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消病业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一日】在我心灵的深处曾常常出现这样一个场景:漆黑的夜晚,风雪交加,我独自一人顶风冒雪行走在崎岖不平的山野中,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处微弱的亮光,一种莫名的力量和信念支撑着我艰难的走向那个亮光。自从九五年八月真正走入大法后,我明白了,我寻找的就是法轮大法。在大法修炼中有几次神奇的经历,让我真切的体会到法轮大法的超常和殊胜。今天讲出来与大家分享。

得法前,我有胃痛、风湿、神经衰弱等病,为了祛病健身,接触过三种当时都是很有名气的气功,有一种功练了二年,也没什么感觉。当我炼法轮功的第三天,正炼两侧抱轮的时候,一股强大的能量从右手的劳宫穴下来通到小臂,手不由自主的攥了起来,右手的劳宫穴上有法轮旋转,让我第一次感到法轮功的与众不同。九六年我参加了集体学法,周日到广场上集体炼功洪法。那时候真是感到每天都有不同的变化。

在九七年春天师父给我彻底的清理身体,让我经历了第二次神奇。刚开始是胀肚,胀的难受,满肚子气上不去,下不来的(后来才明白是师父把病根摘掉了,病气充满了身体),二天后浑身起疙瘩,象起风疹子,一片一片的,红红的,不疼也不痒。怪的是晚上起一身,白天就好了,第二天再起,连着起三四天。接着是身上有关节的地方冒凉气。一天正吃饭呢,给我的感觉就象有人拿铁钩子,在胃里刨了两下子,疼的我大叫起来。还没明白是怎回事呢?马上又不疼了,也没有余痛。以后又出现过两次。然后是发低烧,虽然不影响工作,也难受啊。当时悟性差,知道师父在给清理身体,可也想用人的方法缓解缓解。就想:喝点热水发发汗,好的快点。第一次喝了一杯热水,汗是出了,可还是低烧。第二天,烧壶滚开的水,放点红糖姜片,冲了一大碗。那么烫的水,喝到嘴里没觉的热,可到胃里热的受不了,我难受的躺在床上。

师父看我不悟,用另一种方式点化我。正赶上我丈夫下班回家,看我躺在床上,气就不打一处来,進屋把门摔的叮当响,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当时马上有一念打到我的脑子里:业力转化了,他在帮我消业呢,我不和他计较。这时胃里的东西翻江倒海的往上涌,起身把刚才喝的糖水全吐了。我也一下子明白了:虽然没吃药,也是当成病了。就这么一念,半个小时后,发了半个月的低烧全好了。

原来很厚的舌苔,不知不觉的都退去,吃啥也不烧心了,睡眠也好了。经过这次清理身体,原来的病全没了,从此再没有吃过药。

这次清理身体后还出现了一种用语言无法形容的美妙状态,就是整个身心被一个慈悲平和的场包容着,看到什么都觉的那么美好,看到谁都感到亲切,没有任何不好的念头。这种状态持续三四天就消失了。这次经历给我留下深刻的记忆,以后不管邪恶怎么造谣污蔑大法,也没有动摇我对大法的信念。

通过不断的学法,今天自己已经明白了大法弟子的真正含义。可我还有很多执著象花岗岩一样顽固去不掉,一会明白了,一会又糊涂了。磕磕碰碰的走到今天,还在让师父操心。

在零八年的一月二十一日午后,觉的心口难受,象有东西压着。晚上我和母亲(同修)一个房间,她说我这一宿总哼哼,问我怎么了。我嘴上说:没事。身上也感到不舒服。因为快过年了,家里的活挺多的,二十二日我该做啥做啥。到了晚上心口痛的更厉害了,象有根棍子从前心串到后心似的,顶着难受,喘气费劲。发正念的时候,腿痛的火烧火燎盘不住,只是初期发正念的时候有过这种情况。我知道不好的物质在阻止发正念,散坐着我也坚持发。母亲也帮助发正念。睡觉时痛的躺下都费劲了,平躺侧躺都疼,翻身都翻不了。不好的念头也往脑子里钻:心肌炎、心梗是不是就这样啊?

在似睡非睡中本性的一面告诉自己:我是大法弟子,我的身体师父早就给清理好了。这时候就是考验对法的坚信成度。为了阻止不好的念头,我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一遍一遍的在脑子里过,到了午夜十二点很清醒的发正念。早上三点五十分起来晨炼,虽然手举着费劲,还是坚持炼完五套功法,感到很累。

因为一宿没睡好,就又躺下了,这一觉睡的实实着着的,七点才起来。哎,感觉心口不疼了,不顶着了,疼点跑到肋叉下边了,也轻多了。二十三日一整天,象大病初愈的感觉,浑身懒懒的没劲。背法也不往脑子進,邪恶还在捣乱。我向内找,找自己放不下的执著。坚持学法发正念,到了晚上哪都不疼了,完全好了。

我把这两天的经历讲给家里其他人,他们都从内心佩服法轮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无法用语言表达我的心意,唯有做好三件事,做合格的弟子。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珍惜万古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