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中修己救人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二零零六年底来到美国。我是在正法阶段真正走入修炼的,于是出国后的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充满了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中的考验与魔难。二零零八年美西心得交流会的召开也让我有机会坐下来,静心回顾自己近期的修炼历程,与同修交流。

谁的显示心

一次,一位同修的小女孩拿着扇子在我面前跳舞。舞姿当然远远不如神韵的表演优美,甚至还有一点现代舞的元素,但是我想这么小的孩子能跳成这样已经不错了。开始我看的还挺高兴,但时间长了,就没兴致了。尤其是那个小孩子就象故意跳给我看似的,眼睛看着我,就在我面前美滋滋的跳。我渐渐看得不耐烦了,心想:这么小的小孩子怎么就这么强的显示心。后来又想,师父讲过小孩子是随大人的,一定是大人有这个问题,小孩子才会这样表现的。以前我还没发现小孩子的家长有这么强的显示心。

然而几天之后,我突然意识到,其实并不是因为那个小孩的家长有强烈的显示心,这个小孩才这样表现的。师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讲过:“我告诉过你们,除了俩个发生矛盾的人要找自己的原因,第三者都要想想自己,为什么叫你看到?”作为修炼人,我所遇到任何问题都不是偶然的,我都应该向内找,想想为什么让我看到了。

其实,那个小孩是跳给我看的,是因为我有这么强的显示心,师父才通过这么个小孩子表现出我的执著心,让我看到显示心的表现是这么无知可笑。而修炼人执著于显示自己的时候,恰恰显示出的是不好的一面、丑陋低能的人的一面。再深想,其实显示心无非是求名,人中和修炼中的名,目地都是证实自己。

以后每每想到一切智慧皆来源于大法,一切能力都是为了证实大法,再有显示的念头跑出来时,就能很快抑制它,排斥它了。

集体炼功修命也修性

前一阵子从头到尾学习师父所有讲法的时候,看到师父在《大圆满法》中说:“只修心而不炼大圆满法,功力将受阻,本体也无法改变。”看到这里,我心一惊。虽然师父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说过:“如果做大法的具体工作很忙,那么在炼功上可以缓一缓,然后找时间补上,这没有问题。因为这功是可以有时间多炼、没时间少炼”。我理解,这是师父洪大的慈悲,可是不等于我们对炼功就可以放松。因为师父也在《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讲过:“大法弟子要做好的三件事啊,都必须要做好。功得炼,你只要没有圆满那一天,你就得炼,你就得学,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情你们就要去做。这是肯定的。”

集体炼功是师父留给弟子的修炼形式,既然户外炼功既可以自己炼功,同时也可以洪法,于是我决定早起户外炼功,同时带动我所在城市的学员从新集体炼功。

第一天一个学员和我一起炼功,第二天第三天都是我一个人炼功。第三天,甚至炼功时心里时不时也会想,明天不要来了吧。星期六大组交流时,我跟几个学员讲了集体炼功的事。第四天又来了两位学员,人一多,大家约好了,也就不太容易让安逸心和惰性钻空子了。

不过那天,这两位学员来的时候我已经炼完了第一套功法。他们先是说炼功的地点不如以前他们炼功的好,我只好解释了这边空地大,那边学员来的多了就没地方了。然后他们又说要先炼静功。

以前,我对先炼那一套功法没有什么特殊的想法,觉着先炼哪套都行。但是最近看完《大圆满法》后,觉的师父之所以确定现在这五套功法的顺序是有很深的道理在其中的。尤其是师父在讲解第一套功法时说:“修炼者要把这套动作当作基础动作来炼。每当炼功时一般先炼这套动作,它是一种强化修炼的方法之一”。那最好就是按顺序炼了。

可是他们说先炼静功安静,然后炼动功有人看到。还说很多学员在大陆一直就是这样炼的。我们为此还争论了几句,为抓紧时间,我只好同意先不炼第二三四套功法,而开始炼第五套,但最后还是耽误了几分钟发正念的时间。

刚来就指手画脚,我心里觉的怪别扭的。他们说的先炼静功的理由并不那么充份,我认为打坐同样会吸引有缘人看到我们的功法然后来学来炼。其实,只要我们在户外炼功,有缘人就会据此找到我们,走入修炼。

我觉的他们太执著于自己的观念或者习惯的认识了,甚至在打坐时,时不时还冒出这些指责对方的念头。后来在排斥这些念头时,我突然意识到我不也是同样执著于自己对这些问题的认识么?执著于我自己认为的好的选择。总想修别人,习惯性的向外找,第一反应总是别人怎么这样,怎么有这个执著心,怎么执著心这么强烈。总是一针见血的看到别人的执著心,就没有想到为什么让我看到,没有想想自己,没有向内找自己。其实对别人评头品足,是把自己摆在了别人之上,没把自己放在其中,没有想到自己也是个修炼人。

只要是修炼人在一起,就是个修炼的好环境,户外集体炼功在改变本体,同时也有提高心性的机会,因为师父会利用各种机会暴露我们的执著,让我们认识到它,从而去掉它。这样提高心性的机会有很多,关键是我们能不能时时把自己当成修炼人。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你只要把自己当作炼功人,你那一瞬间能想起来,你就能够约束自己,那么这一关你就能过去。”

心想事成

新年晚会演出前的一两个星期,洛杉矶一些学员开始在地铁口向那些上班通勤族发晚会的传单。有一天他们缺人,我也一起去了。

洛杉矶的早晚很凉,寒冷的晨风中,我脸上始终保持着祥和的笑意,见到每一个从扶梯上来的人,都递过去一张晚会的传单,告诉他们这是百老汇的演出,最大的文化活动。

刚发了没有几张,我就看到一张熟悉的墨西哥裔中年男子的脸孔,很熟悉,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他。在他临出扶梯的前几秒时间,我快速简洁介绍了晚会后,他拿了传单向右转过去。我依旧微笑着向后面的人介绍晚会,但脑海里仍在飞速扫描过去的记忆,希望从思维深处找到过去的片段。他似乎与我有同样感受,边走边看着传单走了几步,却又回过头来深深看了我一眼。这一眼却给了我灵感,我蓦然想起,他竟然是我的移民法官!

在法庭上,我的经历让移民法官和联邦律师对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的迫害有了深入的了解。但是我心中还有一个希望,就是希望他们也能看到神韵带给他们中华神传文化的美好,让他们能够有缘直接被师父救度。可是一直苦于没有办法直接接触到法官和联邦律师,没能把晚会的消息带给他们,心中一直很遗憾。结果,就在我发传单的第一天就碰到了法官!真的,只要我们有愿望,能够走出来,师父就会把有缘人领到我们跟前!

证人无法出庭了

我的庇护身份在移民局第一次面试时没有通过,转到移民法庭判决。最近一庭应该是2月7号,由我的证人(也是学员)出庭作证。由于每次上庭都间隔好几个月,结果这位同修忘记了她要出庭的时间。得知纽约报道晚会缺人,她就从网上买来低价的往返机票,在晚会期间采访报导,然后2月8号赶回来上周末的班。

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我心生埋怨。本来很早就说好这个时候要上庭的,她可是我的唯一证人,清楚我从被迫害到走入正法修炼的历程的唯一的在海外的证人。可是到她订机票的时候就把我的事全忘了,而且机票还不能改签。可见我的事情她就没象她自己的事情那么放在心上,甚至买机票之前都没有跟我确认一下,根本就忘了我的大事。

但是我又想,GALA是证实法项目,晚会的报导需要她在那边越久越好,而出庭作证只是我个人的事情。虽然如果这庭推迟的话,可能至少又拖延三个月,但是与晚会报道相比,纽约更需要她。于是,我让自己把私利放下,把正法的事摆在第一位。所以我跟我律师的助理说,最近证人在纽约,无法出庭作证了,请求法官推迟。助理说,法庭可不是你说来就来,说不来就不来的地方。想着美国的司法尊严,心里还是有些忐忑,实在不行只好让她另外买机票提前回来。可是学员们的钱都很有限,这样的话她不仅要少报导演出,而且也会让她这个月的生活费捉襟见肘。所以,我期望法官能够推迟审理就很好了,不要非得让人家从纽约赶回来。

随后的那个星期一,律师打电话给我说,他跟联邦律师联名签署了一份文件,跟法官说他们都认为我的证人的证词是真实的,所以不用让证人出庭验明证词的真伪了。而且,他们联名请求法官直接根据前三次法庭的记录对我的案子進行判决,这就是说大家都不用再出庭走法律程序了。律师说,通常他不会这样做,因为如果有风险就很麻烦。但是他认为我证据已经非常有力了,我在中国大陆被迫害的事实和在美国作为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一切让联邦律师和他都对我的庇护资格深信不疑。律师也确信法官在听了这么多次关于迫害和反迫害的真相,他会做出正确的判断。结束通话时,他说希望很快就能收到庇护通过的判决。

得到这个消息,我很高兴。修炼就是神奇,“真修大法 唯此为大”(《洪吟》),当我们把正法摆在第一位时,事情往往会发生戏剧性的变化,结果往往是出乎意料的好。其实,很多魔难就象障眼法,心性一提高上来,那魔难就什么都不是了。

这里只是跟大家分享的近一年多以来让我感受最深的几个修炼片段。对照正法的要求,我清楚的知道我还有那么多的执著心待去,还有那么多该做的事没做好。

提笔时我也发现,如果我在一个问题一件事情上悟对了,法理明白了,就很容易诉诸笔端;是凡写不出来什么的,虽然有过关时剜心透骨的难受,但是没有真正清楚的悟到那个法理,写出来就象流水帐,也就没有什么深刻的体会,而且执著时不时还会冒出来。写心得体会的过程是一个向内找的过程,修改的过程是发现自己的执著心的过程,也是修去的过程。

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感谢同修对我修炼的帮助,让我们在这条伟大的修炼之路上共同精進!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二零零八年美国洛杉矶法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