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堂堂正正的修炼人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八日】我于九六年得法,机缘所至,师尊把我从一个常人一步一步的领進大法修炼中来。刚刚得法时不懂得什么是修炼,但对师尊所讲的法有一份非常朴实的感觉,那就是信。所以在九九年“四二五”前工作之余,每天都认真学法,抄写《转法轮》,背诵经文。为了不影响日常工作和家务,早起炼功(凌晨三点钟开始动、静功一气炼完),在家庭的矛盾中,在关和难的面前真是从含泪而忍到坦然而忍,身体和精神状态有了非常大的转变。

“四二五”后环境有所改变,这时我悟到法对修炼人有了更高的要求,一定要圆容,所以当单位领导找我谈话、找家人谈话,让我不要到炼功点炼功了(“四二五”前由于工作等原因很少到炼功点炼功,“四二五”后我悟到必须和同修们在一起形成一个整体),我就跟单位的人讲我对修炼的认识,当时没有争斗心。我非常诚恳的对他们讲大法使我身体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怎样改变了我的精神面貌,以及修炼环境的重要性,讲了“四二五”我在北京所见所闻和亲身感受。所以当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压下来时,周围接触的常人都能正确认识修炼人,否定邪恶媒体的谣言,我的修炼环境也非常宽松。家人和邻居们对同修来我家活动都给予了理解和支持。

二零零零年末到二零零一年初邪党迫害的更加疯狂,旧势力动用了所有可以利用的邪恶因素,我们家周围也布置了监控人员,每天向单位和社区汇报,好多传言涌来,如果这时你的人念一出怕心马上就跟随而来。那时“六一零”人员到社区,当社区书记到我家时,我非常热情的招待他们,和他们谈笑家常,就是不让他们开口说话,所以等他们离开时都忘记自己是干什么来了。当两次面对警察时也是这样,在人上善待他们,在法上否定他们要做的事,不承认迫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晚上和我丈夫一起散发传单,没有一点儿怕心。当警察要求我不要到北京去时,我告诉他北京是中国人的北京,我作为合法公民任何人没有权力这样要求,当他们要求我不要和炼功人联系时,我告诉他们不能因为我们修炼法轮功因而不進行正常交往了,师尊说“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我从中悟到只要我们坚定正念、信师信法,什么都别想动了我。当然,和警察交谈时心定在法上,但态度非常的祥和平静。以一个平常人的态度和他们交谈,把他们善良的本性激发出来,所以从“七二零”以后我没有向邪恶写过保证书之类的东西,面对邪恶的迫害就是否定它,心中总是有一念,在证实法中走正修炼的路,师父不会安排我们到监狱中修炼,我的修炼体会就是多学法、法能破一切迷,只有勇猛精進,才能更好的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在证实法、讲清真相中,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就是一个资料点、资料点遍地开花,但每个大法弟子是不是能做到堂堂正正修炼是一个关键问题。有的同修把注意安全误认为偷偷摸摸,神神秘秘,不能当着人面。其实在心里已经承认了迫害,应该突破自己心理的障碍。有一次到我家附近的复印社做大法资料(由于自己的设备有限)这个复印社的对面就是派出所,心中有怕没敢進去,转了一圈突破了思想中的障碍,当走進复印社时没有任何麻烦。当时复印社内的人非常多,他们拿起资料看,你看完放下,他又拿起来看,当时我泰然自若,干活的女孩流露出非常喜欢的表情问“你要发吗?”我回答“要送给有缘人”。在这个过程中,我体会到做大法资料心一定要正,要用救度众生的真心,这样资料才会发生作用,才能得到师尊的加持。[注:请同修不要在心性不到位的情况下盲目效仿作者的做法。]

文中有认识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