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大法弟子心得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五日】两名内蒙古大法弟子借此《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征稿》良机,与同修们交流。


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
大陆大法弟子 明镜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好!

看到《明慧周刊》三百四十七期的重要时事,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征稿启事。我就对自己说:这次交流会我必须参与,因为我修炼九年了从没有投过稿,总认为自己修的不好,没什么可写的,这是自己求安逸心的借口,这次将这个不好的执著心曝光,解体它。交流会是正法修炼中师父给予我们整体提高升华的形式。我们每个修炼者都是整体的一粒子,那么这一粒子都有责任交上这份修炼的考卷。 下面我就将自己得法的点滴向师父汇报,与同修切磋。

我是一九九九年五月份得法的,得法前满身都是病,看到有修炼大法病好了的同修,才慕缘走進修炼的大门,修炼后所有的病症全部消失的速度实在令我惊叹不已!后来我慢慢体会到这是大法师父把我这个满身业力的人从地狱里捞了出来,由此我更加坚信大法师父,坚信大法。

得法两个月后邪恶就开始大规模的迫害,我和同修前往北京上访,想为师父鸣不白之冤,却被绑架到当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与同修都不配合邪恶,我们白天背法,那时因我得法晚,再加上自己不知道精進,能背的法也不多,但我们当时就一个想法:能背多少法就背多少法,让整个身心沐浴在法中。还有一个犯人,一直和我们这些大法弟子关在一起,我们有空就教这位大姐背诵《洪吟》,晚上我们半夜起来炼动功。那段时间恶警仍在想方设法欺骗我们:只要说不炼了,就放我们回家。我说:我们如果想不炼了,我们还去北京上访干啥?恶警吃了一鼻子灰就变本加厉,又高压将我们的亲人都叫来,想用亲情改变我们的信仰,想叫我们终生悔恨,我告诉他们:没门儿!

那时也不懂得多少常人层面上的法律知识,也不知道如何讲真相,但骨子里就知道“师父好!法轮大法好!”中共邪党所说所做都是假的,我告诉亲人:“你们回去吧!师父好!法轮大法好!没有大法师父,就没有今天的我,我就跟师父走到底!”当时还不知道发正念,现在回想起来那颗坚定的心就是正念。《洪吟二》〈师徒恩〉中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在师父的呵护下,邪恶无条件的放我们回家。

我家开了一间小店,店面不大整天还很忙活。起初我阅读《明慧周刊》时,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说每天走出去“讲真相”、“劝三退”。看到同修做的这么好,可我又走不出去,心里真是很着急,如此又被旧势力钻了急躁的空子,人上火了,嘴也破了,头有时还发晕。我当时只觉的这种状态有点不对头,却不知道如何向内找。有一天学法学到《洪吟二》〈无阻〉“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后,自己猛然醒悟,才想到我如此着急不也是执著吗?自己也有修炼的路呀,无论做什么都可以讲真相救人,每天光顾小店的顾客,不也都是大法师父安排的有缘人来听真相来被救度的吗?从此我就找一切机会给来店里的人讲真相、“劝三退”,说来效果还真挺好,以至后来将真相纸币结合起来用,效果还更好。

二零零六年,我去了一趟远在千里之外的婆婆家。因为婆婆家的亲人我没有给讲过真相,此次之行的目地就是要给这些亲人“讲一讲真相”、“劝劝三退”。到后与他们一讲,真是为这些可贵的亲人高兴,他们都已听到、看到了真相资料,遗憾的是还没有“三退”。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告诉我:原来他们村就有一户人家修大法,而且那位同修也给村民讲真相、“劝三退”。婆婆家的人说:“你讲的和他们讲的都一样,我们也知道大法好,可上面三天两头的来骚扰、来抓那个学大法的去学习(洗脑班)。所以我们也没敢退,万一让他退了,他再告诉别人。这回明白了,那你就把咱家人都退了吧!还是自家人退了保险!”我说:“你们让他三退也一样保险,他也一定会给你们保密的!”就这样十几个家人都“三退”了。

从婆婆家回来后,我感悟到真象师父对弟子说过的:“你们只有救人的份儿”(《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从那以后我们就遵照师嘱,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有机会就讲真相,劝世人三退,世人得救不要起欢喜心,未劝三退世人也不要气馁,只要有机会就要讲,即使未劝三退,也权当为这些可贵生命将来能够得救做铺垫,缘份一到,他们的生命焉能有不获救之理!

最近又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我给娘家姐姐打电话问候的时候,没想到的姐姐告诉我:“你姐夫的弟媳得了尿毒症,去沈阳、长春各大医院都治不了,想要做透析,却因心脏还不太好,医院都不敢给做手术。你姐夫家就他们哥俩,八十多岁的老父亲,跟姐夫的弟弟一起生活。他们家上有老下有小,孝顺的弟媳才四十多岁,要有个三长两短岂不太可惜了吗!这家人今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我郑重的告诉姐姐:“你先别发愁!你马上就告诉弟媳诚心的默念这救命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再将我回去捎带的大法真相光盘和小册子找出来给她看看,相信马上会对她有意想不到帮助的。 ”

弟媳默念后不仅觉的挺好,而且还要炼功,让我在电话里马上告诉她怎么炼。我说:你们那里没有大法弟子吗?她说:只能看到真相资料,就是不知道谁发的。我说:你就诚心念这九个字,让我来想办法。但那边的同修我又不认识,我暂时又回不去,可咋办呢?我就默默请求师父帮帮弟子吧!

奇迹就在这转瞬间真的出现了,等我再打电话询问弟媳的病情如何的时候,告知当时因为弟媳感觉很难受,被立刻送到县医院,经确诊可以做透析。刚做完透析,一位护士对家人说:“这病咱们县医院医疗条件肯定治不好,要想好病,看来只有大法能救她了!你就告诉她炼法轮功吧!”家人说:“可炼法轮功的亲人远在千里之外,怎么炼呢?”这位护士又说:“看你真的很面善,看你就很有机缘,想学我来教她!”这位同修护士还说:“听了你们经历,这可能是师父安排的!”当时就把师父讲法的MP3给弟媳听,弟媳一听之后说:“困了,我要睡觉!”大家都很惊讶,要论平时每天晚上她都难以入睡,有时还彻夜难眠,没想到她整整睡了一宿。

听到这里,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师父太慈悲了!感谢师父!师父曾经讲过:“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转法轮》)。

在慈悲伟大的师父呵护下,我们走过了风风雨雨的九年,想说的还很多,就不再多占用同修的时间了,让我们共同精進吧!走好走正最后的路!让师父少一分操心,多一份欣慰!让我们带着更多的众生跟师父回家!

再次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师父不愿落下我

内蒙古大法弟子 青镜

“师父指我回家路,一路走来好幸福。”我从一九九八年得法在浩荡师恩的呵护下,沐浴在佛光中走到今天,虽然文化水平有限,但我只想把亲身的感受到的师恩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我从小就不喜欢与同龄孩子玩耍,我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待着,总觉的自己在等待期盼着什么。我的人生也是很不幸的那种,婚姻失败、身体不好,每天都在痛苦中迷茫生活。一九九六年在我感到生活无望的时候,有一天忽然从遥远的空中传来“勿喜勿忧”的声音,我很纳闷,想“勿喜勿忧”,就“勿喜勿忧”吧!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的就把此事淡忘了。

从小就喜欢看民间故事的我,非常相信前生今世、因果报应诸如此类的,但对气功不相信,觉的在蒙人。后来听看师父讲法才明白,这都是假气功闹的,所以从来也没有练过任何气功。

一九九八年三月末,与同事打电话(他远在离我约有四十华里的地方看泵),听他介绍:说他炼法轮功,功法很好,请我试试。也怪,平时不相信气功的我,当时听到他的邀请就有一种马上要学功的冲动,我对他说请他回来教我。第二天他就骑自行车给我送来了一本《转法轮法解》,当天我上夜班,用了一晚上就把书看完了,觉的这也不是象人们平时所说的气功啊!我下班以前又给他打了电话,问他还有没有别的书,烦请他赶紧给我送来,他当时不相信我已经把书看完了,下午他又来了,到我家给我带来了《转法轮》,他郑重其事的告诉我:“请你抓紧看。”因当时大法书很紧张。他允诺借我一周,因为他的工作岗位不能离人,他暂时不能回来。我看完《转法轮》后,觉的法轮功不是气功,自己又说不出来是怎么回事,心中还不想把书还给他。我打电话给他,但他不同意把书给我,我和他商量能不能多借给我几天?我好把书抄下来。这回他同意了,就这样我抄了一遍《转法轮》,而后太想炼法轮功了,我给他打电话说:我已经抄完,我抄写的速度着实令他吃惊,带着几分疑虑、几分敬重,他很快就来了,我请他教我炼功,他就把《大圆满法》借给我,让我照着炼,弄不清楚的就给他打电话。他告诉我家附近有炼功点,我请他帮忙带我去,他说:“你自己去找吧,肯定能找到的!”当时我的心里还有些顾虑:不认识人家,就找人家去学功,还不知道有什么仪式?需要花费多少钱?借此,这事就搁置下来了。没有想到他又给我打电话问我:去没去?我就把想法告诉他,他说:“你就去吧!分文不收的,不管你认不认识同修,他们都会热心的帮你的!”开始我还很犹豫,和女儿念叨说:“他没有时间教我。”女儿说帮我找找看是在谁家,再陪我一同去。她出去后不久,很快就回来了。她说:走吧!离咱家很近的。她还说从路上一过就看见一家三楼墙上挂着师父的法像和法轮挂图。当时我太高兴了,赶紧催着女儿和我一同去找。果不其然,出去不久,就清清楚楚的看见了师父的法像,上楼敲开门后,同修非常热情的接待了我们。同修的盛情既消除了我后天形成人的思维定式,又开启了我万古的期盼,更体会到一种文化的回归,亲切而温馨,是师父指引我加入到大法的行列中来。这正是人神一念乾坤定,师父指引我回家。

在修炼的路上,通过学法炼功,我的身体不仅得到了净化,而且心灵得到无言以尽的升华。我的神奇的经历经常被我和同修传说。但刚一开始去公园炼功,由于我在人中养成的不怕贪黑就怕起早的习惯,开始让我有些坚持不下去。但有一天早上刚炼完功,从公园里出来无意间猛一抬头,就看见半空中一尊巨佛端坐庄严。随着進一步学法,逐渐悟到这是师父让我坚持集体炼功,把炼功场上的大法身显现让我看。

修炼以前,我曾经买了一台健身器,修炼以后就把它给遗忘了。有一天,孩子把它拿出来玩。我这个人有的时候有一种与自己年龄不符的好奇心,我也想试试看胳膊还疼不疼,随随便便的摇晃了几分钟也没十分在意,没想到晚上睡觉就梦见师父叫我背法:“不按法的要求做,就不是我们法轮大法的人,你的身体还给你退回到常人的位置上去,把不好的东西归还给你,因为你要当常人。”(《转法轮》) 当时我还没有开始背法,但遇到问题时,就会清楚的梦到背一段针对我这个问题的法,背完后当时就醒了,而且会清清楚楚的记住这段法。梦醒后非常内疚,怎么能让师父还为我们操心呢?默默告诫自己:以后要努力学法要做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和平的修炼环境没有了,自己又和同修接触很少,师父便点化我记住:“身在乱世中 难得独自美”(《洪吟》〈游日月潭〉)。我领悟到师父的法旨,去作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

二零零零年我去北京证实法回来后,共同生活十五年的老伴(这已经是我的第二次婚姻)提出要和我离婚。因我得法修炼明白了人与人之间的因缘关系,我以一个大法弟子祥和的心态处理了这件事。以后便和女儿一起生活,有时心性守不住也会发生一些矛盾,深藏的“我”告诉:不行,再找个老伴,总比这强。这个想法实实在在是被魔钻了空子,被加强后总有念头在梦中翻出来。醒来后觉得这想法太危险了,一定要多学法,熔于大法中,才能达到师父的要求、标准,经此以后再没有这种念头出现了。

有一次我去看守所发正念,正赶上修路,我乘坐的班车只有我一个,必须从这条路上走才能达到目地地的,由于挖掘机占用道路中间,班车过不去,司机准备绕路走,让我搭乘别的班车回到始发站,我当时心想:这不行,我要做的事是宇宙中最正的,因为一切都是为了大法和大法弟子开创的,我当时打出去这一念,请师父加持:让修路的挖掘机让开路,我要过去。此念一出,我乘坐的班车由于行车时间有规定,无法倒车,后来挖掘机让开路后,我顺利通过,完成此行的目地。在班车行过的那一瞬间,我在心里默默的深谢师父!人间的语言真是无法表达师父的无微不至呵护。

还有一次,我去黑窝附近发正念,一个中学生在假山后高声背诵英语,看他非常用心的样子,我想你也总不能干扰我呀,怎么办?我发出一念:请师父加持:叫他到别处去背,念头一出,这个中学生又背了两句就走了。周围马上安静下来了,我和同修一道开始做我们的事。

象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同修们也会各有体悟。我只想把师父对我的加持与呵护用人世间的文字表达出来,与各位共同分享,一起朝着师父赋予我们回家的目标更好的实修。

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