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 坚定大法

稳健走好师父安排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五日】本来几次心得交流会都想参加,但总是感觉自己没有同修有轰轰烈烈事迹,还有很多执著没有去干净,没什么可写的。经过看明慧文章汇编《请同修重视法会投稿》,还是应该写的,学生写作业、交作业是必须的,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怎么能不向恩师汇报自己的修炼体会呢?

一、法难得

我是一九九八年五月得法的。真是法难得呀,当时我在东北一家国有企业经理办公室工作。在单位里前后有三位同事向我洪法。有位同事子宫癌、常年流血不止。我办公在二楼,她在三楼,经常能看到她很吃力的上楼,经学大法后病全好了。因她管理库房与我的档案室很近,经常给我讲大法的美好,让我与她一起学。还有位小车司机、公司经理经常跟我谈法轮功的情况。当时不知珍惜机缘,以自己要参加学习(学历升级)、又要带孩子等理由没学大法,经过一年时间后才真正开始学法。得法后真是觉的脱胎换骨一样,早晨到小公园炼功、晚上带着女儿到学法小组和我一起学法,那段时间真是非常可喜的。因为我原来一直在恶党党委工作,是在恶党文化灌输中成长的,而且在机关不良的风气污染中,身上都是黑乎乎的业力、还有一个肮脏的思想。师父把一个业力满身的我捞起,让我变得无病一身轻。我真是太幸运了。一年后妈妈、爸爸也喜得大法,非常感谢师父。

二、经魔难

“七·二零”以后,形势突变。我的心也波动起来了,不能出去炼功了、学法小组也不能去了。大法被诬蔑,邪恶的广播车就在我单位的窗前来回窜行,邪恶非常嚣张。我办公室的刘主任是军人出身,非常听信邪党的宣传,在办公室的小黑板上写上了诬蔑大法的话,我看到后就给擦掉了,刘主任气的脸发白。我告诉那些都是是非颠倒,欺骗百姓的,我炼功后人都变一个人一样,做好人有什么错呢?你不要听宣传。但是他还是很邪恶,不让我在办公室学法。有一次,把我的书给藏起来了,还不承认,不给我。我说:“给你吧,正好你了解一下,以前让你看你不看,现在看看吧。”他更加邪恶瞪我一眼。天安门自焚造假后,有一天,我正在档案室整理档案,刘主任突然進来了问:“你干什么呢?”我说:“整理档案呢。”又问:“法轮功自焚你知道不?”我说:“那都是假的”。他气急败坏的说:“你太痴迷不悟,年纪轻轻信什么不好,共产党不让你干的事,你就少找麻烦。”我说:“不让吃喝嫖赌,你们哪个少干了。”(当时是动了争斗心)他一听这话,上来就把我的钢笔夺下摔在地上,顺势把我推倒,欲行无礼。后来我跑回办公室,修“真、善、忍”有什么错呢?不能让他再这样了。于是,我找到公司张经理把这事说了。经理说:“你要理解刘主任,你看他从小面朝黄土、背朝天,又到部队大熔炉里炼了二十多年,都傻了。”“没事,你放心吧,我找他谈谈。”从那以后刘主任再没有干扰我。感谢师父给我安排这样的经理,他不但使我接触了大法、保护了我,而且还保护很多同修。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单位的干扰没有了,家庭魔难又来了。丈夫本来是不反对我学大法的,他跟别人说我炼功后能干家务活了、也不经常走了。以前是一、三、五游泳;二、四、六有应酬,孩子也不管,经常打麻将、跳舞、唱歌,现在学法轮功变好了。但是“七·二零”以后经常找茬跟我打仗,原来我说一不二,这回骑到我头上来了。不让我学大法,让我去学太极拳,说小胳膊拧不过大腿。我告诉他,这个法我是学定了,没有大法、没有师父我不会跟你过到现在的,你感谢我师父吧。他看动摇不了我,就把我用来供师父法像的小莲花灯给扔了,说:“浪费电。”我不理他、他扔我就再买,连续三次他也不扔了。

经常跟我联系的同修的丈夫告诉我丈夫说:“你看着你媳妇点,她们在外面租房子做资料,钱都投那上去了。”这一下可触及他心了,本来他就小气。有一天,我下班回家,他把家里的凡是我的东西都搬出来了,说今天用不着你做饭了,你说你是要这个家还是要法轮功吧,你要这个家呢,咱就好好谈谈,你要法轮功就离婚。我当时觉得很突然,我说:“我修炼后有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对不起这个家的地方、对不起孩子的地方?”他说:“没有。”我说:“你就是因为我炼功,你与我离婚,是不是?”他说:“是。”我说:“我同意,说出别人不会笑话我,只能说你无情无义。”他看我非常认真就不吱声了,以后再没提离婚的事。

三、去执着

修炼十年多了,觉的自己求名、求利的心好象修掉了,但经过一件事后发现这个心还有。我在单位里已经更换了多个岗位,每个工作岗位,我都按大法要求做。现在从事的是劳资工作。一次,单位要在全公司范围内竞聘上岗。有个分公司的东北大学本科毕业的劳资科科长,要竞聘我们单位的我的和另一名同事的岗位。我们部门的主任跟我说:“你可要好好准备准备,竞争不上就下岗,工资由几千变到几百元,这就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你把手里的工作先放一放,以竞聘考试为主。当时我的心情无法形容,我说:“我让给她吧。”主任说:“你傻哟,回去准备吧。”

师父在《加拿大法会讲法》中讲到:“我讲我们有的人把自己的前程,什么工作呀,事业呀,在关键的时刻都能放的下,那么这个人是不是过了这一关?人活着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人能够在常人中有前途,有一个自己满意的事业,以至于自己的理想,想达到一个什么成度。如果这些都摆在他面前,真的将要威胁到这些事情的时候,他能不能走出来,真能走出来那不就是走过了生死这一关吗?人活着不就是为了这个吗?他连这个都放的下的时候,他不就是能够放下生死吗?”我反复把师父的这段法看了许多遍,悟到这就是生死考验。但是心里还是放不下,学法、发正念、思想业力不断的干扰。竞争对手有诸多优势,竞争不过她怎么办?将来没有工作怎么办?别人怎么看我呢?多让人笑话呀,心里翻江倒海的,名利心都起来了。几天中,一边准备答辩资料,一边不断的学法、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我的邪恶因素。晚上到学法小组切磋此事,同修都说,你要把心放下。在小组上正念挺足,我也说:“听师父安排让我在本岗位,我就好好干,让我回家,我就专心致志干大法的事,成为专修弟子”。话好说做起来难,不剜心透骨不算数,回家后心里又闹开了,没有收入孩子怎么办,别的还不会,做买卖脸面还放不下。我来到师父法像前,给师父跪下,我在心里问我自己,你到底信不信师、信不信法?我坚定的回答:信。就听师父安排,去留师父说了算。这时我感到一块黑色物质从我的头顶下去,隐隐约约的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她会放弃的。”从这以后,我真的如释重负一样。半个月的时间,我没有间断到学法小组学法,而且,单位的工作也没有放下,考试资料、答辩材料准备的也比较充份。单位主要领导,看了我的自我推荐书后,跟我的部门主任说:“小吴写的材料非常好,比另外一位同事写的好,而且是她本人写的。”参加竞聘的时候,我想应表现出大法弟子的风范,我并不代表我自己,而是展示大法美好,因为上级主考官有的知道我修大法。在与对手抽签谁先答辩的时候,我让她先抽,她一看我善意的面容,就说让我先抽,我微笑着说:“你是客,这毕竟是我单位。”弄的主考官说:她俩认识吗?怎么不象竞争对手呀?大家都笑了。后来她先抽了个先答辩,我起身向会议厅外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听到她说:“我放弃。”那个声音好象是那么的熟悉。最后,我以对方放弃,而稳排第一,也用不着两周公示。经过这次魔难,我深深的体会到:任何时候都要坚信师父,坚定大法。

我是一名比较年轻的弟子,从小就对男女的事很好奇。在学校里,就看了很多言情小说,再加上党文化的多年洗脑,在没修炼前,在生活上很不检点,修炼后去色心去的很苦。在《澳大利亚法会讲法》中师父说:“‘情’字啊是很难放,我告诉你们啊,人都以为自己的思想感情是自己身体中的一部份,是经过思想所产生的东西,根本就不是。‘情’恰恰是最不理智的反应。你们是凡被‘情’带动的时候,你们根本就理智不起来。”我有时真觉的不配修大法,辜负师父的苦度。在我刚刚得法的时候就遇到一位辅导员,他与我年龄仿佛,对我也比较照顾,我们在一起炼功,一起学法,渐渐的我觉的有点离不开他了。旧势力就给你安排你心中爱慕的男子,让你修不成。因我有这个“色心”,所以就来干扰我。我不断的发正念清除这些不好的思想念头,不断的学师父有关去色心的法,把明慧编辑的婚姻家庭切磋文章选《修心断欲 正念正行走好修炼路》认真去看、去学,从中吸取经验教训。现在,我不再觉的男女性爱是多么的美好,而且觉的是一件最肮脏的事,夫妻之间也有了节制。

四、证实法

九九年的七月二十日,法轮功遭到了铺天盖地的打压,江氏流氓集团用所有的宣传工具,对我们伟大的师父,对大法進行造谣、诬蔑、栽赃陷害。不仅广大民众受蒙蔽,受毒害,同时也欺骗一部份炼功人。我当时心情很沉重,心灵受到极大的压抑。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我们地区的学法炼点就经常受到干扰,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及全市的大法弟子,就到过市政府集体上访,说明我们的一切。邪恶它就是毒,它就是害世人的。当时我们没有真相资料,我就利用工作之便,用办公室的复印机晚上下班之后大量印制真相资料。怕让警察看到,我就把复印室的灯关掉,有时机器不太好用,我就跟它说话,请师父加持,你是我们的法器,你也是为大法而来的,每次都非常顺利。然后,到同修家,我们大家折叠后分别送到千家万户。有一次,白天工作期间,有同修要印经文要得非常急、量还比较大。我说:“我单位纪委书记在计算机室打电脑呢。”同修说:“我去复印社,他们不敢印,着急给农村的同修送去呢。”我一听,拿着经文就上楼了。我请师父加持,有师在有法在,怕啥。我手里拿一堆文件,很自然的到计算机室印材料。在这中间,办公室刘主任过来几次,他过来我就用文件盖上。纪委书记一边打电脑还边与我说话,因是他背对着我,我侧身站着,心里也非常紧张,我心里背师父的经文:“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经过半个小时,我顺利印完,然后,给在楼下的同修送去。我轻松的回到办公室,谢谢师父的保护。

我们地区的同修相继去北京证实法,我也觉的应该去。但是,有几次要动身的时候,不是耳朵听不清声音,就是脚后跟不敢落地。我心想这怎么去呀,当时不知是怎么回事,现在悟到是旧势力的干扰。后来,我在抱轮时,明显感到一股力量在拽着我的胳膊,而且眼前出现天安门的画面。当时,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我的心想:我师父被诬蔑,大法遭诽谤,我怎么能不去说一句真话呢,我一定要去。当天晚上做了个梦,梦到有好多同修都到天安门相聚,在观礼台前我与一同修在交流……。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我与同修一起带着女儿到北京证实大法,我们一路发着正念、背着法,早晨到天安门广场。广场上真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戒备森严,警车、便衣到处都是。我们在天安门广场走着,当走到观礼台前时,我一看跟我梦里的一模一样,我举起右手高呼:“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当时我的心非常激动,压抑已久心声终于发出来了。奇怪的是离我只有几步远小军警还冲我笑。我告诉身边的同修,你们怎么不喊呢?师父就在身边。又走了一段路,别的同修也发出心声。我们又到天安门城楼上、广场周围发正念,贴粘贴,晚上顺利到家。

五、救众生

师父在二零零二年八月发表了《快讲》之后,我先后利用休长假的时间,带着真相资料(大法书、光盘、磁带、MP3)送给亲戚,从大连、营口、长春、吉林到黑龙江;从农村到城市凡是能想起的亲戚都要去,几十年都不来往的亲属都走遍了。有的明白了真相、有的得了法,大部份人做了“三退”。有的我第一次去的时候,还不知“三退”的事,我又第二次去,带回长长的“三退”名单。有的同修说:“你真虎,带那么多东西,有多险呀。”我说:“我背个兜子也没人问呀”。师父不保护你,你还不知道咋样呢?当时我真不知火车上查那么紧,在车上还给人讲真相、送资料呢,现在想起来太不理智了,又让师父操心了。

二零零五年前,我一直负责传递资料。先后我接触的大法弟子被迫害,其中有两位被迫害致死。有几次资料中断了,在这期间,我也出了怕心。经过多学法、背法、多发正念。跟头把式在师父的呵护下走了过来。二零零五年末,我自己在同修的帮助下,建立了家庭资料点。上网、下载、刻盘、打印,做书基本是独立的,算是开了一朵小花。另外,我现在管理近四千人的工资管理工作,还有近二千人的是日常管理工作,能接触大量的众生。而且,师父给我安排了比我部门主任办公室都大的、我自己一个人的办公室。几乎平均每天都有人听我讲真相。到外面办事也要随时做真相,见到有缘人,讲真相促“三退”。“三退”人数很多,我也记不清,因还有外来人、和职工亲属来办事的,都是我要救的众生。也有不听真相的,也有到部门主任那儿说三道四的。主任说不让我讲了,我怎能听她的呢。我的部门主任已三退,还有,我原单位办公室的那个刘主任也“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了,还把藏起来的大法书还给我了,告诉我要注意安全,共产党太坏了。

在正法修炼过程中,我虽然跟师父走过来了,但还有很多人心没放下。如色心、嫉妒心等都是死关,都是必须去净的。我要勇猛精進,去掉各种执著,归正自己,继续做好三件事,坚信师父,坚定大法,正念正行,稳健的走好自己修炼的路。

因第一次投稿,定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