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统文化的劫难与新生(四)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日】(接前文)

三、马克思主义对传统文化的彻底否定

神传给人文化有神的用意,是对人的慈悲,让人安居乐业,好好的做人,但似乎远不只这些。神传给人文化的真正用意我们往后还要谈到。但是,在人的文化发展的过程中,也有一些不好的因素掺杂进来。因为人世间的好与坏、美与丑也在人的文化中尽情的展现着。这都是自然的。就象有人信神,有人就不信。相反,在一定程度上,因为人的不信神倒更能反衬出人信神的真伪。相生相克的理是反映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的。

在人类文明的历史上,越往上追溯,人越信神,越往后发展,人信神的底线越低。为什么?因为人类的文明是有周期性的。就象上古的古人他们先天的纯朴更接近宇宙的特性,而今天的人由于社会的发展,生生世世所积累的各种观念的障碍,人的本性被埋没的太多,人信神的底线自然的就越来越低。文化层面的东西我们暂且不讲,更深层的实质的因素是什么?那就是在神传给人文化的时候,用慈悲教化世人的时候,宇宙中的另一种与之相对的邪恶的势力也在人世间粉墨登场了。所以当正法、正教传世的时候,人世间必有邪法、邪教。当然邪的东西往往打着正的旗号迷惑世人。修炼中讲的“悟性”也含有对此能分辨的意思。

古书记载,释迦佛在世的时候,魔王对他说:我现在乱不了你的法,等到了末法时期时,我让我的徒子徒孙出家到庙里去,我看你怎么办?当人类文明进入了科技为主的发展时代,人信神的标尺大打了折扣,面对在整个世界充满了信神文化的现状,宇宙中那股邪恶的势力利用撒旦(魔鬼)们开始在世间广泛“布道”。一种邪恶的文化就是这样逐渐的渗透到人类社会主流文化圈的。

(一)无神论对神传文化的彻底背叛

人是神造的。世界上各个民族、各种正的宗教,在这一点上认识是共同的。由此产生的一切文化的基点自然就是信奉神的。要破除这至关重要的一点,撒旦就要在世间选择和造就一个个它们需要的人来。马克思是一个最重要的人选。为了让马克思的学说师出有名,另一个人类的叛逆者达尔文也在马之前先期做出了“进化论”的假说。假说的狂妄与极端对知识界不啻是一剂迷魂药,对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也造成了摧毁性的打击。

一切是那样的自然,一切又都是那样的不经意,然而这不经意间对人意识的渗透、对人的毒害才是最深的。达尔文的学说只是一个假说而已,然而它却成了马克思创立更邪的一套假说的基石。无神论的最大证据便是“进化论”。没有“进化论”,马克思无论如何的论证也都不能够使人放弃对神的信仰,二者的双簧配合的可谓天衣无缝。

无神论对世界的破坏太大了,他在相当大的范围和程度上摧毁了人对神的正信。没有了对神的信仰,神给人定下的道德规范、做人的标准就会被人放弃,而达尔文所提出的动物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兽性规则就会进入到人类社会。那么,人的本性,社会的风气,宗教的经书,民族、国家的恩怨纠缠,世界局势的冲突变换,都被极大的改变了。相对平和的世界开始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动荡和不安。

神给人留下的文化,有丰富人生活的内容,但是很多是给人以启示,让人跳出人的生死轮回,从根本上解脱自己,是让人修行的。经书中告诉人们的天国绝不在人世间,人只有按照神的教导去做,才能回归天国。东方的传统修炼说的更明白,就是要人返本归真,返回到自己的先天本性上去。所以中国的传统文化里面有出世的部份,也有入世的部份,而入世的学说也和神的旨意并行不悖,照样是遵天意、行天时、就地利、通人和的。

无神论截断了人与神的必然联系。人的谦卑、善良、诚实的人格在逐渐的丧失,而自高自大、狂放不羁并妄自菲薄的变异思想也一点一点的在人的思想意识中得以存留和加强。

(二)矛盾论对传统文化的剪除

正教的经书,大都是信徒对先知先觉的圣者言行的忠实记录。先知们也在很大的程度上开启了人的智慧,给人留下了正统的生活方式。要毁掉这一切确实不易。宇宙中旧的邪恶势力选择了马克思,也是因为此人所具备的逆天叛道的本性。马克思本身不是先知先觉的先知,所以他要否定先知、否定神。“进化论”使他完成了对神的否定。只靠否定神建立一套自己独立的学说显然不够,所以他又从黑格尔的精神辩证法中删除掉所谓唯心主义的内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建立就是这样来的。

神传给人文化当然有让人使用的成份,但绝不是叫人用神传给人的东西拿来破坏正统文化的。世界上先知们的智慧有相通的部份,都是很好的东西,人是没有这样的智慧的。黑格尔精神辩证法中因为有“唯心”的成份,和中国的阴阳学说确有相通的地方,对宇宙、自然和个人的认识虽然不及阴阳学说丰富而深刻,但毕竟在一定程度上也比较圆满的对社会与世界做出了相当程度的解答。但是被马克思拿走后,按照他自己的需要,在对辩证法作了通俗的解读后,他开始对历史、社会、政治、经济等诸多领域进行了自己特有的分析和预测。按照他自己的邪说来说他自己,他这才是真正“唯心”的。

单就马克思的唯物辩证法而言,因为他毕竟是窃取了神传文化的东西,所以还是有相当的价值和功用,但是由于和神的联系的被强行截断,它就只能变成一种武断的方法。只如此,对人类也没有太大的影响,显然它和阴阳学说无法相提并论。

阴阳能圆满的解答宇宙间一切事物及其相互联系,比如,对日月、天地、男女、里外,用阴阳很好解读,用矛盾就无法表达。比如对家庭来说,男刚女柔、刚柔相济,自然和谐;用矛盾解释那只能是就事论事,讲矛盾的主要方面、次要方面,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实际上男人的特性和女人的特性和自然大道是相通的,一阴一阳谓之道,那真是天造地设的。今天社会上离婚率年年攀升,不能说和无神论以及党文化的毒害没有关系,都是传统文化被破坏后导致的。矛盾论的生硬和狭隘针对事物的天然联系是束手无策的。虽然马克思主义者们自称矛盾论是最高的方法论,如果用马克思哲学指导中医的研究,只能是生硬的局部的割裂而已,不要说发展,连继承都继承不下来。

阴阳互根、相互依存,所谓孤阴不生、独阳不长。而且阴阳是互补的关系,讲究阴阳和合,老子说: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中医讲阴平阳秘,才是一个人健康的表现。所以说,阴阳学说是宽容的,同时也是自律的。矛盾论却正好相反,是保守的,并且没有自律性。矛盾论虽也讲对立统一规律,可它实际上是把统一当成了一个形式,而把对立当成了实质,并且一味的讲矛盾的斗争性,为它用矛盾论否定“旧世界”建立一个“新世界”奠定理论基础。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是没有“哲学”这一名词的。

中国传统文化中倒是有“玄学”这一称谓,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修者们在入定的情况下,或者思维在接近“定”的智慧态中,修行者对宇宙、生命、时空的整体把握是相当的完备:一切是那样的精妙,一切是那样的和谐,一切又都是那样圆容。宇宙、时空、生命的无尽奥妙随着修炼人层次的提高而不断的显现出来。不要说马克思的信仰者,就连马克思本人能达到吗?他懂得“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自然之道吗?中医里面的辩证法包含的内容用矛盾论能概括进去吗?佛教的《心经》、《金刚经》、《大藏经》,矛盾论也根本解答不了。怎么办?只能一概的否定,所以,这时候唯物论就被人搬了出来。马克思的唯物辩证法是自圆其说的邪说。

(三)历史唯物主义对历史的完全颠倒和对人类的毒害

一个民族被篡改了历史,一个国家被篡改了历史,是不是这个民族、这个国家的根被斩断了呢?

历史的发展自有其规律性,而这个规律并不是人定的,人也没有这个本事。历史的发展是神一步一步安排的。在中国,并不是过去的皇帝自己要称天子,也不只是一个文化现象而已,那在相当的程度上有神的旨意。

在人类的历史上,战争是不可避免的。不只是人类自身有善恶所致,在世事轮回中,人自身所积攒下来的不好的东西,也是要经受种种的魔难才能消除的。战争是人类文化中一个不可或缺的概念,当然有正义与非正义之分。战争也往往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朝代更替变换的契机。相对战争与和平而言,战争是短暂的,人心是思安的,而不是思乱的。长治久安也都是自上而下的普遍心态。在传统文化中,穷兵黩武的皇帝或国王没有受到称赞的。要想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对历史进行根本上的变革显然是不可能的。但是,马克思却在他自己拼凑的哲学中,为历史的变异找到了一条捷径,为篡改历史做好了理论上的奠基,从而给整个人类带来不可预料的灾难。

马克思的无神论与辩证法应用到历史领域所形成的历史唯物主义,对整个人类的历史进程作了他自己特有的解释。对古往今来的社会形态作了划分,对未来的社会形态作了诱人的描绘。但是这一切并不符合历史的事实。比如他所说的奴隶社会,在文化历史最为悠久的中国历史中找不到。他对封建社会的定义也和中国当时的社会现状对不上号。农民与地主的关系并不是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而是雇佣关系。是社会历史发展的必然产物,是天然合理的关系。他们之间的关系是相互的。无地的农民租用人家的土地缴纳租金是必然的,有了一定的积累后从新购置土地也都是合理合法的。穷苦人家的子弟经过自己的努力考取功名的机会也都是均等的。整个社会的运行机制是流通的,可循环的,尽管在相当的程度上社会现状有一定的稳定性和持续性。社会就是这样存在的。

但是,由矛盾论界定的阶级却是对立的,在很大的程度上是水火不相容的。阶级斗争成了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无产阶级成了有产阶级的掘墓人,过去与现实的世界都是旧的,因此,他要建立一个“没有剥削、没有压迫、人人均等”的理想社会——共产主义。一个天大的馅饼被马克思给画了出来。

你能说共产主义不美好吗?这样的社会不是人应该享有的吗?我们为什么要给剥削阶级当牛做马呢?暴力,革命,无产阶级革命,无产阶级专政——是马克思亲传给追随者改造世界的武器。

于是,人心被种下了仇恨。
于是,无产阶级革命的风暴扫向了全球。
于是,社会主义阵营就这样在这个世界上突兀的出现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