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路 珍惜救人的机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二日】几年过去了,虽然我们也按照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在做,可当我们看了第四届大法弟子书面交流心得之后,我们都深深的觉得和同修之间差距也太大了,特别是看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之后,我们都觉得我们还有很多地方没做好,还有许许多多的执著心没去,没有做到事事向内找,还没有形成整体,救人的力度和面积不大。我们决心做好三件事,多学法、多救人、走正路。

九八年我和妻子有幸得了大法,由于地处偏僻地区,当地得法的人很少,刚得法也不知道抓紧学法。致使九九年邪恶迫害开始,走得左一跤、右一跤。下面是我的一点经历,教训是深刻的。

零一年和妻子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我校人员(他不知是我所为)举报,当时我在该校任职。邪恶之徒叫嚣说我成了全省的典型。当我和妻子被邪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我的同学、同事及熟悉我的人,通过各种形式到县公安局说情,无不说我们都是好人(这是我回家后听到的,我为他们的正义所震动,也庆幸他们清醒的一面已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由于每天说情的人越来越多,邪恶人员说已影响了他们的正常工作,匆匆非法劳教我,并于一天早晨四点左右秘密将我送劳教所,连我家里人都没通知。途中遇车祸,但我没有悟到这是师父给我走脱的机会。

到了劳教所,我向恶警讲大法的好处和我受益的感受,他们有的干脆不听,谩骂我。有的说:你年龄也大了,就好赖活着吧,别折腾了,如果配合我们,我可以给你减一半刑期。当时我也没有悟到这是邪恶在变换方式迫害,反而觉得他们在替我着想,没有全盘否定邪恶的安排,被邪恶钻了执着回家的空子,不但给我加大了奴役量,同时还要我写所谓的“保证材料”,安排邪恶至极的大烟鬼当我的互监。因为我自己知道那样做是错的,所以在劳教所就醒悟了。

可邪恶虎视眈眈,并没有就此罢休,解教前夕即二零零三年春天,邪恶所谓“春雷行动”使所有执着心重的学员都遭受了酷刑。我也被邪恶加大了超负荷的奴役迫害,同时在晚上不让睡觉和不让穿棉衣的折磨下,被迫答应了在报上抄一些完成他们任务的话。至今我清晰的记得,就在答应的瞬间,当时我和恶警正对着,但觉得有被拉斜许多的感觉。由于正念不强,没想到求师父、也没想到师父在保护我,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

回家后,我到县教育局报到,局长看到我被迫害的脱了相,瘦得只有八十多斤,深陷着眼窝。局长说,工作还在原单位,还是先回家好好休息吧。当时我的肚子一天比一天肿胀,去医院检查,是肺结核同时腹水严重,抽出四大盐水瓶腹水,我也知道是我没做好、遭邪恶迫害的结果。

师父慈悲没有放弃我,再一次把我从地狱里捞起,在同修和妻子的带动下,我发表了严正声明,同时退出了邪恶的一切组织,从新修炼,又加入到讲真相救度世人的行列中。但邪恶没有停止迫害,邪恶部门以“帮教”为名,不间断的上门骚扰。我认识到,这是我还有执著心造成的,于是在一次市政法委书记及县政法委、各级“六一零”、公安局以及单位主管部门要我谈认识时,我将自己在劳教所受到的迫害,大法“真、善、忍”的内涵以及自己在大法中受益的情况和盘托出。当时县上领导多次示意我不要再说下去了,我没理会。从此结束了来自各方面的所谓的“帮教”,恢复了我的修炼环境。之后,我给那天来的市政法委书记、劳教所参与迫害我的恶警写了真相信。

我通过写真相信、面对面讲等方式讲真相、救度世人,特别是我们对邪恶部门的领导及工作人员讲大法受迫害的情况,加之海外同修的真相电话;还有当年迫害我的县委书记、县教委书记同年遭恶报身亡,年仅四十二岁、三十九岁;当年绑架我们夫妻的所在乡镇遭受了五十年不遇的暴雨袭击,洪水冲没粮田、房屋、桥梁损失十分惨重;所有这些事实惊醒了人们,邪恶气焰大大回落,收敛了迫害世人的罪恶行径。

就在那时,我们每天盼望着能收到同修从远方寄来师父的经文和《明慧周刊》,每当收到都使我们很激动,每次都能激励我们勇猛精進。当时由于自己不会电脑,所以也没有想遍地开花、建立资料点的问题,妻子常鼓励我,人家老太太都能学会你一定行,我还是没有勇气。

可好景不长,不久我的信件被扣压。在同修和妻子的鼓励下,我鼓起勇气建立了资料点,也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刻录、三退等技术。回想起来,我的一步步都是在师父的看护和推着我走过来的,终于在偏僻的地方也开放了一朵小花,我们都高兴的哭了。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