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虽苦 虽苦心里甜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日】一九九八年春天,邻居二嫂到我家串门,和我谈起大法的好处,我当时心里就想,这个法这么好,我一定要学,就这样我走進了大法的门。

走進大法修炼以后,虽说没遇到什么大魔难,可是小的魔难也是有的,但我都能时时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处处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坎坎坷坷的走到了今天。现在我把修炼中的部份写出来和大家切磋。

我第一次去辅导员家拿《转法轮(卷二)》,拿了一本翻开一看里边有两张纸是烂的,心想换一本吧,这个念头刚一闪,就想起了师父的话,做事先考虑别人,心里很平静的付了钱把书拿回去了。到了家里女儿很高兴的对我说:“妈,我去商店买东西,人家多找我十六元钱。”师父的话又在我耳边响起来,我温和的对女儿说:妈是大法弟子,要按“真善忍”做人,快把钱给人家送回去。女儿当时虽然不理解,还是把钱送去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邻居们知道邪党整人的手段毒辣,出于关心我,都劝我别再炼了,我坚定的说:现在就是给我万贯,我也不会放弃修炼。就这样我每天坚持五套功法照常炼,学法每天一讲,从来没有间断过。我把《转法轮》、《精進要旨》、《洪吟》都背了下来。在背法的过程中,觉的自己完全溶在了法中,心性提高的很快。

共同精進 否定迫害

二零零一年冬天,我和二嫂听说师父有新经文下来,可是我们原来的辅导员由于邪恶的迫害有一段时间头脑不很清醒,我们和外村的同修又不认识,我俩干着急没有办法。

腊月的一天,我们在庙会上遇到一个熟识的同修告诉我们,师父的新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刚看过,现在在某某村。腊月的天气刚下过雪,二嫂又是六七十岁的人,但是我们不怕寒冷,不怕路滑,又赶到了那个村。可是同修刚从劳教所回来,又不认识我们,所以为了安全对我们说:有是有,但不在我家,要想看明天来拿。从同修家出来,天已经黑了。我们虽然没拿到经文,但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因为我们终于找到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我又去了同修家,同修见到我非常高兴的说:其实昨天就在家,我就看你们是不是真心。从同修家回来,我和二嫂把师父的经文学了三遍,当念到“正法弟子不能走过正法时期是没有下一次修炼机会的,因为历史上已经给了你们一切最好的”这句法时,我心里马上发出正念:我要尽我的一切能力把昔日的同修找回来。

我先找了两个同修,叫她们晚上到我家,学习经文以后,大家通过互相切磋,明确了自己的使命和责任。就这样,我们从三个、五个到现在的十六个人,每天都能坚持学法炼功。经过我们的帮助,原来的辅导员头脑也清醒了,而且还很精進。我们在一起学法炼功、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挂条幅……

二零零六年的麦收季节,恶人在家门口的墙上贴上了反对大法的标语,我们把它撕掉了。第二天,五六个恶警突然闯進我家,叫我到派出所证实一件事情,我说我现在正在收麦子,很忙,没有时间去。再说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不去。他们哄我说:一会儿就叫你回来,不耽误你收麦子。

我坚定的说:××党的话不听,派出所不是我去的地方,我不去。嘴里说着话,心里背着师父的法。这里天已经黑了,邻居说:这样吧,现在已经黑了,明天再叫她去吧。他们说:可以,明天八点准时报到,不然的话,我们可要强行带人。

当时我正念一出,说:我没有犯法,你敢强制执行,我就上告你。他们一听都笑了:你到哪里告去?我说:你们以为你不讲理,老百姓就没有说理的地方吗?我到国际上告你,到神那儿告你。他们一听,可能是害怕了,因为他们也有明白的一面,马上就说:闲话少说,明天见。说完就上车了,以后再没来过。

劝三退

《九评》问世引起三退大潮后,我们学法小组很长一段时间没有進展,我们深感大法弟子肩负的责任重大,也发自内心的想救人,但是就是开不了口,心里着急。

我们看到《明慧周刊》上同修的劝退文章,心里受到很大的震动。师父告诉我们做好三件事,我们不听师父的话,还是师父的弟子吗?悟到后我们马上行动起来。

我们先对自己的亲人、朋友讲,然后有时间就去邻居家和他们拉家常,劝三退。有时几天只能退一个人,但是我们不灰心,农闲的时候我们三个人一组,两个人一组到周围没有大法弟子的村里讲。

从不会讲到逐渐成熟,现在我们有时一天就能劝退十来个人,在劝三退的过程中,切身体会到了世人要了解真相,盼望被救度的急切心情。例如:前几天农活正忙,我到地里收玉米,见到公路边站了一个干部模样的人在等车,我脑中稍有犹豫:他是国家干部,敢讲吗?师父的话就在耳边响起来“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于是我走到他眼前,和他聊了起来。我问他在那里工作,他说在某某乡政府。我说一看就知道你是当官的……我们谈了十来分钟,我看他人缘很好,就问他:你看过《九评》吗?他说:没有。你听说过三退吗?他说:我们整天待在机关里,哪能接触到这些东西。

这时我从口袋里掏出一本小册子,他高兴的接住赶紧装進内衣口袋里说“回家再看”。我问他哪个村的叫什么名字?他告诉了我,又问我:你问这干啥?我说我现在没带《九评》,我想给你送一本看看。紧接着又给他讲了为什么要三退,最后对他说:把你的党员退了吧!他高兴的说:可以,不过不能叫别人知道。我说:你放心,我给你起一个化名就行了。他点了点头,同意了。

这时车过来了,他高兴的说:大姐,谢谢你,我等着你给我送《九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