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成向内找的习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三日】我是最幸运的,因为我在学法时已养成了向内找的习惯,所以几乎每天我都在法中归正人心、观念,在法中悟到每一关、每一难或每一个不高兴的事都是师尊的苦心安排,目地是暴露我的魔性,修掉各种人心,提高心性,升华自己。师尊给予我的很多,因为我不放弃任何一个向内找的机会,我感到自己提高得很快,本体的变化也很大。在精進的时候几乎每天都有在法中去掉人的壳,从人心的执著中走出来。

在我最痛苦的时候,认为对方越伤害我的时候,我越会捧起法,法就会展现出来,找到给我制造痛苦和矛盾的根源──人心的执著,我坚定的去掉它、排斥它、否定它,求师尊加持,当执著的物质去掉后我感到自己的变化,感受到旧宇宙在解体,新宇宙在形成,众生在得救,自己空间场那种天清体透的殊胜无以言表,内心充满了喜悦、充满了慈悲与祥和,同时也感受到了师尊的洪大慈悲。我常常被师尊那洪大的慈悲感动的泪流满面,我和层层宇宙的无量众生无法用人类的语言报答师尊的慈悲救度。只有在法中时时归正自己,不阻碍师尊对我的苦心安排,才真正对得起师尊。

下面我把自己学法心得介绍给大家。

一、个人修炼

我是九六年得法,得法初期不知道学法,在老同修的提醒下,才强迫自己学法。在学法中,最大的感受就是法强调弟子要向内找,大法至简至易,修的是最快、最捷径的,直指人心,真正的是指出那颗人心,去那颗心,层次就突破的非常快。那时我就暗下决心,我要在中间大道上修。我知道了法的珍贵,有一种在法中归正自己的渴望。

我是上班族,在工作中,知道了法对我的要求,要全身心的投入工作,那时每分、每秒都充份的利用在工作上。学法时间对我来说很少,但是那时无论学法,看师尊讲法录像,我都会认真的看、听,唯恐落下一个字,所以那时师尊讲的法,讲法的口气,都刻在心里,直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尤其对弟子讲的向内找的法更是刻骨铭心。

在个人修炼期期间,几乎每天都在过关,每到关难时,我都能体悟到是师尊的苦心安排,是为了提高我的心性而设的,而且感受到师尊就在我身边,尽管我什么都看不到。每当我过不去的时候,就捧起法,用法衡量,无论人心怎么执著、难过,我都会利用本性、清醒的真我与执著的我分开,并且排斥它,反对它,抵制它,把不愿放下执著的假我放到手术台上,对他开始解剖、分析,直到人心彻底放下为止。无论人心再难过,再不愿放下,只要我在法中悟到,我都会以法为大,放下难放下的执著。所以自己感到变化很大。

二、向内找的心路历程

我在看守所期间,因被人情带动招致迫害,挨了管教队长的警棍,当时为了抵制、揭露迫害,我们写了揭发检举信。看守所得知这一消息,全所上下全部出动突击搜监,管教队长把我写好的揭露邪恶的信搜走,并当着全体女监室的人说这封信怎么伤害了她。

事后,我在反思,如果这件事真的符合法,不应该是这种结果,肯定是我有拧劲的地方。学法(手抄经文)向内找。当我把自己溶于法时,用法衡量自己的行为,发现我是带着怨恨之心,争斗之心,报复之心写的这封信,是因为我的强烈执著才导致邪恶抓住迫害我的借口,来操纵他们来对大法弟子犯罪,原来是我的执著造成的,根子在我这儿,是我没修好,在毁这个为法来的生命,和她对应天体的宇宙众生。我要挽回她对大法的误解,要挽救这个生命。我真诚的给她写了一封信,承认我错了,错在了哪里,法是怎么讲的,我没有做到,不是法不好,是我没有做好。这封信对她产生强烈的震撼,被我的真诚和理解感动,她彻夜未眠,她感到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能理解她内心的苦衷,她很感激我。以后,她真正的把法和同修不好的行为分开,而且公开承认:“法是好的,你们没做好是因为你们没有理解好法。”在我离开之后,听说她对后被关進去的大法弟子特别善。我体悟到,是我们的真诚和做了错事不掩盖的行为打动了她,从内心启迪了她的佛性,唤醒了她心底的善念。

在学法修心的经历中,有一件给我留下深刻教训想和同修交流一下。我地区家庭资料点被破坏,恶徒在大法弟子家抄走一汽车设备和真相资料,有两位同修被绑架。我被其中一位同修的丈夫举报,被恶徒追捕、跟踪、监视。当时对我来说,躲起来是最安全的。可是我认识到流离失所是旧势力的安排,这意味着我的生活、工作和社会交往、邻里关系都要发生改变。我不能打乱这一切,要留在这里,过我的正常生活和修炼。念一定,我把自己关在家里,利用四天的时间在家调整,正念清除,再学法向内找。当时学法干扰非常大,邪恶抑制我的大脑,杂念丛生和迷糊,我必须集中强大的正念清除干扰。有时一段法要反复看好几遍才能看到表面的内涵,一讲法当时我学了四、五个小时。无论怎么艰难,我都不能放弃学法,出现了这么严重的迫害,一定是自身修炼出现的问题,用法衡量对照,才能找到导致这场迫害的根源。

我这样做:一是整点发正念,清除迫害因素,正念否定,决不允许邪恶以任何借口对我迫害,走师尊安排的路。二是同时发正念清除干扰学法因素,清除干扰我学法得法,从本性认识法的邪恶因素。同时我加强向内找的愿望:我一定把执著找出来,从人中走出来,我不能因自己的执著让邪恶操纵众生对大法犯罪。努力调整到静心学法的状态,当我真能静下来学到法的时候,法的一面就展现出来了,让我看到自己的执著:显示心、嫉妒心,证实自己、追求圆满的心,给自己树立威德的心,怕跟不上正法進程的心,强烈的干事心等等。最后终于找到了这些执著的根,求执著自我的私心,每个执著的背后都源于私,这是旧宇宙的根本属性。任何执著都不是真我,只有真、善、忍构成的我才是真我。学法时,感到师尊帮我拿掉了执著的物质。再学下去,悟到了邪恶迫害我的这个安排已被彻底清除了,邪恶的如意算盘再也如意不了了。

学法再往下,思路打开了,我们建立了资料点,因心性不到位,又每个人都承担了具体项目,心里承受压力很大。学法作息和时间被打乱了,学法时间短又不入心,实际已是人在干事了。在资料点的运作当中同修之间又都强烈的执著自我,不为对方着想,出现了矛盾找的都在找别人的不足,都不愿找自己,互相之间间隔非常大,而且相互干扰。有些同修因修炼状态不好,机器经常出现毛病,自己又解决不了,直接找懂技术的同修又找不到,心浮气躁的找协调人,协调人也被她带动,再去找认识懂技术的同修,一件事干扰的不仅仅是一个同修,而是整体,但谁都没有意识到,因谁也达不到静心学法的状态。也悟不到此时已经是被旧势力安排操纵的具体表现了,而且同修之间都想改变别人,说服别人,都不想改变自己的人心使资料点的场非常不祥和,在这个场中的每个人都不舒服,而且做资料也不顺利,其实这已经是邪恶迫害的先兆了。当迫害发生了,才想起来找自己。

通过这场迫害,我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和自己的责任,修不好自己牵动的因素很大,邪恶会抓住迫害我们的借口,淘汰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生命,可是我们是宇宙的保卫者,要为一切正的因素负责,要对众生、世人负责,那么我们决不允许旧的邪恶因素在宇宙中存在,利用我们的执著来操纵世人(特务、警察)对大法犯罪,从而失去被救度的机缘。彻底清除邪恶,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众生得救,这种完全为他的境界升华是在学法中发生改变的,我的空间场又变的天清体透了,到第四天我再出家门时,感到周围的环境彻底改变了,可疑的身影也消失了,邪恶因素消失遁形。

写到这联想到一个问题,有些同修邪恶已经迫害自己了,我们才想起来找自己,其实还是在旧势力安排的魔难中修炼,因为邪恶的旧势力的目地已经达到了,让参与迫害的世人对大法犯了罪,失去了被救度的机缘;让家人承受精神痛苦,和物质、财力的损失,从而对大法反目相看,把家人推下去了;同时又牵扯同修们救度众生的精力,为了营救同修去发正念、讲真相、劝家人要人,已打乱了同修有序的证实法的安排,所以每个人都没有跑出旧势力的安排之中。当我们学法困或长期不静心学法或发正念手变形,其实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了,已经是邪恶迫害我们或身体的前兆了,一定要严肃的对待自己修炼所出现的问题,多学法,多问问自己,要有一颗在学法时找不到自己的执著不罢休的气概,我想什么问题都能解决。

在学法修心的经历中,还有一件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事想和同修交流一下。

我周围的一个同修让我去电脑城买包××牌的复印纸,因办别的事耽误了没买上,买了别的牌子送给她,她认定这个纸不好,并且一再指责埋怨,我当时还能保持一个平静的心态。我要把我刚用的她用的那牌的复印纸送给她,把那个不好使的留给了我,可是万没想到,她认定那包纸不是她用的那个牌子,是我给她掉了包,还要到我家捉赃、拿证据。当我把她不要的那包纸打开,她瞪着眼说这个纸就是她要的那个牌子,她认定我偷梁换柱,我一下承受不住,气恨、委屈一齐上来,为了表明自己的清白,对着师尊的像发誓。事后也很后悔,自己没做到忍,没做到善,但都是表面。只有学法向内找,悟到了是邪恶利用矛盾间隔我们,削弱整体的力量,那么决不能让邪恶得逞,我就把自己所有悟到的写出来送给了这位同修。这位同修把她的想法说出来了,认为我私心太大,还要找我女儿商量怎么帮我。我很奇怪她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我感到找了半天执著好象还是没有找到导致这场矛盾的根源,我还委屈,间隔的物质还存在,我一定要把这个执著找出来,透过假相看本质,彻底清除阻碍我从本性认识法的一切人心与观念,求师尊加持。同时努力调整自己学法时的心态,静心学法,尽量达到让法的每一个字都打入我的大脑中,当我把自己溶入法中时,突然想起了我这一段的表现,帮助这几个同修改善修炼的环境,想把那几个同修聚在一起交流如何学好法提高心性,达到整体升华的目地,表面上是为同修好,实际是帮同修的心,才引起同修想帮助我的心,这才是矛盾背后的真相。师尊为了让弟子提高苦心安排了这场矛盾,目地是能让我在矛盾中看到自己的不足,在法中能悟上去,我被感动得落泪。师尊,我一定要把这颗心去掉,不能辜负师尊的慈悲救度。那么帮助同修为什么不对啊?学下去,悟到了法理,帮助别人在人的理是做好事,是善,但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得用高层次的理衡量,那么帮助同修背后又隐藏着哪些人心?怎能帮助同修?说明自己比同修能力强、修得好、法理清,比同修层次高才能帮得了她,认为自己有能力帮同修,那么是不是认为自己修得好,把自己摆在同修之上?是什么心?是显示心、证实自己的心,把自己摆到同修之上的心,把自己的观念强加给别人的心。那么,不用帮应该用什么呢?再学下去法理又清晰了,同修之间没有谁高、谁低,都是师尊的弟子,都同时是被师尊在地狱里捞起来的,在师尊眼里,都是一样的生命,那么同修之间都是平等的,只能互相提醒、相互鼓励、相互搀扶的走好每一步。当法理彻底明白时,我感到了这是剜心透骨找自己到脱胎换骨的变化,是从人走向神的过程。内心的轻松无以言表,同时感恩师尊的慈悲。当我刚刚明白这个理,慈悲的师尊就安排解决了这个事,那个同修非常后悔自己的所为,也非常难过,要求我们在一起学法、交流,在交流时,我和她的间隔彻底清除,又恢复原来的和谐。

三、用法指导自己的行为

我在修炼中,养成了每做一件事先用法衡量一下,如果一时不知怎样做,就得学法去悟了。例如,当周围同修被邪恶绑架后,好多同修出于同情都主动的去看守所送衣、送钱,最后同修听说要非法重判。我邻居同修找到我,叫我给被迫害的同修捎去500元钱,因为这件事我从来没有从法中悟过,不知送钱是否符合法,并答应同修等我悟到了再作决定。因我有想从法中悟的愿望,所以在静心学法中就悟到了。这钱不应该送。这种行为是同修情,是承认邪恶迫害的表现。如果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很快就会无条件释放,谁也是不会送给她钱、物。同修们为什么付出这么多宝贵的时间为她送钱、送物?是潜在意识中承认了在她家搜走一大汽车东西,肯定轻不了,肯定会重判的观念,认为一时她出不来了,才会有这种行为,这是一种变相的支持邪恶,也是在给邪恶输注能量,在加重对同修的迫害。同修不应该被迫害,应该立即释放,这才是符合法的。当我把自己的认识与同修交流后,同修们也都意识到了这种做法不太对劲,自动停止了。

四、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

同修送给我非常精美的圣诞晚会光盘,下班回家我把自家楼口放了四份。次日下班回家发现晚会盘没有人去拿。当时我很无奈,认为世人太麻木,有抵触,这么好的盘不看,太可惜了。到底是什么因素阻碍他们得真相?全面否定对他们的邪恶安排,可是没起作用。我开始找自己了,找我对邻里们的态度。他们一部份人三退了,也知道我是好人,也知道大法好,但同修们发的真相,从来都没有动过,我认为这些人太麻木,我这种心态是对他们抵触真相态度的默认,认为他们就是这样的,产生了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我是先承认了他们的态度,再去清除阻碍他们得法的邪恶因素,实际就是在邪恶磨难中反迫害,是我的观念在阻碍了他们了解真相。他们都是为法来的生命,应该无条件的支持大法、同化大法才对,一定是邪恶因素在钻我的思想空子,阻碍了明白的一面得救。扭转观念,全盘否定邪恶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正念清除。第三天,三层窗台上的有人动过,第四天早上三层的和一层的晚会光盘被人拿走,第五天,二层的和四层的晚会光盘被邻里拿走。通过这件事意识到了自己的观念对世人起的作用,不带任何观念发真相会救更多的人。

还有一件事,最近我家的新唐人经常出现无信号,到大年三十这天信号强度为零,没有图像,到楼下常人家(与我使用一个锅)检查信号质量也是零。技术同修得知这一消息,决定抽出宝贵时间帮我检查一下,表象就是大风把锅的角度改变了。我在理顺自己的思想:当时我看到窗外的大风,担心锅受影响,从那以后,新唐人节目经常出现无信号,我明白了自己的这一念是影响电视收看的根源,再看新唐人电视,一切又都恢复了正常,他家的信号质量是59%,我家的是63%,大年三十谁家也没有耽误看新唐人新年晚会。不正的思维活动产生干扰的教训太多,要减少不必要的干扰,就要放弃常人的任何观念和不正的思维活动。

我被非法关進看守所里,我监室的管教队长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四大恶人之一,已公布在明慧网上。我对她是这样认识的:地球上的人都是为法而来的生命,有很多是冒天胆下来得法的,只是被旧势力安排来迫害大法弟子从而销毁她们,这是旧势力安排的。师父不承认,作为大法弟子我也不承认,我就是要尽自己的最大努力救度她,真的救不了她也是我最大的遗憾。说来也神奇,她认为我是发自内心的对她好,在我面前她从来也没恶过,她找我谈话总是被我的思维带动,她给监室开会讲的话好多都是我讲给她的。她不止一次的对我说过:“不知怎的,我要是大声对你说话就有一种犯罪感。”我知道这是法的威力!以后的日子,她利用很多方式表达对我的敬意。相反,有一同修认定管教队长就是被淘汰的对象,这位管教队长莫名其妙的总是看这位同修生气。

面对当地派出所的办案人员,我对自己有一个约定,绝不允许自己的任何错念和执著导致警察对大法犯罪,我要珍惜他们的生命要对他们的未来负责。邪恶迫害这几年当地派出所从来没骚扰过我。在十七大前后,邪恶对大法弟子要進行回访,而我做梦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对我特别好,他们主动替我摆平了自己遇到的麻烦。我悟到是我的正念起的作用,净化了自己的空间场,在我空间场的警察都被善化了。通过这些实例,使我认识到了大法弟子的思维是多么的重要,作为真修弟子必须严肃的对待自己的一思一念。

五、大脑是一个容器,法装得越多变化越快

每当我休息时,我会延长学法时间,这样不仅能发现自己修炼中的不足,还能悟到师尊要求我做什么,怎么做最符合法,以及我该做什么,怎样做得更好,为什么这样做的法理。使自己在修炼的路上少走了许多弯路。

这是我学法时的一点体会,按法的要求还相差很远,我会更加精進实修,不给自己修炼留下遗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