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统文化的劫难与新生(六)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二日】(接前文)下面我们换一个角度,从被矛盾论所剪除的中国的阴阳五行学说中看看这个党走向灭亡的必然。从另外一个角度验证传统文化的力量。

(一)从传统文化看邪党灭亡的必然

我们前面把国家的基本要素人民、军队、政府、法律、文化分别配以五行的土、金、水、木、火。五行和合,各守本分,社会自然和谐,则社会大治、国富民强。可现在的这个邪党附着在人民、军队、政府、法律、文化之上,处处都有它的因素。政府由它操纵,军队由它指挥,法律由它制定,文化要为它服务,群众中它又发展党员、建立支部,对平头老百姓可以进行随时秘密的监控。在西方民主国家,这些基本要素都属于国家,这本来就应该隶属于国家。

基本要素间是相互协调的,所以是相对安定的。在中国古代,皇帝在这些要素之上,或者说皇帝也是属于“水”的,同属政府,只不过他的位置更特殊而已,但是,皇帝也是顺天意而行的。皇帝对民众是体恤的,所制定的法律必合乎于“道”。皇帝本身对天地、神佛也是要行祭拜大礼的。皇帝所行不合乎“道”,法律过于严苛,被逼造反的农民打的也多是“替天行道”的旗帜。在世风重道德、行仁义的人文场中,五行相对安和,老百姓大都安居乐业,民风自然纯朴。人们遵守皇家的法令,更相信天地神佛的护佑。

但是今天的中共从根本上是反天、反地、反人民的,更不相信神佛,所谓“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中共看重的就是权力和财富,它掠夺了所有的社会资源。国家成了它自己的游乐场,人民变成了它的奴隶。由矛盾论衍生出来的阶级斗争成了它治国的法宝。所以,它能操纵着军队、政府、法律、文化、甚至被其欺骗的一部份人而对另一部份人进行着残酷的斗争,经年不息。

中共不相信自然规律,但是它逃脱不了阴阳五行的制约。它是要把这个国家和人民彻底毁掉。在中共完全掌控着军队、政府、法律、文化而对人民进行压榨的情况下,也就是五行中的其它四种因素都对人民进行“克”的情况下,这个国家不是大祸临头了吗?人民极度的衰竭。中共的政权再强盛,但是它失去了根:被它劫持的人民的民心已与它发生了背离;被它把持的军队的战斗力也已衰弱;文化也是歌颂它和欺骗人民的,对人民没有正面教化作用;法律法规成了禁锢人民的桎梏,成了它大肆掠夺人民财富的工具;那就只有死亡的一条路在等着它走了。唐太宗说“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在人民心中都抛弃这个邪党的时候,它的灭亡就只是一个时间和形式问题了。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古人把朝代的更替用五行的相克来揭示其规律性。今天,也有人把清朝用“水”来称其五行属性,用“土”来指中华民国,用“木”来指今天的中共。从相克的关系来说,这样指也未尝不可。但是我们换一个角度看,从整个人类文明的历史看,就不能这样的类推了。从出土文物或从修炼的角度看,史前每一期文明终结前,人类的文明也都处于鼎盛时期,科技的高度发达和人类道德败坏的程度是一致的。今天的科技也达到了比较高的程度了,人们对神佛的信仰却跌到了历史上的最低点。佛教讲的末法时期就是指今天的社会,末法时期,宗教中的人都很难自度了。当然在这个时期,也就给了邪恶的势力一个最大的空子,所以,共产邪党来了,它并不是遵循着过去的理来的,它对这个宇宙中的一切都是破坏。《九评》说的最确切,说它的邪恶超越了相生相克的理。其实也真是这样,看看共产邪党来了之后所带给这个世界的残暴、饥馑、屠杀和虚假,也就什么都明白了。

共产党不属“木”,相反在它统治期间倒是克“木”的。过去,大片的森林被焚毁以开荒,今天,为发展经济而乱砍滥伐。草原也是一样惨遭破坏。自然环境破坏后出现的各种自然灾害已使人民苦不堪言。在修炼界,包括在常人中,也有许多人知道,这个邪党在天上最低空间的显示是一个红色恶龙。宋代的预言家邵雍先生称其为“火龙”,《圣经》隐喻其为“赤龙”。看邪党不可一世、肆意妄为、荼毒生灵的罪恶行径,以及其嗜血腥、尚红色、酷爱专政的暴烈本性,共产邪党当属“火”。但这个“火”可不是五行之火。它是专为毒害人类而来,是来破坏人的正信的,包括从根本上铲除传统文化。

邪党开始暴乱的时候靠的是星星之火以燎原,巩固政权靠的是点燃工农的阶级感情之火:三反、五反、肃反、批胡风、打右派,以至于玩出了个“大跃进”。往后来,毛利用红卫兵串连又烧了个“祖国山河一片红”。人的思想感情不可能永远处于亢奋的状态,于是在改革开放的这几十年,邪党烧的是不可再生的自然资源,烧的是工人农民的身体。在江河断流、沙尘暴频起、黑社会横行的今天,在人民不甘作为燃料助其燃烧的时候,这个党也自然到了油枯灯灭的时候。今年年初的这一场大雨雪充份暴露出了中国社会的积弊。这当是上天浇向中共的一盆冷水,也给那些至今仍然迷信中共邪党的人一个惊醒的机会。

以上是从这个党自身败亡的必然性来谈的,我们换一个角度看一看。为什么法轮功的修炼者历经那么大的魔难不为所动?是什么样的力量造就了这样的一群人?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群体?我们稍后还要谈到,我们现在只是从这个群体的实质说一说,大法弟子们在解体邪党中的作用。

历史上的修炼人,就是在走人成神之路,这在民间的传说和历史的记载中随处可见。当然世人就不能以常人的标准来看待他们所做的一切,虽然他们和人没有什么两样,和人一样的生活、工作。他们有法轮功经书的指导,有心法的约束,生命的本质在发生着变化。他们在世间就是为修炼而来,他们所具备的大德能使下滑的世风得到截窒。老子说“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意思是说,最高境界的善行就象水的品性一样,泽被万物而不争名利。老子还说:“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此乃效法水德也。”为什么中共在历史上做起恶来随心所欲,所向披靡,但是在面对法轮功时,在它耍尽了所有的招术后,却必然落下身败名裂的下场?中共这股“邪火”遇到了“天水”。大法弟子大善大忍的慈悲,宇宙大法的特性“真、善、忍”就是真正浇向中共“邪火”的“天水”。

(二)党文化灭亡的必然

其实这个党的灭亡的必然性还是由它自身的本性所决定的,特别是它为自身生存而搞出的这个党文化,在糊弄中国人半个多世纪之后,它自身的矛盾与先天不足已经越来越显露出来。党文化自身的局限使它不敢直面经济发展中所必然面对的种种现实问题,比如对于人民币的汇率和私有化问题,对于股市和版权问题。经济发展必然带来的国民对民主政治的诉求、宪政的改革,共产党既无法回避,又不能有所作为,因为党文化没有这个内涵,马列邪说中也触及不到这个问题。要和世界潮流相一致,就得从根本上摒弃这个党文化,把马、列、毛等放到一边,这本身就等于彻底否定了它自身。从这个角度上看,淘汰共产党及其党文化也是大势所趋。从文化层面上讲,现代科技的发展,已使人不再沉迷于其邪党的一家之言,对于东西方传统与现代文化的认识也在冲破党文化所造成的思想误区。人们有了更多的选择的自由,这种更多的选择对党文化来讲,本身就意味着被肢解。

传统文化和党文化是绝对的互不相容的。传统文化中甚至有强盗存在的空间,强盗之“道”犹能留传下来。历史发展中,人自身的自私、冷漠、狡诈,那是用来反衬人性的光辉的。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人的善恶两面的表达也都是必需的,从中自然就能让人分辨出哪些是应该发扬的,哪些又是该摒弃的。党文化的独断和排他性,加之党文化中所特有的流氓性,使它不见容于世界各国的正统文化也成为必然。共产邪党的流氓性表现在好话说尽、恶事做绝,不择手段、不计后果、抛弃原则。这种把好说成坏,把坏说成好,把真说成假,把一说成十,把人民说成敌人,无视事实,只往自己脸上贴金的邪恶文化怎能为世人所容。它在世上的存在除了不断的改换嘴脸、变换手法外,只能靠暴力维持。

稍有理智的中国人在认识这个党文化的实质后,自然就会从内心希望摆脱它的控制,做一个能主宰自己的人。这应是每一个中国人都应做到的,也是一个人的最基本的权利。去除党文化在自己思想中的因素,也是在解体这个党文化。党文化解体的命运其实早已开始,中国人自我意识的复苏就是在解体这个党文化。所以,党文化必然灭亡,党文化灭亡在即!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