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证实大法才是最安全的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四日】我只是千千万万个大法弟子中极普通的一个,在修炼的路上就象一个顽童在师父的呵护下跌跌撞撞的走到今天,历经风风雨雨,心中感慨万千。我从未亲眼见过师父,天目也看不见什么,但是我却感受到师父时时刻刻就在身边看护着我,我要把自己修炼十一年来,慈悲伟大的师父所给予我的一切与同修们分享。

初期得法

《转法轮》这本天书我很早就有缘得到了,出于常人中养成的爱读书的习惯也看了,也知道这本书真好,说到我的心里去了,明白了许多做人的道理,有时间也经常拿起来看。

姐姐们提醒我赶快修炼,我却始终一脚门里一脚门外不动。直到有一天我读《转法轮(卷二)》时,师父讲到有的人还没有想修炼就管他了,那就是他应该得的,这些话一下子打到我的心灵深处,我才悟到前几次难受是师父在给我调理身体,我就是该得大法的那些人中的一个呀,这可是非同小可的事,这回我可要真修炼了!

忍苦精進

一旦下定决心修炼了,色关、情关、利关、名关大大小小的各种关接踵而来,我尽量做好,但因为心性有限,常常是拖泥带水,有时还是反复的过关。我只有一个女儿,以前我把精力都花在孩子身上,一心想培养她上名牌大学出国深造,好出人头地,来弥补我未能上大学的遗憾。在法中明白了因缘关系后一下子就放下了。

孩子高考时虽然分数超过重点大学录取分数线好几十分,报的第一批志愿却以一分之差落榜,被第二批第一个志愿普通大学录取。亲属们都不认可,一定要找人上重点大学。那时女儿刚得法几个月,说师父考验我呢,就差一分看我怎么做。我们悟到女儿被录取的学校不是偶然的,那里就是她的修炼环境,那里的师生就是她应该结缘了愿的人,我们谢绝了大家的好心。

那时我心性不高,对女儿的情总是放不下。有一次看过东北一个同修放下对孩子的情的心得体会,我在心里对师父说:“我也一定要做到这一点”。

第二天和女儿清晨参加集体炼功时,女儿一下子晕倒扑在我的后背上,我把她抱起来,她只说一句“妈我难受”,就象一滩泥一样从我怀中瘫倒在地人事不知了。其他两个同修听到动静立即帮我把女儿拖到旁边,询问怎么回事?我很平静的说没有关系是消业,一会儿女儿醒过来了,同修劝我们回家吧,怕她再有什么情况给大法带来不好的影响。我问女儿接着炼功可以吗?女儿点头没问题,我们又接着做头顶抱轮,短短几分钟时间一切神奇的恢复正常。

事后回想起来,我自己都惊讶为什么会在女儿生死关头那么清醒,悟到是师父看我有要修炼的这个诚心,在另外空间帮我拿掉了执著的物质,利用这件事替女儿还了一条命,又帮我修掉了对女儿放不下的人心。

在炼静功双盘时我也是吃了一些苦,开始时散盘都很痛,看见同修们往那儿一坐扳腿就能双盘,曾经让我羡慕不已。我下定决心要双盘,于是我从散盘、单盘、双盘一分钟一分钟的熬,一点一点的忍,越来越时间长,越来越不痛,越来越清静,越来越定的深些。

在和老伴的关系上,我是反反复复的一点点修过来的。以前我是伶牙俐齿得理不让人、无理争三分的人;我修炼后正好反过来了,一向忠厚老实闻名的老伴成了碎嘴婆,啥事都唠叨我不对。我明知道欠人家的得还,还是常常得辩解几句,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师父有时看我太差劲了会借他的口点化我,“你还修大法呢,一点都不善不忍。”我才会记起自己是一个修炼人来,找找自己的争斗心、不服气的心、不让人说的心一大堆,下次再尽量做好。

旧势力因素利用老伴相信党文化无神论的观念也让我过了一些魔难,有时酒后闹,有时晚上我学法回来把门关死不让我進家,甚至来软的跪地上哭着求我,全家上阵都劝我别炼了。我不被这些干扰所带动,我越学法越知道大法的珍贵,那时就背诵《转法轮》一遍,我觉的对我后来的正法修炼非常有益。身心全新的我下定决心,我绝不会放弃修炼,我一定要跟着师父回家。

风云突变邪党迫害

从参加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上访以后,到“七•二零”邪恶中共开始对大法、大法弟子疯狂的打压,铺天盖地的谎言充斥了所有的空间,我开始时有些迷惑。

七月二十二日,我和一同修被抓到派出所,片警让我们写不炼功的保证,我们不写,片警替我们写一句不在公共场合宣传法轮功。当时有怕心,又有变异的人的观念,觉的我们就在炼功点上洪法,本来就不去其它公共场合,就认可了,用人心对待修炼,为自己留下了耻辱(已发表严正声明作废)。根据我自己的切身体会,我确定大法是最正的。

我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第一次去北京天安门广场,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抓被关押一个月中,不断的向所有接触的警察讲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去天安门广场打大法横幅,被抓到昌平公安分局,四十八小时正念闯出来,只是因为我记住了师父的话,走出来的目地是为了证实大法,不管警察多少人辨别口音,只是不停的讲真相,大法就保护了我,回家后啥事没有。有的同修不敢说话怕被听出口音送回当地迫害,回家后却好象无故被抓被劳教了。

我后来悟到:一心证实大法才是最安全的,大法就能保护你,自己用人的办法想保护自己是没有用的。

学过师父发表的经文后,我慢慢知道怎么做了。从花钱在复印店印真相材料开始,到后来在邪恶的恐吓下,找遍全市复印店都不敢给印了。然后我用笔写、做条幅;去北京取传单;到同修成立第一个资料点,我给大家传递资料;到参与资料点的运作;到自己建立资料点,在正法修炼的路上走过了一程又一程。

在邪恶迫害很疯狂的那几年,有一次同修带一个外区的同修来要资料,我第一念就想这同修可靠吗?可别出事,保护自己的私念一出就知道不对了,人家同修都不怕我不可靠,我也不应该怕。

和这个同修的缘份了了,又换了一个,这回我能守住心性了,以后这种情况也没有了,其实都是师父安排让我修心性提高的。还有一次因为做《明慧周刊》数量上和同修有不同认识,就去和同修切磋交流,同修却不认可我的悟法,坚持自己的认识。我就觉的我的悟法更对一些,希望同修接受。正好复印机又坏了,师父的新经文做不出来,同修却只关心她们那片应该补做的《明慧周刊》做不出来一事,我心里就有些不平衡了。

回家后学法才悟到是自己错了,首先认为自己悟的高就是不对,为什么就不能站在同修的角度去为别人着想呢,可能她那片有各种情况就是需要那么多本,师父不是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吗?法理明白了,机子也好了,同修也主动减少了一部份周刊的数量,真是“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洪吟二》)。

在做证实大法的工作中,我逐步懂得了怎么向内找、怎么修自己,无论遇到什么矛盾,首先按师父的要求找自己,经常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不论是几年的寒冬酷暑,还是邪恶迫害的血雨腥风,我和所有大法弟子一样,经历了很多,在师父的看护下走到了今天,真的慢慢的成熟了。

师恩浩荡

自一九九九年在邪恶中共的迫害中我先后被抓七次,时间共有两个月,全凭了师父的保护才能走到今天。多少回遇到各种各样的危险情况,都是师父给我化解了。

仅举几例:一次我冒大雨给同修送周刊和资料,发现自行车前轱辘不转了,下车查看,因为穿着雨披,根本看不见咋回事儿,后面同修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就接着骑上就走,又趟着很深的积水送了一份资料后才回家。

第二天老伴看到我的自行车前叉轴承螺丝母浮在表面上,拿手一摸就掉了。老伴说:你真是万幸,骑车子没伤到你,多危险呀!我知道没有师父保护我,前一天我早就趴雨水里不一定啥模样了。

还有一次,二零零零年盛夏我去挂真相条幅,刚挂了几个就发现一辆警车过来了,正好把我堵在单元门口。我身上揣着七八个小条幅,手里拎个塑料袋装着两个大条幅,我就迎着警车走过去,心里念着铲除邪恶、窒息邪恶,走到车跟前突然发现车熄火了,车里人忙着查看怎么回事,我正好走出车灯照射范围忙我的去了,当时我还觉的挺幸运。那时师父的《窒息邪恶》经文刚刚看到不久,过后才悟到是师父的看护、大法的威力窒息了邪恶,我才能有惊无险!有时同修刚被抓走,我就带着资料去敲门,有时我才离开不久同修就出了事,我悟到师父是让我明白一切都不是偶然的,都有它必然的原因在,我根本就不用害怕不安全,不是我的难,不会有我的份。只要我们能放下人心、人的观念、人的执著,师父一定会给我们撑腰做主。

二零零二年邪恶中共召开十六大时,我被国保大队从家中抓走关在看守所,几天后被恶警带到国保大队非法提审,我知道我不能配合恶警,拒不签字,讲大法真相,救度可救度之人,发正念灭另外空间操控人的一切邪恶。我遭受了杀绳、拳打脚踢、打嘴巴、往衣服里灌凉水等酷刑。我不感觉多痛多难受,是师父在另外空间替我承受了大部份,我才能在残酷的迫害中走过来。

晚上我被铐在铁椅子上,手铐一摸就下来了,我想在恶警的眼皮子底下正念走出去,但那样我就得流离失所,就失去了正常的修炼环境、正常的做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环境,那不是我如意的,我不想这样走,我一定要凭正念堂堂正正走出去!

二十多天后我被以取保候审的形式走出了看守所。但是最后我没做好,站在个人修炼的角度看待释放我这件事,认为恶警放我不会说他们抓错了,也得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来做,因此在释放我的单子上签了名字。

出来后师父让同修点给我,说我配合了邪恶,承认了邪恶。开始我还觉的我在破除邪恶呀,理解不好,经过学法我认识到,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该正一切不正的,我真的在这个问题上承认了邪恶的迫害。希望能看到这篇心得的同修接受我的教训,在这个问题上别再走我走过的弯路。

师父通过一个外地区的同修来我家切磋,先在外面小摊上吃完饭才来我家,让我悟到大法弟子应该怀大志、拘小节。我基本能坚持炼功,过程中师父让我瞬间明白了为什么说我们是大法造就的新生命,师父为什么给我们讲盘古开天地的事情,为什么给我们讲两个地球造就人的过程……师父点悟着我不断的证悟更多的法理。

女儿在学校,和老师同学成立了炼功点,经常参加集体洪法和学法,遇到事情修自己。大二时英语考四级,加上大三、大四还没过英语四级的同学人数很多,女儿却考了全校第一名,分数很高,学校特意张红榜表扬,还奖励一些奖学金。她除了第一学期得二等奖学金之外,一直到大学毕业四年里拿了三年半的一等奖学金,成绩在他们专业始终是第一名,这是女儿在大法中开智开慧的结果,完全是师父给予她用来证实大法的。以至于后来邪恶中共迫害大法,学校找女儿参加转化班时,连她的班主任都向校方首先证明她是全专业最好的学生。学校保卫处找女儿办转化班,想不让她上课,被女儿严词拒绝,她说:我是你们学校正式录取的学生,学费我一分没少交,凭什么剥夺我上课的权利?保卫处无言以对。在师父的呵护下女儿顺利拿到了毕业证书,在一家外企找到工作。

救度众生

自从《九评》发表之后,救度众生又转入一个新阶段,大法弟子都努力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

我刚做《九评》时有的同修还不太理解这件事,我就把多余的全发出去,渐渐的大家都认识到了,跟上了正法進程。我做三退先从自己家开始,然后是亲朋好友,然后是同事、邻居,然后做碰到的有缘人,相识与否没关系,几句话就拉近了距离。但是以前我做的不是很好,有时觉的买耗材时为了安全不想讲,有时觉的带大包的资料不能讲,有时觉的现在有重要的事情必须做没时间讲,有很多人心、人的观念障碍着自己,不能积极主动的去尽量救度众生。

通过和外地同修切磋交流,我看到同修们家家都是资料点,人人都是协调人,人人都出去发资料,人人都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做三退救度众生。和同修比学比修,对照自己认识到差距很大,我就立即行动起来,抓住每一次机会尽量不放过,每次出去都讲几个或者更多。

一次,我和一个爆奶油玉米花的小伙子讲三退时,他不能接受,他告诉我他们俩口子都是复员军人,都是邪党党员。我就买一份玉米花,和他讲了很多真实的历史,隔几天我又去耐心跟他讲,终于让他明白了真相,消除了顾虑,他们是浙江老家的,我就给他们起了浙安、江全的名字退了党,小伙子非常高兴,一再的谢谢我。因为他明白的一面知道这个生命得救了。

我们都知道现在做什么都要站在师尊正法的角度去想问题,最大的责任就是救度更多的众生。我们真的必须静心学好法,有矛盾先修好自己,最大限度的放弃自私、自我,圆容好大法,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别让师尊再多为我们操心。

想说的话太多,因时间有限、篇幅有限,停笔于此。真心谢谢周围帮助过我的同修们。

我无法用人的语言来表达师尊的浩荡佛恩,惟有精進实修,兑现自己的誓约,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