弟子独立做事能力可能很强,但不一定这整体力量就会很强大,这是一个道理。当大家配合的好,即使个体中有不足,整体发挥出来的功力是强大无比的,奇迹就会发生。

那么在中国大陆,要使一个地区整体强大起来,光强调每个大法弟子正念强,每个大法弟子能走出来是不够的,由于大的地区是由许许多多单个小整体组成的更大的整体,只有当多数的小整体中同修之间能互相配合好,没有太多自我,整体救度众生的效果才会强大无比。

其实许多修的好的同修在这几年风风雨雨中积累了很多宝贵的经验和教训,他们是可以和其他同修在一起配合中、在互相取长补短中提高的更快,而不是让刚走出来的同修或修的差一点的同修再去走我们已经走过的弯路。当我们能放下自我,可以和更多不同状态的同修接触和配合,会觉的眼前修炼的路更开阔了。当周围同修有危险时,我们更多想到为对方加持,而不是先保护好自己,这样同修不容易被迫害,反而自己更安全。

配合、帮助同修

有一次,有个资料点的同修,邪恶叫居委会三天两头来他家骚扰,打探情况,后来被他正念抵制了,但邪恶仍不死心,仍叫他邻居和打扫卫生的人监视他,白天上下班一直还有便衣暗中盯着。同修知道后,帮他发正念,但不敢接触他,觉的这样很危险,他不得不暂时断了和同修的来往,明慧文章和师父经文一直没有人提供了,也没有人和他切磋,这样持续较长一段时间。我觉的长时间这样下去,他会悟不出来,反而更会被加重迫害。所以我决定晚上去他家。我审视了一下自己有无要表现自己的心,觉的就是为和同修一起加持正念和清除邪恶的心而没有其它想法,我就去了。進去前先发正念清除他家周围的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然后再進去。前面二次到他家,明显感到周围空间充满邪恶(我虽然看不到,但能感觉到),同修的心理压力也是很大,我感到如果真的没有同修来,他很可能真会被迫害到。我和他一起切磋,他说这段时间也在找自己,也看到了自己的一些执著。我给他带来了师父的经文和明慧周刊,我们再一起发正念,发完正念时,感觉到邪恶少了很多。这样一段时间后,就不再有人盯了,他又能走出去和同修一起做资料点工作了。

修炼中每次不好的心冒出来的时候,我觉的是我提高的机会来了。有一次和一位同修去郊县发资料,那个地方几乎没有大法弟子,老百姓很多都是不明真相的,有一部份常人竟然在偷偷的传一种巫教,甚至很有势力,另外空间的邪恶很多。我们准备了几百份制作精美的资料,在临出发一周前就多学法和发正念。那天,我们傍晚出发,为了防止進站检查,我们在半路上等车,在等车时同修突然对我说,你挡住我,后面有一个人是我们区“六一零”的,以前迫害过我。我们身上虽然背满了大法的真相资料,但我当时也没有紧张,心想没事,他看不见,我发现那人没朝我们看,進了一个小区。

上车不久,我们在买票时,售票员发现同修皮夹子里有许多零散的钱,说要用一百元和他换,其实这些零钱都是真相币,同修问我给不给他,我以为里面夹了个别几张真相币,觉的可以给。想不到售票员拿到后,就一张一张看起来,然后问是怎么回事,我一看就有些急,心里很埋怨同修:如果都是真相币,怎么全部给他呢?我们现在在做这么重要的事,怎么这么不理智。马上一想,不对,既然事情已经发生,我不能再埋怨同修,我们都是在救度众生,是最好的事,不允许邪恶指使常人来迫害我们。我在发正念,而同修也很镇定,平静的回答他的疑问,最后售票员还高声的把上面的字念出来:“世界需要真、善、忍,对啊,都这样这个世界就好了。”车开出去不久,就被一个骑摩托车的警察拦下来,那个时候正是奥运前夕,邪恶查的很紧,这时我一阵紧张,我们马上发正念,后来发现警察是发现司机开车违章,要罚款,并不是要查车上的东西。我觉的一开始碰到这些意想不到的事不是偶然的,很可能是邪恶的干扰,我们必须保持正念,师父在看着我们,众神也在看着我们。

到了目地地天很黑了。我们开始发资料,主要是他在发,我为他发正念,并看着周围的情况。发资料不能太集中,一个小区只能发少量的资料,所以要不停的换地方,发的很慢,我心里有些急,总想着什么时候发完,但同修却不紧不慢的仔细的把真相资料挂在居民的门上。这时,我一下看到了自己是把发资料当作一个事情做,而不是在救度众生,这么不纯净的心怎么能去救人呢。到半夜了,还有一半没有发掉,我们不停的上楼下楼,身上被汗浸透了,同修好象对时间根本没有在意,仍然是在按照原来的节奏小心翼翼的把资料挂在一户一户门上。不久下雨了,我们没有带伞,而且雨还比较大,我心想,看样子,邪恶又来干扰我们了,我就这么想时,同修对我说:“太好了,下雨了,外面人更少了,让我发个爽快。你在这里站着,帮我发正念,等着我发完出来。”说着他就走進了雨中,消失在小巷内。我看着他的背影,一阵感动,多好的同修啊。我能做什么啊,就为他加大力度发正念吧。整个发真相资料的过程,我看到自己许多不足。比如怕心和干事心还是很重。

修炼中的教训

修炼中有时也摔过大跟头,就在几个月前的奥运期间,我非常执著邪党会在奥运中出大事。直到后来,明慧编辑部出了“请同修们放下人心”一文,我一下明白了,心里很沉重,我想我就是文章中说的对奥运很执著的人吧。

最近几个月上网,我首先要看动态网左边的新闻,再看大纪元、人民报,最后才看明慧网,看常人网站时,专找和奥运有关的话题,特别是预言、天象变化等。我自己给自己找理由,可以用这些作为素材跟常人讲,吸引他们,然后谈退党和讲真相,实践中似乎有一些效果,我就更加执著这些东西了。到后来,渐渐的也把预言和天象当作将要发生的真实了,尤其开幕式那天,我也看电视,虽然对邪党的表面隆重华丽而精神却非常空洞的表演没有一点兴趣,但眼睛还是盯着电视机,觉的今晚邪党表演在什么时候出丑,不能错过机会,特别最后的点火仪式紧紧的盯着看,那颗心完全被牵动了。当看到并没有发生预想的事时,心里还很失落的感觉。

晚上就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老是在一个粪池边上,跑来跑去还是在粪池边,觉的很恶心。醒来后,我明白这是看邪党演出时,在表面的繁华表演后面的腐败物质已经灌了我一身。虽然我心里知道这个表演不好,但我眼睛在看,那就从眼睛往里灌。那两天人一直非常难受,非常疲劳,我悟到和那天看演出有关,炼功、学法、发正念都静不下来,我很少有过这种情况。后来我开始加大力度学法和发正念,那天晚上我一次性发了四十五分钟的正念后感觉好起来,基本恢复了原来的状态。这个教训很深啊,师父的法理讲的很明白的,就是我执著心太强造成的。

前不久我打开动态网时,看到有一则标题,好象说邪党准备十月份要报复,意思是“严打”又将开始。这次我没有动心,想打开看的念头也没有,心想:我们教训够多的,从一九九九年到现在,邪恶不是一直想“消灭”我们吗?各种重大会议、敏感日期、节假日,师父在经文《肃清魔性》一文中讲:“我们的圆满形式一定是光明磊落的。”带着怕心,期待常人形势的变化,我们能“光明磊落”吗?迫害就不会结束,更多众生无法得救。相反我们没有怕心,没有对常人形势的期待,那就象明慧编辑部的文章讲的:“大法弟子如果不带人心的话,中共邪党就无法利用‘奥运’给自己涂脂抹粉,相反,邪党也许这次就垮台了。”我悟到之所以又出现什么邪党在十月份开始“严打”消息,就是冲着我们的心来的。这则消息在“明慧网”根本没有出现过,即使奥运前夕和奥运期间,“明慧网”有大量严重迫害的报道,那是为了揭露邪恶,而不是在同修当中带着人心去传,就象我们平时报道一些同修在关押期间被迫害致死,许多是因为人心太重而招致迫害致死的,但我们不能因为同修修炼中的不足而认为迫害可以存在,我们要大量揭露邪恶的迫害。而许多同修看了明慧上的迫害消息后在动心并带着人心在传。

最近和同修交流中,有部份同修又在相互传:大家一起对十月份的迫害发正念,不许邪恶再来迫害。我谈了自己的看法:这是在承认邪恶的迫害中的反迫害,还是没有从奥运的教训中走出来,我们应该悟一悟了。我们发正念平时怎么发,现在还是怎么发,不要邪恶出了这招,我们就用那招对付,这不是被它带动了吗?

在这几年的风风雨雨中,在证实法中我看到自己的很多不足,不管效果如何,我把这些都当作好事,在不断的学法中,在向内找中认识和提高,再回到证实法中去,这样觉的自己能提高的更快,做的事更加神圣。当我们整体上都能做好,配合好时,那就会象师父讲的那样:“我们的圆满形式一定是光明磊落的。”(《肃清魔性》)》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