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讲真相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日】最近,我开了一家小小的面馆,生意不是很好,在面店周围有三、四家牌馆。打牌的人有时买了我的粉面,对我指手画脚,很是挑剔,甚至买了粉面,还拖欠几块面钱。我心里对她们很反感:“一天到晚不务正业,打牌赌博,大把的钱都输了,还欠我几块面钱。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我才不想伺候她们呢!”对和她们讲真相,也不是很积极。

也许,是我不耐烦的态度引起了她们反感,她们甚至到老远的地方去吃,也不吃我的。可是,看见她们又很着急,真的很想帮她们抹去兽记,救度她们。也想是不是和她们打打牌,亲近亲近,好讲真相;转念又想,在那样的环境下,满脑子都是想赢钱,和她们讲有用吗?又觉得那样乌烟瘴气的环境求她们明白真相。佛法是有威严的,佛法救度有缘之人、好人。众生也应该自己选择自己的未来。不应该去求她们,更不应该和她们同流合污。

在这两种观念的交织和矛盾中,我失眠了几晚。打坐,学法时,也好象思想业很重。这天晚上,我老是胡思乱想,为她们不买我的面气的不行。怎么办呀,明明排斥这种观念,不是我嘛!我不是这么小气呀?可就是出不来。于是,我起来看师父对澳洲学员的讲法录像。我想和常人拧劲,发生矛盾,一定是我不对啦!我应该放下自我,救度她们。

我再次感到是师父在着急,催我呢!于是这天我走近她们,在她们等人打牌时和她们聊了起来。这时我才发现她们是最接受真相的一群人,他们中有老师、校长,对“六四”事件认识很深,很支持学生;有做大、小生意的,对共产邪恶的苛捐杂税恨之入骨;有下岗待业的,对物价飞涨、就业问题火冒三丈;有不务正业的,对共产邪恶的黑暗内幕一清二楚;有退休工人,对孩子的就业满怀担忧。他们中有各种各样的人,也有各种各样的烦恼,但是他们都对共产邪恶的所做所为,简直可以说是“深恶痛绝”,“义愤填膺”,对法轮功,大多数也是支持和理解的,只不过由于心情郁闷,打打小牌,消遣消遣。他们甚至比在那些在大街上做苦工的、做生意的、在共产邪党统治下做发财梦的人还好劝。他们很明白真相。

通过这件事,我再一次感到自己讲真相、劝三退中掺杂太多情的因素,自己的自以为是,清高孤傲,不能为别人着想和理解别人。我们想要做成一件事就要放下架子。佛为度我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何况我只是个修行的人,就更得多吃苦。想通了这个问题,下午又很顺利的劝退了几人。而且劝退中自己又增加了新的经验。

由于对自己讲真相中存在的人心有了认识和警惕,后来在对特殊人群,如信佛教的人讲法,就能正确对待了。本来感到对佛教中人劝退很难,一听到他们说什么我是敬菩萨的,烧香的,我不“三退”等,我就很头痛。后来我忽然悟到,应该针对他们的心结去讲。于是我这样说:“你说的对,一心不能二教。可是在国外,佛教、基督教,还有任何政党都是自愿加入,没有什么宣誓,可你一面信佛,一面又在用好人鲜血染成的旗子下宣誓加入一个“无神论”组织,你不正是在脚踏两只船吗?你是不是一点不信神?发那样的毒誓好吗,退出来吧!”这样一说挺有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