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于法中——从人走向神的通途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一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非常荣幸能有这个机会与大家交流自己修炼过程中的一些体会。提笔之际,修炼中难忘的一幕幕,象电影镜头在我脑海中一一闪过。一时竟不知从何下笔。从九八年得法至今,已走过了九个年头。其间身受大法的恩泽,师父无微不至的呵护;过关中在人念中的挣扎、彷徨;心性提高升华时所感受的喜悦;在无际大法中证悟到点滴法理时的感动;太多太多,绝非这短短的篇幅所能包容。我想交流的,是在修炼过程中,大法如何改变我的几个难忘片断。

一、放下人心,修炼基点的转变

走入修炼,即踏上从人走向神的通途。而这一点,在得法之初并不清楚。一个在常人物欲横流的大染缸中浸泡,在邪党文化强行灌输的氛围中长大的生命,后天形成的观念、思维及行为模式强烈的障碍着我得法。九八年七月,《转法轮》请到手后的两个月间,我居然没有打开读过一页。直到观看师父在《瑞士法会上讲法》录像时,心中被师父博大精深的法理久久震撼,在那一刻,我决定了修炼。

得法之初沉浸在法中的喜悦与神圣感,至今仍无法忘怀。但深刻认识并放弃常人的思维观念,在法上认识法的基点转变,却始于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后的一次难忘经历。

二零零二年四月,因堪培拉中使馆前发生的横幅事件,师父借波士顿法会之机,把澳洲学员叫到波士顿,亲自开释讲法。

当时悉尼《大纪元时报》刚筹办不久,参与编辑人员少,所有参与者包括我全身心的投入,横幅事件前后我没直接参与。当听到师父因此让去波士顿时,我对有些学员心怀怨气,认为是她们让师父操心,是她们让澳洲学员丢脸,而把自己划为精進实修之列。

在波士顿法会后交流时,一位同修当众哭述:“因为我的执着,我把自己世界的众生毁了。”面对如此震动心弦的真念,我却无动于衷,完全把自己置之度外。师父所讲的“俩个人在遇到矛盾的时候你们都要互相看一看自己。不但你们俩个双方发生矛盾要看一看自己,就是旁观者能看到这个问题你都应该想一想自己,我说那在提高当中才是突飞猛進的。”(《新加坡法会讲法》)早被我抛在脑后,完全忘了一个修炼人遇到任何事都要向内找的要求,满眼看到的都是别人的不好。我这种心态,也让旧势力抓住了迫害的借口。

回程中,我突然发现自己装有师父新经文的夹子扣无端断了六个,显的格外刺眼。我一时愣住,不知师父在点化我什么?此时,我想起了同修痛哭失声的话语。眼前的残缺不全让我浑身一震,“我世界里的众生也被我毁了。”一瞬间,悲从心底扩散,我情不自禁大哭。头痛欲裂,身体出现严重不适:坐在飞机上,茶饭不思。心中也慢慢开始回想自己波士顿之行前前后后的心态。我在修吗?除了冷漠,指责别人,固守自我的孤芳自赏,我根本没有一点修自己的行为,也没有一点想提高心性的正念。我当时的心态,就象偏离了大法的旧势力一样,只想让别人改变,却不愿丢掉自己一点点的肮脏。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告诉我们:“因为那庞大的天体在你以下,几乎就象你的身体一样,因为你就那么庞大。那里面有无数的众生,数不尽的宇宙穹体。你们的修炼,决定着那些庞大的生命群的好与坏、留与不留啊!”“大法弟子自己修的好与不好是不是决定了那些庞大天体生命能不能得度的问题呀?我告诉大家,那是肯定的。”

我们当初能舍弃光环,走下神坛,跟随师父层层下走,那一念,无比纯净,因为我们是无量众生得救的希望。而我先天纯真的本性在人世轮回中渐渐蒙尘、埋没;回天无望,只能在旧势力的安排中一步步走向毁灭。

是师父,给了我这次万古难逢的修炼机缘。修炼的过程就是在法中洗净自己,回归先天纯洁本性的过程,也是一次次面对人心选择神途的过程。

学习师父一次次在法会上的讲法,让我更深的理解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涵义。

我们每一步修炼的好坏,可能都对应着我们所代表的庞大天体众生的得救和淘汰;我们在修炼提高的同时,通过讲清真相,又在救度着代表其它宇宙众生的王和主,他们明白真相后的正念选择,又使他们世界中无量的众生得救。

大法弟子的责任有多重大?!我们一思一念的正与不正,可能都决定着一批生命的留去。

师父的讲法一层层清洗着我后天的凡尘,开启着我纯净的本性,让我懂得谦卑,让我走在神路上的脚步稳健,引导我改变常人的思维模式,站在法的基点上对待修炼中碰到的一切。

二、学好法,向内找是修炼提高的根本

法理上的明白,能使自己过关时正念更强一些。但实修的过程,仍然不可能一帆风顺。因为生生世世积累下的一颗颗人心和种种观念,在另外空间都是生命,去人心的过程之所以艰难痛苦,是因为这些业力也在求生,它们也不想被消灭。

今年八月,师尊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反复强调的就是我们碰到问题时不向内找,不修自己。当时听师父讲法时,我内心也一再告诫自己,碰到矛盾一定要守住心性向内找。

纽约回来后,我就碰到一个很大的心性关考验。事情缘于九月悉尼退党服务中心的重组换人,理由是要加强退党服务中心的力量。因为对重组换人的这位同修有成见,又觉的换上来的学员人心重,做事能力差,就认为她是想通过这种所谓调整,操控退党服务中心的运作。人念一出,愤愤不平的心就起来了。一时间,争斗心、显示心、怨恨心相互交织成一张大网,把我往人中拖。我甚至觉的怎么刚刚听完师父讲法回来,她就这么干,真是白去纽约一趟。师父为我们承受这么多,她怎么就不知道珍惜,不想改变自己呢?

我没有和她发生任何争执,心想你愿干你就干吧!我宁愿上街发资料,也不再和你掺和。

和几年前相比,我没有在矛盾面前去争去斗,但深藏的人心却在利用表面行为的光滑逃避被消除的厄运。有几天,心就象一个战场,神念与人心不停的交战。修好的正念告诉自己要放下一切执着,不要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而人心却不断放大着自己受到不公对待的情绪。

在一遍遍观看师尊《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中,内心被师尊洪大慈悲感动,我似乎又回到当初听师尊讲法的现场,再次感受到澳洲学员修炼状态偏离法的严峻。师尊反复强调修炼要向内找,我做到多少?

在法中被清洗之后的我,能以平和的心态从新审视矛盾过程中自己的心态。除了已意识到的争斗心、怨恨心等,我还看到自己隐藏很深的求名之心。而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自己名利心很淡。换人之始,被触动的就是这颗人心。参与退党活动的策划组织协调,给自己一个展示能力的平台,在大法弟子利用三退活动救人的神圣时刻,我却在证实着自我。也是自己的这颗人心,才会去评判同修的做事能力差,才会对换人不满。

澳洲学员的修炼中,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同修之间不能坦诚交流,造成相互之间的间隔很大。这个问题,在这次考验中,也是自己需要提高的一个主要方面。和这位同修在共同证实法的项目里相处了六年,在直接、间接的矛盾中,人心造成的观念使我对此同修有很深的成见。为了去我的这个观念,让我看到的总是这位同修没修好的表现,可我很少按照师父所讲的法理,抓住机会实修提高,而落入了一种“眼见为实”、悟性很差的心态,就事论事。

一次,就“退党服务中心换人”话题和一位同修交流时,这位同修看到了我的执着,却没直接挑明,她只是说:“加拿大同修发生矛盾时,都是双方直接交流,而澳洲学员不是这样,矛盾双方都找第三者交流。这怎么能解决矛盾呢?”这番话,让我看到自己的差距。加拿大同修修的好,是因为他们把矛盾当作实修的机会,而我却用常人心态对待矛盾的出现,错失一个个修炼的机缘。

认识到了,真正做到还不容易,要放下人中面子,跨越常人论对错的执着,碾碎成见,还得做到心胸坦然面对可能遭遇的冷脸,挑战时时维护人念的自尊……

我曾经动念,算了吧,谁悟谁得。我干嘛要主动去交流,错又不在我。而“眼见为实”的观念还时时演化出“她会把你的诚意当作认错”表现,我停止不前,想回避修炼提高心性的机会。我怎么就不肯放下自己呢?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反复叮嘱我们,别回去后又犯糊涂。我深感无地自容,可是矛盾真来时,却不幸被师父说中。我的哪颗人心能带上天呢?

我鼓足勇气,迈出艰难的一步,准备与同修交流,却遇到冷脸。人心立即包裹了正念,我心中不平的想,“我早知她就是这样,交流也没用。”修炼心性这么严肃的事情,我却想用敷衍了事搪塞过去。

又一次观看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我流泪了。我觉的自己真傻,在人与神的选择中,我会一次次在神路上退却。

在法中又一次被清理,正念又再被法增强。回顾自己参与退党服务中心与《九评》研讨会的过程,站在对方的角度来看自己,我发现自己在很多方面做的很不好。在证实法的项目中,配合同修的出发点包含着息事宁人、回避矛盾的心态;同修好的想法,因为自己太忙力所不能及就不配合,陷入常人式的做事心态,甚至想“你要做就自己动手,别只动嘴没行动”。也许正是这种既成事实,才让同修考虑要增强人手,改组“退党服务中心”。从证实法的角度看,这是大好事啊。而我的反弹不还是在维护自己的私心吗?真的转变观念后,我看到同修为大法忘我的付出,六年如一日,换了我,我能做到吗?

记得在正见网上看到的一个故事,曾让我非常触动。故事讲苏东坡与禅师相对打坐,苏东坡笑言禅师打坐的形像象一堆牛粪,而禅师却说苏东坡打坐形像象一尊佛。东坡大喜,但苏小妹却点出了真机,你心中有什么,你看别人就象什么。

我总是看到同修的不好,并被带动,是因为所有这些不好的观念执着,我身上都有。我看到的其实是我内心的写照。神佛会被人心带动吗?不会,当然不会。师父让我看到,不是让我修自己吗?可我长期就误在这个层次中不想提高。

想通这一层理后,心中的种种不满荡然无存。我悟到,能坦承与同修交流,不仅仅是为了消除间隔,更是在突破自己,也在纯净我们的修炼环境。在修炼中,突破自我障碍,就是在突破修炼层次。

悟到做到才是修。不能再给人心逃避的机会。拿起电话,怀着溶于法中的正念,用真诚溶化冷漠,以坦诚消除误解,敞开心扉无保留的向内找,换来的是两颗真诚向上修炼的真心。法在此时同时改变了两个生命。

三、结束语

修炼是没有任何条件的。修炼就是修去人心。我们在旧宇宙中生成,在修炼中修去为私为我是从人走向神的关键所在。不掩饰自我,直指人心向内找,是我们修炼提高心性的关键。

各位同修,让我们坚定正念,携手共進,修成新宇宙中的朵朵净莲,香飘天外,生命与法共存!

谢谢师父!谢谢各位同修!

(二零零七年澳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