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紧各种机缘救人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五日】我来汇报一下自己十二年来修炼的历程,以切身经历来证实法轮大法的博大精深。

一、学法修心去执著

师尊在讲法中苦口婆心、不厌其烦的叫我们要多学法、多学法。为了保证静心学好法,在时间上我是把握的。常人的一切我们都得做好。我们修炼人的一天是忙碌充实的一天,是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一天。虽然我每天只睡三个多小时觉,不但不困,而且精力充沛,身轻心爽。通过学法背法,对法理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愿意学。

在宇宙大法的熔炼中,我的身体不断净化,观念也在逐步改变,师尊适时安排我一颗心一颗心的去。

(一)生死考验中坚定信念

我一九九九年三月有幸得法,当时患有严重的风湿病、妇科病、胃病、腰椎长瘤、特别是忧郁症、严重失眠折磨的我生不如死。学了大法后仅一个月,所有的病痊愈,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发自心底感谢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由于学法不深,没有跟上正法進程,使邪恶钻了空子,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九九年十月因崴脚医治导致双腿肌肉萎缩,爬了四个月,其间出现了心脑血管痉挛、休克等严重病状,经历了生死的考验。在不断学法、充实正念、坚定信师信法的基础上,一分钱没花,手术未做又从新站了起来。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给了我第三次生命。这期间师尊为我承受多少,无以言表,真是佛恩浩荡。

(二)去怕心

零三年大年前的一个晚上,我们总厂保卫处把一个向厂主管领导讲真相的大法弟子抓了,确切的说是骗去了。第二天早上六点多,我丈夫散步回来严肃的对我说:昨晚某某某被抓了,第二个抓的就是你,你赶快收拾收拾回老家躲一躲。我一听,马上意识到这是邪恶的干扰迫害,决不承认。我默默的发正念,彻底解体迫害我和同修的黑手烂鬼。我稳住心告诉他,这是我的家,我哪也不去,谁也没有权力让我离开。这是你说了算的吗?我说了算,我师父说了算。我们修的是正法,走的是正路,做的是好人,信仰也是宪法允许的,凭什么抓我们?

这一天他连班都没上,脸吓的煞白,早上、中午连饭都没吃。人的招都使出来了,软硬兼施。你要不走咱就离婚。我说:为什么?不学法前、我们经常打架,曾两次起诉离婚。可是学了大法后,我们家庭和睦,你要离婚这不是上了它的当吗?它才高兴呢?他说,你让我可咋办?为了孩子(上大学)和我(提正处),我求求你还不行吗?你实在不走,他们来时你就说你不炼了。以后在家愿咋炼咋炼,我支持你。我说不行。你知道吗?就是为了不说这句话,有多少大法弟子无辜被抓捕、关押、判刑、酷刑折磨,甚至付出了生命。我是一个因病业走了弯路的人,我再也不能做对不起师尊、对不起法的事了。说着我的眼泪不自主的流了出来。他什么话也不说了。这一天简直是天上人间正邪大战。我身上不好的物质去了很多,以后谁也没来,什么麻烦也没有。

零五年十月,同修甲和乙连续两天到我家帮我建资料点。第三天晚上听说同修甲被抓。我静下心来学法,仔细查找一思一念哪不在法上,让邪恶钻了空子。这一查我发现自己基点存在很大问题。建资料点没有把它作为救度众生的神圣大事来办。而是当作任务完成,也不主动。其实邪恶就是干扰我建立资料点。我一定把这件大事做好。按师尊的法理我要归正自己,哪没做好我要从新做好。我听说同修甲已正念闯出,别的懂技术的同修我又不认识,还得找她。白天,晚上我两次去她家没见到人。回来路上求师父给我安排吧。第四天甲同修来我家,把要做的事顺利完成。见面时我才知道,同修甲被抓,表面上是因为上网的事,压根就没有跟踪她的事,从中考验和提高着我们与此事有关的每一个同修。

(三)去掉怨恨之心 不执著于自己

零三年,一协调人让我到市里印有关集资内容的材料,我一看明显不在法上,就让她找几个同修切磋一下。她回来后,在法理上我们交流了认识,当场把这份材料撕了。

我回家后,越想越来气,认为这个协调人不在法上悟,对法、对整体、对自己都不负责任。晚上一点多感觉腹痛,上厕所发现小便带血丝,持续一周。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静心学法,认真反思自己,这件事的做法并没有错,关键是不能生同修的气,那不是人心吗?从中暴露出自己很多心,怨恨心、执着自己、看不起别人的心、名利心、显示心、争斗心,还有隐藏很深的妒忌心。这些心都不是我,我要下决心去掉它。其实想一想,在修炼中谁有我摔的跟头大,可是有谁看不上我了,生我的气了,都在帮助我、鼓励我。想起来真是惭愧。感谢师尊的良苦安排,同修的无私帮助。

资料点建立后,开始只有我一个人,承担二十几人的师父新经文,《明慧周刊》、《明慧周报》、小册子、《九评》等资料的制作和传送工作。再加上取U盘、购耗材等忙的我白天几乎都不能学法,有一定压力。但当时我意识中也把这当作修,所以不长时间,师尊都做了安排。首先一老同修主动承担了《九评》的装订任务。不长时间一个多年未见的同修也主动的承担了部份资料光盘制作的任务。她丈夫还帮我们修理电脑、打印机。我们这朵家庭资料点的小花绽放着证实法的清香。

(四)邪恶的干扰 执著心的再去

这期间,装订《九评》的老同修一直不顺利,我们切磋几次效果不佳。我查找自己存在安逸之心。本来工作量减少后我想学打字、写材料等,因安逸心都没坚持下来。特别是老同修两次被迫害,几年来做资料传递,我为她想的少。我决定把任务接了过来。一个外地同修听后说:你这是为自己提高而不管同修的提高,整体的提高。我当时是这样悟的,同修的状态是因为我有执着,修的是自己,要在自己这颗心上下功夫,不能看别人。我也相信他们会悟到,早悟、晚悟不都是悟吗?

一周后老同修说:这事是我正念不足,邪恶钻空子,需要我做啥你吱声。后来主动帮我购耗材,还承担了整体协调等很多事。我们之间没有隔阂。

我虽然工作量增加了,但资料做的很完美,机器也顺利了。利用贴书皮的时间还学了近四十首大法弟子的歌曲,有二十首能在不同场合独立传唱,完善着救度众生的一种方式。我心领了师尊讲的:“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博大精深的法理。那段时间正值隆冬三九天,我们家白天暖气全闭我只穿背心还感觉热。

因为每个同修都有要去的心,必然有矛盾反映出来。在十二年的修炼中,特别是后几年,在意识中,找自己逐渐的形成了一种习惯,一种自然的机制。每遇到问题时,第一时间查找自己哪不在法上,什么心出来了。抓住它、抑制它、让它不起作用,从而做的更好。但我也知道,尽管如此,哪颗心也没有去干净,甚至有时还意识不到,表现很强烈。但师尊告诫我们不要自责,跌倒了赶快站起来,正法的進程也不允许我们光后悔,哪做错了立即归正,跟师尊前行向上攀登。不管执著心有多么狡猾,有多么隐蔽,有多么顽固,只要分清自我,真我做主,拿起向内找这个宝。

实践中体悟到:只有向内找才不走弯路;只有向内找才心净如止水;只有向内找才能坦荡,宽容;只有向内找才能坚定正念,境界升华,随师回家。如果说修炼苦,向内找是苦修的一部份,我愿把“吃苦当成乐”,那也就乐在其中。

二、圆容家庭 开创修炼环境

修炼前,我和丈夫经常打架,曾二次起诉离婚,亲朋好友对我们既操心又担心。修炼大法后,我按照真、善、忍特性要求自己,不仅使自己身体健康,而且家庭和睦。“七•二零”后邪恶的宣传,加上那些株连的高压手段,使亲人明知大法好,但在思想上蒙上一层恐怖的阴影。那些邪恶的因素干扰着我们的修炼环境。对于已经失去公开集体学法炼功环境的修炼者来说,怎样开创好家庭修炼环境尤为重要,否则,救不了亲人,也干扰着救度众生。

(一)归正家人首先归正自己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讲三退保平安成为救度众生的大事。面对世人讲大法祛病健身,世界洪传,揭露邪党谎言,这他都支持。可是和世人讲三退保平安,他不理解,认为是参与政治,不仅他不退还阻挡我讲。我清醒这是需要我提升境界了。

要救度世人我们自己也要学好《九评》。我一连看了四遍《九评》。正赶上五•一外甥结婚。亲朋好友聚集在一起,劝退了一百多人。特别是我姐夫是厂长,妹夫是法院庭长,带头三退。我丈夫也受触动,晚上回到家主动跟我说以化名退掉了邪党。

刚建立家庭资料点时,那些打印机、切割机、压膜机等救度众生的法器成了他眼里的不安全因素。特别是刚开始同修甲被抓,我没在家,他吓的把机器和书都藏起来了。我回来管他要不给,第三天要还不给,我说我发正念去,他说你发正念我也不给。我心里说:一定得给。发完正念我笑呵呵的跟他说:很长时间没和你讲真相了。他说不用讲,我不是不支持你炼功,你咋越干越大,偏和那些重点人物接触干啥?我说做资料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应该做的,我们不做是别人为我们承担,况且做什么也都不是给别人做。我和某某接触是因为她帮我建立资料点,在邪恶的眼里她是重点,在我们眼里她是金光闪闪的同修。如果是因为我们没做好同修被抓,我是有责任的。说到此我眼泪流出来了,他说你别自责了,书在那呢,机器明天我给你拉回来。

以后的几年里他不但不阻碍我做真相资料,偶尔还帮助我购耗材、发资料。儿子回来时也帮我修理电脑、打印机。

(二)归正亲人 救度生命

零五年四月份在妹妹家与二姐相会。她六十九岁,曾学过基督教、佛教。我中午回来发正念,她不由自主的坐在我身边,我告诉她怎样结印,然后我念正法口诀,同时加上清除干扰二姐得法的一切邪恶因素。我说你就学大法吧。当我把《转法轮》第一讲的〈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读完后,她马上说,我得学这个,这是真正的大佛。随即把佛教的东西包好送到北阳台。晚上我教她炼动功,抱轮时她就开始连拉带吐,没等我说什么,她自己就说上了:谢谢师父,这回我可有师父管了。泪水涟涟。

连续三天全是这样,第二天看到师父的法身,第三天看到卍字符。仅认三分之一字的她,在没有任何同修帮助的情况下现在能通读师父的所有讲法,背《洪吟》部份诗。不仅提升着自己,而且证实着大法,救度世人。至此我们姐妹六人都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

十二年来,大法不仅救度了我和我的亲人,开创了修炼的一片天。而且也恩泽我的亲人。

婆母八十九岁,以前天天吃药,相信大法后真相护身符不离身。用她自己话讲,睁开眼我就念“大法好”。现在不吃药,饭也吃的香,觉也睡的好,心脏也不难受了,身体比前几年还硬实。通过她的变化,村里很多人主动要真相护身符、诚念“法轮大法好”。

我丈夫在处级干部体检时,只有他一人没病,各项指标正常,院长和医生无不说:真羡慕你。二次车祸安然无恙。经常帮助发真相资料的大侄也幸免一次车祸。

三、讲真相救度众生

看到同修救度众生的慈悲心态真是令我感动,知道自己的差距很大,但也愿把这方面的做法和体悟总结一下。

(一)广发真相资料

几年来除了在本地区不断的发放真相资料外,还先后去过各学校、商场、超市、机关、住宅区附近的郊区、农村等地散发真相资料、《九评》、贴不干胶;写信给不能去的亲朋好友家寄真相资料劝三退,也包括不同地区被监禁、迫害的同修,劳教所、六一零办、单位领导、公安处、各科室、社区等。凡是明慧发表的详细地址都要写三至五封,全都手写。

坚持在纸币上写真相救度众生。我是看到明慧上同修的做法才开始;后来师尊肯定了这种做法我更是坚持做好。一次无意间从另一同修那里得到了二套写纸币真相的印章,就更是得心应手。

(二)碰到的人都是救度的对像

这个太多了,菜市场、商场、机关、单位、社区,坐的火车、汽车、三轮车、来我们家的擦油烟机、装修的、查水、电、燃气表的、收破烂的等等,碰到的人我都和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几乎都很顺利。

零三年,在火车上由一个妇女从腐败谈起,她说人家领导干部把孙子那辈子都带出来了。我就讲我在大法中悟到的法理:别羡慕他们,“君、臣、富、贵皆从德而生”(《精進要旨》〈富而有德〉),如果他们子孙没有德也享受不了,不是遭灾、就是遭难或变成医药费……他们虽没听过但都很认同。有两个大学生说:你一定是学啥的。我说是修佛的。当火车快到站时,我坦然的打开密码箱,拿出光盘、真相资料,分别发给附近的十个人。从容的告诉他们我是修炼法轮佛法的,不要相信谎言。当时一人站了起来说:我是某某站人事处长,这段铁路上有什么事找我。我为他们明真相得救度感到欣慰。

我住的楼门十二家全都发了“神韵”光盘、《九评》、不同时期小册子、周报等,有六人已三退。以前住过的左邻右舍、亲朋好友;工作过的同事、同学;部份社区,对年龄大的、比较远的,我都带些礼物,花一些钱,到家中、到单位找人、救人、抢人。

(三)利用各种聚会形式讲真相

有一次,我丈夫的战友集会,他们二十多年没见面了。一见到就说:嫂子咋保养的,比二十年前还年轻,我说我就是学了法轮大法才这样。马上切入主题,讲真相。从我自身的变化讲天安门自焚的谎言,讲大法在世界的洪传,使他们都明白了真相。最后患肠癌的首长专程到我们家取了师尊的讲法录音带和炼功光盘。

零五年三月的一天,我回老家约三十年前的同事聚会。三个多小时的聚会都是以我讲真相为主。有人说:我明白了你们冒着生命危险讲真相是为了我们。另一个人站起来说:我退出共青团,再也不能干那事了(包二奶)。全桌十二人都同意了三退,连饭店的老板、老板娘也做了三退。

有时我也会给大家背上二首师父的诗。十年来师尊的诗我不仅会背而且入心入肺。有一次当我以祥和慈悲的心态,抑扬顿挫的背完师尊的两首诗时,在场的人都惊呆了,无不赞叹!接着我说:全世界有多少高职位、高学历的人对师尊的法理佩服的五体投地。其实这就是佛法、佛法无边啊!他有更深的内涵。就是不学的人,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就会祛病健身,危难来时命能保。天灭中共是必然,尽早三退保平安。

(四)到农村去讲真相

我和丈夫都是农村家,不仅偏远,而且都没有一个学大法的。救度家乡一方世人成为我责无旁贷的责任。

每次回家前,我都要在同修的帮助下,提前精心准备好适合农村的小册子、光盘、乡里乡亲、法网在收、觉醒等单张、护身符、劝善信、《九评》,年节还有贺卡等各种真相资料约十份装入自封袋,贴上两面胶。

每年回家四至五次,每次带上近百套。十二年来,大约在周边的十几个乡村发放真相资料约三万份。把大法的福音送到了千家万户。

零三年新年下大雪,我只骑个自行车走了三个自然屯,一切都顺利,家里人都称奇。那年白天我在屯里发资料碰到两个妇女和她们讲三退,来了四个小伙子。有人问:你是哪来的?远道来的。干啥来了?串亲戚来了。上谁家?看见谁就上谁家,相见就是缘份。对话一下拉近了和他们的距离。经我進一步劝说,三退保平安,一分钱不花买个生命的保险,六个人全退了。

有一次,发资料看到了老村长。两年前我去他家连同女儿女婿三退都做了。这次看老人家虽八十的人了,可红光满面,乐呵呵的。他说我天天戴着护身符,并拿出来让我看。老村长说:资料给我吧。我以为他害怕。他说,我才不怕呢!这里路我熟,我去发。

(五)遇到问题讲真相

零二年十一月,我所在单位退管办保卫处突然找我丈夫,说大法弟子举报,我是这个地区的核心人物,活动频繁,并说保卫处专人盯着我。我一听当即否定,这决不可能。但这事的出现绝不是偶然的,这不正是我讲真相的机会吗?第二天,早上八点,发完正念,我就去了退管办。先找处长讲真相,最后他打电话把主管科长叫来,你们做工作吧,我是做不通。科长说你都做不通我们更做不通。到科长室,我还是讲真相,这时屋里人越来越多,科长对我说,你可别讲了,回去好好学吧。我为他们明白了真相而高兴。

第三天上午学法发正念,下午一点到保卫处,自报家门后就和处长讲起了我为什么学法轮大法。我讲的很平静、祥和,他听的很认真、耐心。其间有两次来电话他都推托了。最后他说:“你可讲的不少。我和法轮功打了四年交道还真没听过这些事,也可能你祛病健身很明显受益大,你自己在家学呗,非贴标语、撒传单,去北京干啥?”我说:“这话说起来就更多了。很多同修生死不顾,就是为了告诉你们真相。明白真相有福报,相信谎言害自己。其实法轮功学员信仰的是真善忍,完全符合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在家、在社会上都是好人,这是公认的。而江氏集团践踏人权,不讲法律,甚至连一句真话都不让说,也不让你们知道。如果你们按它的去做,那不是助纣为虐吗?如果你们利用工作条件保护大法弟子,就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吸取历史上的教训吧!别给自己留下污点和遗憾,这也是我今天为你来的目地。宇宙法理对所有生命都是公平的。善恶必报呀!这是天理。另外,我们的师尊教我们修炼人要达到无私无我,处处为别人着想,这么好的功法,一分钱不花,什么病都好了,不告诉别人才是自私的。现在全世界八十多个国家都在学。”他说,那你就在家炼吧,没人管你,你可别让市里抓着,那我们就没办法了。我明白他是为我的安全担心,而没有那种邪恶因素。我为他正确的摆放自己的位置而高兴。

几年来,讲真相时,也遇到过不接受的、抵触的,都是因为及时发正念,师尊帮助化解了。

讲真相救众生已溶入了我的生活、我的修炼、我的生命,已成为一种自然的机制和状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