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师父的大法徒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从小非常爱看、爱听神话故事,向往着神仙的长生不老、自由自在。上了十几年的学之后,受了中共系统的進化论和无神论的洗脑,思想受到污染,可心中的那份渴望一直存在。所以,当九六年三月我有幸读了宝书《转法轮》后,中共强加给我的進化论和无神论的这些思想上的枷锁一下子就被破除了,觉的法轮大法太好了!这才是我要找的!我赶紧找到借给我书的人,表示我也要学大法。第一次参加小组学法时,我就下定决心:坚修大法,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要一修到底!

修炼的根本是提高心性

我每天利用闲暇时间学法、背经文,并在心中告诫自己:我现在是大法弟子了,一定要按法的标准去做,不能给大法抹黑。无论是在单位、社会上,还是家庭中,我都严格要求自己,渐渐的心性得到了提高,大法的神奇和超常也在我身上体现。梦中师父用法轮给我清理身体,法轮象风扇一样旋转,主元神出壳上了一层又一层的天。修炼一个月就摘掉了戴了多年的近视眼镜,高血压、心律不齐等症不翼而飞。

修大法,师父把我从地狱除名。一天,学法时我明白了放下生死之念的一层法理。第二天工作时无意中手碰到了高压电,当时只听“嘭”的一声,一团大火球一闪。在场的人吓坏了,可我一点事没有,只觉的身体清清凉凉的,很舒服。我马上悟到是师父为我承受了命债。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我们根本就修不了啊!

随着多年学法,并能静心学法,心性在升华。《转法轮》中提到的身体变化状态,很多我都体验到了。大法的法理也不断给我展现出来,有时真的感到《转法轮》的每个字背后都有无限内涵,无边无际……那时的变化真的很快,有时来不及体悟又变了。

正在我觉的自己炼的挺好时,师父为了让我尽快提高,成为一个真正修炼的人,开始不断的给我安排关、难。考验主要是来自家庭的,妻子开始阻止我参加小组学法、集体炼功。通过学法向内找,发现自己惰性大,不大愿意干家务活,所以妻子抱怨。师父给安排这件事,是为了让我去掉惰性啊!于是我承担了一些家务。集体学法,炼功也准时参加了。有一次我做菜,做了我爱吃的菜,口味也是我自己喜欢的。吃饭时,妻子大发雷霆。我向内找,发现是自己太自私了,想到的都是自己。师父不是让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吗?我们做什么都要先想到他人啊!于是我向她承认自己错了。

有时,师父为去我隐藏很深的执着,利用妻子刺激我的心,那真是很难受。一次她又来闹事,我却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忍不住和她吵起来,结果她撕了大法书。过后我只恨自己悟性太差,没做好,给大法抹了黑,也让她对大法犯了罪,造下了大业。可师父还在不断的鼓励我,让我从新做好!有时为去一颗人心,同样的关,师父给我安排了几次我才勉强过去。

就这样摔摔打打中,通过不断的学法,我终于明白了:自己从走入大法修炼的那一刻开始,所遇到的、看到的、听到的一切,都是与自己修炼有关的,都是在返本归真的路上,师父安排的一个个阶梯。只有无条件的向内找,去掉一切人心执着、欲望,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修炼人。

师父为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操了无尽的心!我无法报答这浩荡的佛恩!只有好好修炼,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维护法、证实法是我的职责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旧势力安排的迫害开始了。污蔑大法的宣传铺天盖地,天天不断。我冷静的回想一下几年的修炼,认定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坚修大法是我唯一的选择!我决定進京护法。可当时人心还是较重,特别是亲情放不下。师父看到我有此愿望,就利用妻子点我,在家里她总是有意无意的找茬,说:“人家都走了,你还在家里干什么?快走,别回来了!”终于,我拿定主意,十月二十四日進京。虽然身份证被单位扣压,可在师父的安排下,我们还是顺利到达。当我踏上天安门广场一瞬间,我的心中非常激动,我只有一念:我是真正的大法弟子,是法中的一员,大法弟子就是要站出来维护大法!

到北京的第二天,邪恶的江××非法给大法定性,我们许多大法弟子决定去天安门请愿,可广场戒严,见人就抓。我和一些同修经过切磋,决定上天安门城楼证实大法。十月二十七日上午,我们十几个同修展开了横幅,喊出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善良的人们,你们要明辨是非啊!

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做的安排,给了我兑现誓约—证实法的一次机会!

我们被带到天安门派出所,四、五个警察和武警打我,给我上背铐,问我的名字。我想我不是常人,我是大法弟子,是来护法的,我告诉他们我就叫“大法弟子”!他们更加疯狂的打我,可我一点也没感觉到疼,头脑里空空的,我知道这又是师父替我承受了!不知过了多久,我昏过去了,他们就用凉水浇醒我。在给我卸铐时手铐打不开,他们竟将我手上的肉削去一块。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向在押人员洪法,讲大法的美好。许多犯人表示,当初若遇上大法就不会進来了,其中有两个犯人因明白了大法是正法,明白了法轮功是被迫害的事实真相而得法。有一天我天目开了,看到大法弟子的头顶都有一根光柱,晚上睡觉有光圈罩着,这殊胜的景象使我更加坚定的走下去。狱警找我谈话,告诉我不“转化”要判刑,要失去工作。我从自身修大法的变化讲起,告诉他大法的伟大、神圣、美好。他点头认为我们没错,是江泽民不让人做好人,并骂邪党腐败,早晚得垮。

做好三件事

“七·二零”之后,在不断的学法中逐渐认识到,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肩负着重大的历史使命就是讲真相,救众生。

我被非法判刑半年,回来后就开始向身边的亲人讲真相,后来向遇到的熟人讲。开始人们害怕,特别是亲友,他们看到我被非法关押,还被开除工作,都为我担心。这时妻子也干扰我,因为我失去工作,她压力很大。天天跟我吵,并以离婚相威胁。那段时间心里很苦。向内找,看到自己以前没去掉的情又返出来了。以前跟她讲真相时把她当作亲人讲,动了人的情,所以她不接受。师父告诉我们:“一些人对家里的人讲真相总是做不好,是因为你做的不对头。一个是你不知道他误在哪里,是因为什么你不清楚。再一个呢就是大家跟家里人讲真相的时候,总是把自己家里人当作自己的亲人对待而不是当作要救度的众生。”(《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果然,当我发自内心的为她好,把她当作众生一样对待,不让她对大法犯罪,她开始改变了,从开始时的一天几吵,到后来不再吵闹,再转为支持,有时我讲真相,她也跟着讲。

师父让我们做好三件事,哪一件做不好也不行啊!记的自己有多次法没学好,讲真相时心态不纯起了争斗心,结果常人不接受,并污蔑大法。有时自己被常人的安逸心、惰性干扰,放松了自己,多日不讲真相。特别是在所谓的敏感日,很长一段时间被邪恶干扰,荒废了时间,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师父多次点化我,让我精進。一次正看电视,里面有个地名叫“惜时居”,我猛的意识到自己有多差劲!为了改变这种状态,我开始背法。状态在一点一点的改变。一次在公共汽车上讲真相,还得到了世人的赞扬。我也利用晚上出去挂条幅,贴不干胶。每当受思想业力干扰,产生怕心时,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来救众生的,有师父保护,怕什么,当时就会感觉自己变的好高大,溶入法中的感觉真是玄妙。

为了破除邪恶的经济迫害,我买了三轮车载客,以此维持生计。我开始利用这个机会发资料,到哪里就发到哪里。我知道坐上我的车的人都是有缘人,决不能落下一个。晚上在梦中,众生向我欢呼。我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九评》发表后,我和同修发《九评》,劝三退。师父把有缘人引来坐我的车,既让我有生意,能维持生计,又使坐车的人得救,师父的安排多么巧妙!有时自己人心上来,有所懈怠,我就会去想师父正法的艰辛,为众生付出的心血,自己没有理由做不好!开着车,心中唱着《师恩颂》,泪水不停的在流。我在心里保证:师父啊!弟子一定会坚定的走下去,愿众生得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