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拯救了我的弟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六日】二零零七年三月的一天,我觉得有一段时间没与弟弟联系了(他一家近几年一直在安徽省阜阳城里),因此随意给他打了个电话。谁知电话一通,却不是弟弟的声音,弟媳哭着说:“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告诉你的,你弟弟病了。正在医院吊水呢。”

我问她是什么病,她说没查出是啥病,就是光发烧,不能吃饭,烧一直退不掉。

我是教师,立即与同事换一下课,就赶往阜阳,见到弟弟那精神萎靡消瘦的样子,心里想,可能是弟弟的缘份到了。我就婉转的讲:“我已经十年没吃药了,你看我现在,你嫂子说我是铁打的,根本就不知什么是病。你也信大法吧。”他听了不置可否,只是微微一笑。(他以前极力反对我炼功,当然是受中共邪党邪说影响,是怕心在作怪)。

谁知他打的另有小算盘。中午吃饭时才知道,他找塘子(狐黄白柳之类)瞧了并讲挺管用。这时,我警觉起来了。我郑重的告诉他:“你不要信那些东西,一旦陷進去,极其危险(其实是有生命危险)。”但他不以为然。为什么呢?因为信大法,他不敢,害怕邪党迫害。我怀着沮丧的心情回来了。

我回来后的第二天下午,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弟弟打来的,没等我说话弟弟就讲了:“(从他的话里已听出他的心情十分沉重,他讲又已两天高烧不退了,吃药打针也不管用),我也跟你信大法,好不好?”我一听,喜出望外,就说:“那太好了,我明天给你送资料去。”

我带着大法资料,就风风火火去见弟弟。我第一眼看到弟弟,就觉得他变了,好象成了另一个人。他告诉我:“昨天,给你打电话,就那样一讲,最多五分钟烧就退了,体温正常了,全身感觉很舒服。”我听了弟弟的话,心里也感到十分欣慰,打心眼里感谢师父,感谢无边大法。我把大法资料送给他看,临走时,我郑重的告诉他:“很多法理你不明白,以后你慢慢学就明白了。当然,你以后还会有难,有你要过的关,你一定要挺住。大难挺不住时,就喊师父,就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要记住啊。”

弟弟体温正常的第三天,接着又发烧了。弟弟问我怎么回事,我反问弟弟:“你是不是动心了?”他含糊其辞的也没讲清楚。后来我才知道是弟媳在做怪。她极力反对弟弟信大法,两天时间里摔筷子、掷碗的,甚至跪下求弟弟,不叫他炼法轮功。并扬言:再信就离婚,不过了。并且劝弟弟还去信塘子。你想,弟弟能不动心吗?无奈,弟弟又去信塘子。

塘子说保证给他治好,结果,在塘子那里住了七天,七天里烧一直没退,第七天夜里,大约在十一、二点时高烧起来了。(弟弟后来告诉我,要是在城里,就叫救护车了。)简直处于病危状态。这时想起了我对他嘱咐的话,弟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救我!”接着,奇迹出现了,十分钟的时间,高烧退了,体温正常了。全身感觉很舒服。

第二天早晨,我还没起床,妻子就喊上了:“快起来。老二(指弟弟)马上就要来了。”(是她接的电话。)一会儿,弟弟又给我打手机说回来跟我学炼法轮功。见了弟弟,他把夜里发生的事告诉我,也让我十分激动。深深感到师父真是大慈大悲呀。当天在我家里,我就让他学法。学累了,就躺一会。一躺下,奇迹又出现了:他讲一闭上眼睛就看见一个穿白大褂的人给他清理身体,并一整天都觉得小腹发热,有法轮在旋转,给他净化身体。我十分激动的告诉他说:“你得救了,感谢师父啊!”他当然更激动的无法形容。欣喜的说:“今天,我才真正知道没有病的滋味了。”

可是,到了第三天,他又开始发烧了,一整天没退烧。但不是十分厉害。我深深理解是师父在提高他的心性而设的难。我就告诉他:别理它,是师父给你净化身体,咬咬牙就过去了。但是尽管这样鼓励他,对于一个刚得法的人,承受力毕竟是有限的,哪能放的下呢?此刻,我也动心了:“心想,要出了意外(不可能的事)跟弟媳不好交代。”于是,就近请医生给他打了点滴。很快又好了,好了我就开始教他炼功,他也很诚心,然而又过了两天又发烧了。这下,我也迷惑了。百思不得其解。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最后从他的话里才恍然大悟!原来,在我家住了五六天,他还一直带着塘子给他画的“符”。当时我就讲:“赶快扔了它,它差点要了你的命!你还带着它呢。”

弟弟后来又找医院去检查,并到合肥医学院,结果也没查出什么病。现在,通过不断的学法,心性也不断的提高。身体也早已恢复了健康。我深深理解是师父,是无边大法拯救了我的弟弟。

心性有限,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