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度之恩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二日】我这个家,老伴患了脑血栓,生活不能自理,我也许是常人的这颗执著心放不下,总不敢留下老伴一个人,自己去北京上访,对老伴牵肠挂肚,怕没人照顾他,所以只是在自己生活环境周围,发发传单、讲讲真相。讲明白了,会有人声明要退党,退的人也不少,每一次成功,都很兴奋,也很欣慰。

为了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我也尽量抽时间去做,通常都是在晚上九点到凌晨四点之间。

记的有一次,我和同修一起去发传单,那是晚上九点左右,我们去的是一座大山里,那里有许多人家,我和同修一人拿一包传单和横幅,分头走了。大概凌晨四点左右,传单和横幅都发完,挂完了。准备和同修碰头,因为突然下了雨,找不到回去的路了,我很着急,想喊同修,可这山里的狗多,怕惊扰了人家,于是我开始发正念,求师父帮我。一会,突然觉的眼前有道亮光,我想:是师父在帮我!于是,我顺着亮光走,没多久就找到了同修。一起回了家。衣服都淋湿了,但心里却轻松的很!

一年冬天,我和同修去一座楼上去发传单,是县公安局的一座家属楼,走進以后发现,灯亮着,但门紧紧的锁着。正想不出办法,脑子一醒,马上发起正念来,求师父帮忙。果然,不一会,从门里走出两个人,出来之后并没有锁门,我和同修对望,会心的笑了,我们顺利的发完传单,回了家,心想:多亏了师父啊!

我的老伴,患了十三年的脑血栓,生活不能自理,一个这样的人,活十三年,在常人眼里或许有些不可思议。老伴信大法,但不学,这还多亏了那次他救了经书有关。那天,我正在打电话,经书就在电话布下面,一群恶党冲進了我家,一阵乱叫后,问我:

“什么名字?”
我说:“我姓欧阳”
“就是你啊,上过北京吗?”
“没。”
“还炼功吗?”
“炼。”
“还炼功?让我们搜一下你家有没有书”

这时老伴拄着拐杖進来了:“你们干什么!滚出去!”
他们一看,吓了一跳:“走就走!”

多亏了老伴这一句话,把他们吓跑了,保住经书。也许是师父点化了他吧,总之他为大法做了事就有了好报。

我是一家之主,柴米油盐是离不开的,下厨房是常事。一次开了火,因为办另一件事,忘了已经开了火。当我再回厨房时,做饭的灶台早成了一片火海,情急之下,忘了拿了什么东西,拍了过去,一下子,火就不见了。我当时就想到,是师父帮了我啊!

近几日,嗓子疼、咳嗽、还腿疼。同修看到后提醒我,是另外空间的邪恶黑手共产邪灵搞的。我一悟到,马上就好了!

每每想起这些神奇的事,就忍不住要落泪,师父为拯救大穹,挽救众生,不惜下到最底层,吃尽无数的苦,为宇宙正法几乎耗尽心血!我如何才对的住恩师?我唯有把修炼中的每一件事,无论好事、坏事、还是麻烦事,我都当成应该过的关,都当成好事,都当成应去的执著心,努力修炼。师父叫我们多学法、学好法。而实际上,我们在信师父信法的过程中,都是师父在帮助我们闯一重又一重关。

我如何无愧师父的“佛恩浩荡”,如何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如何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

师父不想落下一个有缘人,每一次救度众生,其实都是在师父帮助之下做的。我修炼大法十余年,深深体会到只有以法为师,坚信大法,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走好师父留给我们修炼的路,逐渐去掉执著心,抢时间讲真相,救度更多的众生,才能随师还。

要说的话实在太多,千言万语也表达不尽师父慈悲苦度之恩。我为至今不能走出来的同修惋惜,也深知按师父的要求自己做的还差很远,很多的人心还没有去掉,为此更需要我们多学法,学好法,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成为一名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神的路上精進,精進,再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