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韵演出所展现的终极关怀和普世价值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九日】中华民族五千年的传统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一年多来,神韵艺术团以复兴中华传统文化为宗旨,展开文化道德复兴运动。她在全球几十个大城市的巡回演出,充份体现着对人类的终极关怀,充份表现着真、善、忍的普世价值。

终极关怀所指向的是关于人存在的基本问题,这些问题是:“我是谁?我从何方来,又向何处去?”“人的根本困境,人生价值和人生意义”,“人与人的关系,人与自然和社会的关系”。这些问题是迷失中的人类,世世代代向苍天苦苦追问的困扰心灵的问题;它是人类社会所有宗教、哲学和各种学说千百年来在黑暗中摸索,艰难寻求和苦思冥想的问题;它也是人类精神生活中内在的根本需要,失去了它,人类的心灵和精神在焦虑中彷徨,在失落中熬煎,日夜不得安宁。

终极关怀,是对人存在的根本关怀,同时也体现了对人的现实关怀。今天,神韵艺术团的演出正是表达着对人的无限慈悲,显示着一种宏大的、深沉的、悲天悯人的终极关怀,这种终极关怀是为了实现救度众生。

神韵艺术团在演出的第一个节目《创世》中,直接而根本地回答了人类几千年来一直渴望解答,而始终无法解答的基本问题:“我是谁?我从何方来,又向何处去?” 它揭开了无数岁月以来天上人间的历史谜底,从本体和本源上触发了人封尘久远的记忆,激发起生命深处最真实的本性,它表达着对人类最深厚的终极关怀。节目中的《黄粮梦》、《善念结佛缘》表现着对人存在的深切的关注和对迷茫中人生的深沉的呼唤,唤醒人类迷失中的良知,重拾他们返本归真的天性。

真、善、忍的普世价值是宇宙的真理,是被全人类所共同认同的价值理念。神韵艺术团用一流的艺术,一流的水平把这普世价值,通过歌曲舞蹈呈献给东、西方各个不同民族的观众。节目中的《岳飞》、《嫦娥奔月》、《升起的莲》、《觉醒》,用中国传统的道德力量通过艺术的表现,复活人丧失已久的道德理念,复活人存在的价值和存在的意义。节目中《仙女踏波》、《雪山白莲》、《满族舞》、《大唐鼓吏》等舞蹈的纯真、纯善、纯美,表达着人与天、地、自然的和谐,这纯真、纯善、纯美,像一股晶莹透彻的圣水,冲刷、洗涤和净化人的心灵。男女歌唱家洪亮的歌声,表达真、善、忍的普世价值和对人的终极关怀,震撼人心。

无数的不同种族,不同信仰、不同文化的观众在观看中流泪,一位美国的观众说:“动作丰富,充满感情,触动心灵,让我哭泣。” 美国律师,一位亿万富翁的女儿高兴地说:“这场演出开启人的心灵,让我喜悦,这是一种荣幸,我感动得哭了。” 一个旅美华裔诗人表示:“从演出开始到结束我都在哭,每一个节目都让你流泪。”无数的观众在观看后,心灵得到清洗,道德得到回归。有位拉丁裔的观众激动地告诉人们:“我觉得整个晚会就是唤醒真实和觉醒,最后找回自己。” 一个黑人无边兴奋地说:“当你离开时,你还会体会到心灵的升华和灵性。”看过神韵艺术团多次演出的一位白人告诉记者:“我觉得演出结束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它给你一种持续平和的感觉,对灵魂的洗礼。” 在道德和文化已经堕落的人类社会中,神韵艺术团的演出,清洗人的良心,净化人的本性,复兴人的道德和良知,拯救人的灵魂,改变人的思维和行为。

神韵艺术团的演出所体现的终极关怀和普世价值,超越一切民族、语言、肤色的差异,超越一切宗教、信仰、思想、文化和社会体制的差异,超越一切时代和地区的差异。正因为它超越一切时空,因此,神韵艺术团的演出能跨越时空,沟通贯穿一切民族,被不同国家、不同族裔、不同语言、不同信仰和不同文化的群体共同理解、认同、赞美和融合,从而证明它是全人类共同追求的精神和价值,它是人类文化和道德的最终的根源。

神韵艺术团通过不同族裔都能理解的艺术表演的形式,表达对人类存在的根本关怀和对人灵魂的救度,这是从未有过的慈悲,这也是从未有过的创举。不同形式的文化在这慈悲和创举中被相通,东、西方的文明在这慈悲和创举中被相融,不同族裔的人们在这慈悲和创举中,人心升华,道德回归,重拾失落的本性。这慈悲,这创举,在人类最险恶和最危难的时刻,拯救人类,拯救社会,普度众生。

现在,神韵艺术团正兵分两路,在世界各地马不停蹄地进行着第二次的更大规模的巡回演出,她正在把这宏大的慈悲洒向世界,她正在把对人的终极关怀和普世价值带给人类。迷失中的人将会从她传来的福音中,找回真正的自我,找回久失的家园。

2008年2月13日于多伦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