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与返本归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四日】站在同修们面前,我感到非常荣幸,也感到非常渺小。我修炼法轮大法已经一年半了。在这不长的时间,我的生活发生了彻底的改变。我今天和大家交流的是我对返本归真的体会。返回我本来的自己是我多年的心愿。

旧约中有一个故事:雅可做了一个有关天梯的梦。这个梦在我的人生里成为现实。我学习绘画,是一名艺术家。我依照自己心中的构想,画了很多有关这个天梯的画,甚至是三维,立体的。得法后的几个星期后,我惊奇的,又很确定的,听到师父说大法是上天的梯子。 我明白,获得大智慧在于自己内心的修炼和探求宇宙的真理。

我没有预料到去掉执著是多么的难。虽然明白其中的道理, 也知道在这个混乱的宇宙中,这是唯一的出路。可是我们在这个迷中迷失的太深,去执著的过程就非常艰难。

刚开始修炼的时候,我非常害怕去掉某些执著。作为一名艺术家,我非常执著于情。好象情就是一切。就象师父说的:“常人就是为情而活着。”(《转法轮》〈第六讲〉)为了让自己去掉这个执著,我常提醒自己记住师父的话:“是你的东西不丢”(《转法轮》〈第七讲〉)。我认识到,如果我能舍弃一切,不会失去真正的自我,失去的是我不需要的。我应该很高兴能够舍弃它们,因为这样,才能返本归真。

我常常因为我的执著感到困惑。我觉得这个执著很大,可能我这方面的业力大一些。作为一个单身女人,我很渴望浪漫,可是常常在这方面受到伤害。我对此的执著越大,业力也越大。就象师父谈到对天目的追求:“还有一部份人追求开天目,却越练越不开,什么原因呢?他自己也不清楚。主要因为天目是不能求的,越求越没有。越求呢,它不但不开,反而从他天目里边还要溢出一种东西来,黑不黑,白不白的,它会把你的天目盖住。”我越迷失,越感到受伤,而且对自己和周围世界产生了不正确的想法, 把自己与真正的自我隔离开。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黑色物质多的人,它影响悟性。因为它在你身体周围形成一个场,正好把你包在里边,和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就隔绝开了,所以这种人悟性可能要差。”

我开始从深层挖掘这个问题。师父说:“你空间场上的一切,都听你的大脑意识去支配,也就是说,你用天目去看,不动念静静的看是真实的,只要稍一动念,看到的都是假的,这就是自心生魔,也叫随心而化。就是因为有的炼功人自己不能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的人,不能够自己把握自己,他有求于功能,执著于小能小术,甚至执著于另外空间里听到的一些东西,执著于追求这些东西,这一类人最容易自心生魔,最容易掉下来。”我感谢师父教我无为的法理,使我的生命得以再生。

大概一年前,一位同修问我是否可以为报纸写影评方面的文章。我说好的。但过了一会儿,我就在想我不能胜任这个项目:我不是记者,不会打字,不会拼写,我也没有电脑。

我意识到这种想法也是执著。应该去掉。我小时候有学习障碍,总觉得自己有很多事情不能做。现在我知道法无所不能。我的写作和其它方面的水平提高很快,我也有很多机会去学习提高。

我每学一件新事物,都觉得似曾相识。我小时候很喜欢写作, 因为我以前的错误的观念,大概业力阻碍住了我的能力。在这方面,我觉得这是返本归真的一种表现--找回被丢弃的才能。另外,通过给报纸写艺术和娱乐方面的文章,我有机会采访很多艺术家,也学会从新的角度讲真相

几个月前我在一次午餐聚会上采访了一位导演,他也请了他新的电影的女主角一起来。他们在谈恋爱,这是个秘密。我们谈的很真诚。我向他们讲了大纪元,他们非常感兴趣。一周以后,我又见到这个女演员,给她一份我们的报纸。我告诉她,我没有报导她与导演的关系。她很吃惊,她说,别的报纸都不会这样。她说,“这正是你们的报纸的可贵之处。”

我很喜欢与人一对一的交往。我很感激师父的安排,既符合我的长处,又督促我進步。最近我和一个制片人聊天,他正在读一本有关导演的书。他问我:“你对作导演感兴趣吗?”我说,“可以说感兴趣,也可以说不感兴趣。”他问我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作为修炼的人,我不去执著什么。可是15年前,我很想作导演。现在我已经没有了这个执著,但是可以说我还是感兴趣。这个朋友当时就收我做他的学生。我觉得这是师父的安排,让我努力。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道:“抱着一种无为的状态修炼,只管修炼你的心性,你的层次就在突破,你该有的东西当然就有。”修炼就是这样,去掉执著、观念与业力等等,在师父慈悲救度下,返本归真。

这是我修炼中最神圣的一方面。去掉了旧的我——自私自负,寻求常人社会中的一切;找到了新的自我——在法的指导下,无所求而自得,我以前很多梦想,甚至已经忘掉的梦想,都一一实现了。

我终于找到了上天的梯子。

(二零零八年美国洛杉矶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