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工作环境中看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三日】前几天找到一份工作,我和丈夫经同修甲的介绍来到一个新公司。在这个过程中,遇到很多事情,心性也有很大的变化,我想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

刚来就遇到了不少棘手的事情,首先是老总看上我的学历和能力,想把甲的丈夫辞掉,用我作主管。当时我知道的时候,心里很难过。一方面,老总要求不把此事跟外界任何人说,同时我又担心甲不理解,同修间闹僵了,所以一时不敢告诉甲。另一方面,我跟老总讲我和甲的关系,也是没用的,因为老总早已经打算把他辞掉了,而且工作看的是业绩不是人情。

正在左右为难之际,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是把生活中的事情当作常人中的麻烦了,我怎么没想到我自己是大法弟子呢?想到这里,我就开始用法来衡量,我意识到有可能是旧势力利用此事来间隔我们同修,从而削弱互相配合讲真相的力量,我应该否定。另外,作为甲和我同是大法弟子,我们才是一个整体,而老总及甲的丈夫是常人,他们是应该随着我们动,也是应该被我们救度的人。我不应该被利益之心带动搞的里外不分,所以我应该放下自己的利益先和甲坦承此事。

想到这里,我立刻把她叫了过来,把我的想法说了。她听完了,也愣了一下,说“嗯,我不作声,看看事情发展。”然后我来到公司,心里一直七上八下。怎么办呢?心中纠缠了很长时间,我突然意识到,怎么心中这么放不下呢?我开始找自己,我放不下的是什么?表面上是怕伤害同修,其实是怕同修误解我,怕伤害的是我自己。表面上怕旧势力间隔我们整体,其实我放不下的是同修情,放不下那种同修间的互相依赖的心,放不下那种和谐的让我感觉到安逸的氛围。难道我做与不做主管,用法来衡量,我有什么错吗?既然没有什么错,我为什么不能坦然面对,坦坦荡荡的呢?明白了这一点,心慢慢的静下来。

中午饭时,我和甲同桌吃饭,我刚为工作张嘴要说什么,同修笑了:“把心放下啊,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一切顺其自然,我们就做自己应该做的。”当时,我脸有点红了,同修的宽容让我感觉汗颜,觉的自己的心胸就怎么那么狭窄呢?我说:“是啊,我刚明白,这些都应该放下,不面对这件事情,我还不知道我放不下的东西这么多。我突然明白了,我的路是师父安排的,而常人的路是命中注定的,一切也都是这样的。心中也开始坦然起来。

后来老总又把我叫到办公室聊天,这时我突然意识到作为修炼人应该放下一切心还不够,还有不足的地方,就是我仅仅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的修炼人来对待,并没有把自己当成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应该把正法放在第一位,我既然已经放下这些心了,那我更应该考虑怎么样能够更好的救度众生,不让众生对我们造成误解,从而不小心毁了他们(甲的丈夫和老总)。同时,我不仅应该放下执著心,还要完全放下自己,把自己的一切利益都为了别人。

想到这里,我和老总说,“我听说还有一个岗位,不知道需要不需要啊?”她说:“哦!是啊,那个刚走,他是做**的。”我一听正是我所需要的,所以就要求这个岗位。但是这时老总还是说:“我还是希望你做主管。”我笑了说:“老总,我来这里工作,除了自己谋生以外,还有一点就是为了帮助公司做的更好,所以我把劲也往公司这方面使。如果您觉的那位主管哪里有欠缺,我可以教给他,帮助他啊,不一定要辞掉他,只要我们最后达到这样的目地,使工作做的更好就行了。”

老总很讶异的看着我,我想她可能从来没有见过我这样的人,在别人给我利益的时候,我还不为所动,同时坦然的让出来为别人着想,而且一直那么自然的轻松的笑着。本来这位老总很爱发脾气,我刚進去的时候,她也不屑的把我扔到一边不理我。但当我跟他交流不到半小时的时候,她的态度在迅速的转变,而且情绪也开始愉快的跟着我走,她自己并没有被我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因为过程中的交流我一切都是在为她着想。最后的结果是,她给了我令其他人都感觉吃惊的比较高的工资,其实本来她是个很小气的人。同时,她还主动的给了我一套房子,这也出乎我的意外,而我正好也需要这房子,因为离公司比较近,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学法。而且那里的真相资料我一直想发,总是不太方便,只做过一两次。

通过这件事情,我在法理上也明白了很多,周围的一切都是我们心性的反映,是一面镜子,能照到自己的长处和不足。当我能完全为了她的时候,她那么小气的人,也成了很大方的人了,给了我那么好的条件。而且也明白了一种心性的境界,就是放弃才能得到,但已经不在乎得到不得到什么了,无论得失心中都是非常轻松的了。同时明白了,真诚和善能改变对方,使对方也变成同样的真诚和善良,其实我想是“真善忍”的法能打开一切心结。我想在这样的环境和氛围中,人怎么可能听不進真相呢?怎么可能不接受?怎么可能抵触这样的好人讲出来的话呢?他们会很轻松高兴的从善如流的。

过了一会,我到我所在的部门去报到了。去了才发现,那位主管根本不是甲的丈夫,我大舒了一口气,想到,原来一切只不过是考验我和甲而已。但是我突然意识到我大舒一口气的背后是什么心呢?分别心!对众生的分别心。难道在我的眼中,甲的丈夫和这位主管有什么区别吗?没有啊,他们都是我们应该救度的众生,而我在面对任何生命的时候,都应该能够完全放下自己为别人着想啊。

在办公室,我看到已经有三位员工在那里上班了,我跟他们随便的聊着。我能感觉到有的同事对我还是有一些戒备和敌意的,我很难过,因为我发现这种情况都是我的心性不好造成的。因为我对他们有一些戒备,我过多的担心他们会因为我的到来而感觉不安,我过多的担心他们的不安会给我的工作带来不便。我也担忧我讲真相,他们会抵触,从而给我生活和工作带来麻烦。我明白我应该彻底放下这些心,其实也是放下一切自我,这些担忧还不就是担心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害吗?

我觉的,如果我能真正的在一切事情中查找自己,多学法多同化法,我所带的正念之场,一定就是慈悲祥和的,一定是完全为别人好的,我的言行也应该就是这样的为他的高标准,这样,我周围的人也会被我所同化,他们也一定慢慢的变的轻松和为别人着想,自然不会带有什么为私的戒备心理。自然也会得到大法的福音。

写到这里,我想到两个问题。一个就是发正念和学法的关系。以前我遇到事情了才发正念,总是学法而少发正念。学法不能代替发正念,因为我们在同化自己的同时,还要正念清理周围的邪恶,救度众生,而学法少了也不行。我这段时间,一直在坚持尽量的把时间用来背书同化法,同时整点发正念,自身的变化也是非常大的,就是每天都是那种脱胎换骨的变化。

另外,就是我老是想自己曾经犯过的可耻错误,想起来就痛哭一场,有时候每天痛哭好几场,还会觉的自己不配师尊救度。表面上看来自己是想做的更好,为曾经的错误后悔,其背后是放不下自我。既然都已经改了,我为什么就这样放不下呢?就这样难受呢?还总是和同修提这件事呢?这不就是放不下自我吗?我应该彻底放下它,不再去想它了,就做好我目前应该做的这一切了。哎,真的很多很多的私心隐藏的是很深的。

个人的一点体悟,因为心性有限,不足之处,恳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