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正念强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二日】一九九七年,我开始修炼大法。我记得我是哭着把《转法轮》和《精進要旨》看完的。得法前,我是一个体弱多病的人,外表和实际年龄相差很大。丈夫常开玩笑说,我收入的一半得给你买药,看上去你比我姐的年龄还大。得法不长时间,我身体好象换了人似的,浑身有劲,容貌显的年轻了好多。母亲、嫂子看到我的变化,也陆续得了法。接着,从我的两个孩子的出生,我们全家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以此也说明信师信法的重要。

一九九八年底我怀孕了,家人常让我到医院检查。我说没事,我是修炼人,有师父管。话虽这样说,心里也时不时的想,胎位顺不顺?发育的怎么样?男孩女孩?等等,人的观念全上来了。因为自己接触到的同修没有象我这样的状态,这方面切磋交流的很少,我很是苦恼。后来悟到,为什么苦恼,这不就是不相信师父和大法吗?师父不是讲过:“为什么人生出来还有男有女?长的还不一样呢?有人生出来是有病的,畸形的,不是一样的。”(《转法轮》)以后再有什么不好的思想念头也不会动心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我和同修去省政府上访被接回来后,失去了整体学法炼功的环境,自己就在家里大量学法。到八月份,孩子出生的前一天中午,丈夫非让我去医院检查,说看看什么时候出生,我就想去就去吧。检查时医生说,小孩脐绕颈三周,生的时候有可能有危险。丈夫听了吓慌了。我说没事,我有师父,不用怕,放心吧。谁知当天晚上四点多,肚子开始疼。早上六七点钟去医院,医生一看昨天中午的B超单,就直接把我送進了手术室。八点多钟,孩子顺利出生。医生当时说,啊,(说是小孩脐绕颈三周)这怎么一周都没绕,一个晚上也不可能转的那么快呀!丈夫在产房门口听到医生的话,大声说,这法轮功还得炼。医生还说,这个孩子的胎盘怎么这么大,我还没有见过。我的亲戚朋友家人从这件事看到了大法的超常。

二零零三年后半年,由于执著于丈夫的情,被邪恶钻了空子,使我带着环怀了孕,知道的时候已经三个多月了,并且三个月身上都来例假。以后一段日子,身上还时不时的见红,肚子疼,越动越见红。我想旧势力不让我发资料救众生,用这个现象干扰我,那我就得更要发,并且要多发资料。我和同修一起时,我说高楼让我去发,坚定正念后,身上再也没有见红。四月份孩子出生时也没见到环。孩子出生第九天,我对孩子的姑姑说,你看着孩子,让我炼炼功,恢复的快。我上午断断续续的炼了前四套功法,晚上去卫生间的时候,掉下一块紫黑色烂肉似的东西,吓了我一跳。这是什么?孩子的姑姑用小棒翻了一下,发现里面包着T型环,说这个T型环的丝这么长,也没有碰到孩子,而且这么长时间才下来,真是奇迹。她说:“政府镇压,对你那么迫害,你还那么坚持,原来大法这么好。”以后给她资料,她也愿意看了,还传给别人。周围的亲友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当时没有想到过程中会怎样,后果会是怎么样,会不会出现什么,我只记住师父叫怎么样,我就怎么做,我有师父,我不怕,就象《九评共产党》刚出来时,我也有人的念头,是不是搞政治?每当自己的想法和师父的话相冲突时,我就想一定是自己的观念、人心在起作用,师父让做的就一定没有错。“搞政治”一词在我的头脑中再也不起作用,我只是在按师父要求的在救人,并逐步的认识到这是党文化的毒害和影响。

现在正法進程到了最后,救度众生也到了紧要关头。我知道自己身负的责任,在生活中碰到的每个人都不是偶然的,我都要尽量告诉对方真相。比起做的好的同修我还有很大的差距,但我想我会在正念正行中做好三件事,不能辜负师父的殷殷期盼,不能让寄予我们希望的众生失望。

不妥还望同修给予修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