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处处都在师父慈悲呵护中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二日】

一、慈悲有力的大手

我是一九九七年正月开始修炼大法的。得法前,我身体素质很差,从小就患有气管炎,一有伤风感冒总是落不下。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性胃炎、胆囊炎、乳腺炎、口腔溃疡等多种疾病相继缠身,一年到头不是吃这种药,就是吃那种药,一听到有人说什么药管事,就赶紧去买。可是,药也吃了,钱也花了,浑身的病痛却不好转。有时自己心里感到很苦,很累,总觉的人活着真是没啥意思。

就在这时,母亲介绍我学炼法轮功,她说炼了以后非常受益,还说这不是一般的气功,是佛家修炼大法,这大法师父是来度人的,比一般的都高。我从小受奶奶影响,相信有神佛的存在,也就同意了。一开始跟着大家听录音带,又学会了五套功法,开始在家里自己炼,炼功以后,我的身体和心性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师父先是给我调整身体,各种病痛都不翼而飞了。以前因为胃口不好,根本不敢吃什么瓜果梨桃的。那年夏天我真是吃什么水果都没事了,真正感受到没有病是什么滋味。

正当我感受着大法的美好,准备好好修炼的时候,一九九九年这场邪恶的迫害开始了。我家是炼功点,村干部找上门说不让炼了,我心里沉甸甸的,就对村干部说:“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在做好人,为什么不让炼了?”我不明白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会被禁止,村干部说是上边下的通知,全国都不让炼了,说别的也没用。当时报纸、电视没有别的内容。都是诽谤大法的那一套。我流着泪对家人说:“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早晚有一天会给我们平反的。”家里人迫于压力看着我,不让和别的同修接触。乡里的、村里的头头还经常到家来干扰,让写保证,让说大法师父的坏话。有一次由于怕心,觉的说了没事,不说就抓到乡里去迫害,做了一个大法修炼者绝对不能做的,给自己的修炼留下难以弥补的,这是耻辱。我知道自己错了,觉的后悔也来不及了。我变的消极了,也不怎么学法了。可是心里的苦却是无法形容的,因为一个人一旦走入了大法,根本无法从心里放下。一想起自己的所做所为就觉的无地自容,觉的自己太肮脏了。

当我正在痛苦的煎熬中时,有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梦,一个非常清晰的梦:睡梦中,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汪洋大海,也象是洪水中,伸出一只小孩的手,那种白白胖胖的小孩的手,从水中伸出来,象是要淹没了。突然从空中从上往下伸过来一只大手,一只有力的大手,一把抓住了那只小手。这个画定住了,定在了我的脑子里。从没做过这么清晰的梦,我醒了之后,这个画面还清晰的印在我的脑子里,直到现在。

我哭了,我知道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当我消沉的不能自拔时,也就是快被洪水淹没的时候,慈悲、伟大的师父向我伸出了他那慈悲有力的大手,使我这个快要毁灭的生命重获新生。我又开始学法炼功了,也跟别的同修接触上了,学了师父发表的新经文,知道我们当前要做好的三件事,走上了讲清真相,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正法之路。

二、发真相资料救世人

一开始,没有真相资料,我就从小店里买来那种人们记电话号码的小本子,在里面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句子,然后放在电话亭、小摊上、商店的柜台上。或者是用复写纸一式四份写成真相资料,晚上再发出去。我们发明了一种用学生用大橡皮,用刀刻成“法轮大法好”等字样,再用双面胶粘在小木片上,用来印不干胶。后来同修给送来了真相资料,我们方便多了,发放真相资料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有时心态不稳,有怕心。师父就点化我,鼓励我。

有一次,我和一同修晚上去到一个村子里发真相资料,村里狗特别多,刚到一户门前,里边的狗就狂叫起来,我心里直发慌,正念也没了,再去放资料时心里胆胆突突的。我给一家栅栏门里放進一份赶紧起身就跑,还不由的回头去看,就在我一回头的时候,看到我刚放下的那份资料闪着白蓝色的光。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我,我心里平静下来了。是啊,怕什么?我们是在救人,是在做最正的事,害怕的应该是邪恶。只要我们把心摆正,做什么事都不会出现危险,师父时刻在呵护着我们,真正救人是师父。

三、邪党旗升不起来

我们住的是一学校家属楼,能看到学校的一些情况。有一次我看到学校升旗,心想:不能让这个血旗升上去毒害世人,就默默的发正念,解体学校隐藏的共产邪灵和共产恶党的一切因素,解体学校邪恶的升旗仪式,就看到升上去的旗又掉了下来,那些人又接着升,升到一半时,突然绳子断了,旗子又掉了下来,就看到那些学生解散了。后来知道那些学生中也有我们的小同修在发正念,从此隔了很长一段时间不升旗。我们的正念是起作用的,希望同修们千万别忽视了发正念。

四、奇迹打开自由门

有时我们的真相资料会很长时间供不上,我想要是自己能做资料多好啊,也许这一念,一次看似偶然的机会我得到几张《九评研讨会》电脑两用真相光盘,在电脑上打开一看,里面不但有真相资料,还有个“小鸽子”的图案(自由门软件),也不知是什么。其实我以前也没上过网,更不懂什么软件了,只是会一点最简单的表格排版。

我试着打开那个“小鸽子”时,打开的内容把我惊呆了,动态网出现在眼前,我才知道这是个“自由门6.0”破网软件,当我找到明慧网,打开了。我只是在周刊里看到同修说上明慧网,我今天也真实的上了明慧网,看到师父在山中静观世人的照片,我的心里激动的久久不能平静,觉的不可思议,我竟然也上了明慧网。因为以前我觉的能上明慧网得是技术很高的人,是很神秘的。后来我悟到这都是师父的安排,凭我的能力又能做什么呢?

五、资料点遍地开花

师父要求我们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们不能总是等、靠、要。我有这个条件,虽然我这个小小的资料点量还不大,但这也是遍地开花中的一朵小花了。我在做资料的过程中得到了提高。有一次,我请同修给重装程序,光盘运行了一半就不运行了。同修试了好几次都不行,我心里非常紧张,就坐下来发正念,如临大敌,一遍一遍的发着正念,可光盘还是不运行,就看着屏幕上运行条在一点一点的移动着,当动到那个位置时,又停住了。

我一看同修镇定自若的注视着电脑,一点不紧张,我一下子冷静下来,是啊,慌什么?我电脑是证实法的法器,应该是最好的,这程序就应该装上。根本就不应该有什么干扰。我起身想给同修倒杯水,这时就听同修说:“快看,运行过去了。”我忙过去一看,是的,程序在一步一步的运行着。不一会就安装成了。我高兴极了,和同修说了刚才的想法,她说:“是啊,刚才我在想,这光盘也是有生命的,要是不能用了,它就失去了它的作用,真是可惜。”我听了很是感动,感动于同修的慈悲心,我又找到了与同修的差距,看到了自己该修的。过后,这位同修告诉我:“那天走的匆忙,没告诉你,其实安装程序的那张光盘确实坏了,你看后来安装成了,其实光盘在光驱里根本就没运转,”她感叹着:“是师父在看护我们,在帮我们啊!”还有一次,我打印周刊,第一面顺利的印完了,第二面只印了两张就卡纸了,我一看,我把纸放反了,幸亏卡纸了,要不整个全作废了,我心里一热,这看似偶然的事情,又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和师父无微不至的关怀。

零七年六月份,邪党的网络封锁的很疯狂,我的电脑基本上稳定,没出现过什么问题,我的心里暗自得意。突然有一天,上不去网了,我没在意,心想我上不了网,就先让别的同修给下载一下,反正误不了我做资料。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虽然也想办法找人修,可是还是不能上网,我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师父叫我们遇到问题向内找,肯定是有我该修的。我静下心来反思自己,深挖自己,我不禁大惊,我还有这么多的人心没修去啊!干事心,我把做资料当成工作,做完了象完成任务一样松一口气;麻木的心,没有救人的紧迫感和慈悲心;自满的心,认为我做的还可以,反正期期都在做,没耽搁,我这是修炼吗?是在救人吗?看到了自己这些不足,我在心里求师父加持,清除一切邪恶的干扰,静心学法,归正自身一切不正的因素,这时我的电脑又能上网了。

在这里我建议还没上网的同修,也来上明慧网吧,这也是一个修的过程,我感到时时处处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之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