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神奇在我身体上的展现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三日】我今年五十七岁,小学文化。《明慧周刊》上同修的文章说的太好了。我虽然和修的好的同修比有差别,但师父不嫌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左一跤右一跤的走到今天。我是一九九六年五月份得法,我要写一写大法神奇在我和我丈夫身体上的展现。

记的我刚得法时环境真好,天天在学法小组学习,集体洪法、炼功。自己得法那个心情真是激动不已,感到太幸运了。学法后在我身上大法显出许多神迹。得法前我是一个多灾多病倒霉蛋,我从小记事起就没三天好日子过,病魔一直缠身,较重的就是冠心病和妇女病。妇女病做过两次大手术取瘤,没好一年病灶又返出来了。而且每次来月经都是血崩,来的特多。身体特虚弱,洗衣做饭都犯愁,洗衣服歇几歇,做完饭我得上床躺着休息休息再吃,整天哼哼呀呀,非常苦恼。丈夫整天看我这样愁眉不展,说话没好气。我气性更大,整天生气。一到晚上不干别的先让丈夫在我后背捶一通。有时他也说你这病只有神仙能治好。

我也找了几样气功练都没起作用。在我痛不欲生、心灰意冷等死时,竟想不到的是遇到了法轮大法。看到大法介绍说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当时心里一震,倍感亲切,想这佛家大法一定好。上前问一个炼法轮功的人:师傅,这功法能治病吗?他说可别管我叫师父,大法师父只有一位,是李老师。他又告诉我说:这功不治病,只要修炼可以整体调整身体,达到无病状态,走路一身轻。我说那我就炼。就这样走入了修炼行列。

当时从我家到炼功点我得歇三歇才能走到。学法、炼功之后不到一个月,走路不累了,记的师父调整我的心脏时,症状跟病了一样,虽然很难受,但我知道这不是病,是在消业,和常人不一样的是不用吃药,精神头很足。有一天早上去炼功点走到半路,症状又出来了,不能动,就象要死了一样难受。一想我要死也要死在家里,别死在炼功点,不能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影响。我慢慢的走回家,出了一身的冷汗,我坚持把动功炼完了,症状一下子消失了,真是太神奇了。

我的妇女病血崩,住院、打针、吃药都不管用。炼功之后一切正常,子宫、卵巢肿瘤都神奇的没了。从此做家务不累,有使不完的劲。在后来的三次调整身体过关中,由于心性差,每次都过的比较艰难,五至六天才能过去。说不上哪难受,就是全身难受,从床上折到地上来回打滚,痛苦不已。但我坚信,有师在有法在,我不怕。想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病业一直折腾的我大汗淋漓,出的汗都是中药味。后来悟到是师父给我从里往外翻,把病灶都打出来了。那些关过后才知道没有病是什么滋味。

我经常学法,思想身体都得到了净化升华。那时虽然悟性低,但我感到我很幸福,我有师父了,而且是了不起的师父。修炼前我和丈夫经常吵架,整天拿离婚说事,只看他的缺点,不找自己,怨他没能力挣外快等。都是这些自私心理才使我变的心胸狭窄。自修炼后思想净化了,能用慈悲心对待周围的人,再瞅老头也没气了,家庭和睦了。修炼前身体弱不禁风,经常感冒发烧,只要有人在我身边打个喷嚏,我回家就得躺上几天。自我修炼后,我不感冒,家人也不感冒,真是佛光普照。

自九九年七二零后,开始时因没在法上理解法,只停留在表面修,人心多,正念不强,没有否定旧势力安排,被邪恶迫害的很厉害,曾四次進看守所,一次洗脑班。总共被非法罚款七万元左右。到现在已被停发退休金快三年了。记的在第二次進看守所是因進京证实法進去的,当时没有正念,就认为進京证实法会被抓,被抓回来后在看守所里心想,進京总算喊出了大法弟子的心声。夜间梦见金光闪闪的宫殿。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

在第三次進看守所后,被恶党非法判三缓五。出来后继续做三件事,在一次发真相资料时,我和其他两同修同时被绑架,我被加判一年。在看守所里我们三个同修悟到不配合邪恶,要彻底否定它,铲除它。我们在里面每点都发正念,同时背法和经文。其他两同修先后回了家。我在被送往监狱的途中,一直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救我。结果检查身体不合格,监狱不收我。出来后才知道外面大法弟子同时配合发强大正念营救我。我深知是师父保护大法弟子,这是大法的威力,谢谢师父对我的苦度之恩,替我承受太多太多。

我也体验到只要正念足就能彻底否定邪恶的迫害,化险为夷。有一次我拿一兜子资料刚下楼,碰上派出所警察找我。我当时正念很足,一点没怕,并发一念,让他看不准我拿的是什么,结果警察问我拿雨伞干啥去,又没阴天?我没有说什么,跟他来到我家说完事后他就走了。我拿着资料也跟出门。

再说说我的丈夫受益的事,我丈夫骑摩托车出了车祸,躺在床上四个多月不省人事,专家断言说:如能醒来是神迹。我求师父救救他,现在我丈夫思想转变了,也认真听师父讲法和《九评》,看真相资料。是师父救了他的生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