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个粮食部门的副经理,九九年喜得大法,学了《转法轮》后,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尽最大努力修炼。随后在我的带动下,一家六口都走進了大法,在大法的恩泽下,全家人身心受益。

一、证实大法、维护大法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对大法铺天盖地的打压,一时间,我对突如其来的变化不知所措,通过学法与同修交流,头脑中渐渐有了一个清醒的认识,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是最正的,我们应该到北京去证实大法、维护大法。

于是我与另三名同修约好了时间到北京去,到了约定的那天,这三名同修都因为有事不去了,我当时流了很长时间的泪,心里对师父说:这么好的功法,遭到如此邪恶的诬陷,有师父的法身保护,我什么也不怕,我一个人也要去北京。

从没出过远门的我,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第二天,我在家人的支持下,一个人到了车站,看见有便衣在那蹲坑,我只好暂时返回家。两天后我与另一名同修辗转来到北京丰台,在那儿我们与各地去的大法弟子一起配合,制作了很多横幅,十三日,我们整体走上了天安门广场,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横幅威严的高高举起,在那一刻心中只有一念:大法是最好的!师父是最好的!就应该堂堂正正的告诉世人,没有怕心,也没有多想。

我们被恶警带到东城看守所,我见人就讲自己一家人修炼法轮功如何身心受益,五月二十日,由东城看守所转到地方洗脑班迫害六十多天。刚進洗脑班时,看到有同修写了所谓的保证书,我主动与同修交流,劝他们不能放弃修炼,不能说大法不好。在洗脑班要想与同修交流真的很难,我利用吃饭、上厕所,在一起劳动的机会与同修接触,鼓励同修在法上提高。一段时间后,同修们渐渐能互相沟通,认识也提高上来了。面对迫害,都能站在维护法的基点上堂堂正正的证实法了,在同修们的整体配合下,形成了一股正的力量。邪恶要大法弟子选择是要法轮功还是要共产党,大法弟子全部选择要法轮功,这一次极大的震慑了邪恶。我被当作重点迫害对像。一位副局长气急败坏的对我破口大骂,叫嚣要把我搞的家破人亡,身败名裂。恶警把我从当地洗脑班转到女子看守所关押三十天。

由于邪恶对我的各种摧残,在看守所我的精神状况很不好,觉的随时都有崩溃的危险。我心里明白,我不能精神失常,那样会给大法抹黑,我经常偷偷的流眼泪。就在我极度消沉的时候,清晰听到空中传来了响亮的呼唤声:“儿啊!快跟我回家吧!”是伟大慈悲的师父再一次给了我正念,使我在度日如年的魔难当中闯了过来。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奇迹般的在七月二十日,公司领导到看守所把我接了回来,第三天,我就堂堂正正回单位上班了。

二、正念正行显神威

因我在公司是副经理,加上我修炼法轮功在工作中我尽量按“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还跟同事讲大法如何好,在单位有一定的影响力。九九年十一月份,我向区委写了一封“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公开信,这件事情,在当地影响很大。因此,邪恶对我也是虎视眈眈的。

二零零三年三月八日,我刚从单位回家,就碰到一名警察在家门口,询问丈夫生意上的事情,我知道他心里有鬼,我正气十足的斥责他:我丈夫的生意,都是正当经营,你凭什么来询问这些。他急忙拿出他的工作证给我看,我看到他的名字,于是就记下来,并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他慌张的走了。

我准备把家里的大法经书和师父法像收藏起来,转念一想,不对呀!师父是主佛,谁也动不了师父的法像。我准备发正念,这时恶警们已冲到二楼来了。我想我不能等他们迫害我,就迅速打开二楼的大门,顺着下水管滑到一楼的院墙上站着,大声质问:你们是干什么的?我又没做什么坏事,你们谁也不准动我一下!当时已有八名恶警都围着院墙,我大声向周围民众揭露政府栽赃陷害法轮功的真相,揭露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

公爹公婆说:你们不准带我儿媳走,不然的话我就死在你们面前。邻居和同修们都指着警察说:“你们管一管坏人,我们这里经常有小偷,你们却不管,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谁要你们那个政治,你们快走吧!”

其中,有一位“老支书”(已“三退”)一直跟在邪恶头子的后面,叫他们不要迫害大法弟子,邪恶走哪儿,他跟到哪儿。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在同修的整体配合下;在觉醒世人的支持与维护下,经过四十多分钟的正邪大战后,恶警灰溜溜的一个个的走了。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一日,我正在单位上班,被当地六一零十余人把我从二楼办公室抬到一楼,绑架到洗脑班,我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在洗脑班我不放松自己的一思一念,不断增强自己正念的同时向内找,找到自己的许多执著,特别是情、欲方面的魔性还没有完全修掉。但是我心里知道,无论我修的怎样,我是不能承认旧势力对我的迫害,我想一定要尽快的堂堂正正的出去,我整天发着正念。

看管我的有三个人,她们想早上到外面跑步,从她们与警察的对话中我知道了放钥匙的地方,甚至清楚的说是最小的钥匙。我明白是师父在借他们的嘴点化我,我的正念也越来越强了。我躺在床上,看见自己能飞墙走壁。第三天下午,丈夫到洗脑班看我,我跟他说,晚上我就会出去的。他不相信的说:这么多人看着你,几道门你怎么出去呢?我告诉他有师父保护一定能出去。

晚上十二点钟以后,我起床径直走到值班室,里面的灯还亮着,我想“灯亮着,对修炼人不起作用,谁也看不见我。”我轻轻的推开门,里面睡着五六个人,我抽开办公桌的抽屉,拿着一把钥匙去开门,试来试去也没打开门,我只好将钥匙放回原处,我就回到自己住的那一间,我想了一下,今天一定要出去,我再一次来到值班室,惊奇的发现原来是一个套间,里面还有一间小屋子,我進去一看,钥匙就在一张凳子上,我迅速拿了钥匙,用钥匙开了门,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六一零的人看我不见了,害怕出事,去我公司要单位领导找我丈夫,说只要我没事,其它的一切都不追究了,单位领导还派人来接我去上班呢!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越来越少了,但是正法没有结束,迫害依然存在。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日,在我们地区邪恶以奥运为借口,肆无忌惮的绑架大法弟子,大面积的抄家。一时间乌云密布。四月十日,我们本地资料点的一名同修遭绑架,家里被洗劫一空。

四月十四日,为了营救同修,一直忙到晚上八点钟才往家里走,天漆黑,下着蒙蒙细雨,走到我住的村口,看见有三辆黑色的轿车停在路上,我向四周一看,一个人也没有,我就一直往前走,这时,一辆车后面的灯突然亮了,我知道车上有人,也感觉有点不对劲,我就从另一条路走,从后门回家,回家拿了钥匙就从原路退出。

突然看见有二辆白色的轿车停在路中间,我边走边想:刚从这儿走过,没有看见车子,这两辆车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呢?我没有多想,不慌不忙打着雨伞,径直从一辆车的旁边走过去,刚走过两辆轿车,我发现后面有一个人跟着我(可能是从车子上下来的),我有意向左转,他也往左转,我往前走他也跟着往前走,再往前就是死胡同。

我一点儿也不慌张,边走边发正念,我只能再往右拐弯,他也跟着往右拐弯,无意间走到本村同修的家门口,我敲了一下大门,正好同修的丈夫准备关门上楼,他听见有人敲门,马上把门打开了,他很热情的对我说:“你来了,快進来吧!”我从屋内射出的光中看见刚才一直跟着我的高个子中年男子从我身后走了过去。

進门后,我对同修说:“有人跟踪我。”同修说:“一正压百邪,别怕!咱们坐下来发正念。”于是我在同修家住了一宿,早上三点五十起床炼完功后,同修就到外面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一切正常,我便到亲戚家住了两天。

四月十七日,和同修在一起交流,同修说:“他有一个熟人同六一零的人在一起吃饭,说今天晚上又要去绑架大法弟子,不知道是谁?”,我听后心里想:大法弟子都成熟了,不会有事的,也没有把他们说的话当回事。

四月十九日,我就回家了,一切恢复正常,过后才知道,十七日晚邪恶妄想绑架的人是我,听邪恶们说,他们進屋里去看的,东西都搬光了,人也不见了,市六一零的气急败坏的把当地六一零的人训了一顿。

是伟大慈悲的师尊保护了我。他们没有到我家里去,我家的门锁的好好的,只是善于说谎的共产邪党的人下级对上级敷衍而已,真的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

尽管邪恶一次次想迫害我,但从未得逞,我凭信师信法的坚定正念,从否定迫害,反迫害,正念正行中真正体会到了师恩的慈悲浩荡!

三、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由于邪恶的迫害,在一次遭绑架后免去了我公司副经理之职,公司领导把我安排到很远的地方去收粮。当时真有那种受羞辱的感觉,很没面子。但我想修炼人是看淡世间的名利、不计个人得失的,我正好利用这机会提高自己。

于是我决定走到哪里就把大法的福音带到哪里。“在哪个阶层如何做个好人,都可以放淡各种欲望、执著心。在不同阶层都可体现出好人来,都可以在自己所在阶层中修炼。”(《转法轮》)我包揽了所有的后勤工作,一改往日总是安排别人的工作的常规,现在由别人来安排我,我严格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他们特别信任我,都夸奖我认真负责,把工作做的很好。我利用工作之便给买粮和卖粮的人讲真相,从不放过一次机会,不放过一个有缘人。一次到邻县去收粮,我了解到的那个地区有很多同修遭绑架,环境较紧张。

我想大法弟子是个整体,我来到这里,就有责任救度这里的有缘人。有一天,我和几个同事去过早(吃早饭),我有意吃的很慢,同事们吃完后,我说我来结账,叫他们先去把搬运找来。我想跟做早点的夫妻二人讲大法真相。这时,突然来了六、七个人来检查卫生,我知道这是来干扰的,我边吃边发正念清除干扰。其中一个高个子对摊主说:“你们用切肉的刀叉用来切菜不符合卫生标准。”我看见夫妻二人有点慌张,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我不慌不忙从屋里走到门口对检查的人说:“你们真的是关心老百姓的身体健康吗?这空气中还有许多细菌怎么办呢?”他们一个个都望着我,没有一个人回答。他们的心是虚的,根本不是为老百姓着想,是为了收钱,他们无理的留下了二百元体验收费单,往隔壁的副食店走了。女摊主也跟着说:“是啊!空气中的细菌怎么办呢?”她边说边走到我身边高兴的说:“你真会说话。”我微笑的点了点头。收钱的人走后,我跟他(她)们讲:“你们做生意是赚辛苦钱,共产邪党是收黑心钱,别跟共产邪党为伍。”于是他(她)们一个退队,一个退了团,我还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教人向善做好人,别相信电视的谎言,记住“真、善、忍好”,会有福报的,他们直点头,还送我出门,叫我明天还来过早。

还有一次,到很偏远的山里购粮,到当地一下车,我就看见有位老爷爷拿几元钱只买四斤最低价格的大米,我当时心里一阵酸楚:原来这里的老百姓这么穷啊!

我到仓库去核实数量,一个做搬运的人说:“你放心吧!我是共产党员,不会给你短秤的,保证你回家不差数。”因当时仓库有很多人,我怕他们听不到,我便大声说:“是因为你本性善良,对人真诚,才不会给我短秤的,并不是共产党教育的结果,你看见在共产党的干部大官大贪,小官小贪,连生产队的队长都贪。他们才是共产党教育出来的贪官。共产党从来就没给老百姓做过好事。就拿你们县说吧!你们县是全国的将军县,你们的前辈为共产党打天下,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你们生活这么困难,共产党却对你们一点照顾都没有,这是事实吧!你们再别认为共产党好,我听说别人说现在有很多人退党,不跟中共为伍,你们也别相信共产党会给你们好处。”接着,用第三人称智慧的讲了几句法轮功真相就走出去了。

我看见晒场上有两个男的在收谷,我便走过去帮着牵袋子。直接给他们讲了大约三十分钟的大法真相,并将他们二人劝退了(其中一个当过兵是党员)。返回到仓库有人问我说:你跟这里的人很熟啊!跟他们说这长时间的话,我回答说:“都是有缘人!”

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了,看到还有很多受邪党毒害较深的众生不明白真相,我更加抓紧机会向世人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二零零八年七月份的一天,我到外面办事回来,上了一辆客车,车厢里坐满了乘客,当中的走道上也站满了人,我是中途上车的,所以没有买票。车子开到一个检票点停了下来,两个售票员上车来补票,我从包里随手拿出十元钱,售票员找了三元钱给我。售票员补完票后将所有的钱交给另一位。这时,收钱的人发现有一张假十元的。我马上想到昨天买东西时退回给我的假十元,因当时没在意,就放回了包里,回家也没有及时清理掉。今天售票员收到的假钱应该是我的,我想我是修炼人,应该说真话,于是我大声对他们说这钱是我的,我不是有意要骗你们,对不起,我跟你换一张。我接过假钱边撕边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别人给我的假钱,我不能再去骗别人了。”售票员接了钱便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就下车去了。

接下来,我就顺势讲法轮功是如何教人做好人的,公婆炼了法轮功,身体也健康了……这时后排有位六十来岁的老太太,突然站起来,气势汹汹的指着我说:“你是为了证实法轮功才这样做的,法轮功是国家禁止的,你还敢在这里说法轮功好。”我告诉她:我说的是真话,难道撕假钱还错吗?其中有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也站了起来,更凶狠的说:“法轮功是×教,叫人不上医院看病,我们那儿就有一个人得了癌症不上医院治疗,结果死了。”我说:“医院是看病的地方,医院里每天死人,那能说医院是杀人场吗?”

老太太站在那儿还说:“我今天是搭错车了,怎么坐到这个车子上来了,真倒霉。”我平和的对她说:“同船过渡三世修,既然坐在一个车子上来了,那就是缘份,做人要善良一点。”老太太毫不示弱的说:“我就是好人,我就是在公安部门退休的,今天车子上是没有公安局的,不然叫人把你抓起来。”前面坐着的男子也跟着说:“修炼法轮功的人到处叫人退党,说是保平安,这就是参与了政治,还深夜到处发资料,就不是光明正大的。”

此时,我冷静下来边发正念边向内找:今天是哪儿错了,怎么会遭到这样的群体攻击呢?我看到了自己的争斗心,我想我再也不能跟他们争了。

老太太和她身边的人一直在说些刺耳的话,那场面真有点让人站也站不稳。

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一样:“遇到各种人,讥笑他,辱骂他,欺侮他,什么样的事情都能遇到。他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摆正与人的关系,守住心性,不断提高心性”。我用大法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渐渐的,心平静下来,心中生起了慈悲之心,觉的这些人真是可怜:怎样才能救他们呢?

心态摆正了,车厢里的环境也起了变化。一时间他们看我不说话,突然有位六十多岁的老头站起身对我说:“你今天说清楚,如果法轮功是好的,共产党就坏,如果共产党是好的,那法轮功就是不好,你说,你说!”我心里想,证实大法绝对没有错,今天谁也别想钻我的空子。我心平气和回答道:我不反对共产党,但是我说的是真话,法轮功确实是叫人做好人,对国家、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随着我心态的改变,整个车厢的气氛缓和了许多,老人也平静的坐了下来。看到车厢内众生,我很痛心,懊恼自己不但没有救他们,还让他们听了些不好的话。

老太太突然叫车子停下,他们一行有五个人在中途就下了车,我找了一个跟他们打招呼的另一位老人的身边坐了下来,主动同这位老人打招呼,老人说他们都是老干部,一起到区里去办事情的。他问我是干什么的,我回答说是做生意的。

这时刚才很凶的那位男子很诚恳的问我:国家这样镇压法轮功,你们为什么非要坚持呢?我想众生得救的机缘到了。于是我不慌不忙,一字一句的对他们说:“共产党残酷镇压法轮功九年了,法轮功学员有的被判刑,有的被劳教,有的家破人亡甚至被打死,都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原因有两个。第一,法轮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做对社会有益的人,不管有无人看见,都是按这个标准去做,这是任何法律都起不到的作用。为什么贪官屡禁不止,就是因为任何法制都改变不了人心,这在共产党里面是一个普遍现象,而法轮功是从本质上改变人,真正去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第二,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公婆今年八十三了,九九年没炼功前中风两次,左眼失明,经济上,精神上给家人和自己带来极大的压力,现在不但生活自理,还能做针线活,这在法轮功群体里是一个普遍现象。

这就是法轮功在全世界洪传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真正原因。希望大家千万别相信媒体的谎言,那是共产党栽赃陷害的”。

车厢里的人都静静的听着,真相讲完了,车子也到达了终点,人们带着明白了真相的喜悦往回家的路上走去……

九年来,全凭师尊的慈悲呵护,全凭大法高深法理的指导。

九年来,在修炼这条金光大道上,有人心难断的心酸,也有提高后的愉悦。

我一个悟性不好的大法弟子,跌跌撞撞的走到今天。我清楚的知道,前面还有很多人心和执著有待我在法中修正,还有大量的众生等待我去救度,唯有精進;再精進,才能回报伟大的师尊的慈悲苦度。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