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五日】

伟大的师尊您好:
全世界同修好:

二零零八年已近年终岁尾了,离法正人间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但是在我的正法修炼中,自己总是感觉离法的要求还是那么远。

梅花香自苦寒来

师父很早就讲资料点遍地开花,这个愿望我终于在今年夏天实现了。过程中也出现了很多心性波动。首先,我妻子由于年初才得法,修炼层次有限,所以看的是诸多外在的不利因素,说白了也就是人心障碍。可是她也有救人的心,也深感救人的时间紧迫。因此,师父又帮了我们一把,在她睡梦中点化她见死不救的情形。于是,决定从另一资料点搬过来一套机器。我的目地是减轻他们那里的“工作压力”,能够更稳健的做好三件事。同时,也满足了我一颗应该去的人心,就是喜欢对机器的“研究”,喜欢现代科学造就的产物。也许就因此心未去,这套机器过了一个多月都没有给我装好。另外,做事急于求成的心也或多或少的去掉了一些。

那一天我和搞技术的同修驮着机器去我家的路上,在离家约两公里处同修骑的摩托车前胎没气了。平时看同修做资料很容易,可是到自己手里就来问题了,电脑死机让我有点着急,也考虑自己有一颗不好的心在作怪,这台电脑主机太老了,太破了,有点嫌弃它。我对电脑虽是门外汉,可是什么事都敢下手,于是打开机箱查看硬件部份,发现CPU风扇、散热片积满了灰尘,卸下来清理一番,显卡、内存插槽重新插一遍。后来发现CPU风扇坏了,导致CPU过热停机。在买配件的过程中,遇到一台家用电脑要卖500元,觉得便宜就买回来了。同修又来做系统,也指出我做事急躁心。其实还有利益之心,执著自我,干什么都要满足自己的愿望。同修做完系统告诉我妻子内存太小运行的慢,再加1G内存就行了。那时我的状态完全浮起来了,简直是风风火火,内存插上了还是嫌慢,其实当时已是理智不清了,开机的过程怎么能与CPU高的相比?把内存条左右插,一时疏忽插跷脚了,一开机就把金属指烧了三颗。当时就傻眼了,260多元,新买的,花的是同修的钱,那心里的滋味就甭提了。在利益之心的驱使下,居然去找人家去退或调换。现在想起来多差劲呀。好在烧的不严重还能用。

刚开始使用打印机也是一波三折。想起以前和做资料的同修交流时“指手画脚”的说一通,也无非是从交流文章中学的理论而已。真是不在其中,难解其味呀!惭愧!如今我们这朵小梅花傲立风雪悄然开放。

风雨同舟话协调

要形成整体就必须协调好,做一件事所有参与的同修都能够按照法的标准要求,那么做事的效果一定是好的。话虽是这样说,可实际协调配合过程当中总是有一些遗憾,但从中能够向内找,也去掉了一些不好的人心。

从前,我特别羡慕夫妻、孩子都是修炼人的家庭,觉的那种修炼环境应该是相当顺畅的,什么事都容易统一意见。自从今年我妻子也走入修炼以来,让我真正体验到修炼家庭同样存在如何配合、做好三件事的问题。师父讲大法弟子是人在修,不是神在修。那么什么事出现分歧、各执己见也就不奇怪了,关键是在自己所在的位置能够找出该去的人心,不好的思想观念。在法中修这么多年了,人与人之间的对与错还有什么可争的呢?人的理占一百个、一万个,还不是争一个人的理吗?就那么愿意陷在人中不出来吗?想通了也就能放得下了。但是在做三件事中也有配合不好、协调不好的时候。由于受环境的制约每天只能晚上做2个小时的真相资料,因为我妻子的性格比较保守,总感觉自己做不好,又担心打印机出问题不会弄,不知道每次要做哪些方面的资料,在这些方面拿不准,以前毕竟没有接触过资料点,其实她在软件使用方面是有一定基础的。于是我每天晚上9、10点下班之后再做资料,时间一长我觉得这种配合问题是我没有协调好、交待好,使有技术、有时间的发挥不了作用,而我却忙得不可开交,这里也不乏旧势力、黑手的干扰、间隔。

间隔消除了,做事都心往一处使,真的很快乐。前些天有同修觉得《新的人生在兑现》这个光盘内容挺好,要求做一些,可是光盘贴上有一些缺陷。字太靠近,脸颊有一道暗影(也许是灯光造成或拍摄角度造成的吧),打印出来觉的效果不太好,影响视觉效果,为了众生的得救,于是用PHOTOSHOP修饰一番。我开玩笑说,咱们给宋师兄做美容了。没协调好的另一个原因就是自己对什么事都想当然,以为对方都能达到应有的标准,主动的能做好我想要做的事情,没有为对方着想,没能实际的站在对方角度想问题,结果给对方造成不必要的心理压力。想想看一个学法不到半年的新学员能在这种环境下参与做资料吗?没有师父的加持,没有在九年来作为大法弟子家人面对磨难重重的煎熬打下坚守的修炼基础,能做到这一点吗?夫妻同修这种双重关系更容易露出各自修炼中的不足,该去的各种心,在外面其他同修面前体现不出来的或拘于面子不给你指出问题都能无所遗漏的体现出来,修去它!

在欧卫事件上,我看到中共邪党不惜血本的拉中国人及欧卫公司下水做陪葬,同时也给全世界人民一个善与恶的选择机会,也体现了旧势力的邪恶与疯狂的对全世界大法弟子的考验,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如何看待这件事与自己与众生的关系,特别与受中共邪党专制统治的中国人民的关系?因此将我的想法和周围的接触的同修谈了一下,提议每个大法弟子都应在实际行动中本着救人,大法弟子形成整体的原则,向欧卫公司写信,希望人人口耳相传,人人参与,尽快恢复中国大陆的信号播放。在实际行动中只有少数几人投稿,而有的人曾提议写联名信被否决后竟几个人抄一篇劝善信。看到这种情况我心里很不好受,觉得这么大的一件事,每个人就没有自己的独立思考吗?把稿件退回去后,我就想为什么出现这问题,是我有漏吗?这个提议是否存在证实自我、大家必须围我转吗?修炼的路是师父安排的,因此我也不可能把自己的认识强加与其他人,只有去协调一下,配合的如何,个人做的如何,那就是个人问题了。这一次没配合好,不等于一个人在其他方面修的不好,想到这里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在与甲同修“工作事务”交接中发现乙同修的光盘贴制作的有些粗糙,VCD用的打成DVD用的,晚会1、2也不配套,盘贴1、2改来改去,影响美观,因此提出建议本来是正常的,不正常的就是提完建议后总是讲一讲自己的盘贴用什么纸,做的如何漂亮证实自我,显示心就不自主的出来了。这样一来就坏了,甲同修在我的影响下对乙同修也无形中施加了压力,说别人能做好,你怎么做不好,加上机器总是故障不断,致使两人着急上火。听完甲同修介绍完机器故障的情况,大略的买了几个常用工具到乙同修家只解决了连供管排气问题。而乙同修认为打印头经常堵(断墨)与此无关,两年来她们就是这么过来的,按照她的工作方法对我的方法不屑一顾,把我晾在一边。当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可自己是修炼人是来解决问题介绍的,不能和她争。过后与甲同修在分析故障原因同时向内找,说出来曝光它解体它,在法中实实在在的修自己真的很坦然,很自在。

好坏来自一念中

我的工作搭档初期只是一个学徒工,对技术的掌握和提高都很慢,一道菜做过几次还记不住用料和流程,与他交待一些工作中的事,总觉的他是漫不经心,干工作脏、乱、差。基于这些原因我对他真的快达到无法忍受的地步,从心里往外看不上他。就这种状态持续半年多,在工作中几乎每天没有不出错的,让你满意的地方基本没有,有时表现很不听话,这时我就想是不是我这个当徒弟的也没有听师父的话呀?三件事做的怎样,工作用心了吗?为什么容不下别人的错误缺点,整天想改变别人却不想彻底改变自己,这是修吗?神对人能这样吗?从中我要求的是什么?就这样想了很多,很长时间,一定要放弃对他固有的偏见,观念。终于有一天我觉的他很可怜,虽明白真相做了三退,生逢在大法洪传的时代,他却被邪党又腐蚀的得不了法,二十多岁就拖着病弱的身体,吃着最低廉的药品维持着身体不至于趴下,没有向前迈一步来得这个法。如果心里没有大法,那人的观念真是无法转变,剜心透骨的难受也还是去除人的观念表现。现在看他工作也顺了,也很少出错了。

还有一件事让我深切的体会到,师父讲的好坏出自一念之差,那真是求啥来啥呀,事情是这样的:有一天店里来了一桌顾客拿来一包虾耙子,要求加工一下。由于中午比较忙,我顺手就把虾耙子倒進沸水里,看到虾耙子扭动的身体,想象到它们的痛苦。如果让我偿还它们的痛苦,这么多?我得被烫啥样?然后又想起师父在《圆容》中讲生命在法中自然消亡,不同环境也存在不同杀生的问题。下午两点多钟我用高压锅做牛腩制成品,在厨房外面听到高压锅的放气阀开始减压放气,于是進厨房走到煤气灶前来减少火力,就在伸手的一瞬间,“砰”的一声高压锅盖崩开了,人本能的向后跃出两米远,心里一点也没害怕,菜汤溅到右胳膊上,皮肤略显微红。现在想来由于自己一念之差,又让师父为我承担了多少痛苦呀,为这件事又多操多少心啊。

师父给我留下一部份人的因素是能保证我在世间修炼救人证实法用的,不能因此而放纵人心。遇事用法,用正念抵制它,在修好自己的同时很好的去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