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需要我做什么 我就做什么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四日】我是一名九六年开始修炼的大法弟子,一路风风雨雨,在师父不离不弃的呵护下,一步一步从人走向神,从一个自私自利、业力满身的生命,升华到今天随师救度众生、完全为了别人的生命。再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感慨万千。随师正法的这几年中,我的心性在证实法中得到了升华,心的容量也在不断增大,因为救度众生的过程也是在不断升华自己修自己的过程。

这场迫害刚刚开始的时候,我几次去过北京为大法上访,因为资料点被破坏而被非法关押,因为执著于情而走过弯路。但是现在我才真正明白,师父在《转法轮》里的一段讲法:“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

前些年,我主要是出去发真相资料,每天几十份从不间断。刚开始的时候,总觉的是被师父强大的法带动着在往前走,去做着救人的事。随着学法的深入,我真正在法中悟到了自己身负的巨大使命,学法的时候,常常被师尊的慈悲感动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现在在我的心里,没有什么比救人更重要的事情了,因为我就是为大法而来在世上的,正法需要我做什么,我就无条件的去做好。

随着正法形势的推進,我也想自己做资料了,就买了一台喷墨机,做一些彩色的画报和护身符。有一次同修想要一些护身符,网上没有排版好的,只好请另外会排版的同修去编排。拿回来后,发现正反面对不齐,在切边的时候后面的文字不在中间,又拿回去同修修改,结果拿回来,还是不行。我和当地的协调人一起切磋,都认为要不然就不做,做就要做最好的,只有我们用心去做,众生才会真正感受到我们的慈悲善念和美好。

我也不能等靠啊,我来自己编排。就在这一念的作用下,经过一次次的摸索,我慢慢试着打字,排版,当我把打印出来的护身符放在灯光下一照,发现字都在中间,终于解决了这个难题,我的心里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滋味,再也控制不住的抱着这张护身符痛哭起来,多不容易啊。我以前是一个最怕麻烦的人,现在为了能让众生感受到大法的美好,能得救度,我什么人的观念也没有了,就是想怎么去把救人的各种事做好。这一刻,我突然感受到师父正法的艰辛,为了众生几乎耗尽自己的一切,我们永远也无法回报的佛恩浩荡。也感受到同修们为了众生得救不顾自身的安危和苦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无私的做着各种救人的项目,为救度众生而无怨无悔的伟大。

现在我也协调做一些其他的事,给资料点买耗材,转接资料,往电脑中书写三退名单等等。现在我只有这样一念,怎么能去多救人,在整体的协调中,需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因为我们是在大法中修出的完全为了别人的无私的生命了。别的同修不愿意做的事,我来做;资料多了没人发,我来发;同修间有了矛盾,我就说,你们把心都用在救人上吧!还有多少时间可以让你们这样去浪费?为了救人,什么都可以放的下。

有一天下午六点发正念的时候,刚刚盘上腿就静下来了,心里升起一念,在我这里,迫害已经不存在了。一念一出,天清体透。是的,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障碍能挡住我,也很少有人的观念阻碍我,从法中修出的正念坚不可摧了。那是一种放下生死,舍尽一切后理智的面对这场魔难的平静。

我在各种环境中自如的讲着真相,穿街走巷发着真相传单,做资料时智慧也源源不断了,很多技术问题以前从没接触过,有时候就是一念,我是大法弟子,一定能找到解决的办法,结果鼠标随便一点就真找到了。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在牵着我的手。做好三件事就是我们现在在这个特殊时期的修炼形式,自己修的纯净了,人的观念越少,就会出现奇迹,因为修炼是超常的。

在这些年的修炼中,我深深体会到师父要我们救度众生是一件多么神圣的事,如果我们不重视自己的修炼,不重视学法,那么干扰就多,就不能百分之百把心都用在救度众生上,心就会被执著带动,而做不好三件事。

现在当我看到许多同修,还在各种常人的执著中走不出来时;还在用各种借口掩盖着那些障碍我们救度众生的人的观念时;还在各种矛盾中不能找自己,提高自己时,我就在想,每一个身在其中的同修,在师父留给众生得救的这有限的时间里,我们怎么对这些对我们寄予无限希望的众生负责?我常常这样想,我们将来都是新宇宙的保卫者,可是我达到这样的境界了吗?我为众生又做了什么?

但愿我们每一个同修都能从内心真正认识到自己身负的重任,在学法中不断纯净自己,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邪恶,用神的正念去救度更多的有缘众生,兑现我们的誓约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