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郴州市国安绑架廖松林一家四人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日】去年十月十五日上午八点多钟,起床后站在餐厅朝外一看,只见军人招待所住房后停了四、五辆小车,房角西南面站了男女20多人。心想:怎么来这么多人和车,却没有听到鸣号和说话声,他们来干什么呢?脸也没洗想看个究竟。

过了一会儿,军人招待所的廖松林老俩口,一人提着水果什么的,一人拿着雨伞,一前一后往外走。当他们走到住房西南角时,那些站在两旁的人突然跑步围过去,没出示任何证件,强行扣押他们。老廖不服,被一人踢倒在地,抢去钥匙,然后将他双手反扣着推入一辆白色小车。与此同时,孟庆莲(廖松林老伴)被扣着推上楼进了他们家。

过了十来分钟,白色小车开走了。

后来听说,在当天,以郴州市国安局为主,北湖、苏仙公安分局配合,把廖松林老俩口及其儿子、媳妇共四人全部强行关入郴州市看守所。他儿媳张燕是在常德安乡她娘家门口被绑架的,恶警们强行将她拖上汽车,,连鞋子都没穿,其四岁小孩在场放声大哭。绑架她的人说:“快开车,让村民知道就走不了啦。”

老廖1993年因工伤脑震荡退休,修炼法轮功以后,以前患的神经官能症、肺结核、鼻窦炎、前列腺炎及三十多年的胃病、工伤引起的脑震荡都好了,每年节约药费几千元。他还多次为单位维修水电设施,不要一分钱报酬;为邻居维修水电器具,不收礼也不让他们请吃喝。更难能可贵的是,从1999年11月入住山川塘生活区以来,单位领导委托他做该生活区物业管理,一直到现在坚持不收一分钱管理费,义务为大家服务。作为一个老年人,带头搞环境卫生,买花草树木种植美化环境,清洗两个生活水池,拔除野草,打药除虫,几年如一日,尤其在当今一切向钱看的时代真是难得。

老廖不但身体好了,连过去的火爆脾气也改了。2005年11月,招待所领导召集生活区住户开会商讨管理问题,有人提出种菜浇肥有臭味,影响环境卫生。会议决定本生活区的廖、周、罗三户每户种的几平方米菜,吃完后第二年不准再种,得改种草或打成水泥地。作为一个修炼人,老廖最先表示同意。可老罗家还是种了豆角,5月份打水泥地时豆角被拔掉了,罗老头气的跳起来,因老廖在帮忙打水泥地,他十分难听的骂了老廖半个多小时,老廖却没有吭声。当时老廖的老伴也在不远处看着,我禁不住问:“你家老廖一向脾气火爆,今天怎么变成这样了?”她说:“李老师教导我们,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必须得忍,否则就不是炼功人。”

象老廖这样的人,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有了一个好的身体,又能做一个好人,却因为不愿放弃炼法轮功被当成“坏人”强制关押、监禁和所谓的“转化”。难道要把一个真正的好人转化成坏人?我都替他想不通。

特别在这次当他被绑架时,那群人从他家里装走了两车物品,当时不知是些什么。一直等到他回来后,我到他家一看,真是一片狼藉,跟“文革”时期的打、砸、抢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柜子、书桌里被翻的一塌糊涂,满地丢着不要的纸盒、食品袋、纸片、摔坏的MP3等。抄走的物品有电视机、影碟机、电视接收器、MP4一个、MP3三个,0.48升助力车一台、邮政存折八本、现金四千多元(只要回一千九百多元)及大量大法书籍和救人的真相资料,就连老廖年轻时朋友送做纪念的日记本(里面有几十元收藏币)、儿媳的记帐本和孙子的成长日记及老孟原准备十一月回老家的路费、嫂嫂送给老母亲的红包(放在衣柜棉衣口袋内,衣在钱不在)都没有放过,一概不留。还有他们每个人的钥匙共四套,在被抓的当天也被国安人员抢走了。据邻居说,在家里无人的情况下,国安人员又来过三次,包括杂房,他们想怎么翻就怎么翻,他们这种做法真使人难以理解,中共政府的国安人员就是这样履行职责吗?就是这样对待好人吗?

我是一个明白真相的人,了解法轮功修炼者的人品,他们这群人是社会上真正的好人,中共官员根本无法与他们相比。廖松林是我们院内公认的好人,只因为他坚持修炼法轮功,却多次遭到当地六一零、公安、国安等部门抄家、绑架、洗脑、关押、判刑。我真想不通,中共社会竟如此践踏人权、违背天道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