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正法感师恩浩荡 讲真相救无量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一日】

走出来证实大法

我是一名小学教师,于一九九九年五月得法,刚修炼二个月,邪恶就开始铺天盖地的打压,我因修炼后身心发生巨大变化,内心感激师尊慈悲苦度,凭着对大法的正信,毫不动摇的坚定修炼,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闯过了一关又一关。

在邪恶最猖獗的日子里,我坚持学法修心,每天早上起床炼完功后再学一会法,然后去上班,晚上又炼一次功,一有时间就抓紧学法,感觉精力充沛,神清气爽。为了澄清人们头脑中被邪恶谎言的毒害,我用自己的切身体会向人们讲述大法的美好,讲电视媒体都是造谣诬陷,上班时还利用各种环境讲真相。我把亲身体会写成上访信三次到北京去上访,还带着横幅和真相小标语,晚上我和一名同修一起将小标语贴在北京城马路两边,准备第二天上午到天安门广场去打横幅证实大法。在贴了大约一百多张的时候,不料被恶警发现,将我和同修绑架到北京某派出所(地址不详)。我没有被吓倒,在派出所向周围的居民高呼:“法轮大法好!”面对警察讲真相,后被当地恶警劫持回当地看守所。在火车上我向世人讲真相,在看守所对犯人讲真相,并教他们一起背《洪吟》、炼功。和我关在一起的犯人有的能背二十多篇《洪吟》,还说:这么好的功法我们早得到就不会犯错了,全号室的人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有的出来后弃暗投明,正当经商;有的因此减轻了刑罚,原来该判刑的也不判了,其中一个小伙子明白了真相,主动学法,出去后还给我写信,称我妈妈。

还有一次想写成真相文稿念给所有号室里的人听,果真智慧就源源不断的来,很快写好了十来张,我推开号室铁门上的小窗,排除干扰大声的念给全监号的人听,所有监号的人都把小窗门推开静静地听,干警也不拦阻,号室里的人听完后连说好,有的伸出大拇指。就这样我在这种特殊的环境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向世人讲真相,清除人们头脑中的毒素,救度世人。

在精神病院反迫害

因为坚持修炼,邪恶三次把我绑架到精神病院迫害,最长的一次四十多天,并叫嚣先拿我做试验,如“转化”成功就拿十万元来“转化”当地其他大法弟子。在精神病院我经历了世间最惨无人道的残酷折磨,只因师父的慈悲呵护,我才多次正念闯出精神病院这个魔窟。有一次在看守所我绝食反迫害,邪恶将我劫持到精神病院每天捆绑六个小时,注入大量破坏中枢神经的摧残药,还要强行灌毒丸十几粒且每天两次,是病人用药量的十倍还不止,只感到身体异常难受又奇痒灼热难熬难忍。但我求师父加持,让它的药不起作用,同时我坚持不断的背法、炼功,逐渐的这种症状减轻到最后基本消失,特别是打坐炼功时师父给我身体加持到一身轻的状态。邪恶见毒药对我不起作用,就又把我劫持到看守所,师父帮我清理身体,在看守所连续三天呕吐大量黄水,后又吐出一大滩黑血,身体不但不难受了,还觉得很舒服。我心里想着不能被邪恶困在这里,要出去救众生,并请师父帮忙,很快身体出现病危的状态,邪恶怕担责任只好把我放了。我又汇入到正法的洪流中,破除了邪恶要毒害其他大法弟子的阴谋。

在精神病院里,接触的都是一群主意识不清没有理智的精神病人,开始感到十分难受,对思想干扰也很大。但渐渐的我平静下来,既然也有缘见面了,那就向(他)她们讲真相,能明白一个能救一个是一个,这个念头一出,就看见大法轮在病室上空飞旋,同时清除二十几个精神病人身上的邪灵附体(天目所见)。他(她)们真的清醒了,明白的一面还真能听懂我讲的真相,他(她)有的为我落泪,有的给我擦脸,有的劝我吃饭,有的给我解绑,还有的在我炼功时为我打掩护。可见生命都是为法而来的啊!写到这里,我更感到救度众生的紧迫。

正念破除洗脑班

我得法较迟,但师父慈悲呵护我闯过一关又一关,那时邪恶经常到处张贴诬蔑诽谤师父和大法的邪刊或是漫画,我就不断的正念正行去销毁它,不许毒害世人与众生。就在我们学校,一见有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东西我就去销毁。第二次被不明真相的人发现举报,邪恶以此为借口将我劫持到武汉洗脑班。我坚决反迫害,沿路几百公里,我一路高呼“法轮大法好”。在洗脑班里,无耻的犹大围着我胡搅蛮缠,用歪理邪说企图扰乱我正念,我持续发出强大正念,绝不许邪恶的阴谋得逞,也绝不许迫害被劫持到这里的其他大法弟子,他们是师尊的弟子,是我的同修。几天后在师父加持下,果真制止了邪恶的嚣张气焰,不放诽谤录像了,还拿来大法书一起学法。

到了第三十天,其他同修都走了,就剩我一个人留在那里,我发出一念,绝不承认旧势力企图对我劳教的迫害,我就走师父安排的正法之路,其它谁也不配考验我。第三天当地警察就来接我,两百多公里的路程我又一路正念,今天必须直接放我回去,不许再关我。在慈悲师尊的呵护下,当天我就被送回家了。

有一个大年三十的前夜,已经后半夜了我却怎么也睡不着,因某单位大门口的宣传窗里刊有侮辱师尊和大法的歪理邪说毒害着众生,先前去过几次想毁掉但因怕心重没能战胜自我没毁成,今晚越发感到对不起师尊,能心安吗?不行,一定要把它销毁掉,不毁掉就不回来过年。年三十清晨我来到那单位大门口,推开那宣传刊的玻璃窗,一口气撕完那些恶字画全扔了,并且平安的回了家。那天我很高兴这次护法成功,因此特意去买了菜按中国传统做了一桌团圆饭敬师尊,以表达对师尊的敬意及希望师父早日回大陆的心愿。

撒一路真相 显一路神奇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越来越感到救度众生已经很紧迫,因此排除种种干扰,更加深入细致的用各种方式向众生讲真相。例如写信、拉横幅、挂条幅,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等,从中体会很深的就是只要能做到以法为师,正念正行,常常都有很神奇的现象出现。如有一次我去某单位发真相资料,那单位有门卫。我去时,恰巧就有在里面居住的一女职工要门卫帮她“找衣服”,我大大方方進去了,发完资料出来,那门卫还在帮着“找衣服”。我心里感激师父慈悲呵护,因此更加有信心。

还有一次我去同修家与同修切磋,乘了一段公汽,又走了大约七里路,到同修家一看,七里路只走了十几分钟,我开始不敢相信,以为钟看错了,但经核实确实是真的,真的是同时同地存在着另外的空间。又有一次夜晚我到家乡小镇上去发资料,当时感觉不是在那个集镇上,仿佛是在天国里,就感到景色好美好美,光明如昼,家乡的河流此时看上去也是灯火辉煌。我心里高兴,真的是跟着师尊在神的路上讲真相,妙不可言!有一次我回娘家去讲真相,正下着大雨的天气忽然晴空万里,眼前飞旋着象月亮又象银盘一样的东西,太阳也变得清凉,一会儿变成大法轮,师父显现在大法轮上,啊!多么美妙!多么神气!多么殊胜!

自从《九评》推出后,我悟到这是救度众生的又一法宝,因此广传《九评》劝三退,有时很快能退一批,有时三言两语就能把人劝退,更可喜的是世人都在主动传《九评》,传真相资料,而且明白真相的人越来越多。我感到表现形式是我们在做,真正让众生清醒明白的是师父,是师父在做,那些得救的都是与我们有过大缘份的人,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利用这种形式为我们善解了这些历史渊怨,把这些生命从苦中从地狱中捞起,洗净,根据众生的选择将他(她)们摆放在不同的位置上。

在修炼中我感到还有很多正法的事要做,因此以后更要加强学法,在不断精進中归正一思一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兑现自己来时的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