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 开创修炼环境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日】我在一九九六年有幸得大法,修炼后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在家中与丈夫、儿子、儿媳之间出现矛盾、摩擦时都能用真善忍衡量自己,化解矛盾,因而家庭和睦。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迫害法轮功,我也同样遭到严重的迫害。丈夫、儿子、儿媳受恶党谎言欺骗,不让我炼功学法,理由是:怕受连累、罚款,由于受家庭压力,自己不情愿的放弃了大法修炼。然而时间不长,我身体上的各种病又出现了,头脑不清、精神不振、腿也痛,不能正常生活和劳动。严重时,怕这怕那,甚至一人不敢在家,出门也得有人陪着。腿痛的抬不起来,上台阶都很困难,走起路来深一脚、浅一脚的。家人对我的状态都很担心。就这样日复一日的过了将近二年的时间。期间,曾经找精神病科、骨科等中西医医治,钱花了不少但也没有完全康复。

庆幸的是在我心里感到无助时,我的主意识没有迷失,我想我还是要修大法,真修师父能给我净化身体,只有师父能救我。我就是认为法轮大法好,谁也挡不住我修大法的这颗心。从此,在家里没事时,开始炼功,将大法书找出来学法,出去与大法弟子接触。从同修那里了解了师父的正法進程,我就想一定得将自己走了弯路耽误的时间补回来,尽快赶上。这时感到放弃修炼是多么的无知,更觉得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苦度,心中的悔恨真是说也说不出来。

作为师父的弟子当时只有多学法,特别是学师父最近的讲法,走正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修好自己并救度众生的修炼路,让师父放心,少为自己操心。

我的家人发现我又在学法炼功,就对我進行严管。晚上不让学法,理由是“浪费电”,因我不能挣钱;也不许出家门,理由是怕我被恶党操控的恶人抓走。白天由儿媳安排我做家务事,清理卫生。丈夫喂养着四、五十头羊,地里长草后,丈夫让我给羊割草;过秋后搂树叶。他们联合起来不停的派我干这干那,从不问我为什么能够承受的了这么多的体力活儿,心理上也能承受了。我明确的告诉他们,我现在的身体和精神这么好,是在证实法,证实大法使我身体变好了,使我头脑清醒了,干活有用不完得劲。他们总是用怀疑的眼光看我。我给他们讲大法受迫害,电视上是在陷害大法和师父,江泽民是怎样迫害善良的按照真、善、忍修炼的人们的。我也给他们讲“三退”,他们一听就说是反共产党是“搞政治”,越是对我不放心。

由于家庭的压力,环境不好,怕心重,常人心重,各种执着,特别是怕这怕那的怕心不断出现,家里人给制造了提高心性,树立威德的机会,自己却把握不好。有时儿媳说这说那还要和她争个对错,又有情的执着,就不敢堂堂正正、心平气和的告诉她常念“法轮大法好”,因她不理睬就更觉得救人难,修炼更难。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只能将师父的讲法、书用手绢包好放在贴身衣袋里随身带着。有一点时间就到同修家学法,到小卖部买东西的时候到同修家学会儿法。在家学法环境最不好时,甚至深夜里打着手电在被子里看书学法,在家里没有一点学法条件,即使学法心也是静不下来。当时在家里只有和上小学的孙子讲真相,跟他讲大法好,他明白了“三退”并和我一起学法。有不认识的字(我修炼以前基本上不识字),孙子告诉我。孙子在我修炼中从精神上给我支持和帮助。

师父在看到我不精進时,利用孙子的口点化我。那时他才五、六岁。有一天我与孙子到葡萄地里去看葡萄,在我学师父的讲法时,孙子问:“奶奶,学法轮功就是为了治病吗?”我说:“首先师父教人做好人,按照师父的真、善、忍做,你真正要修炼了,师父会给你清理身体,你的身体就没有病了。那你也跟奶奶学法吧!”从那开始我教他炼功,告诉他常念“法轮大法好”师父都会帮你。小孙子高兴的点点头。当时悟到这么小的孩子都明白大法真相,要来得法。何况我身边那么多人呢?

有时儿媳看到孩子写作业时我在静静的炼功,就说大法这样,那样,说些不好的话,孙子就跟我说:“奶奶,发正念清除她背后的邪恶。”这时我悟到是师父利用孙子的口在鼓励我、帮助我、提醒我,此时我就想起洪吟:“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见真性》),对师父这段法有更深的认识:只有坚修坚信大法才能更好的证实法,救度众生,修正自己,开创好自己的修炼环境。

在二零零七年麦收前丈夫不幸得了严重的心脏病,我照看他期间不断的给他讲大法好,中共如何迫害法轮功,天灭中共“三退”保命。这时他明白大法好,相信大法是正法了。直到秋后,丈夫第二次犯病时,在其他同修(妹妹、妹夫)的帮助、鼓励下,有缘也得了大法。而且对以前所说所做的不相信大法的言行都很后悔,并且真诚的发表了“严正声明”。明白了修炼人学好法才能更好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才是师父与众生的企盼。

现在我们夫妻俩不仅一起在家学法,还一起到学法小组学法,比学比修共创修炼环境。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