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随师尊志不移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七日】我原是部队驻京医院的一名正连级军官。九四年得法之前,我就是一个气功迷。北京的气功功派很多,我也学了不少,但总觉的它们有许多东西都没讲透,讲不透。之后我又去了寺庙、道观找经书看,也未能解决根本问题,这时几乎有了出家的念头。其实那就是因为那些东西不过都属于师尊所讲的“小学课本”水平而已。直到一九九四年三月份有缘参加了师尊在石家庄办的传功学法班,才顿觉耳目一新,得法的感受无以形容,坚修之心犹如金刚。慈悲的师尊为我们的求道、修炼打开了一扇大门,而且这扇大门开的已经没有门了。这是千年万年不遇的。

从迷茫到醒悟

一九九九年我参加了北京“四二五”的上访,之后在部队有关人员的威逼利诱下,违心的写下了所谓的“保证书”,当时认为只是搪塞一下而内心的坚定无需向它们表白。虽然后来发表了严正声明,但那毕竟是一个大法弟子的污点。

在邪恶的高压下,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自己感到过彷徨、无助,精神几乎处于崩溃的边缘,也就是从那时起,慢慢的不精進了,特别是转业后身边又找不到一个同修,尽管真善忍已深扎根于心,尽管还时时想着师尊,可毕竟消沉了两三年,荒废了大好时光,想起来真是惭愧难当,愧对浩荡师恩。

二零零三年五月份放假回乡下时,母亲和弟弟极力劝我走出来证实法。这时我也悟到光在家里发正念、学法、炼功是不够的,必须“三件事”都做好了才能算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于是暗下决心:一定要追上师尊的正法進程。

事情就真象师尊所说:“我只要你那一颗心”。有了这颗精進的心,一切都由师尊在安排。从乡下回来后很快就认识了本单位一位精進的同修(简称乙同修),而且还有业务上的往来,自此,我就能及时看到师尊的经文和《明慧周刊》了,自己感觉又回到大法中来了。当时这位同修的资料都是从别的同修处取来的,有时会延迟几日。由于工作上的便利,我办公室的电脑可以上互联网,我就尝试着上明慧网。可是我和乙同修对电脑只知皮毛。刚好身边有一精通电脑的同事,我就不耻下问,学到了不少基础知识,为我以后上明慧网打下了基础。

我家建立了资料点

逐渐的自己学会了上网,当我第一次登陆到明慧网时,当我第一次在网上看到师尊的讲法法像时,我泪如泉涌,仿佛一个迷途的孩子见到了久违的亲人;仿佛一个迷途的孩子找到了自己的家门。渐渐的我就基本掌握了一些破网软件的使用方法,学会了上传、下载。同时把所下载的资料及时送到乙同修处。我的办公室有激光打印机,所以打印资料很方便。目前我打印的份数不多,一份送乙同修处,一份送回乡下。

之后由于工作的变动,我离开了办公室,这下上网、打印的问题就摆在了我们面前,经和乙同修商量,我们就添置了一台爱普生彩色喷墨打印机,加上我原有的带刻录机的台式电脑,又置办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一个无线上网卡、一台激光打印机,这样一个家庭小资料点就初具规模,可以正常运作了。过程中得益于乙同修的很多资助。整个过程看似是我和乙同修做成的,其实细想想,每一步都是师尊给做成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师尊的精心呵护。正象《转法轮》中所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例如,我们原本想买台戴尔的笔记本,去之前发了正念,并请师尊加持买一台经济、耐用的笔记本。我在那里转了几处戴尔笔记本电脑都无货,只有惠普的。我也相中了一台,就买了回来。后来在论坛上才得知低端笔记本惠普的比戴尔好,实际使用中也感觉挺好。我悟到这就是师尊的慈悲安排。诸如此类的事有不少,这里不再赘述。

我也悟到做任何事之前,发正念,并请师尊加持,(当然不能执著有求)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当然和所有的做资料工作的同修一样,一定要修好口,采取必要安全措施,不给邪恶任何漏洞和借口。

讲真相莫畏难

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加快,总觉的自己做的不够,不用和别的同修比,和乙同修比就有很大的差距。乙同修讲真相和劝“三退”做的比较好,所以她周围环境也开创的很好。当时经她劝“三退”的人已经不少了,可是我还不知如何开口跟人讲呢。我开始尝试着先向身边熟悉的人讲,可话一到嘴边就又轱碌回去了。我知道这是一颗执着心,怕别人听不進去,怕别人知道自己是炼法轮功的,怕……。那就从第三者角度讲吧。当我第一次给一个同事的家属讲时,只说了一句法轮功不错,谁知她说的竟比我想说的还多,旁边的人也跟着应声说是。这对我是一个不小的震动。平时没人说,原来大家心里都已明白了。我悟到:一方面是师尊在鼓励我必须得讲了,一方面说明我已经落在别的同修后面一大截了。从这时开始我就能在机会成熟时向身边的有缘人讲真相和劝“三退”了,虽然到现在才劝退几十人,但我毕竟能面对面讲了,今后仍需努力多讲、快讲。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时常去外地,这是师尊给我安排的又一次次讲真相机会。去之前我先准备好真相资料、真相纸币及光盘等,去哪里就把真相资料和光盘撒到哪里、把真相钱币使用到哪里,以此来促使世人早日明白真相,早日“三退”,真正拥有美好的未来。

开创好家庭环境,稳健走在神路上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份我结婚时,妻子还不知道我炼法轮功。我想这事得让她知道,我就在她面前炼功,她问我是不是炼的法轮功?我说是。这下她可急了,说要是早知道你是炼法轮功的才不和你结婚呢,并告诉了她的母亲。她妈说:凡是因为炼法轮功闹离婚,责任全部由我负。我跟她讲大法真相,她不听,并说以后不许炼功,不许看书,哪儿也不能去,除了上班就在家里呆着,否则就离婚。
我没跟她急,只是好言相劝,渐渐的她发现无论她使出什么办法也未能动了我的心,她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有一次晚上我发高烧,她给我一量体温三十八度多,说什么也要送我去医院。僵持不下,我就急中生智(其实是师尊的点悟),我说你让我在这打坐十分钟,如果体温能降下来,就说明炼功是管用的。然后我就静静的打坐十分钟,一量体温三十七度多,正好降了一度,我说你看见了吧炼功是管用的。等到了第二天早晨我的体温恢复正常,也没影响上班。后来我送她一个护身符,她就带在身上了,到现在一直带着。

我们结婚快五年了,她也没有身孕,去了几个医院也没什么结果。我结婚时都已经三十多岁了,家里人都很着急,我想就顺其自然吧。后来赶上了“三退”,我就劝她退团,开始她不肯,我就不断的对她发正念,最后她欣然答应了。又过了一个月左右,去医院检查发现怀孕了,往前一推算时间,正好是退团的日子。
妻子怀孕七八个月时,她所在的班组要裁减人员,裁下的去又脏又累的清扫班。不知怎么,她觉得自己肯定是被筛选的对象,可是她又快生小孩了,所以很发愁。后来班长说为了不得罪人,实行无记名投票,谁票多谁走人。回来后妻子愁眉苦脸。我劝她说,既然如此那咱们明天投票时,谁的名字也不写,就写自己算了,因为我是炼功的,咱们有师父保护,心眼就得好。她也答应了。等晚上她回来时满脸笑容说,早上还没進到班组呢,就有人告诉她已经有两个人主动报名要求走,原因是忍受不了班长的严管。另一班的班长跟她说:本来你们班就想把你这怀孕的减出去,结果这着不灵。之后她们班组就再也没有减人,直到孩子出生。

经过一系列事实,妻子已经体会到大法的美好和美妙了,虽然暂时还未炼功。现在,她有时还提醒我该发正念了。这也为我能够继续在家庭里做好大法的事情创造了条件。

修炼这么多年,我还存在着许多的人心和不足,与精進的同修相比差距还甚远,在今后的助师正法中,我要只争朝夕,不放过任何不符合大法的一思一念,直至同化大法,溶于大法。同时做好三件事,达到师尊对自己的要求,让师尊感到欣慰。希望那些和我以前一样不精進的同修,不要趴在原地不动,赶快清醒过来吧,跟师尊回家的时候就要到了。

个人所悟,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