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没有过不去的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六月在澳洲悉尼得法的法轮功学员。修炼十二年多以来,我还是第一次写心得体会。因为我总觉的自己真的修炼的很差,不值得去写,不值得去给别人看自己的不足,而且也可以掩盖保护自己的执著心。后来在同修的提醒下,才意识到写修炼体会是修炼中非常重要的一环,是对自己修炼的一个小结,任何想尽快提高自己的真修弟子都不应该放弃这个总结机会。

以前在自己的修炼过程中,我刻意保持一个老好人的状态。当遇到矛盾时,我就用常人中的办法,和稀泥,躲避矛盾,保护自己,我自己却没有从矛盾中修炼出来,所以很多同修都说我是个好人。看不惯的同修,看不惯的事,我就敬而远之,不理不睬。我心中经常窃笑那些为了协调工作争吵的学员。

其实我真实的状态是什么呢?就是有求安逸之心。我虽然得法很多年,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学员,也不是辅导员,也很少参加集体学法集体炼功,也没有担任任何项目。我对过好常人的生活,却有很强的追求。在同修们极大的付出去证实大法的时候,我就忙着买房子买车子生孩子赚票子。

对自己修炼的事,就是跟着走,只是选择性的参与。比如说,发正念,每天想起来就发一次,想不起来就不发;几乎没有哪一天发过四次正念;炼功,差不多每周一次;学法,差不多每周有一讲。当同修指出我应该多学法时,我还指着那些学法时间很多、积极做协调工作的弟子说,他们的表现还不如我呢,他们互相之间矛盾还很深呢,成见还很大呢。我没有体悟到,这些矛盾是让他们提高用的。

大法的活动,也是选择性参与:没事了就去一趟,一般都会迟到。今年上半年大纪元报社,想让我承担协调报纸的发行工作,我推托了很多次,就是不答应。

这次去美国聆听师父亲自对澳洲弟子讲法,对我触动很大。

我理解的师父讲法,人的身体就象一团沙子一样,中间间隙很大,修炼状态不好的学员,那些间隙里都充满不正的负面的物质。

对照我自己的修炼状态,发现自己长期以来一直徘徊在一种很低很消极的状态,遇到矛盾要么就消极对待,躲过去,要么就去争,去斗,发脾气,从来没有认真的向内修。自身的空间场范围里,负面的东西很多。

师父在经文《越最后越精進》中说:“其实大家想一想,过去的修炼人要耗尽一生才能走完的路中都不敢怠慢一刻,而要成就大法所度生命之果位的大法弟子修炼中又有最方便的修炼法门,在这种证实法修炼最伟大的荣耀瞬间即逝的暂短修炼时间内怎么能不更精進呢?”对我震动很大。

我下决心,一定要改变自己的修炼状态,精進起来,把自己的惰性以及各种执著心都去掉。自己的修炼之心一动,就得到师父的加持。

首先,我们片区的大法弟子,主动提议,你们家里宽敞,到你家集体学法吧。一下子就来了十来个同修,每周日晚,到我家来集体学法。学法后,我感到自己修炼状态提升很大,心性提高比以前快了,每周都盼望周日晚的学法。接着,一位同修,早上上班前,到我家里跟我一起炼功一小时。这对我促進很大,他经常是我还在睡梦中就把我叫醒炼功。

有了学法炼功的保证,我感到修炼状态提高很多。每天都很舒服,来自外界的干扰少了很多。没有学法炼功的保证之前,我经常受到干扰,比如经常为一些小事生气,就连开车时,也经常跟其他司机生气。尤其是孩子,时常出一些小小的意外和病痛,我理解这是为大人承受。

就在这个期间,有位同修让我出来担任当地退党服务中心的协调人。我当时极力推脱,坚决不肯答应,后来架不住同修们的劝说,勉强答应了。我当时心里想,能做到什么成度就做什么成度,实在不行,还可以退下来,不干协调人就是了。反正我本来就不想当什么协调人。协调人,在我心目中,就是多吃苦受累,多担当责任,忍气吞声求人,出钱出力挨骂的角色。

担任退党服务中心的协调人这种角色,完全打破我以前那种安逸的状态。比如每周都有几次集体学法:星期一的辅导员学法,周五的集体学法,周六的大纪元报社集体学法,周日晚,自己家里的学法点学法。还要组织退党服务中心的协调会议,还要做很多电话联系工作,感觉很累。幸好我们全家人都修炼,周围的很多同修都对我很支持,对我都是正面鼓励,才使我走过最初的阶段。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在整个修炼过程中,应该失去常人所有的那种执著,各种欲望。”我以前就是有求安逸的欲望,同修也评价我是百分之八十的常人,百分之二十的修炼人。我自己也意识到这一点,所以,这次面对众多的心性考验,我就咬牙坚持着,不肯从协调人的工作上辞职,我体悟到,没有什么安排是偶然的,包括做协调人,包括这些矛盾,都不是偶然存在的。要是在以前,我早就放弃不干了,我还会给自己找理由,叫退一步海阔天空。

我刚做协调人的工作,工作能力很低,需要人手帮忙,对有些协调同修的不合作、不配合,很不理解,自己的各种人心都起来了:比如争斗心:看你对我没有好脸色,我也这样对你;你不愿意来,我还不请你来;你不愿意来帮忙退党服务工作,你做的协调工作,我也不配合。后来在学法中,我一下子悟到:我来这里干什么来了,不就是比学比修来了,是比谁的心性高啊;我要是跟他一样去争去斗,那不就跟他一样了吗?想到这里,压在心里那个不舒服的东西没有了,我真的生出一种慈悲心,我觉的修不好的协调人太可怜了,付出这么多,却在修炼的层次上长期徘徊,没有什么提高。

想到这里,我发现坦然的去面对他,跟他面对面交流,主动配合他的工作,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我的心念一动,那个关就不存在了。反而得到最好的结果,这位同修主动帮我做了一些我没有想到的事,在很多协调工作上都很有默契了。

我自己在这个过程中修掉很多执著心,同时也看到自己的不足,这个小关,当时我看的很大,自己想象出无论如何都会是很糟糕的结果。觉的没有办法沟通了,思想上很抵触,跟同修抱怨,没有好好向内找,过了几个星期的时间才过去。

作为协调人,要承受很大的压力,这是我以前没有体会的。我以前参加活动,很少提前来,总是迟到,结果,到我自己组织活动,活动开始两小时之前,就有人问我到哪里去啦,让我赶到现场协调安排;我觉的已经安排别的同修布置会场了,就不用急了;等我提前半个小时赶到时,很多同修告诉我,下次不可以这样了。每个人都在问我,这个怎么搞,那个如何布置,我当时真的力不从心。通过搞这次活动,我体会到协调人的付出,也悟到,做协调工作是提高自己的捷径,没有舒舒服服就修成了的事,任何一个疏漏,都会成为一项不可弥补的遗憾。但同时一定要修自己,因为我们不是仅仅来做事的。我看到很多协调人发正念时打瞌睡,做协调工作时矛盾很深,我时时提醒自己,自己一定不要成为这样的协调人。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我说你妄想,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我对这段法有一个很深的体悟,就是如何对待自己周围的矛盾。作为一个以前的我,特别不喜欢矛盾,遇到矛盾能躲就躲,实在过不了就容易走极端。通过几次过关,我深深体悟到大法的神奇。

有一次,太太跟我妈妈有矛盾了,我心里很难受。心向着我妈妈吧,觉的对不起太太;向着太太吧,对不起我那含辛茹苦的老母亲。好象摆在面前就两条路,要么选择要太太孩子,要么选择我那老母亲。我觉的矛盾无法解决了,苦恼的很,就采取极端行动,摔东西等等。我那时觉的没有路了,眼前的能想到的路都是自己不愿意走的路,都是不能做的事,都是走极端,走旧势力安排的路。

当我想到上面这段法时候,我一下子就跳出狭隘的思维,跳出了矛盾本身,跳出了情。我想:父母妻儿,他们的命运都不是我能左右的。我一定要做到心不动。不再执著于结果,不再执著于谁是谁非,不再用人的处世圆滑和技巧来处理矛盾。

我理解到婆媳矛盾是久远以来旧势力安排的,历史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婆媳之间都有矛盾,而且还很深,时间持续很长。我们大法弟子,未来宇宙中的神,一定不能陷入这个矛盾中去,一定要正念否定这种安排。当我发正念否定一切旧势力的安排时,觉的豁然开朗,我跟太太的矛盾好象根本就不存在了。从这里我体悟到正念的威力,体悟到修炼这条道路的神奇。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我们已经给你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只剩下那么一点儿分在各个层次之中,为提高你的心性,设的一些魔炼人心、去各种执著心的魔难。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所以今后遇到矛盾的时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现在学这段法,我有了更深的体悟。

信师信法,没有过不去的关,我们的未来,师父有更好的安排。用一种欣喜的心情去看待矛盾,用一种来了矛盾是好事的正念对待矛盾,把处理矛盾看成自己提高的机会。

我体悟到,来了矛盾,就是师父出考题了,好学生还怕考试吗?一定要让自己交上一份合格的答卷。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以上仅为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二零零七年澳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